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45 人呢

一入侯門深似海,那些傳承千年的世家,在人們眼中充滿神秘。p在銀霧海,最負盛名的家族莫過于凌府和宮府,他們是最強大的巨獸,盤踞在食物鏈最頂端。次一等的是,則有曾、傅、金、鐘四姓,四家的歷史雖然沒有凌、宮兩家顯赫悠久,但是在銀霧海,依然有著相當的影響力。
  鐘府近十年來一直在走下坡路,淪落到只有一位兵人部副部撐門面。很多人都覺得鐘府凋零若此,再過個十年,只怕會從四姓中除名。
  然而世事難料,神之血突然動,天鋒和兵人兩部都遭受重創。尤其兵人部部陣亡,另一位副部也在前不久傷重不治而身故,鐘府的鐘侯軍,成為唯一僅存的兵人部高層。他當時也受了不輕的傷,好在不致命,如今已經痊愈。
  重建兵人部,鐘侯軍也立即成為新兵人部部的熱門人選,其他人無論是資歷還是實力,都無法和他相提并論。
  鐘府的行情立即看漲,世人都在感慨鐘府的好運氣。
  但是,這只是看漲,再熱門的人選,和真正的一部部,依然是兩碼事。而且最近長老會的拓城令,在很多人看來,接下來長老會的重點會放在拓荒上,而不是重建十三部。
  如今的五行天,有能力重建十三部嗎?沒有人知道。
  鐘府守備森嚴,庭院深處,一座暗室之內。
  “現在是什么情況?”
  一位相貌普通的女子沉聲問。
  如果艾輝和端木黃昏在此處,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聲音他們非常熟悉,這是佘妤的聲音。
  佘妤今天剛剛抵達銀城。
  沒有人知道,早在血災動之前,鐘府已經被神之血滲透,而一舉拿下。兵人部之所以遭受如此慘重的損失,正是鐘侯軍里應外合。而當時鐘侯軍身上的傷勢,也是掩人耳目,洗去懷疑。
  而在翡翠森自立一方之后,鐘府接到神之血的指示,主動向翡翠森靠攏。
  當岱綱對上古遺寶的指示傳達過來,這個消息立即引起了神之血高層的注意。佘妤因為上次在翡翠森的出色表現,再次被委以重任。她臉上戴著特制的假面,獸蠱宮出品,沒有元力波動,根本無法現。
  鐘侯軍大約四十左右,臉型方正,儀表堂堂,不怒自威,他沉聲道:“上古遺寶到底是什么東西,我們現在還不確定。接到岱綱指示的家族,不止我們一家。上次有好幾伙人出現在昆侖劍盟,如果不是楚朝陽頓悟,他們很有可能得手。”
  “楚朝陽?”佘妤沿途都在閱讀相關情報,對這個名字頗為熟悉:“可是上次出現在大魏商隊的那個楚朝陽?”
  “正是。”鐘侯軍點頭:“此人來歷神秘,擅長劍術,這次突然出現在昆侖劍盟,不知是巧合還是另有目的。”
  “是不是巧合很快就會知道。”佘妤感興趣的是另外一件事:“楚朝陽和誰交戰?”
  鐘侯軍搖頭:“沒有交戰。楚朝陽連續摧毀昆侖劍盟五座劍陣,而且第五座劍陣,他展現出來的實力,把各路人馬都驚走,我們的人當時也在場,親眼目睹。”
  佘妤更為好奇:“哦,能光靠表現就把其他人驚走,不一般啊。有沒有影像?”
  “沒有,當時他們被震撼住,沒有人想到錄下影像。”
  佘妤點點頭:“那想必是極為壯觀。現在的情況呢?”
  “根據我們暗中打聽的消息,這兩天晚上會有不少人動手。”鐘侯軍接著問:“我們需要動手嗎?”
  佘妤微微一笑:“不要著急。我們先去看看好戲。”
  明明眼前的女子相貌平平,但是不知為何,這一笑讓他生出百媚叢生之感。
  他不知面前之人是誰,但是神之血的人總是神秘而冷酷。
  昆侖劍盟,獨門小院落。
  從【銀折梅】的驚喜中回過神來,艾輝想到花魁說的“通過牧草閱讀會內的典籍”,他頓時有些不好的預感。
  這和老頭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這部筆記應該是存放在總部典籍院的七樓,作者姓蕭。”
  典籍院在哪?七樓在哪?
