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5 收獲和爆發(二合一)

艾輝揮舞著胳膊,他覺得自己強壯得可以打死一頭牛,樓蘭的手藝果然值得信任。“樓蘭,我要去修煉了。”
  艾輝背上早就準備好的干糧和水,對樓蘭揮揮手。
  樓蘭啪地炸成一蓬黃沙,幻化成一個緊握的黃沙大拳頭:“艾輝加油。”
  艾輝哈地笑出聲,緊了緊肩上的背包,走出兵鋒道場的大門。
  走在街道上,艾輝明顯感覺人流要比平時多許多。沒過一會他就明白,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其他城市的學員,都是沖著盲戰來。聽著他們熱烈討論譬如又見到哪一位高手,什么神秘土修,什么祖琰。
  艾輝聽得一頭霧水,一個都沒聽說過,他早就忘了自己曾經冒充土修的事情。
  但是很快,他聽到一件能聽明白的事情。
  “聽說了嗎?谷天寧挑戰端木黃昏,可惜端木黃昏因為感染風寒,無法出戰。”
  “啊,那就太可惜了!谷天寧的實力我見過,強!感應場排名四十九啊,那可是排名前五十的高手
  !而且是個戰斗狂人,端木黃昏是松間城第一天才,端木家的最杰出的子弟,絕對是一場龍爭虎斗啊!”
  “所以說啊,不趕巧。開始的時候谷天寧還以為端木黃昏是找借口,后來才知道,他確實感染風寒,好幾天沒上課。”
  “真是可惜……”
  艾輝在一旁聽得心中冷笑,心中大為鄙視端木黃昏。什么感染風寒?騙鬼嗎?要不是是自己親手治好的,肯定要被這鬼話給蒙過去。
  長得倒是人模狗樣,但是看來人品實在不行。
  一邊走一邊在心里唾棄了幾句傍晚同學,沒走出十米,艾輝已經把這件事給拋到九霄云外。艾輝對于和自己沒有什么關系的事情從來不關心,端木黃昏雖然是自己的同學,但是在艾輝眼中和路人也沒什么區別。
  艾輝對這個世界充滿戒備、疏離而淡漠,他不關心這個世界怎么樣,是毀滅還是繁榮,他只在意他那個小小的世界。
  朋友這個詞,對艾輝來說,有著完全不同的意義。
  胖子市儈摳門貪財膽小怕死,其實心軟善良濫好人,在蠻荒的時候,犧牲的苦力基本都是胖子動手埋的。只有胖子才會做這樣的事,艾輝不會,他覺得這沒有意義。
  他只在意胖子,他們是生死之交。
  胖子救過他命,不止一次。
  最慘的一次,隊伍遇到一群荒獸襲擊。隊伍的元修死了一半,苦力更是幾乎死傷殆盡,艾輝重傷昏迷,胖子哆嗦著把他從死人堆里扒出來。元修大人們已經慌了,他們只想快點回去,沒人管他們,胖子背了他跟著隊伍跑了五天。五天瘦了二十斤,那是胖子唯一瘦過的一次。當他昏迷后第一次睜開眼睛,胖子抱著他嚎啕大哭的場景,他永遠無法忘記。
  現在多了個樓蘭,大概因為樓蘭是沙偶的緣故,艾輝反而戒備心要少了許多。
  他覺得這樣挺好,這樣他就能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修煉上。他的世界就這么小,他的世界只需要這么大。
  出了松間城,艾輝的步履飛快,沒有人注意到這個背著破舊布包的少年。雖然剛剛賺了三十五萬的巨款,但是艾輝沒舍得用,舊布包還是舊布包,干糧還是又硬又干的烙餅。
  用錢的時候還多著呢,這次盲戰也讓艾輝明白,他想通過盲戰賺錢的想法是多么天真。哪怕他和樓蘭聯手,上次的勝利都是僥幸中的僥幸。這樣的僥幸不可能再次都發生,現在松間城的盲戰遠近聞名,涌入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勝利的可能性已經越來越小。
  之前的時候,他可以仗著對夜戰的熟悉占據優勢,但是在各種奇妙的功法和絕對的元力面前,自己的這點經驗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無論什么時候,經驗永遠都代替不了實力,否則他也不用來感應場學習。
