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27 叫姐姐

“胡鬧1p震怒之聲響徹會議室,在長老會每個月一次的大樹例會上,大長老罕見震怒。p大樹例會是整個五行天規格最高的會議,每個月舉行一次,每一位長老必須參加。由于各位長老位高權重事務繁忙,很難湊到一起,所以五行天花費巨大的成本,培育了十三棵長老樹。
  每一棵長老樹,只有十三片樹葉,每一片樹葉都有桌面大小,能夠把長老的身影投射到樹葉上,就仿佛站在樹葉上一般。
  因此每個月的長老會例會,也被稱之為大樹會議。
  “看看,擅自調用鎮神峰,攻擊神之血使團,導致神之血使團損失慘重,超過二十人死亡!引發翡翠森大范圍的恐慌!還綁架了端木黃昏!看看,這就是我們的使團負責人!這就是我們選中的未來領袖!都干的什么事?”
  “竟有此等事?小丫頭這是瘋了嗎?”
  “此風不可漲!以后誰都這么任性胡來,大家還要不要干活?我建議要嚴懲!”
  “必須嚴懲!年輕人讓她受點教訓也好,不過要事先和師北海打個招呼!”
  長老們一片嘩然,紛紛表態。
  就在此時,忽然有一位長老的神情變得古怪,開口道:“大家等一下。”
  其他長老紛紛轉過身體。
  “剛才師北海發來一份通報,我覺得大家最好看一下。”
  “北海部成員師雪漫,嚴重違背北海紀律,其行為任性、不負責任,嚴重影響五行天的利益。鑒于此,北海部經過討論,一致同意將師雪漫開除出北海部,以示懲戒。”
  長老們面面相覷,大家一時半會不知道該說什么,竟然都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有長老緩緩開口:“這師北海,怎么如此沖動?年輕人誰不犯點錯?沖動任性很正常嘛,磨礪一下就好了。”
  “是啊,過了,過了,何至于此!”
  “雪漫這丫頭我是看著長大,又懂事又乖巧。但還年輕嘛,又經歷過松間城血戰,對神之血的仇恨,沖動之下,做錯點事也不奇怪嘛。”
  “我看翡翠森恐慌也不是壞事,這次咱們讓鎮神峰去,不就是想震懾一下翡翠森嗎?震懾得很到位嘛!”
  “師北海做人就是太死板太嚴苛了!”
  ……
  長老們感到頭痛了。
  師北海身為北海部部首,有權利做出這樣的決定,哪怕他們是長老,也無法阻止。但是師雪漫是長老們最為看好的下一代領袖,師北海直接把開除決定公布,將會對師雪漫的未來產生重大的影響。尤其是下一代領袖的角逐中,這個決定對師雪漫可謂重創。
  好幾位長老目光閃動,暗暗驚喜。
  在新生代的競爭中,師雪漫遙遙領先,大家都覺得已成定局。沒想到師雪漫竟然會干出如此糊涂的事,自毀前途,退出角逐。
  族內有優秀子弟的長老,頓時蠢蠢欲動。
  尉遲霸看著世家派長老們的神情變幻,嘴角浮現苦笑,他的計劃全都被打亂了。
  全力飛行的鎮神峰,就像劈波斬浪的鯨魚,鋒利凜冽的罡風被它撞得粉碎,四下飛散。但是哪怕在以如此高速的飛行中,鎮神峰依然紋絲不動,穩如磐石。
  前方的云海厚實,只有從下方,才能看到起伏的山脈。
  “前方就是云嶺。”桑芷君笑嘻嘻道:“能夠趕上樓蘭的粥宴,真是太好了。”
  包括她在內,師雪漫身邊有許多松間城的幸存者,大家都一起上交了辭呈,全都被批準。
  “值得嗎?”端木黃昏突然問,他簡直想不通這些人的想法。
  “當然!”師雪漫回答得干脆利落:“一想到將要和大家重聚,就特別特別開心。不知道為什么,就是開心。沒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沒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顧忌。”
  “是啊。”桑芷君也露出笑臉:“以前的時候,覺得和血修血獸戰斗很累很怕,后來出來了,才知道,很多事情比和血獸血修戰斗更累更怕。”
  端木黃昏心中有些羨慕。
  “不要忘了你被綁架的身份!”師雪漫瞪了的端木黃昏一眼,卻忍不住露出笑容:“你的腦子好,肚子里的壞水多,好好想想,大家該怎么辦。小心回答不出來,艾輝會揍你。”
  “綁架?”端木黃昏反應過來:“是哦,我是被綁架來的,翡翠森問你們長老會要人怎么辦?”
  “涼拌。”師雪漫眨了眨眼睛:“忘了和你說,我已經被開除出北海部。”
  “被……被北海部開除?”端木黃昏失聲:“還可以這樣?”
