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39 昆侖劍盟

?艾輝手中的草劍,只剩下半截,但是他渾身纖塵不染。
  在一片死寂中,他扔掉了手中半截的草劍,神情自如道:“麻煩幫我換把草劍。”
  一旁如夢初醒的夫子們連忙把自己手中的草劍遞給艾輝,然而等他們發現周圍有許多人都遞出自己的草劍時,頓時有點尷尬。
  艾輝從最近的一名夫子手上接過草劍:“謝謝。”
  又對其他人微微躬身:“謝謝各位。”
  此時,人們才徹底回過神來,轟然聲浪一下子蓋過其他的聲音。
  學員們滿臉亢奮和不可思議,許多人抱著腦袋,嘴里無意識地說著自己也聽不見的話。他們見過很多破解劍陣的,尤其是第一座劍陣,也是最容易被破解的,現在的最快紀錄是一分十秒。
  楚朝陽所用的時間,是迄今為止最慢。
  但正是這最慢的破解,給他們帶來無以倫比的震撼。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整個劍陣被摧毀、崩飛的場面,每個人腦子里都反復回蕩著一個聲音: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秦賢睜大眼睛,腦子里同樣是這句話。當他看到已經過了七分鐘的時候,心中就隱隱有所猜測,但是當這一幕真的發生在他眼前的時候,他還是被震撼到了。
  他身邊的練君瑜雙手捂著嘴巴,滿臉駭然。
  散落的草劍被激蕩的力量沖得到處都是,地面更是一片狼藉,仿佛剛剛被狂暴的野獸踐踏過。
  艾輝有些不好意思:“實在抱歉,把劍陣毀了,我愿意賠償。”
  沒辦法啊,領著混入正院的任務,艾輝就在想怎么才能實現。最后得出的結論,就是要震撼,就是要讓對方大吃一驚。
  現在看來,目的是達到了。
  但是跑到人家地盤來蹭劍陣,還這么囂張,是不是有點蹬鼻子上臉?
  好吧,是有點,但是為了任務,也顧不了那么多!還有,為什么自己會覺得……好像有點爽?剛才最后那一下,還真有點熱血沸騰的感覺。
  哎哎哎,冷靜冷靜,自己可不是胖子這種品德敗壞的家伙!
  秦賢反應過來,朗聲笑道:“楚兄說哪里話,我們可是巴不得劍陣每天都能壞,那個時候,說明我們劍修是何等強大。楚兄不必介懷,剛剛讓我們大開眼界,可比這劍陣值錢得多。不過這也說明了一個問題。”
  他故意略作停頓,一本正經攤攤手:“草劍才是劍陣推演的王道啊。”
  周圍響起一片哄笑聲,就連艾輝,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不得不說,秦賢是一個極具個人魅力的家伙,不讓人討厭,很容易和人拉近關系。
  “那我下一個劍陣?”
  “下一個!”秦賢還不忘補充:“楚兄不要手下留情,摧毀了也沒關系,也讓小家伙們開開眼界,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反正草劍不貴,好補充。”
  最后一句再次引發哄笑。
  艾輝哈哈長笑一聲,提著草劍,意態昂然朝第二座劍陣走去。
  此刻的他,神態悠閑,步履從容,散漫的背影,卻有著睥睨天下的氣勢,每一個目睹此幕的人,都不由為之心折。
  凌府,金雕書房。
  下人們都知道,只有在遇到難以解決的事情,家主才會把夫人喊到書房。
  按照老一輩的規矩,府中的女人禁止進入書房,但是這在夫人身上卻沒有半點約束。下人們覺得理所當然,就連為凌府服務了五十年歷經兩代家主的老管家,也覺得理所當然,對此沒有任何異議。
  夫人太多次證明了她的眼光和見識,就連老家主還健在的時候,都對自己的這位兒媳贊不絕口。
  夫人年輕的時候并不算當時最出名的世家名媛。
  當年風頭最盛的,是有著【世家之花】的葉琳。葉琳出自五行天最令人尊敬的世家,而后嫁給當今大長老唯一的兒子。
  但是凌夫人憑借自己的智慧,笑到最后,贏得所有人的尊重。家庭圓滿,兒女成群,都非常有出息。她的賢惠之名,在世家之間廣為傳頌。她的丈夫對她尊敬有加,整個凌府對自家的主母,亦是深深愛戴。
  在凌府,有人在背后說家主的壞話,最多被警告少說兩句。但倘若說主母的壞話,肯定少不了被揍一頓。
  “查清楚了到底是什么嗎?”凌夫人喝著茶,慢悠悠道:“能夠讓岱綱看上的東西,怎么會是凡品?”
