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44 元力窒息

突然間,楚朝陽就這么火了。p不過銀城人見多識廣,這不過是給他們增加了一些茶余飯后的談資。絕大多數人不以為然,劍術在五行天的修煉體系中,連邊邊角角都算不上。什么劍陣之類,只是那些對所謂古代劍修榮光不死心的遺老遺少們,折騰出來的玩物而已。
  一個因為烏龍通緝令而出名的家伙,有什么值得吹捧?
  凌府,金雕書房。
  凌勝的臉色奇差無比,陰沉得仿佛能擠出水來,想想上次他還在說昆侖不足為懼,哪知道轉眼間現實就給了他一擊,他感覺就像被人扇了一記耳光,自己臉上火辣辣的。
  他咬牙切齒道:“那些蠢貨,竟然被一個楚朝陽嚇破了膽!”
  凌夫人沒有生氣,反而像是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目光閃動。她拿起早已經看過許多遍的報告,逐字逐句地看下去,忽然道:“莫非這楚朝陽,知道蕭淑人手上的上古遺寶是什么?”
  凌勝愣了一下,猛地抬頭,目光陰沉:“你的意思是?”
  “上次他搭乘大魏商會的火浮云,惹出一堆事情。”蕭淑人揚了揚手上的紙箋:“這次他又出現在昆侖,而蕭淑人又在昆侖,你不覺得這太巧了點嗎?”
  凌勝雖然喜怒無常,但是并不是傻子,相反,能夠執掌凌府,他無論是心性還是見識,都遠超普通人。
  他眼中的怒火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沉聲道:“確實夠巧。如果他知道蕭淑人手上的上古遺寶是何物,那可真是奇貨可居了。”
  他們一直在好奇,能夠讓岱綱感興趣的寶物,到底是什么?
  如果此物能讓宗師有機會成為大宗師,那能不能讓大師晉升宗師?
  凌府沒有宗師,但是大師還是有幾位的。大師和宗師一字之差,卻有著云壤之別。
  大師最多是一部部首,長老會長老。
  而宗師,才是一方天地真正的主宰。
  毫無疑問,翡翠森是岱綱的。如果宗師安木達說,五行天是他的,那五行天就是他的。
  這就是宗師。
  只要他們還活著一天,就無人可以違逆他們的意志,除非另外一位宗師。
  如果凌府有一位宗師……
  光是這個可能,就讓凌勝愿意為之付出任何代價。
  凌夫人道:“楚朝陽什么來歷?”
  凌勝回過神來,搖頭道:“還沒查到。他以前名聲太小,而且居無定所,行為神秘,估計很難查到什么有用的東西。他的這個身份,是真的還是假的,都很難判斷。你準備從哪個方面入手?”
  “我們能想到的,其他家也一定能想到。所以你說的沒錯,楚朝陽現在是奇貨可居。”凌夫人道:“估計現在不知道多少份邀請,會送到楚朝陽手上。不管楚朝陽最后選擇什么,蕭淑人手上的上古遺寶,才是真正的關鍵。我們還是要想辦法,把蕭淑人弄到手。寶箱只有一個,鑰匙卻未必只有一把。”
  凌勝皺起眉頭:“昆侖現在肯定很多雙眼睛盯著。”
  “別著急。”凌夫人意味深長笑道:“我有種預感,楚朝陽一定還會給我們驚喜。”
  昆侖劍盟。
  楚朝陽正享受著無上的待遇。如今的銀輪劍客,早已經是昆侖正院的夫子,獨享一個單獨的院落。每天前來向他請教,或者找他指點一二的夫子絡繹不絕,以至于很多時候都需要排隊。
  連續摧毀五座劍陣,楚朝陽在昆侖劍盟的聲望如日中天。
  當一位臉上帶著面紗的女子,出現在他的小院門口,人群閃出一條道路,紛紛行禮。
  “盟主!”
