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35 神國四季

獸蠱宮深處,空曠昏暗的長廊。
  兩人神巫一邊走一邊低聲討論。
  “知道嗎?今天早上,鐵人被移到血池,大神祭專門下的命令。”
  “那就好,希望他能早點醒來。鐵人這樣的硬漢,做死士太可惜。”
  “是啊,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醒,明明對外界有反應卻遲遲醒不了,真是奇怪。一開始只是想廢物利用一下,現在大家都舍不得他死。一百零八種血獸的鮮血,在他之前的紀錄才六十二種,太變態了。”
  “大概心中有什么執念吧。灌注一百零八種血獸血液,意志還沒有崩潰,可怕的執念。他是最早一批的血偶吧?”
  “嗯,對,當時這里還沒有建。”
  “那批血偶我沒記錯的話,都是傷殘員?”
  “是啊,都是轉化神修失敗的元修,廢物利用嘛。”
  “大概這就是他不愿意醒來的原因吧。”
  “哎,確實讓人挺矛盾的。他會醒來嗎?”
  “也許會,也許不會。”
  ……
  兩人的身影逐漸遠去,聲音漸悄。
  一座四周層層環繞著無數血槽的血池,鮮紅深沉的池底,隱隱可見一個身影,一動不動。
  劍修道場。
  艾輝之所以會想到囚徒老人,是因為小五行天這樣的計劃,大概只有牧首會這樣野心勃勃的組織,才會思考。當然,還有一個原因,老頭博聞強識,當年在牧首會的地位只怕不低,接觸到這類東西的可能性比較高。
  “……會內以前的確有人研究過。脫離五行天的想法,在遙遠的過去,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會內相當盛行。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有人曾經研究過。但是后來,牧首會和五行天的聯系愈發密切,這個想法便再也沒有人提起過。”
  “我是在研究會內的某位前輩的筆記,曾經看到過一段描述,大意是他曾在蠻荒的某個區域,發現適合建立五行據點的地方。還附有一張草圖。遺憾的是,由于時代久遠,我的記憶非常模糊。加之當時我并未去過蠻荒,對蠻荒亦無任何興趣,只是匆匆一覽而過。”
  “如果你想查找具體的位置,你可能需要前往總部。這部筆記應該存放在總部的典籍院的七樓,作者姓蕭,其他的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希望這些能夠幫助你。”
  總部?
  艾輝猶豫起來,自己楚朝陽的身份,倒是有資格加入總部,之前的時候花匠提過幾次,但是都被他婉言拒絕。
  老頭對牧首會的情感很微妙,有的時候很自豪,有的時候很憤怒,有的時候卻是嘆息。
  艾輝在私底下猜測老頭很有可能是牧首會的叛徒或者被驅逐者,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愛恨情仇,可惜老頭不肯多說。
  老頭人不錯,為人謹慎,很多時候過于警覺和防備,但是從來不亂說話,給出的意見也大多非常中肯。而且老頭的學識很淵博,艾輝這三年的進步,老頭的指點功不可沒。老頭不擅長戰斗,應該一個像邵師一樣的元修。
  邵師也是一點聲息都沒有,仿佛突然之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樓蘭很想念邵師,也很擔心邵師,經常會說起邵師,畢竟從他有記憶開始,就陪伴邵師的左右。
  消息樹的光芒再次亮起。
  “從目前來看,五元城池不應該是你的目標。對于羸弱的人,太過肥美的大餐,和毒藥并無區別。長老會雖然做出這樣的承諾,大長老之位,只有根基深厚的勝利者,才能夠安然坐下。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無論是五元城池還是大長老之位,你都很難保住。”
  艾輝笑了,老頭防備心重了點,但是心地還是相當不錯。
  他飛快地在消息樹葉上寫下:“放心,我沒有想過坐上大長老會的位子,同樣,我也沒有想過保住五元城池。但是一座五元城池,對于任何一個世家來說,都是難以拒絕的美味。我想,在合適的時候把它賣掉,應該能夠賣一個不錯的價格。一個快窮死的窮鬼向偉大的囚徒致敬。”
  沒錯,艾輝壓根就沒想過,去爭什么大長老之位,那絕對不是他能染指的。
  不過這個方案能不能行,他心里也沒有底。
  隨著大家不斷的回到劍修道場,匯總的消息也越來越多。
  市面上各種材料的價格瘋狂上漲,每一家商會都在拼命收購各種材料。長老會的元力池設計圖已經可以購買,但是需要一千點天勛。狩獵團受到前所未有的青睞,最普通的狩獵團傭金價格都上漲了十倍,而那些名聲在外的狩獵團,傭金更是天價,而且幾乎都被世家重金簽下。第一波元修,已經進入蠻荒等等。
  突然之間,原本死氣沉沉的五行天變得熱鬧起來。
  “元力池要一千天勛,這么貴!長老會太狠了。”
  “我們要不要出發啊?我看這些人已經瘋了一樣往蠻荒跑。”
  “不至于吧,買得起元力池的可不多啊。”
  “他們才不管元力池,現在只要肯去蠻荒,最普通的元修傭金都是以前的五倍以上。誰還留在這?”
