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51 無恥之人

急于破壞現場的艾輝,忘記用元力把身上得到衣服烘干,所以當他一身濕淋淋出現在晚餐現場時,熱鬧的餐桌一下子安靜下來。p餐桌上首坐著一位端莊美貌的夫人,她的美眸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但是很快便恢復如常。艾輝的目光,落在夫人身后垂侍立的老婦。
  艾輝心中暗自凜然,老婦看上去沒有半點存在感,但是在他眼中,老婦就像一汪深不見底的深潭。
  短暫的寂靜,客人們一片嘩然。
  “好粗魯的家伙,竟然這個樣子跑來吃飯?”
  “是啊,太沒有禮貌了!”
  “基本的禮貌都沒有,這樣的家伙來指點我們的劍術?”
  “葉姨這次只怕看走眼了呢。”
  ……
  竊竊私語鉆入艾輝的耳中,他這才注意到餐桌旁的客人,都是一群十幾歲的小孩。難道自己教這些小屁孩劍術?
  嗯?艾輝很快注意到,客人們中居然有自己認識的人,還不止一個。
  明艷動人的蕭淑人,在人群之中頗為顯眼,她看到楚朝陽,眼睛不禁一亮。
  艾輝心中納悶,盟主把蕭淑人送到這里,難道不是要軟禁她嗎?怎么搞得像客人一樣?
  蕭淑人身邊的那個女子也是艾輝認識的,秦賢的未婚妻練君瑜。
  練君瑜注意到艾輝的目光,微微一笑,向艾輝眨了眨眼睛。她沒有什么大驚小怪,親眼見識過艾輝是如何連續摧毀五座劍陣,她對艾輝的實力非常有信心。有本事的人有點怪癖,正常不過。
  看到練君瑜朝自己眨眼睛,艾輝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起來還是比較善意,他也眨了兩下眼睛。
  當艾輝看到了另外兩個熟面孔,便暗呼糟糕。那不是付家大姐嗎?還有那個看上去冷冷的家伙,不是清夜的小姨嗎?好像叫什么懷君的?
  艾輝頭皮麻,其他人都無所謂,付家大姐和懷君都是在寧城呆過,見過自己真身,這要是認出自己的身份,那就麻煩大了。
  老頭提醒過他很多次,千萬不要讓牧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要不然會很麻煩。
  見鬼!
  怎么會在這兒碰到熟人?
  早知道打死他都不來這個鬼地方當什么劍術夫子!
  恰在此時,葉夫人身旁的少年嘟囔道:“媽媽,小寶餓了。”
  葉夫人的兒子?
  少年大約十五六歲,長得頗為帥氣英俊,但是神情看上去有些呆傻。
  “小寶餓了,那我們吃飯。”葉夫人柔聲道,接著對艾輝道:“楚先生請入座,不知道楚先生喜歡什么口味,照顧不周之處,還請多多見諒。楚先生喜歡吃什么,盡管吩咐下去,不要見外。”
  葉夫人在這群人中似乎非常有威信,她說話的時候,那些一看就桀驁不馴的公子小姐們個個老老實實。
  艾輝也不行禮,哈哈大笑:“夫人太客氣了,只要有肉就行。”
  說罷他一屁股坐下來,旁若無人踞案大嚼。
  旁邊的公子小姐們頓時感覺各種不適,他們從小被教育禮儀修養,周圍的朋友也都是如此,何曾見過如此粗魯之人?
  離艾輝近的人,紛紛遠離艾輝,滿臉嫌惡。
  吃得油光滿面的艾輝,心中卻暗暗松一口氣,尤其是他眼角余光瞥見付家大姐的臉上閃過一絲厭惡之色,大為開心,吃得更加粗魯豪放。
  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付家大姐,雖然打交道沒有幾次,但是對方的精明厲害,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清夜的小姨,他沒什么印象。
  葉夫人到底什么來路?
  “我快瘋啦,誰和我換個位置?這家伙吃飯嘴巴簡直響得像打雷!”
  “真受不了,就不能斯文點嗎?”
  “天啊,他沒有吐骨頭!整只雞腿沒有吐骨頭!”
  ……
  餐桌的另外一端,小寶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艾輝。
  艾輝注意到小寶的目光,放松下來的他,已經察覺到小寶只怕智商有些問題。
  小寶忽然開口道:“你吃得真香,我們來比賽,看誰吃得快!”
  看到小寶滿臉期待,艾輝目光柔和些許,哈地一聲:“來來來,比一比!”
