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348 草堂

一位真正的大師,需要符合兩個條件,一個是能夠達到三元之境,另一個則是開創自己的絕學。p兩個條件,缺一不可。p外元之境之后,更強調的是對天地元力的控制和調動。任何一位元修,在踏入外元之境后,先能夠控制的,便是其本身屬性的元力。比如艾輝,能夠調動金元力,無論是金風中的金元力,還是地面混雜的金元力。
  而隨著對元力控制能力的加強,元修不僅僅能夠控制本身屬性的元力,還能抽取和轉換相生的元力。
  比如艾輝的金元力,境界更高之后,便能夠使附近的土元力,轉化成金元力,從而壯大自己的元力。
  端木黃昏曾經用過的【歲月鎖】便是類似的手段,強制抽取地底深出的水元力,滋生本身木元力。
  此時便是雙元之境。
  再往后,元修能夠強制抽取兩種屬性的元力,壯大自身,便是三元。比如艾輝,倘若踏入三元,便能夠把火、土元力轉化為金元力。
  五元合一,則是宗師的標志。對岱綱而言,所立之處,只有木元力。
  三元之所以成為大師的條件之一,也是因為三元獨特的性質。當一位元修,踏入三元之境,那也就意味著,他再也不受五行克制。
  三元之境的艾輝,能夠控制火、土、金三屬性元力。而在以前,火元力卻恰恰是金元力的克星。
  正是因為三元之境的特別之處,元修再也不受環境的克制。也標志著元修對天地元力的控制,達到一個高水平。
  三元合一,意味著充沛雄渾的元力,而如何利用這些充沛的元力,則是大家不斷修煉的傳承,反映出元修對元力的理解水平。
  開創屬于自己的絕學,標志著元修對元力有著深刻獨到的理解。
  絕學是來闡述屬于自己的“道”。
  大師之下,實力的劃分則很困難。有的人元力境界低一些,但是對元力的理解更深刻,有人恰好相反,孰強孰弱,往往只有打過才知道。
  暗中不知道多少雙眼睛在關注昆侖的大戰。
  火鴉是兇名昭著的惡人,他的實力自然不用多說。三元之境的元力,讓他的攻擊幾乎綿綿不絕。而他的對手,酒柜的元力雖然只有二元之境,但是面對火鴉絲毫不落下風,他對于元力有著異常尋常的理解,出招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看上去行跡隱秘的斗篷客,竟然是一名改造土修!
  花魁很快感受到壓力,對方的身體可以隨意變幻,而且身體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改造過,力大無窮,還有隱身的效果,會突然消失在空中。
  如果不是他盆栽中有多羽珊瑚槿,他這次就麻煩大了。不過他現在的攻擊手段,對斗篷客都沒有太大的殺傷,他還沒有找到對方的弱點。
  現在雙方處在誰也奈何不了誰的境地。
  王子和葉雙之間的戰斗,則是火花四濺,兇險至極。
  兩人皆是以硬碰硬,以剛對剛的戰斗風格。
  葉雙從一開始被壓制,一點點扳回劣勢,他的袖子盡皆粉碎,兩條強壯的胳膊裸露在空氣中。人們這才看清楚,葉雙雙臂上各繡了一條蛟龍刺青,此時它們宛如活了過來一般,龍目亮起幽幽光芒,響起有節奏的呼吸。
  葉雙的金輪威力愈驚人。
  王子就像沒有看到葉雙一樣,周身的劍風暴在不斷變厚。
  捉對廝殺的六人,實力都異常強悍,潛伏在黑暗和陰影中的人,無不震撼異常。
  六人之中,他們只認得出火鴉,其他人都一無所知。
  斗篷客是改造土修,他們是一群禁忌之徒,生活在陰影黑暗中,不為人知很正常。金輪的葉雙,一看就是剛剛出山的新人菜鳥,沒有名頭也很正常。
  可是反觀昆侖方面的三人,皆是當打之年,實力強悍得驚人,招式詭異多變。更重要的是,一看就是實戰經驗豐富,經歷過無數廝殺,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無名之輩?
  然而在場諸人,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叫得出三人的名字。一些消息靈通的家伙,卻是想到一些不廣為人知的消息碎片,某些身影能夠和面前的三人掛上鉤。
  有一點卻是顯而易見,昆侖并不如他們想象中的那么孱弱。
  這使得許多人,變得慎重起來,但是沒有人想過放棄。
  每個人都知道,昆侖的實力再強大,也無法抗衡大勢。
  有多少家族參與了這場爭奪?沒有人知道,但是他們知道有很多很多。
  昆侖的實力再強,在這樣的局面下,也只有被不斷消耗,變得虛弱,露出破綻。
  他們只需要等待,耐心等待,前面的人犧牲夠了,自然就到了他們摘取果實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是最強的獵人,將獲得最終的勝利。
  一道陰影悄無聲息摸向蕭淑人所在的院落。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劍光乍現,刺目的光芒瞬間照亮黑暗。
  一片雪亮之中,一顆頭顱飛上天空,片刻后,血柱才噴涌而出,無頭尸體轟然倒地,在地上不斷抽搐。
  所有人都被這一道劍光給震撼住。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閃耀、凌厲、干脆的劍光。劍術沒落,早就成為元力體系的邊邊角角,被人們遺忘。
  直到這一劍,才讓人們恍然回想起曾經劍修無人能及的風采和鋒芒。
  這才是真正的劍術嗎?