  “眾說紛紜。”家主凌勝有些苦惱道:“有的說是劍訣,說是什么當年無空劍門的【我離】。也有說是血煉法訣,也有說是當年昆侖重寶,也有說的魔道圣物,也有說神丹。我們準備從大魏商會入手,哪知道大魏商會的反應很激烈,那些人一時沒有收住手,所以……”
  凌夫人放下茶杯,嘆息道:“為什么一定要動手?不是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手嗎?不要老是用這些人,他們的殺氣太重了。”
  凌勝訕訕道:“我已經罵了他們一頓,但是你也知道,他們都是一群什么樣的人,見了血總是很難克制的。”
  他接著道:“還是有一點收獲的。據說這個遺址,大魏商會很早就在挖掘。大魏商會和端木家的關系不錯,曾經送了一件禮物給端木家。后來你記得吧,岱綱突然收端木黃昏作弟子。而端木家特意挑選了一批禮物送給岱綱,那件東西很有可能就在岱綱手上。”
  “如此一說,到是有可能。否則,大魏商會怎么入得岱綱之眼?”凌夫人若有所思,自言自語:“大魏商會挖到寶物之后,是想送到翡翠森。沒想到消息走漏,引來多方覬覦。為何岱綱此時沒有派人前來接應?莫非那個時候,岱綱還沒有弄明白其中的玄機?嗯,應該如此,這么說來,也許大魏商會,也不知道此寶到底何用。岱綱不惜動用我們的力量來尋找此物,說明此物對岱綱一定非常重要。你說,以現在岱綱的地位,有什么東西是他不惜一切代價得到的?”
  凌勝想了半天,搖頭:“想不出來。岱綱現在是宗師,他就是翡翠森的神,他想要什么東西會得不到?”
  凌夫人腦中靈光一閃,心神劇震,脫口而出:“大宗師!如果此物能讓他成為大宗師呢?”
  凌勝如同施了定身法,呆若木雞,過了一會,才結結巴巴道:“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神奇之物?”
  凌夫人反問:“那你說,除了這種東西,還有什么東西能夠如此吸引岱綱?”
  凌勝呆了半天,滿臉失神,喃喃自語:“世上怎會有如此之物?”
  他心中已經相信自己妻子的判斷,只是實在太震撼,對他的沖擊太大所致。過了一會,他想到另一個問題:“如果對岱綱這么重要,他為什么不自己出手?”
  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
  果然凌夫人沒好氣道:“安木達還沒有死。”
  凌勝再次訕訕。
  一山不容二虎,用在宗師身上,再合適不過。宗師之間,有如天敵,雙方能夠感受到萬里之外彼此的存在。岱綱潛入五行天,所有人都可以瞞過,就是瞞不了安木達。
  宗師才是真正的大國重器,一旦動用,那就是最后的決戰。
  除非岱綱瘋了,他是絕對不會踏足五行天半步。
  “安木達也沒幾年了。”凌勝不以為然道。
  這也是為什么他會暗中聯系岱綱,這是給凌府留一條后路。一旦安木達隕落,雙方的平衡就會被打破,整個五行天沒有人能夠阻止岱綱。
  安木達太老了,他還能活幾年,沒有人知道。
  所有人都明白,一旦安木達隕落之時,便是天下色變之時。
  反正留后路的,又不是凌府一家。
  “此物既然對岱綱如此重要,那岱綱勢在必得,他動用的,肯定不僅僅是我們凌府。我們要抓住這次的機會,若是這次能夠立下大功,是能在這群人中脫穎而出。”凌夫人語氣冰冷:“人在昆侖劍盟?”
  每次聽到妻子用這種充滿殺伐之氣的語調說話,凌勝就覺得莫名的亢奮,恨不得馬上撲上去,狠狠蹂躪她。
  他舔了舔嘴唇:“對!人在昆侖劍盟手上,據說是個大美人。昆侖想必是聽說什么【我離】劍訣吧,那種破爛東西有什么用?可惜昆侖還沒有問出東西的下落,現在只能把人軟禁。”
  凌夫人問:“昆侖劍盟是什么來路?”
  她聽過這個名字,但是并不以為意,銀城是一個什么都更新換代很快的地方,除了世家。
  流水的銀城,鐵打的世家。
  “有什么來路?一群喜歡劍術的白癡,能有什么來路?劍術這種早就被掃進垃圾堆的東西,還總有人想緬懷一下。跟劍術扯上關系的,都是傻瓜。”
  凌夫人面無表情:“就像當年的葉琳。”
  凌勝訝然道:“看來當年葉寡婦沒有少欺負你啊,怨氣這么重。”
  “把美人抓回來。”凌夫人懶得理他,臉若冰霜,冷冷道:“人在東西就一定在。昆侖問不出下落,我們凌府可沒那么沒用。”
  凌勝再也忍不住,嚎叫一聲,就像發情的野獸,狠狠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