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43 陰陽劍陣

劍陣中的艾輝,忽然發現,隨著他不斷加強劍陣,原本處于下風的陰陽紊流開始逐漸扳回劣勢,開始壓制金風。p此時的艾輝,又開始琢磨,那能不能加強金風?
  想到就做,他嘗試開始加強金風,可是如何才能加強金風呢?
  陰陽劍陣有著廣闊的延伸空間,但是具體涉及到的陰陽之變,是非常基礎的,只有這種基礎的陰陽之變,草劍才能承受。也正是因為涉及的陰陽之變非常基礎,當劍環金風的刺激之下,劍陣的演化,艾輝才能如此迅速地理解。
  劍環金風,或者說碎瓷劍芒,則要神秘和難以理解得多。但是也正是劍陣的轟擊之下,讓艾輝看到其中奧妙。
  但是剛才的成功給了艾輝勇氣,他在碎瓷劍芒完成的瞬間,手中的草劍一抖,一道劍芒,加入碎瓷劍芒,就猶如給碎瓷劍芒增加了一片“碎瓷片”。
  劍芒的威勢增強了一分。
  艾輝覺得有點意思,嘗試著在不同的位置,增加“碎瓷片”,碎瓷劍芒的威力有不同的增長。
  每試一種,艾輝都按記在心,他仿佛推開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窗戶。
  沉浸在其中的艾輝,忽然發現,劍陣開始落入下風。
  于是他又開始增加劍陣的威力。
  一會增加劍陣的威力,一會增加金風的威力,往復循環。
  劍陣外面的眾人完全傻眼了,元力窒息的范圍,有節奏地不斷擴大。
  十五丈之后,開始一丈一丈地延伸……
  這是什么情況?
  只要目睹這一幕的人,臉上都是驚疑不定,不明白劍陣里發生了什么。
  混在人群中的花魁,也是瞠目結舌。在他的下線中,楚朝陽的表現一直不錯,所以被他選為重點培養目標。但是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在他手下,楚朝陽絕對不是最強的存在。
  此刻楚朝陽表現出來的天賦和強勢,讓他的下巴快掉到地上。
  自從楚朝陽突破外元之境,就一飛沖天,一發不可收拾。實力進步之快,令人目瞪口呆。
  花魁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仔細回想,楚朝陽有這樣的表現也并不奇怪。
  一般而言,類似的情況往往出現在那些積淀深厚卻卡在某個關口的元修身上。因為長久而深厚的積累,他們一旦突破,進境往往是一日千里。
  楚朝陽在劍術上的積淀確實非常深厚,雖然遲遲沒有突破外元之境令人意外,但是絲毫不影響花魁對其評價。
  花魁不由有些興奮。
  他忽然發現,自己讓楚朝陽來劍修道場,真是個絕妙的主意。突破外元之境的楚朝陽,劍術一日千里,這樣的人,昆侖怎么會不感興趣?
  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想的完全一樣,不,楚朝陽比他預想的表現還要好。他本以為楚朝陽能夠打破一兩座劍陣的紀錄就不錯了,沒想到楚朝陽竟然連劍陣都摧毀,而且還不是一座……
  傳言中昆侖的盟主是一位劍修天才,這楚朝陽竟然絲毫不遜色。
  一切都非常好,除了那些不速之客。
  他瞇起眼睛,目光掃過人群,眼中殺機一閃而逝。他的目光何等老辣,一眼就能看出來,人群之中哪些人是危險份子。
  看上去不起眼的大漢,帶著的那批人,是臭名昭著的黃沙賊。這群人什么心狠手辣,大魏商會的滅門慘案,就是出自這群家伙之手。
  另一個角落,那個看上去像小商販一樣的家伙,名叫焦大風,也是一個狠人。而且焦氏三兄弟從來形影不離,另外兩個家伙肯定是藏在附近的人群。
  墻角那個很無害的女人,讓他想起一個危險的名字。
  ……
  當他逐一清數人群中有嫌疑的危險目標,他的臉色頓時有些凝重。他之前聽到一些風聲,但是沒有想到,形勢竟然嚴峻到如此地步。
  他知道這些人都是沖著蕭淑人而來,難道蕭淑人身上的上古遺寶,真的大有來頭?
  到時候要好好打聽一下。
  但是現在,怎么保護昆侖,才是他迫切需要考慮的。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對付其中任何一伙人,都沒什么問題。但是有好幾伙人,自己顧此失彼,無法顧得周全,問題有些棘手。
  如果任務失敗,想到可能遭遇的懲罰,他心中一哆嗦。
  組織對失敗者向來是沒有半點耐心和憐憫。
  真是讓人猝不及防啊!
  花魁的目光重新落在劍陣,心中一動,也許這家伙能夠給自己一些驚喜。他的經驗豐富,看得出來楚朝陽很有可能處在頓悟之中。
  像楚朝陽此類積累深厚之輩,頓悟突破,實力飛漲。
  這世上有滴水石穿的勤奮之輩,也有一夜頓悟的天之驕子。
  花魁飛快在心中權衡。
  實力大漲的楚朝陽在明,昆侖秦賢和練君瑜的實力不錯,自己在暗處,即使不能照顧周全,也未必沒有一搏之力……
  嗯?