  沒有人看清出了剛才那一劍,就連昆侖真人身邊的蕭淑人,此時亦滿臉駭然,呆若木雞。她完全沒有看清楚剛才昆侖真人是如何出劍。
  昆侖真人還劍回鞘,面紗遮擋的臉龐看不出喜怒,但是那雙眸子卻是淡然如初。
  人們這才想起來腳下的地界。
  “昆侖……”
  曾經令萬界俯稱臣,匍匐腳下的無上劍修大派,在無數歲月之中,這兩個字就是劍修的別稱。
  難道劍修真的要崛起了嗎?
  “昆侖。”
  無數人在暗中喃喃自語,反復念著這兩個字,露出恐懼和向往的神采。
  昆侖!
  火鴉第一個掉頭就跑,剛才那一劍,他沒有把握能夠擋住。
  斗篷客的動作不比火鴉慢絲毫,身形倏地化作一片風沙,飄到數十丈開外,重新凝聚身形,轉眼間就隱沒在空氣中。
  葉雙猶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轉身跑走。
  隱藏在暗處的覬覦者,就像是黑暗中的老鼠,竜竜窣窣如同潮水般退去。
  花魁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昆侖真人驚才絕艷的一劍令他們難以忘懷。他們也沒有想到這場激烈的戰斗,竟然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戰斗來得猛烈,去得也迅,昆侖劍盟重新恢復平靜。
  就在此時,吱呀一聲,在寂靜的昆侖劍盟異常清楚。
  眾人不約而同轉身。
  小院大門被推開,艾輝站在門口。他神情恍惚,身形搖搖晃晃,就像有一陣風過來都能把他吹倒。他一臉茫然地看著周圍,顯然還沒有從劍術的世界中回過神來。
  過來片刻,他的瞳孔慢慢恢復焦距。
  “哎,生了什么事?怎么搞成這樣?沒事拆墻挖地磚干嘛?”
  艾輝驚詫無比地看著面目全非的昆侖劍盟,滿地狼藉,到處都是碎石亂磚,幾個孤零零的身影站在不遠處。
  “咦,花魁,你怎么在這里?哦,你在等我啊?任務快開始了嗎?這些都是你請來的幫手?”
  艾輝一臉恍然大悟。
  花魁臉黑得像鍋底,一言不。
  酒柜輕咳一聲,走到花魁身邊,拍拍花魁的肩膀:“花魁,你這小兄弟很有意思,前途不可限量。”
  王子神情古怪:“花魁,沒事,你家底厚。”
  每一位引路人和新人之間的關系都頗為緊密,一般而言,新人的表現將直接影響引路人的評分。如果新人的表現實在很糟糕,很有可能導致引路人的評分被扣。
  花魁本來就很難看的臉,聽到兩人的調侃,臉色更黑。
  但是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過了一會,他的神情就恢復如常,不動聲色地問:“你剛才睡著了?”
  “哈,怎么可能睡著?”艾輝連連搖頭:“我看劍術傳承,看得太入迷了。任務是要開始了嗎?”
  花魁懶得理這個家伙,面無表情道:“還沒。”
  “看來我出來太早了。”艾輝打了個哈欠,他的身形搖搖欲墜,索性一屁股坐下來。
  花魁隨口問:“有什么收獲?”
  “很大的收獲,真是讓人吃驚,原來劍術還可以這樣用……”艾輝的哈欠連天,他確實有很大的收獲和啟,無數個精妙的想法在他腦海中打著轉,卻像纏在一起的麻繩,他怎么也理不清。他隱約記得當時他有一個很厲害的想法,一定能夠讓人大吃一驚……
  腦子越轉越慢,睡意就止不住上涌。
  才看了一會劍術傳承,怎么這么困……
  睡眼朦朧的艾輝,還沒想明白,陷入沉睡。
  他渾然不知道自己已經連續看了幾天幾夜的劍術傳承,持續的亢奮和拼命思考,體力的消耗非常驚人,他的身體實際上已經非常疲勞。
  他仰天八叉地直接睡在地上。
  片刻后,他的呼嚕聲混在寧靜的夜風之中,就像盛夏池塘的蛙聲,有節奏地響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