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49 夜襲昆侖

艾輝是兩天之后,才知道夜晚的那場大戰。p并非他的后知后覺,而是他這一覺足足睡了兩天兩夜。p第一天夜晚的呼嚕聲還像盛夏蛙鳴的清新自然,而連續兩天兩夜沒玩沒了的蛙鳴,聒噪得只會讓人想往池塘里灑滿毒藥。
  人類總是這么無情。
  青蛙卻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
  艾輝的日程安排得滿滿,最重要的是在草堂典籍院尋找蕭前輩的札記,為了能夠增加自己在草堂維持的時間,苦修混沌元力是唯一的選擇。而在修煉混沌元力和查找典籍的間隙,艾輝就在琢磨劍術。
  他的生活忙碌而充實,根本沒有時間去顧及其他,也對其他的事情不感興趣。
  然而昆侖卻變得極為熱鬧。
  如今的昆侖劍盟炙手可熱,風頭之勁,甚至蓋過了龍興道場。
  那天晚上的一戰,轟動銀城。
  仿若天外飛仙的一劍,被傳得神乎其神。多名來歷神秘的高手,顯示出昆侖劍盟深不可測的背景。
  事情的**,生在死者的身份查清楚被曝光之后。
  黃沙賊的領,赤尊。
  黃沙賊橫行多年,犯下滔天罪行,手上人命無數,卻能依然逍遙自在,他們的實力強悍非常。尤其他們的領赤尊,年輕時天賦橫溢,被視作有可能成為大師的天才。沒想到后來身受重傷,實力大損,失去晉升大師的可能,他也因此心性大變,日益沉淪。
  而他雖然無法晉升大師,但是天賦強橫,實力依然遠一般元修。沒過幾年,便成為天下有名的悍匪領。
  黃沙賊以前不過是一群聲明不顯的小毛賊,在他手上,卻逐漸成為一群兇名赫赫,令人聞風喪膽的悍匪。
  大魏商會的實力不弱,卻被他們滅門,他們實力之強,手段之狠辣,可見一斑。
  然而堂堂赤尊,卻被一劍梟,銀城怎能不轟動?
  打敗或者擊殺赤尊,都不能說明什么,但是一劍梟,卻只有一種可能,大師!
  唯有大師,才有可能做到。
  普通的大師,還不足以讓大家如此瘋狂,而這位神秘的昆侖真人,所修煉的是劍術。
  劍術大師!
  五行天有史以來第一位劍術大師!
  劍術的式微和沒落,從五行天的建立,就已經開始。進入元力時代,劍術就成為沒有什么用處的花架子,只有一些年輕人愛慕它的瀟灑和曾經的輝煌。那些自詡“劍術大師”的家伙,在元修們看來,只是想賺錢的一群小丑。
  以至于后來逐漸流行一種說法,但凡是喜歡劍術的家伙,都是一些喜歡空想、看不清楚世界的家伙。
  沒有人能夠證明劍術的價值。
  偶爾一兩招驚艷的招式,放在精妙而成體系的傳承之中,是那么微不足道、單薄、黯淡無光。
  劍術已死,這才是主流的看法。
  從來沒有真正劍術大師的誕生,也仿佛印證了這一點。大師需要尋找到自己的“道”,從來沒有大師,在大家看來,這證明劍術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不足以支撐起一個體系。
  然而,一位劍術大師出現了。
  關于劍術所有一切常識性的認知,都在一瞬間,被徹底改變。
  劍術不是沒有“道”,只是前人沒有找到!
  銀城轟動,銀霧海轟動,五行天轟動。
  甚至連長老會第一時間派人前來表彰,表示愿意提供各種資源,愿意幫助昆侖劍盟擴大影響力,愿意提供長老會收藏的劍術典籍等等。
  昆侖劍盟周圍潛伏的那些牛鬼蛇神,突然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昆侖劍盟立即成為那些喜愛劍術的元修心目中的圣地,小夜鎮也因此變得熱鬧無比。劍術成為當下修煉的新寵,在驕奢之風盛行的銀城,很快就變成好似家里沒有一位劍術夫子,就上不了臺面一般。
  順帶著,連昆侖劍盟的劍術夫子們,都變成搶手貨。
  而之前連續摧毀五座劍陣的楚朝陽,也在這種情況下,被人們回想起來。
  “去別人府上指導劍術?”
  被打擾的艾輝,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不滿。
  老頭跟他說,東西在典籍院的七樓,艾輝覺得有了這么準確的位置,應該很快可以找到。然而當他進入典籍院的七樓,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天真。
  放眼望去,一排排書架看不到盡頭,每一個書架上都擺滿了破舊的書籍、灰白的草稿,很多地方都雜亂無章,想要在這里面找到一本姓蕭前輩的札記,難度乎想象。更要命的是,他的混沌元力不足以支持他長時間呆在典籍院,他正卯足了勁苦練混沌元力。
  他恨不得一分鐘變兩分鐘花,這個時候卻有人對他說,想讓他去別人府上指點劍術。
  哪怕這個人是昆侖真人也不行!
