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38 考驗

“六座劍陣皆是盟主所創,有的是盟主年幼時的游戲之作,有的是近年來盟主新悟所得。最新的一座,才建成不到三個月。這是盟主突然萌生的一個想法,拉著大家討論了許久,才建成的劍陣。昆侖和一般的道場不太一樣,我們很少涉及到具體的爭斗之中。楚兄可以把昆侖看成一個研究劍術和推廣劍術的道場。”
  秦賢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介紹。他的語速不快,也沒有咄咄逼人的氣勢,讓人如沐春風,風度令人心折。
  跟在后面的練君瑜眼中不時流露愛意。
  艾輝聽得饒有興趣,秦賢口中所說,和他聽到的傳言并不太一樣。
  “昆侖分外院和正院,正院是夫子們研究劍術傳承的地方。我們劍修的傳承,不僅數量少,而且大多級別不高,更遑論絕學。平日里大家都是各自修煉思索,每周我們會有一次交流和切磋。大家暢所欲言,爭吵是經常會有的,不過大家現在習慣了,彼此都不會生氣。若是有誰有新的想法,也會立即喊上大家一起討價。昆侖論劍可是我們昆侖獨有的,其他地方很難看到。”
  艾輝挑了挑眉:“若是有什么絕招,不想泄露出去怎么辦?”
  秦賢笑道:“當然不會勉強,絕招都是用來保命的。老實說,劍術傳承還處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除了盟主高一點。和各大世家的絕學比起來,我們還差得遠。絕招什么的,大家也不是太看重。不過我們昆侖的第一部劍術絕學,快要成形了。”
  艾輝聳然動容:“那真是了不起。”
  非常了不起。
  劍術傳承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什么厲害的傳承,更別說絕學了。如果劍術傳承能夠出現一部絕學,那一定會引發轟動。
  劍術雖然沒落,但是在人們心中,還是有些影響力的,這是修真時代百萬年劍修留下的赫赫威名積淀所致。
  倘若第一部劍術絕學出自此地,倒真的沒有辱沒“昆侖”兩個字。
  “說來慚愧,幾乎是盟主憑借一己之力完成,我們能幫到的有限得很。”秦賢有些不好意思,接著道:“外院是傳授劍術的地方。不論有沒有基礎,我們都愿意傳授。倘若遇到天賦出色而家境貧寒者,連費用都會免去。一般的修煉,都是外院夫子們負責。正院的夫子,每周去給大家講解兩個時辰的劍術,想講什么講什么,算是給推廣劍術貢獻一些吧。”
  艾輝由衷敬佩:“貴盟有昆侖之擔當!”
  判斷一個人,不看他說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
  不管外面的傳言是什么,昆侖劍盟能夠做到這般地步,委實可敬。
  艾輝修煉劍術,他從來沒有想過推廣劍術,哪怕開一個劍修道場,也不過是掩飾身份之用。對于花費這么多力氣去推廣劍修的人,他充滿尊敬,無論對方源于何種目的。
  秦賢微微一笑,他之所以說這么多,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楚朝陽的劍術高超,若是能夠進入正院,對他們完成絕學的幫助一定很大。
  “前面就是劍陣。”
  六座劍陣,映入艾輝的視野,他不由停下腳步,瞪大眼睛:“草劍?”
  昆侖的劍陣和艾輝布置的完全不同。
  每一座劍陣,都是由草劍構成。有的是草劍插在地面,有的是草劍定在空中,有的是草劍像游魚一樣游弋,有的草劍忽現忽隱。但是每一座劍陣,艾輝都能感受到純粹凝實的劍意,有的厚重如山,有的鋒銳肅殺,有的飄忽如風,有的變幻莫測。
  秦賢輕咳一聲:“推演劍陣材料的消耗太大,太貴的材料我們也用不起,索性就用草劍。成本比較低,加上我們自己制作,成本可以更低。”
  艾輝這才恍然大悟,剛剛在大門前,晾曬那么多的草劍原來是推演劍陣的。
  用草劍來推演劍陣,這個辦法確實不錯啊,艾輝心中暗自佩服。他上次在道場布置的劍陣,消耗之大,幾乎把當時他所有的家當都壓上去,顯然不適合用來推演劍陣。
  用草劍推演劍陣,是可以大大降低成本。當然,草劍也有草劍的弊端,比如無法承受太大的元力,劍陣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
  昆侖把劍陣用來修煉之用,想必也是這個原因。
  “怎么開始?”艾輝轉過臉問秦賢。
  “站在劍陣之中即可,楚兄需要換上一把草劍。”秦賢一邊說,一邊遞給艾輝一把草劍:“楚兄想從哪一座劍陣開始?”