  “盟主,你終于回來了。”
  ……
  面紗女子微微向其他人頷首致意。
  艾輝有些好奇,昆侖劍盟的盟主,被稱為昆侖真人。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名,但是看這一身裝扮,還真有點仙氣的感覺。
  昆侖真人臉上的面紗凡品,明明很薄,但是卻讓人看不到半點臉上的真容。蒼青色和白色的道衣,看上去猶如松鶴道袍,偏偏把她婀娜的身形映襯出來。
  “見過楚先生,路上便聽聞楚先生的壯舉,心生向往,恨不得當時便在場,能目睹當時壯觀的場面。”
  昆侖真人的聲音透著清冷,有一股凜然的氣勢。
  艾輝起身行禮:“見過真人。真人謬贊了,比起真人造詣,楚某還差得遠。聽聞真人欲創第一部劍術絕學,楚某自小對劍術沉迷,豈能錯過此等盛舉,還請真人不要怪在下不請自來。”
  “先生太自謙了。”昆侖真人清聲道:“便是在下,也無法做到先生的地步。”
  她取出一個木盒,大大方方遞給艾輝,道:“里面是我等初稿,尚有太多需要斟酌之處,楚先生請不吝指教。”
  艾輝不由動容,對方光明磊落,大大方方拿出編纂的傳承給自己,沒有半點藏著掖著,光是這份心胸和氣魄,就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昆侖劍盟能有今天的氣象,不是沒有道理啊。
  艾輝肅然接過木盒,認真道:“多謝真人,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昆侖真人微微欠身,聲音清冷:“那就不打擾楚先生休息了。”
  昆侖真人離開,其他夫子見狀,也沒有再打擾,紛紛向艾輝告辭離開。
  轉眼間,艾輝的小院重新恢復安靜。
  艾輝還沒有打開木盒,一個聲音在他身后響起:“你的表現真是讓我大吃一驚。”
  艾輝身形一僵,渾身汗毛直豎,但是他很快放松下來:“嚇我一跳。”
  他轉過身來,花魁正笑呵呵地看著他。
  艾輝心中凜然,他一直沒有摸清過花魁的實力。現在看來,花魁的實力比自己猜想的更高。
  這是警告?
  他神情如常:“怎么樣?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加入總部的事情怎么說?”
  “恭喜,通過了。”花魁咧嘴一笑:“你的表現無可挑剔。這是你的。”
  艾輝接住花魁丟給他的小木盒,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個很小的玻璃瓶,玻璃瓶內有一半的土壤,里面生長著一根青草,一根非常普通的青草。
  “這是什么?”
  “牧草。”花魁似乎早就預料到艾輝的驚訝,哈哈大笑:“是我們的信物,也是聯絡之物。”
  牧草?信物?艾輝一臉古怪,無論他翻來覆去看,這都是一根最普通的青草。
  花魁被艾輝的動作逗樂了,再次大笑:“哈哈,當然,你這樣是沒辦法用的。需要用到我們牧首會獨有的混沌元力。”
  “混沌元力?”艾輝被花魁一連串的新詞給弄暈了頭。
  “一種和其他任何元力都不一樣的元力,是我們牧首會獨創。”花魁神情傲然:“只有加入總部的牧徒,才能夠被傳授。這里面就是如何修煉混沌元力的方法,等你學會了,就可以使用牧草。以后我們可以直接通過牧草聯絡,你也可以通過牧草,閱讀組織數百年來積累的典籍。到那時你就會知道組織有多么強大,所謂的世家,在我們面前不值一提。”
  花魁說完,扔給艾輝一把形狀非常怪異的劍:“你這次做得非常好,這把【銀折梅】是給你的獎勵。”
  艾輝接過【銀折梅】,劍一入手,頓時精神一振,一把好劍!
  【銀折梅】通體銀白,它的形狀就像從樹上折下的一段梅枝,劍身曲折蒼勁,劍體表面坑坑洼洼,猶如老樹樹皮,劍尖竟然是三朵栩栩如生的銀色梅花,花蕊顫動,美輪美奐。
  看到艾輝愛不釋手,花魁也很滿意:“銀折梅是組織內的大師所鑄,從銀霧海深處撈取的一段海寶直接打造而成。從打造成功的第一天,便入組織的天兵庫,從來沒有出現在外面,你不用擔心其來歷的問題。”
  “這是一件天兵?”艾輝驚喜莫名。
  “沒錯。”花魁點頭:“你有的是時間去慢慢體會其中之妙,只要有功勞,組織是不會虧待你的。你接下來的任務,是繼續留在昆侖,獲取昆侖真人的信任,保護昆侖真人的安全。”
  花魁的神情肅然:“據說岱綱對蕭淑人身上的東西感興趣,所以各路牛鬼蛇神,全都冒出來。你要打起精神,這兩天昆侖很有可能遭受襲擊。不過你也不用擔心,組織早有準備。哼,要不然這些世家,總以為他們能夠一手遮天。”
  “蕭淑人?大魏商會?上古遺寶?”艾輝的表情變得古怪。
  他想起上次那絕對不愉快的烏龍被通緝經歷。
  花魁一看艾輝的神情,不由哈哈大笑:“你不知道吧,現在你在這些世家眼中,可是奇貨可居。”
  艾輝一頭霧水:“為什么?”
  花魁樂不可支:“你上次大魏商會的事也趕上,這次又跑來有蕭淑人的昆侖劍盟,巧不巧?要是你不知道一點上古遺寶的內幕,都說不過去啊哈哈!”
  花魁完全是幸災樂禍。
  上次楚朝陽之所以會遭遇大魏商會,就是來和他會面。而這次會來昆侖劍盟,更是他直接下達的任務,哪有什么內幕。
  看到楚朝陽一臉傻眼的表情,花魁笑得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