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40 劍陣

?艾輝被昆侖的劍陣深深震撼。
  第二座劍陣同樣被他破解了,確切地說,是被他摧毀了。但是他心中沒有半點得意,第二座劍陣的風格和第一座完全不同。
  劍陣更復雜,威力更大。
  雖然只是草劍,但是那如芒在背的感覺,還是讓他出了一身冷汗。他表現得很從容,但是內心卻遠不如他表現的那么鎮定,第二座劍陣的思路和第一座劍陣截然不同,用的是風火之劍。
  而第三座劍陣,艾輝已經感受到壓力。他想起之前的時候,秦賢說有些劍陣是盟主幼年時游戲之作。
  幼年時……
  游戲之作……
  好吧,他所有的得意立即煙消云散,嗯,這說明自己真的不是胖子那樣品德敗壞之人。
  艾輝體內的好勝心被深深刺激。
  在其他方面不如別人,對艾輝來說是一件家常便飯,唯獨劍術例外。他花費無數的心血和精力,獨自苦苦摸索,在一堆廣袤沒有邊際的垃圾山群內尋找可用之物。倘若連別人幼年時的游戲之作都無法戰勝,他難以接受。
  進入第三座劍陣,艾輝已經確定一件事,昆侖劍盟的盟主,對劍術的所學,比自己更完整。
  第三座劍陣,竟然是軍中劍術。
  軍中劍術出現在修真時代的早期,但是很快,就被劍修門派繁復多變的劍訣淹沒。直到后來兵團戰部重新興起,軍中劍術再次興起。
  軍中劍術的特點是直來直去,殺伐凌厲,沒有多余的變化。
  艾輝手中草劍一翻,擋住空中斬下的一劍,強大的力量讓他的手腕一震。還未等他有喘息之機,又是一道凌厲的氣機鎖定自己,他身形驀地旋轉,手中的草劍以一個微妙的角度斜斜刺出。
  草劍輕顫,亮起微微光芒。
  鐺!
  金鐵之音震得人耳膜生疼。
  草劍一蕩,朝后飛去。
  艾輝沒有半點退縮,目光湛然,不退反進,追著那把后退的草劍,手中的草劍一抖。刺擊,樸實無華的刺激,連續十二次,刺中同一把草劍的劍尖。
  后退的草劍劍身脹開,就像被硬生生擠開、竹絲暴綻的竹子。
  啪!
  草劍徹底崩散,化作草絲飄散。
  艾輝一矮身,躲過背后刺來的草劍,故技重施,追在沖過他的草劍。手腕一抖,銀光乍現,銀色的劍輪絞上前方的草劍。
  令人牙酸的爆音,銀輪中的草劍寸寸崩斷。
  被激起好勝心的艾輝,渾然不知劍陣外面的人們,都已經完全看傻眼。
  秦賢忽然轉過臉,一臉木然地問自己的未婚妻:“他不會真的想把每一座劍陣都摧毀吧?”
  練君瑜此時看得眼睛一眨不眨:“看上去,好像他真的有這個想法。”
  忽然,兩個人反應過來,同時轉過頭,彼此對視。
  昆侖劍陣對外開放已經有段時間,送出去的小劍令有很多,賣出去的更多,算得上劍盟的一項重要收入。但是這么久以來,能夠破解三座劍陣的,就能夠進入正院,成為一名正院的夫子。
  注意,是破解,不是摧毀。
  到現在為止,最高的破解紀錄是四座,就連盟主都曾經說過,如果她第一次挑戰這些劍陣,也未必能夠全都破解。
  注意!是破解!不是摧毀!
  破解和摧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破解是找到劍陣的漏洞,從而脫離劍陣。摧毀不僅需要找到劍陣的漏洞,還要攻擊劍陣,才能達到摧毀的結果。
  劍陣絕大多數漏洞,都只能用于破解。
  摧毀……沒有人這么做過。
  其他的學員和夫子,還沒想到那么多,他們完全是被艾輝的劍術震撼,各種驚呼和尖叫,就從來沒有停過。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剛才有誰看到他刺出了多少劍?九劍還是十劍?”
  “是十二劍!”
  “太……太瘋狂了,這世上怎么有人能夠做到?”
  “我的眼睛都快花了!”
  就在大家亢奮激動之中,當銀色的劍輪亮起的時候,聲音一下子到了最高點。
  “銀輪!銀輪!”
  “銀輪劍客!”
  楚朝陽的綽號叫做【銀輪劍客】,那銀輪自然是他的招牌,看到一位成名劍客的招牌劍招,這些學員們哪能不激動?
  艾輝不知道外面的動靜,此刻的他,完全進入狀態,他的眼睛里只有劍陣中的草劍。
  咔咔咔!