  艾輝接過草劍,熟悉的感覺傳來,用了那么多年的草劍,還是很順手的,道:“從第一個開始吧。”
  秦賢點頭:“好,楚兄直接走入劍陣便可,劍陣會在楚兄站定之后片刻開始發動。”
  艾輝聞言,徑直朝第一座劍陣走去。
  此時劍陣四周已經圍滿了聞訊而來看熱鬧的年輕人,他們聽到銀輪劍客楚朝陽來體會劍陣,全都興沖沖跑過來。劍術沒落多年,雖然近兩年有流行的趨勢,但是當下成名的劍修寥寥無幾。銀輪劍客算是比較出名的劍修,對這些剛剛學習劍術的年輕人有著相當的吸引力。
  秦賢和練君瑜也睜大眼睛,他們對楚朝陽的實力也非常好奇。
  艾輝提著草劍,走入第一座劍陣。
  三十六把草劍錯落插在地上,只有半截劍身在外面。艾輝對修真時代的劍典非常熟悉,一看這些草劍的位置,便知道是按照三十六梅花易數布置而成。
  三十六梅花易數在修真時代的劍訣中運用很廣泛,很多劍訣都會涉及,算是比較大路貨。
  不過三十六梅花易數在當今元力時代有用嗎?
  艾輝心中狐疑,臉上卻是神色如常,持劍而立,沉穩冷靜。
  在旁人眼中,楚朝陽劍一入手,就宛如換了一個人。如果說剛才楚朝陽是鞘中的寶劍,那么現在寶劍已經出鞘,鋒芒畢露,一股凜然的氣勢,在他周身環繞,這讓他看上去凌厲而危險。
  識貨的秦賢和練君瑜眼前皆是一亮。
  學員們說不出為什么,但是他們不自禁摒住呼吸。
  錚!
  一聲劍鳴,插在地上的一把草劍驀地一顫,從泥土中飛出來。
  空中劍影一閃而逝。
  艾輝不慌不忙,腳下步伐微錯,手中的草劍簡單明了向前一刺。
  叮!
  艾輝的草劍準確擊中劍影。
  就在此時,又是一身劍鳴在他身后響起,艾輝也不回頭,反手一劍回撩,就像背后長眼一般,準確擊中身后的劍影。
  錚錚錚,劍鳴聲不絕于耳,空中劍影密密麻麻,就像峰群一樣籠罩艾輝。
  艾輝身形依然是一副不徐不疾的模樣,手上的劍招看上去一點都不快,也并無花哨繁復的變化,每一劍都是簡簡單單,樸實無華,但是每一劍都無一落空。
  練君瑜忍不住驚嘆:“好扎實的劍術。”
  秦賢沒有說話,但是雙目異彩連連。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艾輝的劍招沒有任何花哨,但是越是如此,越能夠看出來艾輝對劍術是有著深厚的理解。
  劍陣中的艾輝,卻在揣摩這座劍陣。
  三十六梅花易數能夠如此運用,是艾輝沒有想到的。
  腳下的地面經過處理,實際是就是一個劍鞘,三十六把草劍,插在同一個劍鞘。平時三十六把草劍都插入地面,溫養草劍。
  如果沒猜錯的話,地面下方一定有暗泉,取水生木之局。
  梅花易數能夠和水元力一起運用,而且能夠滋生神妙,這個是艾輝沒有探索過的內容,他暗記在心。今后可以傳授給花小云,讓她自己去琢磨。
  花小云家所在的云嶺城已經化作焦土,她的家人在這場災難中罹難,艾輝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經過如此溫養的草劍,彼此之間渾然一體,仿佛心有靈犀。
  倘若艾輝在松間城的時候,遇到這座劍陣,必然手忙腳亂。
  三年來,元力增長因為血梅花而進度緩慢,但是劍術的進步,卻可謂脫胎換骨。
  艾輝心中明了,劍陣這么運轉下去,三十六把草劍的速度會越來越快,劍陣中的人,會越來越難以應付。也就是說,倘若陷入劍陣的劍修,沒有在五分鐘之內找到破解劍陣的鑰匙,處境就會變得很瑪麻煩。
  這讓艾輝很有興趣,他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夠堅持到什么地步。
  叮叮叮!
  劍影愈發模糊,空中的劍嘯開始變得清晰、響亮。
  劍陣內,艾輝手中的草劍,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草劍不斷撞擊,力量之大,空中到處火花四濺。可是艾輝的身體,卻穩如磐石,紋絲不動。
  “七分鐘了。”
  秦賢不住看了一眼時間,他對劍陣非常熟悉。這座劍陣破解并不難,考驗的是劍修對三十六梅花易數的理解,只要理解了三十六梅花易數,不難破解劍陣。劍陣留給入陣者的時間是三分鐘,如果在三分鐘內無法解出謎底,三十六把草劍的威力就會上升到難以抗衡的地步。越到后面,草劍的威力會越大。
  可是如今都已經七分鐘,劍陣內的劍影都快到肉眼難以捕捉,劍嘯高亢凄厲,攝人心魄。
  叮叮叮!
  草劍相交聲也愈發響亮,音調不斷上升。
  突然,咚,一聲沉悶的爆音。
  地面一顫,煙塵彌漫,整座劍陣就像被一只無形之手撕裂,三十六把草劍轟然四處飛散,像狂風中的枯禾苗。
  一個持劍的身影緩緩從煙塵中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