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33 討論

踏上神國的領地,道路兩旁是高聳的血樹,蒼勁猙獰,恍如怪獸佇立。p嗅到熟悉的甜香,讓佘妤的心情大好。p當年最初感染血毒的那批血樹,在締結出一批種子之后,都已經化作肥料。如今的血樹,都是血樹種子芽,生長而成。就像神國所有生命都擁有的強生命力,這些二代血樹的幼苗,在短短的一年之內,便成長成為大樹。
  瘋狂的生長度,完全顛覆以前植物的規律。
  血樹到了開花季,怒放的花朵,到處都是。在鮮紅為主色調的血海樹林,花朵的顏色,也和五行天截然不同。沒有靚麗的顏色,色澤深沉,以黑色和白色為主,偶爾能夠看到天藍色,很多人喜歡把他們摘下來,帶回家中的花瓶。
  輕輕摘下一朵黑色的鮮花,花瓣就像墨玉般晶瑩,散著沁人心脾的幽香。對元修來說,這種香味會讓他們心神散亂狂,但是對于神修來說,卻是極為享受。
  到了明年的這個時候,這里就會掛滿果實。果實經過采摘和煉制,能夠產出一種天然的血晶,能夠幫助神修的修煉。不同于血獸體內孕育的血晶,樹生血晶被稱之為果玉。
  佘妤有些期待,果玉的出現,將大大鞏固神國的統治。
  神國能夠迅地穩定下來,就是找到了豢養血獸獲取血晶的辦法,從而能夠大規模地把元修轉換成神修。如今有果玉的存在,修煉物資將大大增加,神國的實力將得到更大提高。
  高層對此也是無比重視,整個神國早就已經在準備神國建立以來的第一次大規模果玉采摘。
  果玉采摘后的一個月,便開始進入神國三年一次的冬天,被稱之為“灰冬”。采摘完果玉的血樹會迅,枯萎化灰,整個神國會變會失去鮮艷的色彩,變成灰色的世界,故稱之為灰冬。
  神國的生命往往強大、絢爛而短暫。
  灰冬非常漫長,長達一年的時間里,人們必須忍受像死一般的灰色。
  不過在長達一年的灰冬中,人們并非無所事事。人們需要在漫山遍野的灰燼之中,尋找血樹的種子。搜集的種子,會送到專門的機構完成評測,蛻變程度高的種子將被留下,在灰冬之后,播灑出去。而那些沒有變強的種子,就會被當場銷毀。
  要么變強,要么消亡,這就是神國的法則。
  灰冬之后是響春,從芽到長成大樹,都在響春短短的一年時間內。因為生長度太快,到處都充斥著樹木生長的噼啪聲,所以稱之為響春。
  響春之后,便是明光夏,因為是花季,盛開的花朵無論什么顏色,在夜晚都會釋放光芒,所以稱之為明光夏。
  如今便是明光夏。
  明光夏之后,便是果玉秋。
  四年一次輪回,到現在為止,神國還沒有經歷一次完整的四季。宮里的大神祭告訴她說,初生代的血樹每一個階段都不完整,到了這一代血樹,就會開始慢慢穩定下來。
  神國是如此嶄新,連一次完成的四季都沒有經歷。
  忽然地面震動,一隊披甲狼騎士轟然而至,他們胯下便是鼎鼎大名的烈花夜狼。
  出自火燎原的夜狼,經過獸蠱宮培養出來的新品種,漆黑的全身,一朵朵紅色花形斑紋錯落。烈花夜狼的個頭過駿馬,就像一座小山,它們非常擅長奔跑,而且耐力出色,曾經創下長途奔襲十天十夜的驚人記錄。
  獸蠱宮對于烈花夜狼并不滿意,他們更希望能夠培育出大型飛禽,地上跑的的永遠比不上天上飛的。
  不過獸蠱宮還是用五行天十三部之一的烈花部來命名這種全新的夜狼。
  烈花夜狼一經推出倒是立即風靡整個神國,便宜、容易飼養、吃苦耐勞。
  官方使用的烈花夜狼等階最高,除了上述的優點,還有著強大的戰斗力,能夠配合騎士起攻擊,一旦戰斗便悍不畏死,是一種出色的戰斗坐騎。
  “恭喜殿下,公子對您的表現,贊不絕口,特命令屬下迎接殿下!敬禮!”
  啪,所有的騎士舉起兵器,向佘妤行禮致敬。
  佘妤欠身回禮,起身方道:“都是公子安排得當,先生的身體最近還好嗎?”