  走到快到懸金塔的時候,遇到兩位本城的警衛,提醒他懸金塔有野獸出沒,注意安全。艾輝有些驚訝,才幾天沒來,就有野獸出沒。他還是向對方的好意表示了感謝。
  看來自己得小心了,艾輝打起精神,他是混過蠻荒的人,自然不會有半點大意。
  抵達懸金塔,艾輝小心地察看了一番周圍的環境,和自己離開的時候沒什么變化啊。沒有見到有野獸的痕跡啊,艾輝有點疑惑。
  雖然不知道那些警衛是如何判斷的,但是艾輝更信任自己的判斷,他在這方面的經驗豐富。
  把自己藏好的裸背鐵甲找出來,看到自己的裸背鐵甲安然無恙,艾輝放下心來。這套裸背鐵甲花了不少錢,算得上他的重要財產。
  穿戴上鐵甲,套上鐵索,艾輝開始他獨具特色的修煉。
  當艾輝再次縱身躍入懸金塔,他便感受到和之前不一樣的地方。金風依然滲透入骨,但時金元銀毫帶來的痛楚比之前要小許多。
  這引起艾輝的注意,他仔細感受和觀察之后,才發現自己的肌肉有著細微的變化。他的肌肉變得更加堅韌,質地變得更加細密。原本他的肌肉就像稻草,金元銀毫就像鋼針,滲入他的體內刺痛無比。如今他的肌肉變得更加堅韌,就像稻草變成竹絲,疼痛自然降低了許多。
  金元銀毫內所蘊含的金元力,要比一般的金元力要凝練許多,對肌肉的提升效果要比一般的金元力更加明顯。
  這讓艾輝感到振奮,他知道自己找對了路。
  親和力不夠,但是他的承受力比較強,雖然吸收的效率不高,但是可以吸收更高階的元力。更高階的元力,對身體的淬煉效果更加出色。
  沒有什么比找到屬于自己的路更讓人興奮。
  艾輝這次堅持的時間要比以前更長。
  日子立即變得充實起來,枯燥的修煉,艾輝卻是甘之若飴。
  不管是元力的吸收,還是【魚拱背】,他都充滿激情。【魚拱背】以前只是艾輝用來震散體內的金元銀毫,但是上次盲戰卻讓他意識到,這一招如果練好了,威力很強。
  身負絕學、開啟兩宮的高手,都被自己的【魚拱背】撞暈了。
  絕對是自己最強的一招!
  艾輝帶了整整一個月的干糧,還在三里外找到一處水源。他開始沒日沒夜,在偏僻無人的懸金塔,勤練不輟。
  對他來說,這不是苦練。沒有人知道,他在蠻荒的時候,多么渴望能夠什么事情都不管,一心修煉。
  太幸福了!
  每一天能夠揮灑汗水的感覺,真的太幸福了!
  每一天感受著自己的進步,很小很小的進步,但是很踏實,很有成就感。
  是的,他的世界就是這么小,沒想過拯救世界,沒想過做大英雄,每天這么踏踏實實的修煉,不用擔心野獸襲擊,不用擔心明天去干嘛,這樣的生活,還不幸福嗎?
  他想不出更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樣,他恨不得現在這樣的生活能夠一直過下去。
  一個月的時間,對于沉浸在修煉中的艾輝來說,就像一眨眼。直到他再次摸向舊布包,摸了個空,他才意識到,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一個月的時間,艾輝沒有浪費一秒。
  他脫掉裸背鐵甲,滿臉驚訝。他的進步之大,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在陽光下,自己的皮膚隱約泛著一層淡淡的金屬光澤。這樣的現象,他也曾在有的元修大人身上見過,但那是以為真正的元修大人。
  他的皮膚變得更加堅硬,他嘗試用一塊尖銳的石片劃了一下,只留下一道淺痕。他的力量有明顯的增長,金元力淬煉過的肌肉,能夠爆發更強大的力量。
  他以前的力量就不小,現在的力量,變得更加驚人。在不動用元力的情況下,他的力量,增強了大約五成。
  體內的元力增長就更加明顯,以前的元力都是細小如發絲,現在艾輝體內的元力,已經壯大有如牙簽。
  元力的增長,帶來艾輝戰斗力的全方位增長。
  他的【魚拱背】威力比以前要大得多,從懸金塔凹下去的那一大塊就可見一斑。上次懸金塔的塔墻雖然凹下去,但是肉眼要湊到近處才能看得見。而現在,凹下去的地方非常明顯,輕松就能發現。
  按照這樣的速度,再過兩個月,艾輝覺得自己就可以嘗試沖府門。
