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29 看不懂

咚咚咚!
  地面跟著大鍋的元力波動在震動,就像地底有一個怪物。【無彈窗..】
  劍修道場的眾人幾乎站立不穩,大家面面相覷,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
  艾輝大聲問:“樓蘭,這是什么情況?”
  “可能是小天劫!艾輝!”樓蘭大聲道。
  那是什么?大家都愣了一下,他們都沒有聽過。
  小天劫?艾輝也愣了一下,天劫這個詞他在修真的典籍中見過,而且經常出現。在修真時代,天劫是經常出現的東西。比如修真者突破境界的時候,就可能會遇到各種天劫。再比如某些神兵利器出世的時候,也會迎來天劫。在某些丹藥出爐的時候,也會出現天劫。
  在修真者們的理解中,天劫是上天對人的考驗。
  天劫有大有小,厲害的天劫,便是那些強大的修真者,也是聞之色變。在修真時代,不知道有多少修真者在天劫中粉身碎骨,形神俱滅。
  后來修真者把天劫更多的視作一種元力的共鳴,當這些神兵利器出世的時候,往往會引發天地靈力的共鳴,就是所謂的天劫。
  可是現在已經是元力時代了啊,連靈力都沒有,怎么還會有天劫?
  難道元力也有天劫?
  這五行八寶粥這么厲害?都能夠引來天劫?
  艾輝將信將疑之際,地面一顫。
  咚!
  一聲沉悶的巨響從地底深處傳來,劍修道場的地面突然往下一沉。無數裂紋倏地出現在地面,就像一張蜘蛛。
  大家被這樣的變故嚇住。
  “這是土元之劫,艾輝!”樓蘭大聲道。
  咚,又是一聲巨響,道場又往下一沉,地底深處就像有一只大手,拼命把他們往下攥。
  詭異的是,地面震動如此之大,但是熬粥的大鍋卻紋絲不動,沒有一滴粥溢出來。
  艾輝急聲問:“樓蘭,有什么辦法?”
  樓蘭盯著地面,雙目的光芒急劇閃動,過了一會道:“道場下面的土元力和周圍的土元力被隔絕開來,我們要打破這種障礙,把道場的土元力和旁邊聯系起來!”
  艾輝聽得不明白,王小山卻立即明白過來:“我來試試!”
  他蹲下來,雙掌按在地面,地下的土元力浮現在他心底,他立即發現樓蘭所說的元力隔絕。道場所在地面和周圍地面的圖面,以前是一個整體,現在卻像一塊蛋糕被切下一塊,和周圍地面的元力隔絕。
  而地底深處的土元力突然變得異常活躍,對地面的吸力大大增加。和周圍切斷聯系的道場,就不斷下沉。
  王小山手掌邊緣的地面突然變軟變成泥漿,一道泥漿升騰而起。升騰而起的泥漿,瞬間硬化,變成巖石。無數泥漿宛如飛龍,從他面前的泥潭中騰空而起,一座巖石橋梁也飛快生長成形。
  巖石橋梁的另一端,架在道場外的地面。
  石橋成形的瞬間,地面一震,停止下陷。
  王小山神色不動,開始建造第二座石橋。第二座石橋建成,地面開始緩緩上升。當第三座石橋建成,道場和周圍土地之間那層無形的隔閡,就像冰雪般開始融化。
  兩分鐘后,地面的裂縫消失,劍修道場恢復如初,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大家都不約而同松一口氣。
  樓蘭提醒大家:“八寶粥有五行,天劫很有可能有五種。”
  “剛才是土劫,那下一劫是什么?”
  “好神奇啊,這八寶粥這么厲害啊!還能有天劫!”
  “大開眼界!”
  “哎,你有沒有感覺好像有點熱?”
  大家一愣,立即注意到周圍的溫度,不知不覺升高了不少。
  “火劫?”
  可是火從哪里來?
  陽光好像越來越刺眼,等等,陽光?
  大家反應過來,連忙抬頭,不知何時,剛才他們頭頂的云彩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驕陽烈火,從天空傾泄而下。
  陽光變得愈發熾目,忽然,一縷火星在陽光中一閃而逝。
  果然是火劫!
  胖子剛想開口,就聽到一個興奮的聲音大吼:“老夫來!”
  只見田虎樽拎著他那油膩膩的大火缸,出現在眾人頭頂。
  寧城的居民看到驚人的一幕,一道耀眼熾目的光柱從天而降,籠罩劍修道場。光柱愈發熾亮,開始出現一閃而逝的火星,一分鐘后,一閃而逝的火星變成一道道明亮的橘色火焰,火如雨下。
  一陣驚呼聲不約而同響起。
  那是什么?
  寧城居民滿臉駭然。
  劍修道場上空的田虎樽,卻是雙目光芒暴漲,心中亢奮莫名。他有種預感,這八寶粥定然不同凡響,粥還沒有熟,便伴生種種異象。
  而且……這些火焰,可是好東西!