  騎士笑道:“公子心情不錯,這兩天曬太陽的時間,比以前要多不少。”
  “那就好,公子的身體最重要。”佘妤聞言也頗為高興。
  整個神國,被稱為公子的只有一位,那就是“神國病虎”的北水生。公子從小患有一種怪病,幾次差點死掉,后來遇到帝圣,帝圣惜其才華,費盡心力才把他救下來。
  神國建立之后,帝圣為了救治公子,專門給他建造了一座宮殿,導引無數充盈的生機為公子續命。公子的身體逐漸穩定下來,但是終年不能離開宮殿。
  公子給自己的宮殿取名為冷宮,總是笑稱他這座宮殿,比那些犯了禁的嬪妃呆的冷宮還要冷。
  公子心情好的時候,喜歡坐在宮殿大門后曬太陽,熟悉公子的近人,都會根據這一點來判斷公子的心情如何。
  公子深受大家的愛戴,神國能有今天,公子居功至偉。帝圣醉心修煉,幾乎從不管事,神國初建時的規矩、方略,幾乎全都出自公子之手。包括策反葉白衣,也是出自公子的提議,并且他親自說服帝圣,最終大獲成功。
  葉白衣投靠之后,也是公子獨排眾議,把兵權完全交給葉白衣,并親自下令為葉白衣建造戰神宮。
  葉白衣也不負重托,重新梳理戰部,研究符合神修的戰法,改變過去神修混亂、各自為戰的局面,迅穩定了前線的戰況。
  其他比如度感應場的冤魂,推廣豢養血獸來獲取血晶等等,都是出自公子之手。
  佘妤有的時候會想,如果公子沒有生病,身體完好如初,那該多好。
  三日后,日夜兼程的佘妤一行,終于抵達冷宮。
  空曠冷清的冷宮,一位少年懶洋洋躺在最深處大殿門后斜斜投進去的太陽里,腳邊放著一把長柄壺,和半杯茶。
  佘妤走到門前一丈處,那里已經擺好蒲團和長案,長案上擺著泥爐、水壺等等各種茶具。
  兩人對門相坐。
  北水生蒼白的臉龐露出一絲笑容,隨口道:“到了我這,你只得自己動手了。”
  佘妤嫣然一笑,熟門熟路自己煮水,準備泡茶。
  “說說這一路,有什么好玩的事。天天呆在這破地方,簡直快悶死了。”少年的眼中充滿好奇和期待,和普通的少年沒有什么區別。
  佘妤心中一酸,在她面前的好像不是權傾天下的公子,而是普普通通的鄰家小弟弟,她臉上卻露出笑容,柔聲道:“其實還好。翡翠森這個季節也是花季,是飛羽花盛開的季節。飛羽花就像粉紅的羽毛,風一吹到處都是,還會出像風鈴一樣的聲音,很好聽。女孩子的話,會比較喜歡吧。不過到了晚上,還是我們神國好看……”
  少年聽得很入神,沒有插嘴。
  過了許久,他下意識地端起茶杯,送到嘴邊,茶一入口,他就皺起眉頭,嘟囔著:“茶涼了。”
  他拿起長柄壺,打開壺蓋,低頭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來點熱茶。”
  長柄壺從門線伸出來一半,就像伸出的瘦弱手掌。
  佘妤一怔,心中莫名酸楚,她此刻才知道為什么公子會用長柄壺。
  她連忙拿起桌上剛剛泡好的茶壺,起身快步走到門前。
  公子溫聲提醒她:“小心,不要碰到門線,里面的東西你受不了的。”
  佘妤小心給伸出一半的長柄壺倒滿茶水。
  公子給自己茶杯倒上,灌了一口:“繼續繼續,外面的世界果然很好玩啊。”
  佘妤給他講起端木黃昏如何在青樓買醉,又來挑戰自己。
  公子說真是好男兒。
  說起端木黃昏組建英華風社,公子嘆息一聲。
  然后又說起師雪漫調用鎮神峰,在他們撤回的半夜伏擊了使團,公子擊掌贊道師雪漫巾幗不讓須眉,人生當快意如此。
  講到世家和新民派之間的斗爭,公子哈哈大笑,說一群銳氣已失的小丑。
  說起師雪漫綁架端木黃昏,回去途中被開除出北海部,卻趕往寧城,然后又講到松間派聽到艾輝的消息,從四面八方的匯集,為了八寶粥大家轟轟烈烈搜集材料。
  公子悠然神往,說這些人真是團結,一定是好兄弟。
  說起火山天尊為了一碗粥守大門,還拉著兩個副部一起;說起八寶粥的種種異象,公子一邊吞口水一邊碎碎念那粥味道一定好極了,以后抓到樓蘭一定要讓他熬粥云云。
  再到云嶺城之殤,他們的行動是多么成功,五行天完全亂了陣腳,公子卻是滿臉慶幸。
  “還好我們沒選寧城,要不然那么有趣的一群人,就這么死了,那這個世界也太無趣了。”
  佘妤滿臉怔然。
  公子伸了個懶腰,拎著茶壺茶杯站起來:“好了,休息完了,要干活了。他們活得那么精彩,我也要好好努力啊。謝謝你陪我聊了這么久,沒法送你出去,真是不好意思。”
  少年蒼白的臉上露出笑容:“你也要加油!”
  朝佘妤揮揮手,他轉身走進門后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