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30 粥成

端木黃昏莫名有些緊張,卻又有些期待。p木劫會是什么?p不知道,他從來沒有聽說過天劫,剛才土火水三劫讓他大開眼界。緊張、期待、充滿未知的感覺,如此陌生又如此令人興奮。
  忽然間,他想到翡翠城。在那里,他擁有權力,地位崇高,出入仆從如云,有揮霍不完的財富,但是****不變的生活,虛偽的笑容和禮儀之下,是誰也躲不過的勾心斗角。情義廉價如土,道德是貼在腐朽枯骨外金光閃閃的金箔。
  那座華美的牢籠,是豺狼鬣狗的斗獸場。
  在翡翠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交易,情感、仇恨都可以用利益的砝碼,放上天平。但是端木黃昏不知道,自己的仇恨,自己的情感,怎么去換算。
  他更喜歡現在,連空氣都透著快意恩仇的而味道。
  強烈的木元力波動,把他拉回現實。
  一株株青草破土而出,以驚人的度瘋狂生長。它們掙脫土壤,就像一根根綠色的箭矢,朝大鍋****而去。
  大家的反應極快,紛紛出手,攔住****的青草。
  ****的青草被擊中時,會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吱慘叫,化作一團團綠色的霧氣。大家第一次遇到會慘叫的青草,渾身汗毛直豎。
  最后一根青草被擊中,慘叫聲消失。
  綠色的霧氣在道場裊裊飄蕩,但是并未消散,它們圍繞著大鍋盤旋。綠霧旋轉的度越來越快,凄厲的嘯音就像有什么野獸在哭嚎,刺耳而難聽。
  什么鬼?
  大家心中驚疑不定。
  更詭異的是,他們用盡手段,都無法驅散綠霧。狂風只能讓籠罩道場的綠霧翻騰激蕩,卻無法吹散它們。田虎樽本以為自己的火焰能夠克制這些綠霧,但是沒想到,竟然無效!
  淡淡的綠霧越來越濃郁,就像怪物一般蠕動,圍繞著八寶粥不斷轉動。
  端木黃昏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臉上露出驚容。
  他的目光不由看向樓蘭,樓蘭熬的到底是什么粥?
  不光是他,道場內的其他木修,也是一臉驚容。
  當他看到艾輝和師雪漫疑惑的目光,開口道:“這些木元力生了變化,確切地說,它們蘊含的某種生機被激活。所以一般對付木元力的方法沒有用。”
  師雪漫若有所思,她家學淵源,所學扎實。
  艾輝則是一頭霧水,除了金元力,他唯一熟悉的是土元力,這還是因為樓蘭的緣故。
  端木黃昏也明白,對于其他元修來說,木修領域的“生機”,是非常難以理解的。木元力蘊含生機,這是木元力和其他四行元力最不相同的地方,也是木元力最深奧之處。
  想了想,端木黃昏解釋道:“它們的某種生機被八寶粥中的元力氣息激出來,如果能夠吞噬這份粥,這縷生機便會生蛻變。木元力便會重組,形成新的生命。換個通俗點的說法,它很可能會形成古代花妖一樣的存在。”
  綠色的霧氣激蕩,出令人頭皮麻的嚎叫,它仿佛也知道八寶粥還沒有成熟,只是圍繞著大鍋旋轉。
  艾輝想到古代典籍中的記載:“開啟靈智?”
  “有點類似,但不完全一樣。”端木黃昏接著道:“這些木元力只能夠短時間存在,如果它們不能奪粥成功,就會消散。它最后會形成什么樣的東西,那就不知道了,木元力會重新組建它的身體。”
  眾人聽到端木黃昏的話,個個都露出驚駭之色。
  但是驚駭之中,又有期待,五行八寶粥遠他們的預期。
  銅鬼和魚今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兩人久經沙場,各種詭異的事情不知道經歷多少,可是眼前這樣景象,從未見過。
  艾輝問:“有辦法解決嗎?”
