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37 線索

銀城也被稱作塔城,作為整個銀霧海最精華的城市,此地寸土寸金,高塔這種能夠最大利用土地的建筑,逐漸演變成銀城所獨有的風情。p倘若從天空向下俯瞰,便可見萬塔林立,如劍高聳,直指天空。藤車、火浮云、張開云翼的元修穿梭其中,閃閃發亮的銀霧河若隱若現。上游大壩與山平齊聳立,仿佛把天際都攔下一半,極為壯觀。
  作為銀霧海最大的城市,銀城有大大小小十三個鎮,最遠的距離銀城兩百二十公里,最近的距離銀城二十六公里。每個鎮都相當繁華,規模絲毫不遜色于一個小型城池。
  昆侖劍盟的總部,坐落于銀城十三鎮之一的小夜鎮。
  艾輝原先以為昆侖劍盟在銀城應該廣為人知,然而到了銀城才發現,銀城當地人對于昆侖劍盟的了解也不多。
  銀城影響力最大的是龍興道場。
  這點從龍興道場總道場的位置也能看出來,總道場不僅坐落于銀城內,而且綿延百丈,巍峨雄偉,氣勢不凡。
  在銀城建造如此壯觀的道場,不僅僅是有錢就能辦到,其身后的背景,亦是深不可測。
  相比之下,昆侖就要低調許多,然而這并不影響艾輝對昆侖的好奇。
  劍術這兩年的流行,和昆侖有直接的關系。
  據說昆侖劍盟的盟主是一位女子,年紀很輕,來歷神秘,劍術極為高超,創出多門劍術傳承,頗有開一代之先的勢頭。不過流言紛擾,真假難辨。
  離開了銀城,土地的價格就沒有那么昂貴,高塔的數量銳減,取而代之是低矮的庭院閣樓。
  昆侖劍盟總部筑頗為老舊,應該是有些年頭,隨處可見坍塌破舊之處,但是主人卻沒有半點修繕的意思。然而這座老舊的道場,卻在整個小夜鎮格外引人注目。
  無論是圍墻,青瓦飛檐,還是道場四周的土地,密密麻麻插滿了斷劍,有的銹跡斑斑,有的銀光閃閃。
  正對著大門的石板路兩旁,是一排排竹竿搭成的架子,架子上掛滿了正在晾曬的草劍。
  恰好一陣微風吹過,清脆的劍鳴不絕于耳,頗為好聽。
  走了兩步,艾輝看到正在處理草劍的工匠,把草劍浸在木桶的黑漿之中,片刻后拎起,黑亮的草劍被小心掛上竹竿。
  一排排竹架,綿延數百丈,非常壯觀。
  雖然昆侖劍盟的總部地理位置有點偏僻,卻一點都不冷清。不時有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從艾輝身邊擦肩而過,他們腰間都懸掛著長劍,熱烈討論著今天的得失,討論著今天的比試如何等等。
  艾輝一下子就喜歡上這里的氛圍,讓他想起了松間院。
  外面的躁動在此地看不到半點痕跡。
  大門上方,寫著“昆侖”兩個字,不知為何,這字跡艾輝覺得有些眼熟。
  走進大門,視野頓時開闊起來,每一塊演武場都有不少人在修煉,無一例外,都是修煉的劍術。每一塊演武場,都有一名夫子在指點修煉,不時地講解示范。
  一名負責接引的少年看到艾輝東張西望,便主動上前:“貴客可是有事?需要幫忙嗎?”
  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腰間掛著一把劍,看上去頗為靈活。
  艾輝拿出一把三寸小劍,道:“我是來體會劍陣的。”
  少年看了一眼小劍,便連連點頭:“有小劍令的都是我們昆侖的貴客,請往這邊。我們有六種劍陣,不知貴客要體會哪一種?”
  “六種?”艾輝有些吃驚,他壓根就沒想過會有好幾種劍陣。
  聽到艾輝語氣中的吃驚,少年頓時滿臉驕傲:“盟主劍術無雙,六種劍陣全都是盟主所創,以后我們還會有更多的劍陣。”
  “真是了不起。”艾輝由衷道,想想自己建一座劍陣都是殘缺不齊,別人已經創出六種劍陣,不服不行啊。
  難怪敢扯出昆侖的名頭,自身的實力強悍。
  少年頓時對艾輝大生好感:“劍陣是磨礪劍術的好地方,不過價格實在太貴,一般人承受不起。客人您的小劍令,可以體會三種劍陣。”
  艾輝好奇地問:“你們平時不用劍陣嗎?”
