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32 分粥

沙紅林,翡翠森和神之血邊境線上的小城市,過了這座城市,就是曾經的火燎原,如今的神國領地。p佘妤悠閑地喝著茶,在她身邊,翡翠森的實權人物公文友也是神態悠然。
  因為在自己的地盤上,剛剛發生鎮神峰攻擊神國使團的惡**件,神國使團損失慘重,翡翠森大損顏面。翡翠森高層勃然大怒,不僅要求五行天長老會給出解釋,還派專人護送使團。
  公文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安排親自護送使團。
  就在此時,一份情報送到他面前。
  他看完之后,神情復雜,良久之后方嘆息一聲,把情報推到佘妤面前,冷冷道:“你們的人得手了。”
  佘妤看完之后,也嘆息道:“真是可惜了我神國的勇士。不過還是值得慶祝,你我以茶代酒,慶祝此勝。”
  公文友沉著臉,并無動作。
  佘妤也不生氣,自顧自飲盡,方悠然道:“此次你我雙方合作無間,公文先生在其中出力頗多,沒有公文先生,也沒有此勝……”
  “夠了!”公文友暴怒,打斷佘妤的話。
  佘妤笑瞇瞇道:“公文先生可是覺得對不起五行天?也是,出身五行天,人都是戀舊的。但是五行天太舊了,長老會也太舊了,舊到骨子里,老邁腐朽。看看,他們多么懈怠,神國的勇士沒有遇到半點麻煩。噢,他們有更重要的事情,那空出來的未來王冠,可比什么小五行天重要得多。”
  公文友死死盯著佘妤,就像暴怒的獅子,隨時欲擇人而噬。
  佘妤嫣然一笑:“翡翠森已經不是五行天的翡翠森,公文先生這是要向誰表忠心呢?”
  公文友就像戳破的氣球,頓時泄了氣:“算了,老夫這下要聲名狼藉了。”
  “公文先生何出此言?我看到的公文先生,為了翡翠森嘔心瀝血,是翡翠森大大的功臣。”
  公文友收拾心情,恢復如常:“是老夫矯情了。長老會還是保持現在這樣的好。”
  佘妤正色道:“神國和翡翠森只要精誠合作,拿下五行天,不過是朝夕之間,我神國愿意和翡翠森永久交好,永不互犯。”
  公文友搖頭:“和貴方結盟,不符合翡翠森的利益。五行天不要太強,也不能太弱,大家有話好好說,我們的生意才好做。”
  佘妤挑了一下眉毛:“長老會也許不會這么想,倘若他們知道這次行動,有貴方的協助,只怕……”
  公文友哈哈大笑,富態的臉龐,卻是布滿不屑:“想威脅我?知道了又怎么樣?來攻打翡翠森?現在是他們求著我們,可不是我們求著他們。”
  “小女子可不敢。”佘妤嬌笑道:“無論如何,此次雙方合作愉快,日后說不得親上加親。”
  她這次任務完成得漂亮。
  出使翡翠森,只是一個幌子,目的是吸引五行天的注意。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不是什么復雜的計謀,卻往往很有效。
  更讓她開心的是,艾輝安然無恙。
  寧城,劍修道場。
  端木黃昏皺著眉頭,苦苦思索。雖然他一連串的反問一針見血,但是這并沒有讓他有什么成就感。能夠看出問題很容易,能夠想到辦法卻很困難。
  何去何從?
  端木黃昏比其他人更加深刻明白這個問題對他們有多重要。他和師雪漫同樣出身世家,但是雙方的處境截然不同,他也比師雪漫看到更多的陰暗、詭詐和失敗。
  其他人則是抓緊時間修煉,消化八寶粥的藥力。
  每個人都知道,像這樣的機遇,可遇不可求。倘若不是艾輝,他們這些人之中,只有傍晚和鐵妞才有可能享受到這絕世八寶粥。
  看看火山天尊,為了一碗粥,付出巨大的代價。連離開之前,還專門跑來和艾輝告辭,并且許諾以后有什么難處請一定去找他。
  魚今大人始終保持修煉的狀態,一動不動,周身散發的氣息,愈發凝練。
  經過幾天的總結,樓蘭熬制的五行八寶粥,效果最明顯的是兩個地方。
  一個是治療舊傷,像田虎樽前輩和魚今大人這樣身經百戰的元修,體內總是有淤積許多的暗傷,這些陳年累積的暗傷,往往在身體的深處,或者元力難以抵達之處,極難治愈。這些暗傷不僅會影響他們的實力,而且會阻擋他們的進步。
  另一個效果,就是提升元力親和度。除了師雪漫和端木黃昏,其他人的元力親和度其實相當普通,并無過人之處。若不是在松間城之戰,他們獵取了大量的血晶,加上樓蘭的元力湯,大家的實力很難達到今天的地步。
  提升元力的親和度,對大家未來的發展,有著巨大的幫助。在今后日積月累的修煉中,其效果才會真正體現出來。
  而對心神提高比較大的,是艾輝和師雪漫,其他人在這方面的進步很小。
  忽然,一名士兵急匆匆而至,站在魚今大人面前,猶豫要不要開口。
  魚今睜開眼睛,冷冷問:“什么事?”
