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46 牧草銀折梅

牧首會在艾輝心目中的地位立即變得高大而神秘,這樣的手段,絕對不是普通的組織能夠擁有。加上能夠開辟全新修煉體系的【混沌元力】,牧首會實力和積淀雄厚得令人吃驚。
  金錢可以一夜暴富,但是【混沌元力】和牧草這類東西,都需要長時間的投入,需要無數天才為之付出心血,它們所消耗的人力物力,絕對是個天文數字。
  而自己不過才看到牧會的冰山一角,都已經如此震撼。
  心中還在猜測牧草可能是根據消息樹展而來,但是無疑要進步得多,艾輝臉上已經恢復平靜:“你好,我該怎么稱呼你?”
  因為樓蘭的緣故,艾輝很清楚該怎么和沙偶交流。其實很簡單,就是有什么說什么,有問題就直接問,不要用修飾,或者委婉的說法,越是直接越好。
  “你可以稱呼我為掌柜。”
  “好的,掌柜。”艾輝從善如流:“能向我介紹一下這里嗎?我第一次來。”
  “好的,劍客。”掌柜點頭,他的右手一揮,身后幽深的大廳和一根根堂柱都化作黑煙,消失不見,黑煙幻化成一面墻壁,墻壁上掛著一塊塊木板,木板上寫滿密密麻麻的小字,散著不同的光芒。
  掌柜接著介紹道:“這里是草堂,今后所有的任務,都將從這里布。加入總部之后,意味著你將沒有上線,而是直接接受總部的管理。任務的難度,將和你的級別有直接關系。因為你的情況特殊,你現在已經擁有一個任務,保護昆侖。完成任務之后的獎勵,也將從這里領取。”
  艾輝聞言,大為震驚:“難道這里是真實的?”
  “如果你覺得這里是真實的,它就是真實的。”掌柜說了一句頗為有些禪味的話,他接著道:“我們會給你一把鑰匙,是一個經過特殊處理的土元環,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施展土元環,取出獎勵。”
  艾輝心中一動:“沙羅盤?”
  掌柜點頭:“比沙羅盤更復雜,確切地說,是海膽沙羅盤,一種全新的秘法沙羅盤,每一根海膽刺,就是一個單獨的土元通道。到目前為止,只有我們和長老會掌握了這種秘法。”
  “長老會也有?”艾輝睜大眼睛,他覺得這次加入牧會總部,自己的許多觀念都徹底被顛覆。在他心目中,長老會腐朽老邁,尸位素餐,沒想到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東西。
  “是的。”掌柜沒有多說長老會,轉而道:“以后你的戰利品寄賣,或者購買兵器、傳承,都可以在草堂完成。”
  掌柜一揮手,身后的墻壁化作黑煙,隨后一件件散耀眼光芒的寶物,緩緩從黑煙中浮起,看上去十分壯觀,艾輝的口水差點留下來。
  “還有絕學。”掌柜又是手一揮,身后漂浮著一個個光球,里面隱隱可見虛影閃動,他接著道:“同一部絕學,草堂的價格,要比長老會大約便宜百分之二十五,而且品質要出色一個級別。我們這里也收購天勛,給出的價格比市面上公道很多。”
  艾輝聽得目瞪口呆,這里竟然能夠買到長老會的絕學,還更加便宜,還收購天勛,他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
  “當然,你也可以購買混沌元力修煉法門,除此之外,天兵庫的兵器,亦可以購買。我們還有專門的典籍院,里面有本會前輩的心得、札記、游記等等,絕大部分是免費,小部分需要收費。”
  艾輝聽到“典籍院”三個字,連忙道:“我能看看嗎?”
  “當然。”掌柜手一揮,身后黑煙化作一座巍峨古樸的竹樓,上面寫著三個字蒼勁有力的大字“典籍院”。
  艾輝松一口氣,還好還好,這還是有一層層樓,他的目光落在七樓。
  “我能進去嗎?”艾輝指著典籍院。
  “沒問題。”掌柜點頭:“但是需要提醒你的是,你的混沌元力,只能讓你在草堂待上一刻鐘。如果你想堅持更長時間,請努力修煉混沌元力。”
  “謝謝你的提醒。”艾輝致意,便朝典籍院走去。
  走在竹樓大門前,艾輝忽然停了下來,他的目光落在木匾上“典籍院”三個字上面。
  這字……有點眼熟啊……
  等等,之前上次也是覺得什么字有些眼熟來著?他很快想起來,是昆侖劍盟大門口掛著的木匾上“昆侖”。
  他仔細端詳“典籍院”三個字,和腦海中“昆侖”兩個字對照,果然十分神似。
  古樸蒼勁,不斂鋒芒,有如刀刻斧劈,一股殺意迎面撲來。
  “典籍院”和“昆侖”應該是出自一人之手,可是為什么自己會感覺到熟悉呢?一定是自己以前在什么地方看過,艾輝對自己的直覺非常信任。他絞盡腦汁,終于想到這兩快木匾為什么自己會感到熟悉。
  兵鋒道場。
  松間城兵鋒道場門口,同樣掛著一塊木匾,當時布滿灰塵和蜘蛛網,他擦洗干凈之后掛在大堂上。木匾上“兵鋒道場”上四個字,和“典籍院”“昆侖”給他的感覺非常神似,所有他才會感覺在哪里見過。
  莫非這三塊木匾出自同一人之手?