  “哪里用得起?”少年連連搖頭:“劍陣開啟要消耗血晶和精元豆,還不是普通的精元豆,需要上品精元豆。”
  上品精元豆所蘊含的元力,并不比一般精元豆更多,然而其蘊含的元力更加精純,這也導致價格更加高昂。
  一顆上品精元豆的價值,超過二十顆精元豆,行情經常波動,并不穩定。
  上品精元豆價格昂貴,出產率低下,一般人也很少用得上。
  在日常修煉上,上品精元豆的效果雖然比普通精元豆更好,但是遠遠沒有達到二十倍的差距。更多用于煉制兵器,或者制造元食,它可以提高品質。
  “那豈不是很貴?”艾輝揚了揚手上的小劍令:“這東西多少錢?”
  少年搖頭:“具體價格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很貴,而且不是有精元豆就能買到。”
  艾輝跟著少年從演武場走過,好奇地問:“這里的夫子水平怎么樣?費用貴嗎?”
  “夫子當然是最好的。”少年傲然道:“像龍興道場那樣的地方,他們其他的或許很強,但是比劍術,給我們提鞋都不配。價格還好,每年五顆精元豆,一般人都能承受。當然,這只是夫子的日常授課,如果你要學習劍術傳承,自然需要另外交錢。”
  “價格不錯。”艾輝點頭:“來學習的人不少。”
  一年五顆精元豆在銀城這樣消費高的地方,確實不算高。
  少年就差把下巴揚到天上:“當然!劍術傳承哪家神?銀城小夜找昆侖。這可是現在最流行的口頭禪。”
  一男一女剛剛從后院走出來。
  男子身形瀟灑,面如冠玉,手持長劍,身邊的女子氣質嫻靜,青衣綽約。
  女子此時滿臉憤慨:“這女人好不明事理,阿賢你把他從那些人手上救下來,她竟對你如此無禮!太過份了!”
  男子反而一點都不生氣:“君瑜莫要生氣,其實也屬正常。我們救她,本也是打算施恩圖報,說到底心存非分之想。若非是聽聞,這上古遺寶有可能一部劍訣,我也懶得摻和此事。哪能想到,大魏商會竟會遭遇滅門慘禍,她想必也是傷心。”
  “是啊,下手之人實在太狠毒了。”女子嘆息道:“自古以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殃及家人,就沒少發生過。她也是可憐。阿賢,你說會不會有人摸到這里來?”
  “君瑜莫要擔心,昆侖可不是那么好闖。對方若是不來就罷,來了那我們就順便幫她報了滅門之仇。”男子言語間充滿自信。
  女子聞言,也放下心來,忽然目光所及,輕咦一聲:“那不是楚朝陽嗎?”
  男子停下腳步,順著女子的目光望去,眼前一亮:“真是楚朝陽!”
  兩人曾近跟在石有光后面,在楚朝陽伏擊石有光之后不久,檢查石有光的尸體,故對楚朝陽的印象極為深刻。
  女子有些驚訝:“他的實力很強。”
  男子嗯了一聲:“你注意他的步伐和全身的呼吸律動,很松弛,但是很協調。還有,他元力波動幾乎沒有半點外放,感覺像不像一把藏在劍鞘中的劍?”
  “嗯,很像。”女子贊同,雙目亮起一抹奇異的光芒:“他周身環繞很淡的金元力,很隱蔽,而且這些金元力延伸得很遠他發現我們了!”
  果然,楚朝陽轉過身體,目光望向這邊。
  男子心中暗凜,楚朝陽展現出來的實力,比他上次判斷更強。他之前聽說楚朝陽剛剛突破外元之境,但是現在看來,傳言絕對有誤。
  他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主動上前行禮:“可是銀輪劍客楚朝陽楚兄?小弟秦賢,這是小弟未婚妻練君瑜。沒想到楚兄光臨,真是蓬蓽生輝。”
  “兩位好。”艾輝見對方態度溫和,也收起戒備之意,笑道:“有朋友送了一枚小劍令,讓在下來見識一下昆侖劍陣,開開眼界。”
  秦賢笑道:“楚兄太謙虛了,銀輪劍客之名,如今可是無人不知。”
  艾輝自嘲道:“我這個無人不知,可不是什么值得吹噓的事啊。”
  秦賢和練君瑜無不莞爾。
  負責接引的少年此刻完全呆住,銀輪劍客楚朝陽他當然聽過。大魏商會的通緝令多少有些讓人啼笑皆非,銀輪劍客這兩年聲名鵲起,戰績驕人,在修煉劍術的元修之中,還是頗有人氣。
  秦賢對接引少年道:“你去忙吧,楚先生就交給我吧。”
  接引少年應了聲,撒腿就跑,心中亢奮無比的他,恨不得馬上去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好友。劍陣雖然他們不能進去,但是并不妨礙他們在外面旁觀。
  能夠見到銀輪劍客這樣的成名劍修出手,機會千載難逢,絕對是過了這村沒這店了。
  轉眼間,銀輪劍客楚朝陽駕臨昆侖劍盟,挑戰劍陣的消息,就像風一樣傳遍整個道場。
  不管是正在傳授的夫子,還是正在修煉的年強人,都紛紛停下手上的活,朝劍陣方向飛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