  小寶很高興,立即埋頭,拼命往嘴里塞。
  艾輝不甘示弱,比吃飯他就沒怕過誰。
  一桌人呆呆地看著兩人,尤其看著楚朝陽的目光很奇怪。小寶因為出生的時候患病,所以智力育出現問題,現在智力水平也只相當于三四歲的小孩。
  楚朝陽的腦子也不太好嗎……
  兩人嘩啦嘩啦的吃飯聲中,只有葉夫人不斷柔聲道:“小寶吃慢點,不要吃太快……”
  其他人就像蠟像一樣,目瞪口呆看著兩人在拼吃飯。
  呼,兩人同時停下來,實在吃不動了。
  兩人看彼此對眼了許多,英雄惺惺相惜就是這么容易。
  其他人也長呼一口氣,對舉止斯文、吃飯不能出聲音的他們來說,這場飯無異于是一場酷刑。一開始大家還能嘲笑一下楚朝陽,后來小寶也加入,他們統統閉嘴,瞪眼干看著。
  誰也沒了吃飯的興致。
  艾輝癱在椅子上,撐得幾乎動不了:“有茶嗎?有點渴。”
  練君瑜忍不住別過臉,實在太丟人了,楚朝陽這個樣子連她都有些吃不消。其他人更是滿臉不爽,沒見過這么不講究的人!
  葉夫人反倒是莞爾,吩咐下去:“上些茶水來。”
  “是。”仆人連忙去倒茶水。
  蕭淑人饒有興趣地看著楚朝陽,她記得很清楚,上次楚朝陽在吉祥號上,可沒有這么粗魯。為何他今天,就像換了一個人?
  楚朝陽在看到她的時候,有些吃驚,顯然是真身。
  她城府極深,雖然心中生疑,但是臉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而且她很清楚自己的處境,看上去比在昆侖劍盟好一些,葉夫人對她很友善,實際上依然是階下之囚。
  她不動聲色,目光裝作不經意在人群中掃過,卻沒有什么收獲。
  殘羹冷炙被撤去,茶水送上來。
  除了艾輝和小寶正在那大口大口灌,其他人一動不動,滿臉鄙夷地看著楚朝陽。什么時候,餐桌也是喝茶的地方?
  對他們來說,今天絕對不是愉快的一天。
  葉夫人很隨和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便放下來,目光掃過大家,溫聲道:“最近的劍術很熱門,你們都對劍術很感興趣,我本來準備請昆侖真人來府上給大家指點劍術的,說不定你們有誰的劍術天賦挺高呢。”
  葉夫人語氣一轉:“但是呢,昆侖真人有要事,抽不開身,便推薦了楚朝陽先生。”
  艾輝裝模做樣揚起右手,朝全桌大家揮揮手。
  啪啪啪,小寶熱烈鼓掌。
  艾輝向小寶豎起大拇指,果然拼飯的友誼不同凡響。
  小寶鼓掌得更加熱烈。
  其他人臉上的表情就像吞了只蒼蠅一樣難受。練君瑜滿臉尷尬,楚朝陽的年紀不小了啊,在劍盟的時候還挺正常,今天這……
  眾人臉上的神情,葉夫人盡收眼底,她正色道:“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何而來,其實你們不來,也不會影響你們入選。畢竟你們都是五行天年輕一輩中出類拔萃的天才,肯定都會入選的。而我一個婦道人家,也沒能力干涉這么大的事。”
  大家端坐筆直,沒有人開口,這種場面話誰信誰蠢。
  葉夫人微微一笑:“所以呢,我希望大家把這次當做休息放松。之所以把楚先生請來,畢竟劍術剛剛興起,大家之前沒接觸過,說不定誰有劍術天賦呢,埋沒了那就太可惜。當然,你們各家的絕學都很厲害,不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體會一下最新流行的劍術,也許能有所啟迪。”
  “夫人所言極是。”
  讓艾輝有點意外的是,付家大姐第一個附和,其他人立馬紛紛附和。
  艾輝有些納悶,入選?入選什么值得這些嬌貴的公子小姐們,專門跑到這里?精明如付家大姐,也不能免俗?
  而且葉夫人為什么又要讓這些人體會劍術?
  艾輝愈覺得處處透著古怪。
  好吧,想那么多干嘛?想辦法早點脫身才是,要不然被拆穿身份就糟糕了。艾輝打定主意,待會自己故意表現拙劣點,這些家伙忍了那么久,肯定心里憋了一股火,到時候肯定會起哄,這樣自己就能裝作灰頭土臉趁早回去。
  丟臉這種事情,反正他是不放在心上。
  待會選誰來羞辱自己呢?
  艾輝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來掃去,尋找目標。這個看上去心機有點深,估計能忍得住,唔,這個呢?眼睛看上去有點橫啊,這種好……
  “我把楚先生說得再厲害,也不如你們親身體會,這樣吧,給你們機會看看楚先生的本事。”
  葉夫人的話,眾人蠢蠢欲動,許多人目光不善地盯著艾輝。
  艾輝精神一振,機會來了。
  考驗演技的時候到了!
  “當然,楚先生接受你們的挑戰,不能沒有彩頭。我這里有一雙手套,是已故刺繡大師韓玉芩手造代表作之一,摘星。你們一定聽過它的名字,我就不啰嗦了。就把它做彩頭吧。”
  眾人一片嘩然,每個人兩眼放光,躍躍欲試。
  艾輝心神一震,全身僵住。
  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