  若是如此,那真是有點意思了。
  兵鋒道場的主人,名叫橫兵鋒,消失多年。道場的初代消息樹,能夠和老頭連上,橫兵鋒和老頭一樣出自牧會的可能性很大。
  可若是昆侖的木匾,也是出自橫兵鋒之手,那足以說明兩點。
  第一,橫兵鋒沒有死。
  第二,橫兵鋒還在牧會,或者兩者的聯系沒有中斷。昆侖和牧會之間有著很深的瓜葛,這也是為何花魁讓他保護昆侖。
  艾輝打算回去之后,好好問問老頭關于橫兵鋒的事情。
  好多奇怪的念頭浮現在艾輝的腦海。
  橫兵鋒多年前離開松間城,蹤影全無,卻沒有回去。可是那么重要的消息樹,卻留在道場,沒有帶走,后來也不回去拿,讓人有些奇怪。
  艾輝還想到了邵師,邵師在他心目中非常神秘,了解越多就越感受到邵師的厲害。艾輝見過所有的沙偶,包括草堂的掌柜,都沒有樓蘭強悍。還有那顆到現在樓蘭還無法揮出全部威力的沙核【子夜】。
  邵師住在兵鋒道場隔壁,是巧合?還是兩人有什么聯系?
  艾輝不由搖頭,好像知道的越多,心中的疑惑就越多。
  “很抱歉,你的混沌元力已經接近枯竭,你將離開草堂。再見,劍客。”
  掌柜的聲音在艾輝耳邊響起,艾輝回過神來,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眼前一花,所有的幻象都消失不見。
  面前牧草的光芒消失,他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
  看來,混沌元力才是在牧會的立足之本。
  今天的信息量實在有點太大,無論是牧會的深不可測,還是橫兵鋒的猜測,都讓艾輝受到巨大的沖擊。
  過了足足十多分鐘,他才徹底平靜下來,對于自控能力強大的艾輝來說,這樣的情況是非常少見的。
  把雜念拋之腦后,昆侖也好,牧會也好,其實和他沒有多大的關系。牧會只是他搜集消息的一個渠道,現在多了草堂,也更好用了。
  早點找到那本札記,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
  橫兵鋒的事情,估計老頭會比較感興趣。
  心思安靜下來,艾輝翻開昆侖真人給他的傳承雛形,很快他就看得入迷。
  昆侖真人的劍術造詣非常深厚,和艾輝的東拼西湊不一樣,她似乎系統學習過。艾輝能看到一些他自己摸索出來的技巧,比如斜切和點星刺。其中還有一招和【弦月】有點類似,但是威力要小許多。
  上面還有許多她對劍術的理解,比如有專門講解陰陽之變的,讓艾輝大開眼界。
  艾輝看得入迷,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系統講解劍術的典籍。
  雖然有很多地方,還能看得出來很粗糙,但是已經能夠有大致的雛形,在劍術式微的今天,實在是難能可貴。
  艾輝如饑似渴地閱讀,如癡如醉。
  有些內容能和自己所得印證,有些內容卻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讓他陷入長時間的揣摩之中。看到精妙處,艾輝會情不自禁擊節贊嘆。有些地方想不通,他陷入苦惱,皺著眉頭嘴里念念有詞。
  為了能夠專心揣摩,他閉門謝客。
  整個劍盟的夫子都知道楚朝陽在翻閱還沒有成型的新編傳承,大家都充滿期待,楚朝陽能夠給這份還未完成的傳承帶來什么變化。
  無數雙眼睛,都盯著緊閉的小院大門。
  銀霧海,藏鋒塔。
  光球之中,霸老的聲音傳出來:“這份提議,你們有什么看法?”
  銅鬼微躬身道:“是個機會,可以暗中派一些人。”
  “那就派一些沒有身份的人。”
  銅鬼道:“是,只怕擋不住,事情會鬧大。”
  “擋得住還是擋不住,是他們的事,和你們沒關系。你們的任務,是保證銀城安全。”
  “大長老那邊……”
  “放心,大長老是五行天的大長老。”
  “屬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