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42 不速之客

最后一劍,就像畫卷的最后一筆。陰陽劍陣中,凌亂的劍芒,恰好構成一個完整的環。
  游動的陰陽草劍,陡然一滯,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靜止。
  一個凌亂劍芒組成的環,就像鳥兒拾來的樹枝搭成的巢,散發著幽幽光芒,映照在停頓的陰陽草劍上,使得草劍們看上去就像一群定住身形的小鳥。
  細而悠長的嘯音,從地底深處迸發,宛如怪獸漸醒。
  下一刻,陰陽劍陣仿佛察覺到危險,更瘋狂地運轉,陰陽草劍帶起一**紊流,黑白交織的紊流,就像黑白魚群,前赴后繼撲向凌亂的劍環。
  而就在同一刻,洶涌的金風從凌亂的劍芒中轟然噴涌而出。
  銀色的金風迎頭撞上黑白交織的陰陽紊流。
  艾輝此時近乎脫力,金風劍環把他所有的元力和體力抽空,他現在連動根手指頭都有些困難,只能干瞪眼。
  他看到了終生難忘的一幕。
  黑白紊亂交錯滾動,一波接一波,好似無窮無盡。最簡單的黑和白,不,是最簡單的陰和陽,在這樣最簡單的交錯中,生生不息。
  被卷入這些黑白紊流之中的金風,迅速湮滅不見。吞噬金風的黑白陰陽紊流,彼此不斷糾纏,彼此不斷融合,最終歸于湮滅。
  瞪大眼睛的艾輝,親眼目睹這些陰陽紊流是如何誕生,如何糾纏,又如何融合毀滅。
  眼前這一幕,是如此簡單,又是如此玄奧,艾輝深深被吸引,他瞪大眼睛,唯恐錯過一個細節。他呆呆地看著,渾然忘我。
  地底的金風無窮無盡,洶涌不絕,金風不斷刺激之下,陰陽紊流也源源不斷。
  但是很快艾輝發現,隨著不斷交織游動,陰陽草劍的性質從兩極開始變得不斷開始趨同。
  艾輝若有所悟。
  劍陣中的艾輝,沉浸在陰陽之變的神奇和玄妙之中,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勁。
  劍陣外面的諸人,看到卻是另外一幅光景。沖天而起的銀色風柱,帶著刺耳的怪嘯,把艾輝的身形徹底淹沒。陰陽劍陣發出震天的轟鳴聲,陰陽草劍瘋狂的運轉,速度之快,肉眼難以捕捉。
  陰陽劍陣就像倒扣在地上的杯子,把金風牢牢封劍陣之中。
  金風狠狠撞上劍陣。
  金風的怪嘯和劍陣的轟鳴混雜在一起,但是又能夠清晰感受到兩股截然不同的元力波動在激蕩,就像兩只巨大的怪獸在撕咬、纏斗。
  火花迸濺,電走銀蛇,五顏六色的光華就像打翻了顏料瓶,此生彼滅,又像是燃燒的焰花,絢爛多彩。
  莫名的心悸,在眾人心中滋生。
  混在人群中的大漢反應最快,他的臉色大變,雙目中再也無法掩飾驚恐。
  他感覺仿佛置身在一個爛泥潭之中,動彈不得,又像在水中,感到一絲窒息。他知道這只是一種感官上的錯覺,而這種錯覺的源泉,實際上是周圍的元力濃度在降低。
  元力濃度在降低……
  他的目光死死盯著元兇,劍陣!
  劍陣正在瘋狂抽取周圍的元力,導致附近出現了元力真空。
  不光是他,秦賢等人的臉色也無不色變,他們也感受到元力真空。
  許多學員一無所覺,只是長大嘴巴,看著色彩變幻、轟鳴刺耳的劍陣。
  外元之境的元修打通了本身和天地元力之間那堵無形之墻,但是這也讓他們對外界元力更加敏感。他們的呼吸,都會或多或少吸收天地的元力,在他們周天運轉時,吸收元力會變得更加明顯。
  外元之境元修就像是魚一樣,外界的元力就像水。
  而一旦周圍的元力變得稀薄,外元之境元修雖然不會出現真正的窒息,但是他們會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不適。
  這種感官上的窒息,在修煉上有一個專門的名詞,被稱為“元力窒息”。
  元力窒息有的時候會出現在戰斗之中。
  外元之境的元修,戰斗的本質,就是對天地元力控制權的爭奪。這種爭奪非常激烈,五行的相生相克的玄妙,會讓爭奪變得更加復雜多變,想要形成絕對的優勢,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想要形成元力窒息,需要抽取天地元力的速度,達到一個臨界點。天地元力連綿不絕,就像空氣一樣,然而達到元力窒息的難度,要遠遠高于空氣窒息的難度。
  所以,元力窒息也常常被視作大師級的手段。
  外元之境的元修們的不適感變得更加強烈,他們覺得耳中盡是轟鳴,眼前天旋地轉,甚至有些元修的眼前已經出現幻象。
  秦賢反應過來,體內元力激蕩,大聲疾呼:“往后退!都往后退!”
  其他人如夢初醒,紛紛后退。
  后退十丈,大家才感覺緩過來一些。
  大漢心中驚疑不定,就在此時,聽到身旁有人壓低聲音喊:“老大!”