  端木黃昏點頭:“有,但是還要等一會。它現在只有混沌的本能,靈智未開,八寶粥越接近成熟,它的波動越激烈,那就是我們的機會。”
  他不再說話,而是開始準備,只見他不斷在一些位置灑下一些東西。
  激蕩的綠霧對端木黃昏灑下的東西視若不見。
  銅鬼蹲下來,好奇地湊過去,是竹根。但是他很快愣住,這些竹根,全都枯死,里面沒有半點生機。
  枯死的竹根有什么用?
  大家滿臉好奇。
  端木黃昏接著往每一根枯死的竹根上滴上一滴無根水,整個過程看上去讓人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咕嘟咕嘟,粘稠的八寶粥,紅色逐漸變淡,每一個氣泡破碎,釋放的元力波動都比剛才強烈數倍。
  綠霧的風暴開始變得愈猛烈,嚎叫之聲高亢得刺人耳膜。
  就在此時,端木黃昏有所動作,腳底下亮起一團悠悠青光,緊接著一道道青花纏枝紋,就像一道道青色游龍,從他腳下的青光中鉆出。
  每一道青花纏枝紋,纏上一根干枯的竹根。
  嗯?
  銅鬼的瞳孔收縮,每一根竹根的位置,都大有講究。如果從天空俯瞰,便會現,每一道青花纏枝紋就像一道花瓣,一朵青色鮮花怒放,端木黃昏立于正中央。
  端木黃昏的眼瞳變成兩朵青色小花,緩緩轉動,難言的冷意從他的身體向四周擴散。
  【青花瞳】!
  垂在身側的掌猛地揚起,地面的纏枝紋驀地纏著竹根上揚,漂浮在半空。
  呼,端木黃昏腳下怒放的花朵轉動。
  嘶嘶嘶!
  干枯的竹節瘋狂吸收綠霧,綠霧仿佛察覺到危險,嚎叫變得更加凄厲,但是依然無法阻止竹根吞噬綠霧。
  干枯的竹節,以肉眼可見的度變得豐潤飽滿。
  綠霧迅變淡,嚎叫漸消。
  【青花令】!
  濃郁的生機,就好似要從竹根中滿溢而出。忽然,一抹綠芽從竹根綻放,青翠欲滴的竹筍節節拔高,脫筍衣,長竹葉。
  轉眼間,道場就變成青翠的竹海。
  竹影婆娑,風聲沙沙,美不勝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們懷疑自己是不是又經歷幻境?種種變化,如此不可思議,如此看不懂!
  沙沙的風聲中,竹海就像揚起的沙幕,以肉眼可見的度在消亡。
  真的是幻境嗎?
  嗯?不是幻境!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半空中飛舞的一小截竹枝,竹枝掛著的幾片青翠的竹葉。偌大的竹海消失,只剩下這一小截竹枝,落入端木黃昏的掌中。
  端木黃昏眼中閃過一絲喜色,手掌一翻,竹枝就消失不見。
  端木家的【青花】,果然詭異莫測。
  銅鬼驚嘆之余,心中大為警惕,端木黃昏看上去半點都不像是被綁架。端木黃昏的實力,也遠比傳言的更加深不可測。想想前段時間端木黃昏敗于佘妤之手的傳聞,難道佘妤如此厲害?還是端木黃昏隱藏實力?
  到了此時,他心中唯有苦笑,所有人都低估了松間派。
  只剩下最后一劫,幾乎當所有人松一口氣,冒出這個念頭時,金之劫轟然而至。
  來得沒有半點預兆。
  大鍋周圍的地面,突然出現一道道的裂痕,這些裂痕就像是一把把利刃造成的傷口,交錯縱橫,密密麻麻,構成一個圓圈,把大鍋圍在中間。
  轟!
  洶涌的金風,從這些裂縫中噴涌而出。
  樓蘭反應極快,就在金風噴涌的瞬間,退出金風圈。
  濃郁的金元力,把金風染成銀白,一道厚實凜冽的金風幕,把八寶粥罩住。
  艾輝第一次見到如此可怕的金風,這哪里是風?簡直就是無數刀芒構成的風幕!