  雖然臉上戴著面紗,但是艾輝依然能夠看得出對方的苦笑之色。
  昆侖真人解釋道:“對方當年對我有諸多照拂之處,待我如后輩。若非實在有脫不開身的事,我要親身前往才有誠意。”
  艾輝不為所動,眼神無辜。
  跟在昆侖真人身后的花魁,在拼命給艾輝打眼色。艾輝視若無睹,反正受照顧的又不是自己。
  昆侖真人道:“盟中夫子的水平,我很清楚,想來想去,唯有楚兄最為合適。還請楚兄能夠幫在下這個忙……“
  艾輝毫不猶豫拒絕:“不行!我很忙,事情很多!”
  一旁花魁的臉色頓時難看無比,惡狠狠瞪著艾輝,艾輝依然熟視無睹。
  “楚兄……”昆侖真人還想勸,但是奈何她幾乎從不求人,一時之間不知從何開口。
  花魁連忙開口:“真人稍待片刻,不如讓我和楚兄說兩句。”
  昆侖真人如釋重負:“那我在外面等。”
  昆侖真人剛走出小院,花魁的唾沫星子就要噴到艾輝的臉上:“你沒看我在給你打眼色嗎?你不知道先答應下來?讓你幫點忙,你這樣拖拖拉拉,什么意思?”
  艾輝義正言辭道:“我很忙,哪有時間幫忙?”
  花魁冷笑:“忙個屁,天天跑到典籍院里面鬼混,這也叫忙?還不是修煉區,跑到七樓雜區,你在找什么?”
  艾輝心中一凜,看來自己的行動早就被別人看在眼里。不過他對此早有預料,他一個剛剛加入總部的家伙,天天跑典籍院,確實容易引人懷疑。
  艾輝神色不動:“當然是找寶貝。”
  花魁滿臉狐疑:“什么寶貝?”
  艾輝一本正經:“那么多前輩的心得體會,好好找找,肯定有好東西。”
  花魁滿臉不信:“那么多的絕學你不學,去雜區找寶貝?”
  艾輝目光鄙視:“我有會勛嗎?我有錢嗎?”
  比起長老會,草堂的絕學寶物則不僅僅便宜,兌換購買也靈活得多。可以用會勛兌換,也可以用錢買,還可以用天勛買。
  天勛和會勛之間的換算是一比一,從這一點上,艾輝覺得牧會真是心挺大,居然跟長老會接軌。
  花魁無言以對,尤其是對方理所當然反問“我有錢嗎?”,他頓時有些同情:“沒想到你是菜鳥,還是個窮鬼。”
  花魁頓時精神一振:“那你更要答應了。不是沒錢嗎?不是沒有會勛嗎?我給!”
  艾輝一臉狐疑上下打量花魁:“你有錢嗎?認識你也挺久,面都沒請我吃過一碗。”
  花魁很干脆:“五十顆混沌元力豆,兩百點會勛。”
  艾輝立即被震住。
  混沌元力豆是草堂的特產,里面蘊含了混沌元力,能夠加快混沌元力的修煉。艾輝記得它的價格,每一顆需要兩顆上品精元豆才能購買到。
  兩百點會勛,那就是兩百點天勛,艾輝很清楚它的價值。草堂的物價要比長老會低不少,兩百點會勛的價值更高。
  艾輝伸手:“先付!”
  花魁一臉鄙夷:“會欠你這點東西嗎?”
  看艾輝不為所動,只好一邊給混沌元力豆,一邊一臉悻悻道:“好歹我是你的引路人,多少給點面子,要不要這么認錢不認人?”
  艾輝小心收好混沌元力豆,嘴上道:“我是菜鳥,還是個窮鬼。”
  花魁強制克制住自己給這家伙腦門上一巴掌的沖動,深呼吸,才開口:“你要小心點,這次除了你,還有其他人。記住了,到了地方,不該問的不要問,不該看的不要看。”
  艾輝點頭:“放心,我不會多管閑事,我還要去典籍院找寶貝。”
  花魁皺著眉頭:“不是給你會勛了嗎?”
  艾輝一臉無辜:“我是菜鳥,還是個窮鬼。”
  花魁已經不想理這個家伙,掉頭往外走。
  過了一會,昆侖真人進來,十分開心:“實在太感謝楚兄,楚兄請放心,我那位前輩人很好,若有什么難處,楚兄盡管開口。”
  艾輝滿臉謙遜:“身為昆侖的一份子,能夠為昆侖做點貢獻,朝陽義不容辭。既然是指點劍術,自然不能辱沒我昆侖的名頭。只是在下手中之劍不堪重負……”
  花魁瞪大眼睛,銀折梅被你吃進肚子里了嗎?
  昆侖真人毫不猶豫把自己手上的長劍遞給艾輝:“這把劍恰是一把新煉之劍,就送給楚兄。”
  艾輝連忙接過盟主遞過來的長劍,嘴上道:“盟主你太客氣了,給我一把好一點的草劍就行,真的……”
  花魁呆若木雞,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無恥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