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50 劍光和寧靜的夜風

帥氣地挽了一個劍花。p艾輝在心中贊不絕口,好劍啊好劍!p雖然比不上銀折梅,但是也是一把精品。緋雪銀混和了天空櫻,讓劍身呈現出罕見的淡淡粉紅,劍身輕盈如若無物,最適合女孩子不過。劍鞘華麗精美,出自名匠之手,上面寫著三個篆體字“雪流櫻”。
  艾輝估計,賣個三百點天勛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劍修少,好劍更少。果然不愧是盟主,出手就是好東西。
  艾輝心里尋思著,是不是在指點劍術的時候,順手把它給賣了?
  這么好的劍,當有緣者得之!
  沒有四百點天勛,好意思說有緣?
  艾輝活動了一下肩膀,為了到時能把雪流櫻賣個好價錢,他決定要好好表現,弘揚昆侖劍術,不辜負盟主的栽培。
  活動完肩膀的艾輝重新坐下,轉頭問花魁:“感覺很遠啊,咱們去的是哪家?”
  花魁黑著臉:“到時候你就知道。”
  艾輝也不生氣:“其實我覺得吧,你們不用送我,直接給個地址我,我直接過去不就行了?”
  腳下的火浮云不是凡品,外面看上去很普通平常,但是里面卻是處處能夠看出它的主人非常講究。
  “誰說是送你?”花魁翻了個白眼,他現在已經后悔成為這個混蛋的引路人。
  艾輝哦了一聲:“后面裝著蕭淑人?”
  花魁有些驚訝:“腦子挺靈光啊。”
  他只字未提,楚朝陽就能猜到是蕭淑人,他覺得有點厲害。
  “這火浮云比我以前干掉的那座吉祥號還要豪華,再加上還有你同行,昆侖還有啥值得這陣仗?只有蕭淑人了。”
  花魁不由點頭,剛想夸贊楚朝陽腦瓜子聰明,便聽到楚朝陽話題一轉:“那我們得談談押運費的問題了,你看看,我這么辛辛苦苦陪你押運蕭淑人,冒著多大的風險!我是菜鳥,還是窮鬼……”
  花魁聽不下去,勃然大怒:“滾!”
  “喂喂喂,不要以為你是我引路人,就可以罵人。”艾輝睜大眼睛。
  花魁決定閉嘴閉眼,不理會這個混蛋。
  沒過多久,火浮云緩緩降落在一座古樸肅穆的院落之中。
  從方位上來看,并不是銀城的正中心,反而在銀城的一個偏遠角落。但是在高塔聳立的銀城,像這類低矮成片的院落莊園,非常罕見。
  雖然還不知道是什么家族,但是艾輝已經能夠感覺到豪門世家的氣息撲面而來。
  艾輝從火浮云上跳下來,腳下的青磚看上去十分老舊,花壇、圍墻爬滿老藤和青苔,到處都是歲月的痕跡。
  一個歷史悠久的家族。
  艾輝心中的第一印象。
  早就守候在一旁的管家微微躬身,恭敬道:“是楚先生嗎?一路辛苦了。您的住所已經安排好,您需要休息一下嗎?夫人有事外出,要到晚上回來。夫人希望能與楚先生共進晚餐,您看可以嗎?”
  “沒問題。”艾輝點頭:“先帶我去住處吧。”
  “好的。”管家朝一旁的仆人點頭,仆人連忙一陣小跑過來,管家吩咐道:“帶楚先生去竹園。”
  仆人恭敬應道:“是。”
  管家轉過身來對艾輝道:“有什么需要,楚先生請盡管吩咐下人。”
  艾輝暗自咂舌,這么一絲不茍的管家,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對這樣規矩森嚴的世家,艾輝不太感冒,好在自己只是做做夫子裝裝樣子,重要的是把雪流櫻賣出去,唔,不對,是幫雪流櫻尋找有緣人。
  連蕭淑人都送到這,這家和盟主之間的關系匪淺啊……
  跟著仆人前往竹園,艾輝有些好奇地問:“不知府上貴姓?來得匆忙,盟主還沒來得及提醒。”
  仆人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恭聲回答:“敝府姓葉。”
  姓葉?艾輝絞盡腦汁,在他的記憶里,銀霧海的世家之中,沒有什么姓葉的啊。可是看這家的派頭,絕對是一等一的世家。
  仆人說完便閉嘴不言,專心在前面帶路,艾輝也沒有多問。他的心神放在混沌元力的修煉上,有了五十顆混沌元力豆,那自己修煉的速度就可以大大增加。早點找到那本手札,離開銀城,不知道為何,銀城給他一種暗流涌動,隨時會變成一個大漩渦的感覺。
  古宅院落非常大,艾輝跟著仆人走了足足十多分鐘,才來到竹園。
  艾輝心中暗自凜然,銀城寸土寸金,竟然有如此龐大的院落。
  竹園是一個單獨的小院落,竹影婆娑,非常雅致。一應用品,都十分齊全。最讓艾輝滿意的是,有專門的靜室和演武場,雖然都不是很大,但是艾輝一個人綽綽有余。
  獨自一人,沒有什么行李,便索性開始修煉。
  至于蕭淑人會被安排到什么地方,葉府到底有多厲害,他一點都不關心。葉府比他想象得要幽靜許多,是修煉的好地方。正好他感覺銀城暗流涌動,能有個幽靜修煉之所,再好不過。
  修煉混沌元力,進入草堂,在典籍院七樓直到混沌元力消耗殆盡,便到院子里的演武場練起劍術。