  “沒辦法,有個好爹就是這么好辦。放心,我已經給你爹送信了,你一切都很好。”
  端木黃昏的眼睛亮了起來,是啊,自己是被綁架來的,那豈不是說自己自由了?他的心情頓時開朗起來,就像有明亮的陽光,驅走烏云和黑暗,他莫名地激動。
  他終于體會到,剛才師雪漫和桑芷君說的開心。
  沒錯,就是開心!
  突然之間,未來是如此令人期待,讓他心潮澎湃。
  鎮神峰飛越云嶺,便降落高度,一頭闖入厚厚的云海。伸手不見五指的茫茫云海,在耳畔呼嘯,他們屏住呼吸,像是在等待什么。
  當鎮神峰闖過云海,最后一絲云霧飛到身后,一座繁忙的城市出現在他們的視野,大家不由齊齊振臂歡呼。
  “崔叔,鎮神峰就交給你了。我們走了!”
  師雪漫瀟灑地向崔天正揮手告別,便一只手拎著端木黃昏,縱身躍下。
  “放開!我自己能飛!”
  “閉嘴!被綁架了哪還那么啰嗦!”
  風中遙遙傳來端木黃昏的不滿和師雪漫的呵斥。
  “崔師,再見!”
  桑芷君他們躬身向崔天正致敬,然后大家相視一笑,歡呼一聲,大家一起轉身朝山峰邊緣跑去,一起縱身躍下。
  崔天正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年輕真好!
  崔天正忽然有些喜歡這些年輕人,在他們身上,他感受到勃勃生機,一種和五行天完全不一樣的的活力。
  目光遠眺,看著廣袤的大地和遠處的藍天,他忽然心中充滿希望。
  劍修道場的大門口。
  一名天鋒部的隊員飛快降落到銅鬼面前,低聲匯報,銅鬼的眼睛倏地睜大,魚今萬年不變的臉也露出驚容。
  “師雪漫被北海開除?”
  銅鬼和魚今的吃驚沒有半點作偽。這三年來,師雪漫的名聲日益高漲,新生代第一人的名頭早就深入人心。出身高貴,師家是五行天歷史最悠久的師家之一,其父更是北海部首,權勢滔天。
  無論是家世、實力還是品性,她都是無可挑剔的新生代第一人。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她未來的成就必然會超過其父,將成為下一代的領袖,統領整個五行天。包括新民派,也同樣認為。
  新民派從來沒有想過和世家派去爭奪那個位置,原因很簡單,新民派的實力太弱。長老會十三個席位,新民派只占三個席位,中立派三個席位,而世家派足足七個席位。基本上世家派的重大決意,都可以毫無障礙推行下去。
  新民派壓根沒想過去爭第一人的位置,他們是希望擴大新民派未來的話語權。
  他們之前的目標是姜維,后來發現艾輝是更好的目標。
  世家派擔心艾輝搶走師雪漫的風頭,新民派看重的卻是艾輝和師雪漫的關系非同一般。艾輝的實力更出色,影響力和聲望都不是姜維可比,而且師雪漫還曾擔任過艾輝的副手。
  師雪漫對艾輝,比對姜維更多一份尊重。
  將來師雪漫統領五行天,他們能夠運作艾輝進入長老會,那么艾輝在長老會無疑能夠有相當的話語權,這才是新名派的真正意圖。
  然而,一夜之間,形勢大變。
  銅鬼和魚今感到措手不及,他們對霸老的想法是比較清楚的。
  如此一來,之前的打算全都落空。如果師雪漫成為不了未來五行天的領袖,艾輝的價值就大大降低。
  更糟糕的是,艾輝對師雪漫很難構成威脅,但是對其他的候選人就未必了。
  銅鬼和魚今頭痛無比。
  這極有可能會引起世家派以為新民派想和他們爭下一代第一人的位置,那雙方的矛盾無法緩解,新民派將遭到世家派的全面打壓,這是新民派不愿意看到的。
  倘若雙方爆發全面的沖突,新民派必敗無疑。
  怎么辦?
  兩人的神情茫然,形勢變化之快,讓兩人猝不及防。
  忽然,巷子口出現一群人影。
  “好久沒有看到樓蘭了,好想念樓蘭!”
  “樓蘭大保健!”
  “我要喝粥!”
  ……
  等等,銅鬼和魚今的瞳孔驟然收縮,他們的目光鎖定走在最前方的那道倩影。
  師……師雪漫!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駭。
  剛剛被北海部開除的師雪漫,竟然出現在寧城,竟然來艾輝的劍修道場。師雪漫身邊,是她的副手桑芷君。師雪漫手上提著的那個,難……難道是端木黃昏?
  不會吧……
  兩人感覺就像被閃電劈中腦袋,大腦一片空白。
  這都是什么事啊?
  為什么他們越來越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