  花魁猛地抬頭,看向劍陣。
  無數閃亮的光芒,在劍陣中游走不定。劍陣中銀色的金風,顏色是纖塵不染的雪亮銀白。面目全非的劍陣,散發可怖的威壓,每個人都覺得心頭仿佛壓了一塊石頭,沉甸甸有些喘不過氣來。
  天空不知何時,黑壓壓的烏云從四面八方匯集,閃電隱現。
  那是……
  花魁瞪大眼睛,滿臉駭然。
  轟!
  一道耀眼的風柱從劍陣中沖天而起,直入頭頂黑壓壓的烏云之中。
  洶涌的元力徹底超出了草劍的承受范圍,飛舞的草劍就像爆竹般,連續不斷地爆炸,炸成無數彩色的碎芒,像霧氣一樣流動。
  詭異的是,劍陣并沒有崩潰。
  流動的斑斕碎芒霧氣顏色一點點變淡,鮮艷的色彩逐漸褪去,化作一道道黑白的漩渦。
  黑白漩渦被奇異的力量吸引,紛紛沒入風柱之中。銀色的風柱開始變幻出一道道黑白的渦流,它們就像相互吸引,打著旋,彼此纏繞。
  乒!
  清脆的碎裂聲全場可聞。
  轟然呼嘯的風柱,就像易碎的瓷器,寸寸碎裂。不計其數沾染黑白的銀色風柱碎片,就像羽毛般在緩緩漂浮起來,仿佛緩緩拉起的幕布。
  一道身影緩緩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
  在場諸人,不約而同生出一股錯覺。就像被一道鋒利至極的劍劃過身體,明明身體哪個地方的血肉在被切割,卻因為劍鋒太鋒利而感受不到痛楚,只有微微涼意。
  秦賢駭然色變,心中如同掀起驚濤駭浪。
  劍意!這是劍意!
  傳說中古代的劍修,他們的氣息凝實到一定的程度,就恍如實質,令人肌膚生疼,有如刀割,這就是劍意。
  秦賢渾身每一塊血肉都興奮得戰栗,他沒有想到,有一天能夠親眼看到傳說中的劍意。
  鋒利如割、凜冽如實質的氣息,籠罩全場。
  而散發如此可怕劍意的家伙,卻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
  他腳尖踮起,繃直的身體微微反弓,他仰著臉看著上方天空,右手握著劍,自然垂在身側。
  沒有什么多余的光芒,這個畫面卻充斥著無法形容的張力,就像一雙無形之手,死死攥住每一個的喉嚨,讓人喘不過氣來。又像是有一種魔力,磁石般牢牢吸引著每一個人的目光。
  忽然,揚起的臉龐底下,漠然的目光,緩緩掃過全場。
  每一個與楚朝陽目光相交的人,心神劇顫。眼睛生出刺疼之感。
  楚朝陽的目光竟然鋒銳如斯!
  目光之中沒有任何情感,就像高高在上的神祇,俯視著蕓蕓眾生,沒有半點波瀾。
  人群之中,無數人臉色大變,心中有鬼的人感覺自己就像被剝光了一般,無所遁形。
  黃沙賊為首的大漢,心神為之所奪,后背瞬間濕透,血勇兇悍之氣盡消,顫聲道:“撤!馬上撤!”
  他現在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離這個怪物遠一點!離開這可怕的視線范圍!
  身邊無人回應,他強忍心中懼意,轉過才發現手下臉色慘白,渾身不受控制地戰栗,牙齒顫抖作響。
  大漢狠狠啪啪兩個耳光抽上去,瘦小漢子才如夢初醒。
  “撤!全都撤!”
  一行人幾乎是用盡吃奶的力氣,朝人群外擠去。
  像小商販一樣的焦大風,臉色慘白,跌跌撞撞往外沖,另外兩位焦氏兄弟,也是狼狽不堪地往外跑。
  角落里,人畜無害的女子,早已經蹤影全無。
  艾輝正處在一種奇異的狀態,他緩緩揚起手中的銀色闊劍,他的動作很慢,就像手中的劍重若萬鈞。
  每揚起一分,便有一片碎芒飛入銀劍,銀劍就亮了一分。
  只抬起一半,銀劍便不堪重負,轟然爆裂。
  艾輝身形一晃,那籠罩全場又恐怖至極的威勢,突然間消失無影無蹤。
  艾輝感覺全身的力氣被抽空,腳下一軟,跌坐在地。
  腦袋仿佛挨了一記重錘,嗡嗡作響,全身都不受控制,手指頭都動不了一下。
  漫天漂浮猶如羽毛的碎芒和黑壓壓的烏云,全都瞬間消失,萬里晴空,烈陽高照,仿佛剛才那恍如末日般的場面只是錯覺。
  當無比震撼的花魁恢復清醒,心中大為可惜,知道楚朝陽這次突破失敗。
  他的目光掃過全場,眼珠子差點掉一地,人呢?所有人的人呢?
  所有他標記過的危險份子,全都消失不見,一個都看不到了。
  足足五秒之后,花魁才回過神來,他猛地轉過臉,看向楚朝陽,目光變得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