  不過他并沒有驚慌,畢竟金風是他頗為熟悉的東西,以前他就借助過金風來修煉,只不過遠沒有眼前的金風猛烈。
  他拎著龍椎劍,環繞著圓形金風幕走動。
  他的目光落在地面那些交叉縱橫的裂縫,眼前一亮。
  在別人看來交錯縱橫,好似毫無章法的裂縫,在艾輝眼中,卻宛如活過來,這些交錯縱橫的裂縫,不就像一道道劍痕么?
  他下意識地按照交錯的痕跡劃動。
  嗯?
  劍尖明明空無一物,卻如同在水中,有滯澀之感,讓他心中一動。
  拆解過無數劍典的艾輝,效率驚人,雜亂無章的裂縫,爛熟于心。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琢磨劍招的時候,如何破解金風幕,才是當務之急。
  咦?
  把所有裂縫方位記下來的艾輝忽然現,這個雜亂無章的圓,看上去很像……艾輝自己布置的劍陣啊。
  難道……
  艾輝精神一振,越看越覺得有可能。
  如果是劍陣的話,那這個劍陣……
  艾輝不斷拿著龍椎劍比劃,手舞足蹈,大家知道他一定看出了什么,大氣都不敢出喘,唯恐打破了他的思路。
  “艾輝,快沒時間了!”
  樓蘭焦急的聲音,打斷艾輝思考。
  沒時間了!
  艾輝一咬牙,身形如煙,劍出如電,十點明亮的劍芒,就像十顆星辰,撞上金風幕。
  乒!
  金風幕就像玻璃,轟然粉碎。
  艾輝一呆,成功了?
  一道身影從他身邊沖過去,赫然是樓蘭。
  清亮粘稠的粥,就像水晶般晶瑩剔透,元力從大鍋內噴涌而出,絲絲縷縷,仿佛彩色的霧氣在緩緩流淌。斑斕的霧氣當流淌道距離大鍋半丈左右,便綻放出彩色的花朵。每一朵花朵約手指頭大小,轉眼就消散在空中,此生彼滅,煞是好看。
  每一朵花朵破滅,都有一縷說不出的幽香彌漫開來。和之前的幽香比起來,香味反而要弱許多。
  但是這香氣直入心脾,整個人宛如洗滌過,心神剔透。
  大家情不自禁地吞口水,抽動鼻子,伸長脖子。
  田虎樽的眼睛簡直亮得就像夜晚的火炬。
  “大家準備!開始分粥了!”
  樓蘭歡快的聲音響起,頓時一片歡呼。
  “傍晚同學,冰碗!”
  “來了!”端木黃昏精神一振。
  青花·冰裂!
  無數碎冰崩裂,還未落地,藤蔓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小刀,飛快切削,冰屑橫飛,迅雕刻成一件件冰碗。冰碗雕刻成形的瞬間,藤蔓突然變得像柔軟的彈簧,輕輕一彈,冰碗便飛向樓蘭。
  樓蘭手上的大勺動作快如閃電,蜻蜓點水般在冰碗上一點,一碗粥正好滿上。
  盛滿粥的冰碗,飛到大家面前。
  大家二話不說,小心翼翼捧著冰碗,小口小口吃起來。
  八寶粥入口即化作一股熱流,鉆入體內。他們只覺身體一震,體內的五府八宮轟然自運轉。體內的元力,激蕩不休,好似沸騰的開水。
  有點經驗的人都知道,此刻身體需要的是周天運轉。
  連忙連同冰碗送進嘴里,咔擦咔擦,顧不得品位美妙的滋味,立即盤坐在地。他們沒有想到,五行八寶粥的勁道竟然如此霸道。
  艾輝也沒想到。
  當冰碗被他咬碎吞下去時,渾身就像要燃燒起來,他全身通紅,就像煮熟了的蝦子。他沒有坐下來,而是取出龍椎劍,開始他獨特的持劍周天運轉。
  雖然劍胎消失已久,但是這種奇特的周天運轉方式,他卻一直保留了下來。
  艾輝眉心天宮內的天心火蓮燈光芒暴漲。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