  雙方所說完全對不上,但是一想到老頭好像被人鎖起來很多年,那總部幾十年來有任何變化,也不是太讓人奇怪。
  艾輝現在只希望上天保佑自己能夠找到那位蕭前輩的筆記。
  但是在那之前,他需要先研究【混沌元力】,牧草需要混沌元力才能開啟。
  大概因為老頭的緣故,艾輝一直覺得牧會的實力不是很強。結構松散、也沒有什么太拿得出手的東西,除了對神之血比較熟悉。
  但是直到這次,【銀折梅】讓他現牧會好像比自己想象的要財大氣粗得多。而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混沌元力】更是讓艾輝大吃一驚。
  混沌元力不是某種元力,而是金木水火土五種元力混合而成的元力。
  這完全顛覆了艾輝的認知。
  怎么可能?
  誰能夠同時修煉五種元力?不要說五種元力,就連同時修煉兩種元力的都沒有聽說過。當今五府八宮的體系非常成熟,周天運轉會有所不同,但是任何一種傳承,都不會需要修煉兩種和兩種以上的元力。
  艾輝看得心驚膽戰,就像在翻閱專門走旁門左道的魔道典籍。
  【混沌元力】認為每一個人都是五行皆備,從來沒有人是純元之體,同時修煉五行才是生命本源之道。
  好像有點道理啊。
  混沌元力修煉的方法更是奇詭,它和五府八宮體系有著某些共通之處,不,確切地說,兩者唯一的共通之處,就是都有五府。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共通之處。
  混沌元力需要同時修煉五府,心肝脾肺腎,五府同修。更詭異的是混沌元力修府不修宮,完全沒有八宮的概念。
  這世上竟然有如此奇特的元力修煉法門,簡直聞所未聞,艾輝覺得自己大開眼界。
  五府成輪,恰好構成五行之輪,元力相生相克,神妙自現。
  混沌元力不斷深厚,便會形成一輪輪的輪脈,就像大樹的年輪一般。五行輪脈能夠無時無刻地洗滌、淬煉修煉者,逐漸把修煉者身體的每一處器官、每一塊血肉,都納入五行輪脈之內,生生不息。
  當全身都化作一個完整的五行輪脈,便是大成之境,稱為【混沌法身】。
  混沌法身體內五行輪脈流轉不息,任何元力進入其體內,都會被融入五行流轉的輪脈之中,克制天下元修。
  艾輝看得目瞪口呆,滿臉震撼。
  這完全是另外一種思路啊,起碼從思路上,艾輝沒有找到什么明顯的破綻。
  牧會的五行輪脈,徹底顛覆了五行天五府八宮的體系。
  更讓人叫絕的是,修煉混沌元力,和修煉五府八宮竟然絲毫并不沖突。艾輝看到此處,才明白為何如此厲害的修煉法門,竟然沒有半點聽聞。只要不使用混沌元力,沒人能現。
  老頭不仗義啊,有這么好的修煉法門,竟然一聲不吭。
  艾輝決定回去之后好好敲詐老頭,一定要從老頭手上撈點干貨。
  花魁給他的【混沌元力】只是很基礎的內容,沒有什么很厲害的東西。想來只有在會內不斷立功,才能得到更高階的修煉法門。
  牧會的實力大大出乎艾輝的意料。
  世家為何強大,就是因為他們掌握著絕學,他們不斷修改和深化他們的絕學,使之更容易修煉,威力更大。
  這個世道,誰的拳頭大,誰就能活得好。擁有絕學的世家,更容易培養出拳頭大的元修。
  而創出另一個修煉體系的牧會,實力只會更加可怕。而混沌元力絕佳的偽裝性,更是讓艾輝嗅到了濃濃的陰謀的味道。
  雖然花魁給他的《混沌元力》只有薄薄的幾張紙,只是基礎的基礎。
  混沌元力的修煉,比艾輝預想的更容易,更順利。
  兩個時辰后,艾輝睜開眼睛,他就能夠感受到長久以來被壓制的心肝脾腎四府變得比以前更強壯,一縷淡淡的元力在五府之間緩緩流淌。
  混沌元力的氣息非常獨特,洋溢著濃烈的生機!
  那是生命的氣息,和艾輝以前修煉的元力截然不同,他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實實在在的生命的氣息。連同他的身體,都變得活躍許多。
  剛剛修煉出來的混沌元力雖然非常微弱,但是開啟牧草,卻是足夠了。
  唯一一縷混沌元力注入牧草。
  牧草陡然亮起淡淡的微光,每一片葉子都有一層像絨毛一樣的光圈,艾輝的心神被吸引,不知從何而來的霧氣,吞噬周圍的墻壁家具,一座空曠肅穆的大堂迅在霧氣中形成。
  大堂四周霧氣朦朧,似真似緩,非常模糊。
  大堂正中央站在一個人,看到艾輝,微笑道:“你好,劍客。”
  艾輝一眼就認出來,眼前站的是一具沙偶,而不是活人。
  劍客是艾輝在牧會內的名字,除了花魁知道他的身份,牧會其他人只會知道“劍客”。
  眼前一幕是如此虛幻,卻又如此真實。
  艾輝一時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