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41 凌夫人的猜測

?沒有人注意到不速之客的到來,整個道場的人,無論是學員還是夫子,此刻全都圍在劍陣周圍。
  劍陣中的艾輝,同樣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他遇到了麻煩,現在是第五座劍陣。
  剛才的歡呼,是他摧毀了第四座劍陣。
  第四座劍陣是北斗劍陣,可以明顯看出來根據修真時代的北斗劍陣修改的痕跡。
  艾輝看過不止一部北斗相關的劍典,而且他自己修煉的【北斗】傳承,他對北斗的理解自然非一般人可比。
  然而即使這樣,他依然遇到不小的麻煩,比起他對北斗的理解,對方的理解顯然更加深刻更成系統。他被壓制了整整八分鐘,才抓住反擊的機會。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叮叮咚咚,把第四座劍陣給敲碎了。
  但是第五座,從他踏入劍陣,他就陷入困境。
  這竟然是一座陰陽劍陣!
  艾輝心中大吃一驚,難道昆侖對劍術的理解已經到了這地步嗎?混沌分陰陽,陰陽而化五行,看上去,陰陽似乎更簡單。但是在修煉,越是簡單的東西,其實越難。
  用在戰斗中也是如此,越是簡單的道理,越難玩出花樣,但是一旦玩出花樣,那威力一定會非常強大。
  這座劍陣就是如此。
  陰陽草劍就像一群游魚,圍繞著他周身游弋。看上去沒有任何危險,也沒有任何花哨的地方,但越是如此,越是危險。
  艾輝的感知和心神,遇到了一堵無形之墻,被徹底與外界隔絕。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這些陰陽草劍帶起的紊流,把艾輝的心神感知攪得七零八落。
  他一向依仗的感知,此刻完全失效,所有感知的方位、速度,都是經過紊流的扭曲后的結果,都是錯誤的。
  艾輝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這并非心神攻擊產生的幻境,所以天心火蓮燈也無能為力。
  劍陣外,秦賢下意識地松一口氣:“看來他要卡在這座劍陣了。”
  不知為何,他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很快,他就意識到,有這種感覺的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練君瑜也松一口氣:“是啊,實在太讓人吃驚了,不過還好陰陽劍陣攔住了他。”
  “盟主說過,陰陽劍陣也是她一次意外所悟。劍陣建成之后,盟主花了不少時間,才想到破解的方法。”秦賢隨即贊嘆道:“這楚朝陽能夠走到這地步,真是厲害。摧毀了四座劍陣,這樣的壯舉,以前從來沒有過。”
  “可惜,這么好的突破機會。”練君瑜有些惋惜:“如果他遇到一座稍微弱一點的劍陣,說不定就突破了。”
  突破往往發生在壓力之下,但是這個壓力如果過于強大,不僅難以突破,而且還有可能受傷。
  足夠的積累,合適的時機,合適的壓力,一切都要合適,才可能完成突破,這也是突破這么困難的原因。
  “沒辦法,這就是命。”秦賢也滿臉遺憾。
  如果楚朝陽突破,實力暴漲,對昆侖顯然好處更大。但是失敗也有失敗的好處,讓楚朝陽知道昆侖劍術的厲害,這樣挽留楚朝陽擔任正院夫子也更容易。
  秦賢已經在思考待會如何勸楚朝陽留下。
  就在此時,他忽然心生感應,猛地抬頭,望向陰陽劍陣。
  大漢看到圍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看了一眼身材瘦小的漢子,身材瘦小的漢子連忙搖頭,示意自己不知情。
  瘦小漢子心中也暗叫倒霉,他昨天混進來打聽消息的時候,一切都正常得很啊。老大是最討厭別人糊弄他,一旦要是對自己起了疑心,一怒之下把自己干掉了,那自己連伸冤的地方都沒有。
  感受到老大的不滿,瘦小漢子還沒來得及開口,只見老大已經伸出手掌,撥開人群,朝里面擠去。
  被撥開的人大怒,剛想發火,但是看到這群人似乎不好惹的,到嘴邊的罵人話立馬縮了回去。
  老大都往里面擠,其他人當然不敢怠慢,連忙也跟著往里面擠。
  頓時人群中響起一片罵聲,但是老大充耳不聞,其他人不敢隨便發火。
  擠到里層,老大終于看清楚里面的情況,頓時松一口氣。
  如果要是進來看到是蕭淑人的尸體,那他肯定兇性大發。
  既然和任務沒什么關系,他就不打算浪費時間。這次可能有同行的消息,讓他大吃一驚,這蕭淑人到底惹了誰?
  他更加警醒,不欲節外生枝,早早抓住蕭淑人才最重要。
  正欲離開的大漢,忽然心生感應,猛地回頭,看向劍陣。
  劍陣之內,熾亮的銀光陡然綻放。
  這道銀光是如此熾亮刺眼,心存警戒的大漢也一時中了招,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難道是陷阱?他心中狂跳,正欲有所動作,劍陣內,一股可怕的氣勢沖天而起。
  大漢頓時心中一緊,僅存的理智讓他硬生生按耐住。
  刺啦啦!