  當第三根草劍被絞碎,整個劍陣再也無法運維持,轟然崩塌。剩下的草劍,突然升起火焰,轉眼間,火焰吞噬劍身,所有的草劍都化作灰燼。
  第三座劍陣,被摧毀。
  當這一幕真的完成,全場安靜下來。
  人們看向艾輝的目光,不再是激動,不再是驚駭,而是敬畏。
  楚朝陽此時提著草劍的身影,在眾人心中,就如同巍峨的高山,令人仰止。
  艾輝斗志正酣,戰意如火,劍陣已崩潰,心中意猶未盡,當下提著草劍,便朝第四座劍陣走去。
  身后的秦賢張口欲言,正準備喊住楚朝陽。
  這樣的實力驗證完全足夠了,光是摧毀三座劍陣,昆侖之內除了盟主和他,還有誰能做到?劍陣雖然是由草劍布置而成,但是也需要花費不少。
  在秦賢心中,已經把楚朝陽視作昆侖自己人,領略劍陣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機會啊。再說領略歸領略啊,我們可以和和平平地領略嘛,何必這樣暴力……都是白花花的錢啊……
  練君瑜眼疾手快,一把攔住秦賢,提醒道:“注意他的狀態。”
  秦賢頓時清醒過來,定睛一看,馬上看出楚朝陽的不對勁。楚朝陽的氣勢在不斷拔高,濃烈的戰意隔得這么遠,也能清晰地感受到。
  秦賢經歷過這樣的狀態。
  通俗地說,就是棋逢對手,遇到能夠和自己一較高下的對手,那種亢奮和激昂,難以描述。
  另一種容易理解的說法,叫做殺得興起。
  現在楚朝陽就是這種狀態,難怪剛才連看其他人一眼都沒有,徑直走向第四座劍陣。此刻楚朝陽已經進入渾然忘我的狀態,這往往是突破的前兆。
  這樣的狀態可遇不可求。
  秦賢立即閉嘴,但是目光之中,更是充滿期待。他看得很清楚,用六座劍陣換楚朝陽一個突破的契機,劃不劃算?太劃算了!別的不說,楚朝陽必須得承這個人情。
  越是成名人物,對于人情看得越重。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欠下人情,但是同樣,一旦他們欠下人情,就一定會認這個人情。
  楚朝陽如今的實力已經比他想象的更厲害,突破之后,那會到什么水平?
  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真的那樣的話,他們賺大了。
  一群不速之客,出現在小葉鎮。
  “查清楚昆侖的底細嗎?”為首的大漢沉聲問,他相貌普通,沒有任何醒目的特征,屬于混入人群人群之中便再也發現不了的類型。但是當他瞇起眼睛,一股濃郁的血腥味,不自主地散發出來。
  “沒查出什么名堂。”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搖頭。
  旁邊有人輕笑一聲:“在這么偏僻的地方,開個道場,能有什么來頭?真有來頭,放著主城不呆,來這種鄉下地方?”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這話再實在不過。
  但凡開道場的,越是有實力,自然就會挑選越熱鬧的地方,熱鬧的地方,生意才好做。
  “昆侖的盟主不在。”身材瘦小的男子有些遺憾:“聽說是個年輕女子,臉上的面具從來沒脫下來過,但是身段那是沒話說,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肯定是個大美人,嘿嘿。”
  頓時有人躁動,接腔道:“還有那蕭淑人嘛,也是個大美人,也讓咱們兄弟好好享受享受。”
  “是啊,就這么放過多可惜。”
  為首的大漢勃然大怒,暴喝:“全都給老子閉嘴!”
  眾人頓時噤若寒蟬。
  大漢瞇著眼睛,如有欲擇人而噬的猛虎,冷冷道:“丑話說在前面,管住自己的褲襠,這次誰要是壞事,老子親手把他的腦袋擰下來,殺光他全家。”
  沒有人敢吭聲,所有人都知道,老大這是真怒了。
  大漢目光環顧眾人,無人敢和他對視,他才冷聲道:“這是銀城,是我們能惹事的地方?搞清楚自己的斤兩。你們以為那些世家是好東西?出了事,第一個把我們甩出去肯定就是他們。”
  說罷,他的語氣才放緩:“這次我們速戰速決,搶到蕭淑人,立即離開。不要給我惹出任何事情。既然那昆侖什么盟主不在,我們就不要廢話,直接上門。”
  身材瘦小的男子連忙問:“老大,不要等晚上嗎?”
  “不等。”大漢沉聲道:“這次可能會有搶生意的同行,大家都警醒點,下手要快。”
  大家聽說有同行,臉色都變了,頓時個個挺直腰板,打起精神。
  老大露出滿意之色:“走,去昆侖劍盟。”
  一行人來到昆侖劍盟門口,頓時露出疑色。
  偌大的門口,空蕩蕩不見一人。
  “進去看看。”老大沉聲道。
  一行人滿臉戒備地走進大門,走進大門,還是空蕩蕩,不見人影。
  老大的目光看向瘦小漢子,瘦小漢子連忙道:“老大,我上次來可都是人。”
  就在此時,忽然某個方向響起一片驚呼。
  老大眼中殺機一閃而逝,毫不猶豫道:“走,去看看。”
  一行人便朝劍陣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