  盟主是劍術大師,這一點他并沒有那么吃驚。
  因為他看完了盟主編纂的那部傳承,雖然還有很多地方很粗糙很模糊,但是他能夠感覺到,盟主已經找到劍術的那道大門。
  他有些羨慕。
  但是他并沒有直接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煉,并非艾輝心氣有多高,要創出屬于自己的絕學之類,而是因為這部傳承,距離完成還有很遠的距離。
  艾輝預估,盟主想要把這部絕學打磨得七八分,起碼還需要一二十年的時間。而剩下的,需要一代代人不斷完善,推陳出新。
  這才是世家手上絕學的厲害之處,它們都經歷過許多代人不斷打磨,不斷發展,已經臻至完美。
  盟主的傳承還太簡陋,但是用來印證自己的所學所想,給了艾輝極大的啟發。艾輝本身劍術的水平就不低,而且長久的摸索,也讓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劍術風格。
  比如艾輝的元力劍丸,就非常獨特,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但盟主的這部傳承,依然給了艾輝極大的啟發。盟主對劍術的剖析非常有體系,艾輝很多次都發出驚嘆。盟主在很多地上都有標注,某某想法來自某位夫子。可以看得出來,這部傳承,不,艾輝更愿意稱之為劍典,是盟主匯集了大家的力量。
  盟主這是想復興劍修啊……
  艾輝的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但是轉念一想到“昆侖”兩個字,艾輝也就釋然了。不想復興劍術,怎么可能以“昆侖”為名?
  粗糙的劍典,給艾輝帶來了無窮的靈感,他感覺自己就像推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他隱隱約約感覺到有新的劍招在他腦海中孕育,這種若有若無的感覺在他翻閱劍典的那幾天曾經不止一次地出現。
  這讓他非常興奮。
  他對于這樣的感覺,已經頗有經驗,提著雪流櫻,跳入演武場。
  沒有太刻意,他跟著感覺,隨意揮灑。
  時間一點點流逝,他渾然忘我,有的時候會忽然停下來,皺眉苦思,半天一動不動,有的時候劍法凌亂,身形跌跌撞撞。
  當陽光逐漸傾斜,竹園染上一層橘色的夕陽余暉。
  艾輝的眼睛陡然亮起一道凌厲的光芒,猛地向前跨出一步,跨步出劍!
  粉紅的雪流櫻劍尖,陡然漾起一道模糊的漣漪,劍尖周圍的空間仿佛扭曲,六道巴掌大小的弦月從漣漪中噴涌而出。
  一片被風吹起的竹葉,瞬間被六道飄忽詭異的劍光斬過,然而這只是開始,凜冽的劍光突然密集熾烈,籠罩竹葉。
  無數翠綠的粉末在空中化作一道綠色的煙霧,變淡,消失不見。
  六道細小的弦月,圍繞著艾輝周身游弋,艾輝的眼睛明亮得就像星星。
  【弦月】是很實用的招式,但是直來直往,容易被對方看破。而且弦月的破壞力,隨著艾輝變強,也變得不太夠用。
  艾輝輕輕一揮雪流櫻,六枚弦月滴溜溜跟著劍身飛掠,手腕一翻,劍尖朝下一刺。
  六道弦月倏地合一,艾輝能感覺到元力波動一凝,緊接著一道凌厲無匹的劍芒倏地出現。
  艾輝腳下的磚石地面,多了一道其薄如紙的劍痕,如果不是仔細看,很難發現。更沒有人想到,這道劍痕足足有十丈之深。
  艾輝握著劍柄,輕輕往上一提,一道匹練從劍痕中倏地飛出,重新散作六道弦月,圍繞艾輝飛舞。
  不錯不錯,艾輝非常滿意,無論是威力,還是變化,比以前的弦月要厲害得多。
  而且艾輝還發現,只要六道弦月不滅,他消耗的元力非常少。
  這招就叫【六道月】,艾輝已經在構思如何利用六道月,比如聲東擊西,比如六月合一,結果和敵人兵器碰撞的瞬間分散等等。
  忽然,艾輝察覺到腳下的地面好像有動靜。
  嗯?
  嗤嗤嗤!
  急促的水流,從剛才的那道劍痕噴射而出,把艾輝淋了個透濕。
  艾輝頓時反應過來,剛才這一劍,估計是斬在地底的暗泉上。
  第一天到別人家就搞破壞……好像不太好吧……
  艾輝手忙腳亂,結果發現水流很急,很難堵上。樓蘭在這就好,這點小問題一秒鐘解決。
  艾輝聽到有腳步聲靠近,顧不得其他,一咬牙猛地一跺腳,轟,一個直徑約兩米的深坑出現。
  終于堵上了。
  剛剛抵達門口的仆人,聽到轟隆巨響嚇一跳,過了一會才開口:“楚先生,該用晚飯了,夫人和客人都在等候您。”
  等仆人看清艾輝渾身濕透的模樣,愣住當場。
  艾輝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吃飯了?走走走,正好餓了。”
  仆人一臉茫然跟著艾輝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