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34 云嶺之殤

寧城哀鴻遍野,熱火朝天的工地如今一片死寂。p人們無神地坐在散亂的材料和還沒建造完成的工地上,一夜之間,云嶺城被毀,小五行天的計劃徹底失敗,所有的希望全都破碎。
  人們此刻心中一片茫然。
  劍修道場的氣氛也非常低落。
  任誰親眼看到一座城市在自己面前毀滅,心里都絕對不好過,更何況這還是他們的死敵所致。
  師雪漫走到艾輝面前:“調查出來了,這些死士,是獸蠱宮專門培育的血偶死士。”
  “獸蠱宮?干什么的?這名字一聽就是鬼氣森森。”胖子忍不住打個哆嗦。
  艾輝頭也不抬道:“神之血培育血獸和一些稀奇古怪東西的地方,很早就存在,里面都是神之血的核心成員。最早的血毒,就是出自他們之手。他們熱衷搞出一些奇怪的東西,地位然。”
  師雪漫忍不住看了一眼艾輝,心中有些吃驚艾輝對神之血的熟悉,就連她都不知道血毒就是出自獸蠱宮之手。但是她轉念一想也釋然,以艾輝的性格,心懷復仇信念,怎么會沒有任何動作?
  胖子的臉色不太好:“但是用人來做那個,也太狠了點吧。”
  “不狠能有感應場血災?”桑芷君反問。
  大家想想也是,神之血對于人命從來不憐惜,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
  胖子大驚失色:“這以后怎么辦?隨便來幾個這個啥死士,咱們就不用打了?”
  艾輝搖頭:“血偶死士也不是那么容易培養的,需要承受能力很高。他們一般都是從那些天賦不好的血修中挑選,然而給他們灌注各種血獸的鮮血。獸蠱宮的這個蠱,就是他們最喜歡的方法。古代煉蠱就是抓很多毒蟲,放在一個小罐子里,讓它們相互殘殺吞噬,最后活出來的就是最強大的毒蟲。”
  大家的臉色都有些白,光聽這些,他們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艾輝接著道:“這些血修的身體,就是那個小罐子,各種獸血,就是小蟲子。獸蠱宮用這個辦法,培育出不同的血偶死士,不過成功率很低。很多血修,承受不了這些血獸鮮血的力量。”
  胖子覺得嘴里干:“承受不了會怎樣?”
  艾輝反問:“你說呢?”
  桑芷君臉真的白了:“太可怕了!這還有沒有人性?簡直是草菅人命!”
  “難怪我聽獸蠱宮這個名字覺得鬼氣森森。”胖子心有余悸道。
  “是鬼氣森森,但也和你們想的不一樣。”艾輝搖頭:“死士只是獸蠱宮研究的極小一部分,他們研究的范圍非常廣泛,神之血能夠這么快穩住局面,也和獸蠱宮有直接的關系。豢養血獸培育血晶,就是他們找到的辦法。你們肯定想不到,獸蠱宮在神之血的名聲很好。”
  師雪漫也忍不住問:“為什么?”
  “他們不插手直接的事務,但是提供各種新的血獸,比如烈花夜狼,獸蠱宮的神祭還會專門到各地指導,他們現在就在準備明年采摘果玉,一種樹生血晶。”
  “樹生血晶?”
  大家睜大眼睛,一臉震驚。
  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神之血雖然是死敵,但是依然神秘異常。
  “四年收獲一次,具體的效果不知道怎么樣?但是只要不是太差,神之血的統治都會變得更加穩固。再看看長老會,呵呵。”
  艾輝冷笑,毫不掩飾自己對長老會的反感。
  大家心里堵得慌,長老會還忙于內斗,可是神之血卻是一片新氣象。
  “其實也不是壞事。”端木黃昏輕咳一聲,然后待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才緩緩開口:“我說的是小五行天計劃破滅。其實小五行天計劃,并不是新計劃,而是封存很多年的預案。在五行天創建不久,就有過的預案,不過當時祖先們針對的是蠻荒。后來五行天越來越穩定,這份預案就被封存在感應場,大家也忘了。感應場的血災,所有的東西都破壞了,估計長老會也是費了不少力氣,才重新在其他地方找到這份預案的位置,他們沒想到神之血的反應這么快,下手這么狠。”
  端木黃昏接著道:“建立小五行天對環境的要求非常苛刻,短時間內,長老會只怕找不到符合條件的位置。我猜長老會肯定會鼓勵大家去蠻荒,尋找符合建立小五行天位置。這也是他們當下唯一的選擇,否則的話,除了金修和水修,其他元修要造反了。”
  話音剛落,就在此時,姜維神色神色匆匆走進來:“長老會剛剛布了最新的大樹長老令。”
  刷地大家的目光全都轉過來。
  每一位長老都有資格布長老令,但是大樹長老令卻是在大樹會議上,經過所有長老表決之后的最終決定,是五行天的最高指示,沒有之一。
  “長老會布了拓城令,任何人家族、團體、個人,在長老會注冊備案,都可以獲得在蠻荒開荒建立城池的資格。因為蠻荒的城池,無法納入到現有的五行天元力運轉之中,長老會決定出售元力池建造辦法。各座城市,只要建立自己的元力池,便能夠獨立運轉。所建造的城池,歸建造者所有”
  “而如果那一座城市,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建立五元城池,即城內擁有五座不同屬性的元力池,而且彼此之間能夠完成元力運轉,該城城主將成為下一任長老會的大長老。”
  姜維一口氣說完。
  大家的刷地一下,目光全都轉向端木黃昏身上。
  端木黃昏張大嘴巴,滿臉呆滯。
  “沒看出來啊,你還有這個水平!”師雪漫很高興:“看來這三年勾心斗角的齷蹉事沒有少干!”