  令人心悸神搖的聲音,就像冰川破碎的聲音,仿佛從腳底下深處傳來,有仿佛在耳邊炸響,大漢渾身汗毛根根直立。
  他渾身僵硬,一動不敢動,他有著錯覺,一旦他敢有絲毫動作,他轟然殺機就會呼嘯而至,把他轟殺成渣。
  如果他此時目能視物,他一定會發現,不止他一個人是如此反應,周圍所有人都是滿臉駭然。
  膽小者甚至兩腳發軟,撲通坐倒在地上。
  劍陣中,艾輝此時眼睛亮得就像要燃燒起來,手中的草劍被耀眼的銀光包裹,他就像一陣風般,沿著劍陣內沿飛掠,耀眼刺目的銀光之內,一道道劍光,就像融化的銀液拉成的絲。
  奇異的是,這些銀絲般的劍芒仿佛烙印在空中,并無消退。
  手中的草劍就像個無底洞,艾輝體內的元力瘋狂地涌向草劍,每一道細若發絲的都要消耗驚人的元力。
  艾輝卻仿若毫無察覺,耀眼的銀光,把他的臉龐照得一片雪亮,也把如同巖石般分明的棱角照得異常冰冷堅硬。
  唯獨那雙眸子亮起湛然光芒,哪怕是在這耀眼致盲的銀光之中,亦是如此清晰,如此直入人心。
  劍走銀鉤,筆走龍蛇。
  艾輝手中好像握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只筆。
  如同畫在空中的劍芒,密密麻麻,交錯相織,這些劍芒就算擺在別人面前,只怕也沒人看得懂,就連艾輝也看不懂。
  但是他記得很清楚,每一個細節都很清楚。
  五行八寶粥最后的金之劫,那從地底噴涌而出的金風劍幕,艾輝怎么會忘?地面上交錯的每一道金風劍痕,他都牢記在心中。因為他在那些看似凌亂的劍芒之中,感受到森然劍意,更何況還有金風劍幕證明它們的強大。
  能夠破解金風劍幕,有相當運氣的因素。后來他不止一次地回憶當時的場景,每一次都是一陣后怕。
  他嘗試破解這些凌亂劍芒的秘密,但是一直沒有頭緒。
  但是這次,他卻是想到了金風劍幕的那些劍芒。
  陰陽之變,最為簡單,也最為玄妙,他覺得自己唯一能夠與之抗衡的,便是金風劍幕。
  理不出頭緒,那就完完整整復制它!
  突如其來的想法,立即充斥艾輝的心神,因為除了這個辦法,他已經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他沒有任何猶豫,便開始刻畫金風劍幕凌亂的劍芒。
  那些凌亂不堪的劍芒仿佛有奇異的力量,當第一道劍芒刻在空中,那無處不在的陰陽紊流,頓時減弱了少許。
  這讓艾輝的信心大增。
  但是隨后艾輝遭遇一個他沒有想到的情況,金風劍幕那些看上去凌亂的劍招,消耗的元力遠超出他的想象。
  他感覺手中的草劍,就像一只饑餓的螞蟥,正在瘋狂抽空他的元力。
  艾輝知道,絕對不能停,一旦停止,未完成的劍芒就會崩散。而且他有種預感,一旦劍芒崩散,陰陽劍陣的反噬,會非常恐怖,絕對不是他現在能夠承受的。
  天心火蓮燈全力運轉,體內每一顆元力劍丸都被調動起來。
  陰陽紊流被遏制,艾輝和外界元力重新恢復聯系。絲絲縷縷的金元力從風中沒入艾輝體內,隨著周天的運轉,投入草劍之中。
  草劍就像一只永遠不知道飽腹的饑餓怪獸,貪婪吞噬每一絲元力。
  風中綿綿不絕的金元力,受到強力的吸納。
  地面的樹葉被卷起來,風在悄然變大。
  元力得到補充的草劍光芒更盛,艾輝此時不僅籠罩在熾亮的銀光中,周身還環繞著銀白的金元力。
  當風大到可以衣服獵獵作響,人們終于恍然驚覺。銀光的暈眩和刺目迅速消退,人們紛紛把元力灌注雙目,終于能看清楚場內的情況。
  狂風中金元力銀絲倒卷如瀑,纏繞艾輝周身,艾輝手中銀劍行云流水,每一劍卻又是如此清晰,透著難言的味道和玄奧。
  艾輝神情沒有變化,但是他的氣勢在不斷攀升。
  大漢此時心中暗叫不妙,從哪里冒出來這么厲害的家伙?他此時已經心生退意,眼前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那些凌亂的劍芒,不知為何,讓他有一種心驚肉跳之感。
  像他這樣長年在刀尖舔血之輩,對危險有著異常的直覺。
  就在此時,劍陣中的艾輝突然停止,最后一劍,完成。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