  現在艾輝對沖府門反而沒有那么迫切,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淬煉身體還沒達到瓶頸,他并不著急。蠻荒的經歷告訴他,一副強壯的身體,無論在什么時候,都非常必要。
  他見過一些元修大人,雖然元力深厚,但是由于身體孱弱,犧牲在蠻荒。
  既然現在有這樣的條件,為什么不把自己的身體打磨得更加強壯?知道自己的道路沒有錯,艾輝急切的心就安定下來。他看過那么多的劍典,但是那些大派的劍典無不強調基礎的重要,那些傳承萬年的劍派個個如此,應該很有道理。
  忽然想到樓蘭的補元湯,艾輝頓時口水泛濫,像一陣風朝松間城沖去。
  他不知道一個月的時間,外面發生的天翻地覆。
  落敗的祖琰,閉關苦修,他向那位神秘的土修立下戰書,約定半年后一決高下。戰書貼滿了感應場的每一座城市的分院。
  師雪漫也在苦修,她覺得自己的實力還不夠擊敗自己的敵人,為了磨礪自己的戰力,她在籌備著更加艱苦的閉關。
  松間城成為整個感應場最炙手可熱的城市,盲戰之風吹遍感應場,這種全新的賽制吸引了整個感應場的興趣。就連夫子們都經常會在上課的時候,講解盲戰的技巧,一些嗅覺靈敏思路開明的學校,甚至在準備開盲戰的課程。
  但是這一個月的時間,整個松間城,風頭最勁的只屬于一個人,那就是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被稱為松間城第一天才,這屆新生之中最被看好的天才之一,也是松間城學生中唯一比較有名氣的學員。
  隨著松間城的盲戰吸引了大量的外地高手,松間城高手云集,自然就有人想到挑戰端木黃昏。
  尤其端木黃昏拒絕谷天寧的挑戰,固然有感染風寒的借口,但是很多人還是對端木黃昏嗤之以鼻,看不太起。甚至有許多關于端木黃昏外強中干的流言,導致許多想揚名的學員紛紛挑戰端木黃昏。
  于是,端木黃昏爆發了!
  在一周的時間內,連續擊敗九位四年以上的老生,頓時流言戛然而止。
  然而這僅僅只是個開始,憋了滿肚子火的端木黃昏不滿足這樣的戰果,到第二周的時候,主動前往各家道場,挑戰各大高手。
  一周十五連勝!
  其中甚至有一位開啟六宮的高手,如此恐怖的戰績,立即讓端木黃昏之名響徹感應場。
  然而殺紅了眼的端木黃昏,沒有半點放手的意思。
  第三周,他殺出松間城,挑戰感應場排名第四十九位的谷天寧,挑戰排名第三十三名的崔志遠,挑戰第二十五名的傅華,戰績全勝!
  一時間,整個感應場為之失聲。
  在最新出爐的感應場排名,他高居第十七位,成為前二十名中唯一一位一年新生,也成為今年新生中的領軍人物。
  在感應場的歷史上,一年新生便能達到如此高度的,屈指可數。
  光芒萬丈的端木黃昏,就以這么夢幻的戰績,一躍成為感應場最頂尖的強者行列。他驚人的才華和天賦,甚至驚動感應場的高層。為了能夠讓他接受更好的指導,感應場允許他直升入高階學區。
  無數高階學區的校方聞風而動,趁端木黃昏還未回到松間院,半路截胡,以各種優厚的條件,希望引入這位被視作百年一遇的天才少年。
  然而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端木黃昏統統拒絕。
  端木黃昏發表公開聲明,聲稱只會留在松間院,只愿意接受許夫子的指導。
  這個誰也沒有想到的結果,讓感應場上下再次失聲。但是這次,大家對端木黃昏的評價高了許多,認為此子有古賢之風,不忘本重感情。
  端木黃昏的光輝形象,再次升華。他的容貌英俊,氣質邪魅,天生帶著冷酷,立即變成感應場少女們的夢中情人。無數少女離開分院,跟隨端木黃昏挑戰各路高手。
  無論他走在哪里,都帶著無數美女。
  原本默默無聞的松間院,名聲大噪,成為各城分院的羨慕對象。
  而今天,是端木黃昏回到松間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