  端木黃昏聽得想翻白眼,會不會夸人?
  不過看到艾輝也是一臉不能置信的模樣,他的心情頓時大好。想當年,在這個家伙手上吃了多少虧,終于把這家伙震撼了一下。
  艾輝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長老會這是破釜沉舟啊!”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點頭,如今世家雖然強勢,但是畢竟還在長老會的管理之下。長老會允許自建城池,那就意味允許世家割據一方。
  而且,連下一任大長老的位置都拿出來,可見長老會也是相當有魄力。
  “是飲鴆止渴。”端木黃昏冷笑道:“權力一旦下放,就別再想收回來。今后各家都有自己的城池,誰還管長老會?長老會要考慮所有的元修,世家只需要考慮自家的元修。比如師家,只需要城池內有水元力池就行。以前的元力掌握在長老會手上,怎么分配他們說了算。但是現在每家都有自己的元力池,自然就不需要鳥長老會了。不過長老會也沒有辦法了,其實他們的意思就是,你們我管不了了,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眾人皆苦笑,端木黃昏話說得難聽,卻是實情。
  “銀霧海和彩云鄉,元力日益萎縮,如果再過個幾年,無法重建另外三行天,那銀霧海和彩云鄉,也要消亡了。長老會也是想化整為零,另辟蹊徑吧。”
  說著說著,端木黃昏語氣中的冷笑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無奈。和欣欣向榮生機勃勃的神之血比起來,五行天卻是日暮西山,愈衰弱。
  艾輝卻搖頭:“不破不立,現在這條路走不通,換條路走,未必不是一條出路。”
  師雪漫問:“那我們呢?”
  其他人也是一臉期待地看過來,等待艾輝的回答,包括端木黃昏。
  艾輝想了想:“大家都去打聽打聽消息,這個長老令剛剛頒布,肯定沒有那么快。在蠻荒拓城,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多做點準備。”
  大家聞言紛紛點頭,都立即動身,他們的渠道各不相同,這個時候需要匯總各方面的消息。
  艾輝陷入思考之中。
  仔細想想,的確如傍晚所言,長老會實際上已經沒有太多的辦法。小五行天計劃破滅,讓長老會徹底陷入被動的境地。
  五行天真的到了極為危險的關頭。
  五行體系非常的精妙,但是一旦某個環節缺失,就會影響到整個循環。從短期看,木、火、土三系的元修給長老會帶來的壓力最大。但是從長期來看,無法重新恢復循環的五行天,就連剩下的金、水兩系的力量都無法保存。
  銀霧河的河水日益枯竭,便是征兆。
  如今的五行天就像一名受傷失血的人,一天比一天衰弱。是等死,還是在鮮血流盡之前,拼一把?
  長老會選擇了拼一把,但是這個辦法真的能救五行天嗎?
  誰也不知道。
  這么大的問題,不是自己需要考慮的,還是想想現實點的問題。
  既然長老會已經頒布了拓城令,無論是世家,還是新民,都會毫不猶豫投入這場開荒之中。而且長老會許下的好處也足以打動大家,光是第一座五元城池城主將成為下一任大長老這一個獎勵,便會讓那些世家拼破腦袋,不惜一切代價,把所有的資源都投入到蠻荒。
  長老會也是有高人啊!
  五元城池不就是小五行天么?
  艾輝回過味來,把原本的內斗,用這樣競爭的方式公開,目標依然是小五行天。
  想要建立五元城池,關鍵是建城地點,有非常濃郁而又精純的五種元力,元力彼此的位置,有恰好能夠構成一個循環。
  艾輝心中一動,或許有個人知道。
  囚徒老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