  他轉過臉。
  瘦小的漢子滿臉驚恐,鼻竅隱隱可見血跡。
  再看看其他手下,眼中都是懼意,但是就這么離去,他心中又有些不甘。他咬牙道:“再看看,如果不可敵,我們就撤。”
  其他人齊齊松一口氣。
  大漢看著手下們這個動作,心中有些不滿,但是轉念一想,卻又釋然。這些人每個都是跟隨他多年,驍勇善戰,心志薄弱之輩早就被淘汰,今天會有如此表現,實在是眼前一幕有些嚇人。
  元力窒息這種罕見的現象出現,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如果昆侖有一位大師坐鎮,那他們這些人是絕對不夠看,所以手下們才會心生退意。
  艾輝不知道外面的動靜,他正好處在風眼的位置,半點金風都沒有。
  他沉浸在觀摩眼前罕見的一幕。
  陰陽紊流的此生彼滅、相生相滅,無窮無盡。
  金風也讓他大開眼界,他這次看得更清楚,金風之所以如此厲害,遠超他平日所見。是因為金風之中的金元力,結構非常特殊,并非普通金風中如絲如縷的狀態,而是呈現出一種獨特的劍芒。
  這種劍芒最奇特的地方在于,它是由許多結構看上去很零碎的劍芒構成。
  地面劍環上的每一道劍芒裂縫,噴涌出一道劍芒,每一道劍芒的形狀都不一樣,看上去就像一個個破瓷片般。
  令人叫絕的是,這些恍如不規則形狀的碎芒,恰好構成一道劍芒。
  看上去就像一道打破的瓷片拼成的劍芒。
  碎瓷劍芒威勢驚人,抗衡陰陽紊流,不落下風。陰陽紊流變幻無窮,碎瓷劍芒第一下的威力最強,而后劍芒就會崩碎成一蓬碎劍芒,碎而不散,就像無數細小的刀片組成的洪流,不斷絞碎陰陽紊流。
  好厲害的劍芒!
  陰陽紊流和碎瓷劍芒都是如此精妙,他一會模仿陰陽草劍,一會模仿碎瓷劍芒,如癡如醉。
  他此時早就忘了什么好勝心,只有眼前這些絕妙的變化,他恨不得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但是很快,艾輝的希望就打破了,他發現陰陽紊流開始落于下風。過了一會他就明白過來,劍陣吞噬了附近的元力,導致附近出現了元力真空,但是元力消耗的速度并沒降低,得不到元力補充的劍陣開始出現崩潰的跡象。
  艾輝有些惋惜,這就要結束了?自己還沒有摸索清楚陰陽紊流和碎瓷劍芒啊……
  忽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從他的腦海中跳出來,自己能不能幫助劍陣,讓雙方重新達到平衡?這樣的話,自己豈不是就能多觀摩一段時間?
  想法一冒出來,他立即興奮起來,開始仔細思索,如果想要幫助增強劍陣有什么辦法?
  他知道劍陣衰減的根本原因,是因為布置劍陣所用材料過于低級的緣故。陰陽草劍吞噬周圍的元力,來維持各自的陰陽屬性,一旦元力跟不上,陰陽屬性就會在紊流產生的過程中逐漸消失,最終所有的陰陽草劍都會變成普通草劍。草劍吞噬周圍元力的能力有限,是最根本的原因。
  改變草劍的屬性是不可能的,那有什么辦法?
  艾輝忽然想到一個辦法,如果自己給劍陣增加一些陰陽劍芒呢?能不能增強劍陣吸收元力的能力?
  此時他體內的元力恢復少許,想到就做,他手中草劍飛快刺出,一道陰劍芒和一道陽劍芒,幾乎同時飛入劍陣飛舞的草劍之中。
  艾輝感受到劍陣要穩定一些,頓時心中一喜,手中草劍連連刺出,連續不斷地模仿刺出陰陽劍芒。
  劍陣的氣勢開始不斷上漲,呼,劍陣猛地再次吞噬周圍的元力。
  大漢的眼珠子突然呆住,可怕的元力窒息再次降臨!
  其他人的臉色也不約而同大變。
  秦賢呆了一下,過了半刻才反應過來,幾乎不敢相信,他們已經在十丈開外,竟然再次出現元力窒息,那豈不是說元力窒息的范圍擴大……
  他大聲喊:“再往后退!”
  到底什么情況?
  五丈!
  大家足足又后退五丈,才感覺舒服了許多,但是此時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驚疑不定。
  站定的眾人低聲議論,滿臉不能置信。
  “剛才是怎么回事?元力窒息還能變強?”
  “今天真是見鬼了。”
  “楚朝陽到底是什么來路?怎么這么猛?”
  “好像比傳言的要強很多啊。”
  ……
  “老大!”瘦小男子的聲音中都帶著一絲顫音,看向老大的目光帶著一絲祈求。
  元力窒息是大師級的手段,那從十丈突然猛增到十五長的元力窒息,是什么手段?
  大漢心中也在打退堂鼓,但是他想到此次任務的重要性,神情變幻不定,良久才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字:“再等等!”
  就在此時,劍陣又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