  “可是有危險啊。”
  “人多不怕,這么多人,蠻荒的荒獸嚇也嚇跑吧。”
  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著。
  艾輝把師雪漫端木黃昏幾個喊道一邊,壓低聲音道:“你們說,如果我們有一座五元城池,能不能賣個好價錢?”
  “五元城池?賣?”
  大家幾個人都呆呆地看著艾輝。
  師雪漫反應最快:“你有辦法?還是知道位置?”
  艾輝想了想道:“有一定的機會,但是也不確定。”
  所有人精神一振,五元城池,那可是長老會最高的獎勵。
  胖子連忙道:“有五元城池還賣什么?直接坐上大長老的位子,以后這五行天不就是我們的了?”
  “白癡!”
  大家異口同聲地鄙視。
  端木黃昏道:“賣是個好主意,世家肯定都愿意買,而且不管什么價格,他們都愿意出。就怕他們出手搶,我仔細看過,拓城令里面,長老會可沒說不能搶。”
  其他人也是一臉擔憂,三年的磨礪和打滾,他們早就不是以前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他們很清楚,當利益足夠大的話,會有無數人為之鋌而走險。無論是世家,還是新民,在這點上并無區別。
  艾輝道:“那我就把這座城送給鐵妞,讓她做大長老。”
  大家眼前一亮,是啊,以師家的地位,而且如今師北海如日中天,從師家手上硬搶,那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胖子朝艾輝擠眉弄眼:“嘿喲,看看這手筆,雷霆劍輝就是不一樣啊,送姑娘一送就是一座城。”
  其他人的臉刷地偏到一邊。
  師雪漫咔嚓咔嚓開始捏拳頭:“胖子,很久沒收拾你了是不是?”
  胖子的臉有些發白,鐵妞的拳頭有多硬,他一點都不想嘗試。臉上連忙堆滿諂媚的笑容:“雪漫姐,普通禮物怎么行?起碼一座城啊,哎喲,哎呦……”
  看著師雪漫鐵拳如山,胖子抱頭鼠竄,大家哈哈大笑。
  打鬧完,端木黃昏看了一眼艾輝:“其實鐵……雪漫姐坐上大長老位子這個方案不錯,有師家做背景,再加上我們,我們會有足夠的話語權……”
  “我不同意。”師雪漫很堅決地反對:“一旦我借助家族的力量,被推上那個位置,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那和我沒有被開除有什么區別?”
  大家啞然,一想也是,師雪漫如果不折騰,她是下一任大長老之位最有可能的人選。搞了這么一個來回,又回到原點,有什么意義?
  “好吧,公然和師家決裂,我相信其他世家暫時不會如此行事。”端木黃昏接著道:“那就怕有人來破壞。”
  桑芷君冷哼道:“我們也不是泥巴做的!”
  和大家討論,艾輝的思路也越來越清晰,道:“沒關系,我們可以在建立第四座元力池的時候,開始叫賣,不需要等到整座城池全都建立起來。這樣我們的時間很寬裕,也沒有那么招眼。只要我們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的城池能夠建成五元城池,就足夠我們把它賣出去。”
  大家紛紛點頭,這個想法好。
  對那些世家而言,一座半成品的五元城池,無疑更順他們的心意。多建幾座元力池的錢,他們一點都不在意。
  確定這個方案可行,艾輝悄然離開。
  師雪漫他們會繼續呆在寧城,畢竟寧城已經是地處邊陲,進入蠻荒很方便。他們還要在在寧城進行準備工作,比如購買元力池的圖紙。還要趁這個時候,把大家修整合練,三年沒有在一起戰斗,彼此都相當陌生。
  不過他們有不少都在戰部中任職,尤其是院甲一號隊的成員。他們無論是境界,還是戰斗經驗,都比以前強大得太多,早已脫胎換骨。
  隨著大家的熟悉,很快大家就開始逐漸找到那份久違的默契。
  原本吸引了整個五行天注意的劍修道場,立即變得無人關注。
  拓城令的頒布,立即引發狂潮,無數人涌向蠻荒,每天各大消息村的消息豆莢,都是關于蠻荒。比如好幾家的城池地基已經開始建造,誰將成為拓城令之后建造的第一座城池?比如某個幸運的小子,無意中獵到一只別人被擊傷逃逸的荒獸,大賺一筆等等。
  五行天在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