  士兵急忙道:“報告大人,云嶺城出事了!”
  “云嶺城?”魚今有些意外,但還是沉著問道:“出了什么事?”
  “云嶺城發現血修!”
  魚今猛地睜大眼睛,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霍地起身。
  云嶺城發現血修?
  艾輝和師雪漫幾人紛紛抬起頭,大家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擔憂。
  云嶺城。
  魚今站在云嶺城主身邊,聆聽城主的匯報。
  “……我們的人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并沒有逃走。我們的人沖上去,他們大概自知抵抗不了,全都自爆而亡。后來我怕有血修余孽,全城搜索,沒想到還真有。但是他們也真夠硬氣,全都自爆而亡,無一活口,我們還沒有查到他們為何而來……”
  魚今的臉色很難看,打斷他:“自爆的地點在什么地方?”
  “好幾處……”
  “帶路!”
  就在此刻,忽然聽到有人喊道:“快看云嶺!”
  魚今猛地抬頭,臉色大變。
  一抹像鮮血一樣妖異的紅色,在云嶺終年不散的云海中蔓延。血色蔓延速度極快,轉眼間,云海就染紅了一半。
  “血毒!”
  魚今咬牙切齒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
  轟動五行天的五行八寶粥宴的第三天,一城之隔的云嶺城,十九名血修自爆。
  血毒以驚人的速度,在全城蔓延,云嶺的云海化作紅色血海。魚今大人當場下令,迅速組織全城遷移,沒有造成大規模的傷亡。緊急趕至的醫者元修,凈化血毒失敗,隨后證明這是一種全新的血毒,威力更大,破壞力更強。
  為了防止血毒的進一步蔓延,匆匆趕來的銅鬼大人和魚今大人聯手,打破云嶺山體,地火熔巖噴發三日,把被血毒感染的云嶺城淹沒,云海消失。
  目睹這一幕的云嶺居民,無不放聲大哭。
  這次災難在歷史上,被稱為“云嶺之殤”。
  艾輝他們在劍修道場的上空,看著云嶺的火山噴發,恍如末日般的場面,所有人都失去說話的力氣。
  云嶺城就這么被從地圖上抹去。
  長老會的緊急會議,氣氛壓抑到極致。
  “根據現在調查的情況,這是一次有預謀的襲擊。血修是混在走私的商隊,躲開我們的偵察。這里面有兩個問題,神之血是不是研究出來新的偽裝辦法?還有這里面有沒有翡翠森的參與?”
  “肯定有!我們研究了血修自爆的地點,都是最為關鍵的要害之地,顯然精心安排過。沒有翡翠森的幫助,神之血絕對不會知道這么詳細。而且這些走私的商隊,和翡翠森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提議清查各家商隊,如果血修這么容易滲透進五行天,那是我們的災難。材料很重要,但是我不想因為材料,連睡覺都不敢閉眼睛。”
  “附議!”
  “附議!”
  ……
  “我們現在該怎么和翡翠森交涉?開戰?”
  其他長老沉默,他們明知道這里面有翡翠森的影子,但是讓他們直接和翡翠森開戰,沒人敢開口。
  和翡翠森開戰?如果翡翠森徹底倒戈,加入神之血的陣營,五行天將失去所有的勝算。
  可是不開戰,就這么算了?
  “不能開戰。”
  大長老緩緩開口,眼睛盡是滄桑:“我們沒有證據,有證據也不能開戰。翡翠森先不管他,我們對神之血必須反擊。讓鎮神峰去前線,我們必須用一場勝利,來挽回聲望。”
  其他長老紛紛點頭。
  大長老沉聲道:“我們真正的麻煩是,云嶺城被毀了,我們的小五行天的計劃,已經失敗。現在怎么辦?”
  小五行天計劃,以金之城寧城和水之城云嶺城為基礎,再建造三座城,構建一個小型的五行循環。小五行天的建立條件非常苛刻,五座城市缺一不可,每座城市的屬性和位置,都不能夠任何變動。
  水之城云嶺城消失,小五行天的元力循環,就無法完成,這也意味著計劃就徹底失敗。
  他們選擇的寧城和云嶺城得天獨厚,除了金、水兩座城,另外三座城市的建筑點,也恰好符合。這樣的地方,可遇不可求。
  長老們再次沉默下來。
  是啊,小五行天的計劃失敗了,才是他們眼前真正的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