  田虎樽深吸一口氣,元力激蕩,原本佝僂矮小的身體陡然拔高了幾分,臉上不怒自威。他雙手合抱火缸,身形微蹲,宛如金蟾抱缸吞日。
  便聽得一聲長笑,豪邁灑脫。
  “來來來,全都到老夫碗里來!”
  只見那熾亮光柱之中,紛灑而下的火雨,全都向田虎樽的火缸內飛去,黑亮油膩的大火缸紅光暴漲,就像燒紅的鐵缸。
  火雨持續了整整五分鐘,田虎樽的大火缸看上去沒多大,卻像個無底d,沒有半點滿溢的跡象。
  當最后一縷流火,飛入田虎樽的火缸,熾亮的光柱無聲崩散,無數碎芒紛飛如雪,轉眼間便消失不見。
  田虎樽哈哈大笑,拎著大火缸降落地面。
  大火缸宛如盛放一座翻騰的火山,里面火焰滾動,靠得近的人都能感受到滾滾熱浪。
  “都離遠點,還沒煉化好,傷到你們別怪我。”
  田虎樽得意無比。
  艾輝的聲音突如其來:“一人一半!”
  田虎樽身體一僵,接著若無其事道:“你說啥一人一半?”
  艾輝冷笑:“你不分我,就別怨我不分你。”
  田虎樽知道瞞不過艾輝,只好道:“你又不是火修,要這東西有啥用?”
  艾輝懶得理他:“分不分?”
  田虎樽心頭滴血,但還是咬牙道:“分!一人一半!”
  銅鬼和魚今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得呆住,比剛才那什么天劫給他們的震撼還大。艾輝竟然敢這么和田虎樽說話?艾輝竟然敢威脅火山天尊!
  艾輝便不再理會田虎樽,對師雪漫道:“鐵妞,待會可能要你上了。”
  先是土劫,再是火劫,不出意外的話,下一波應該是水劫。
  熟悉的稱號再現,師雪漫又覺得親切,但是又覺得有些丟人。狠狠瞪了艾輝一眼,哼了一聲,提著云槍作好準備。
  艾輝自言自語:“鐵妞的脾氣見漲啊!”
  胖子接腔:“人家剛被開除,心情不好,阿輝你不要撞槍口!”
  艾輝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聽得兩人的對話,師雪漫差點沖過去,把這兩個家伙捅成篩子。
  就在此時,烏云從四面八方匯集,沒過一會,就變得黑漆漆,伸手不見五指。強烈的壓迫感,讓大家如臨大敵。
  但是時間不斷流逝,依然沒有動靜,沒有電閃雷鳴,也沒有暴雨。
  安靜極了。
  但是很快,艾輝他們就感覺不對,因為太安靜!
  胖子感覺有點犯困,身體有什么東西在緩緩的流失,眼皮好像越來越沉重。
  “都打起精神,不要睡著!”
  艾輝的大喝,讓胖子一個激靈,清醒了一下。但是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全身越來越沒有力氣,眼皮越來越沉重。
  “不要睡著,這是幻境!”
  艾輝再次大喝,他心中焦急。剛才他也差點睡著,就在那個時候,眉心天宮的天心火蓮燈自發激活,他才陡然變得清醒。
  天心火蓮燈被激活,也讓艾輝立即意識到,這是幻境。
  但是天心火蓮燈能夠讓他不受幻境影響,卻無法幫助其他人。
  怎么辦?
  艾輝眼角余光忽然瞥見鐵妞,他楞了一下。鐵妞持槍而立,目光清明,絲毫沒有受到幻象影響的跡象。
  “我來!”
  師雪漫手中的云槍忽然化作一團云霧,云霧旋轉,變成一個漩渦。
  嘶嘶嘶!
  一片漆黑中,突然出現絲絲縷縷的明亮光絲,從四面八方匯集,沒入師雪漫手中的云霧漩渦之中。
  云霧漩渦就如同染上云霞,變得五彩斑斕,師雪漫的神色極為嚴肅。
  當最后一抹光亮,沒入云霧漩渦,師雪漫張開手掌,抓向斑斕多彩的云霧漩渦。
  啪!
  云霧漩渦重現變成一把云槍,但是和師雪漫以前的【云鯨】已經完全不同。雪白的槍身,多了一道道漆黑如墨的紋路,蔚藍剔透的槍頭,里面多了一抹七彩云霞。
  艾輝看得出,師雪漫的神態凝重。
  似乎注意到艾輝關切的目光,師雪漫脫口而出:“沒事。”
  艾輝朝她點點頭,提醒道:“不要大意。”
  感受到艾輝語氣中的關心,師雪漫心中莫名歡喜,點頭示意明白。
  周圍的黑暗,就像潮水般退去,頭頂天空的烏云,不知何時消失不見。
  許多人都如夢初醒,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是像田虎樽銅鬼等人,卻是滿臉凝重,他們知道剛才的兇險。
  魚今忽然開口:“是幻象。”
  “嗯,很厲害的幻象。”面具后的銅鬼,語氣凝重,剛才他都著了道,可見厲害。
  只是……松間派果然非同尋常啊!
  他的目光投向艾輝,心情復雜。
  所有人心情緊張,還有兩波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