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52 六道月

“想讓你們試試手,可不是讓你們把我這老宅給拆了。所以,每個人都得戴上壓制手環,那些消耗很大的絕招就不用試了。誰先來?”p葉夫人的語氣放松,目光掃過大家。
  演武場內,艾輝面無表情,提著雪流櫻,就像一座雕塑,這讓他看上去有些肅殺之氣。
  蕭淑人眼睛閃動異光。
  她對楚朝陽的印象非常深刻,不茍言笑,殺伐決斷,臉上不動聲色,卻暗中布置殺招。吉祥號就毀在他手上,否則的話,他們后來絕對不至于那么被動艱難。
  現在的楚朝陽,和她印象中的楚朝陽,非常吻合。
  楚朝陽氣勢的變化,是從葉夫人公布彩頭開始。
  蕭淑人若有所思,看來,只有實實在在的利益,才能打動楚朝陽。
  說實話,她也沒想到葉夫人出手竟然如此大方,不過一場普通的比試,竟然舍得拿出摘星手套這樣的好東西。
  這才是真正的世家嗎?
  她心中苦澀。
  一位身體魁梧的少年站出來:“我先來。”
  葉夫人露出贊賞之色,鼓勵道:“阿虎好樣的!”
  其他人也紛紛給少年打氣。
  “阿虎加油!”
  “打敗他!”
  “讓他瞧瞧你的厲害!”
  ……
  少年咧嘴笑了笑,目光露出戰意。
  桂虎的家世在這群公子小姐們之中,并不算什么。但是他勇敢好斗,性情堅毅,從不輕易認輸。他很清楚這次的機會多么重要,他一定會全力以赴。
  桂虎張開雙臂,全身肌肉暴綻,十指如同鐵鉗,泛著強烈的金屬光澤,血管內元力流淌,咕嘟咕嘟,恍如一頭嗜血兇獸在吞口水,兇悍凌厲的氣息散發開來、
  這群年輕人無不面色凝重,心中暗自凜然。
  桂虎的淬體,竟然有如此境界,元力如血管,那是銀髓圓滿,開始步入金血的地步。
  銅皮、鐵肌、鋼骨、銀髓、金血。
  金血圓滿,就意味著身體淬煉圓滿。
  葉夫人也露出贊賞之色,淬體能夠修煉到如此地步,需要下的苦功足以令絕大多數人望而卻步。此子的心性之堅毅,頗為難得。
  小寶忽然喊了一聲:“大楚加油!”
  一下子冷場,誰也沒有想到小寶會忽然給楚朝陽加油。
  場內的艾輝朝小寶揮了揮手,右手的雪流櫻隨意揮動兩下,就像活動一下關節。
  他依然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此子果然非要財帛才能動其心。”葉夫人身邊的老婦壓低聲音,帶著一絲輕笑:“要不是夫人拿出摘星手套,只怕他已經在想辦法溜回去。”
  葉夫人啞然失笑:“愛錢可不是缺點,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就是了。”
  “夫人說得是。”老婦連連點頭:“這下不用擔心他露真功夫了。可惜小丫頭沒時間,要不然有她指點更好。”
  “楚朝陽也一樣。”夫人接著道:“讓他們好好看看。”
  “是。”老婦應道。
  桂虎此時微微屈膝,直接跳入場內,在空中劃過七八丈,穩穩落入場內。光是這一手,便贏得滿堂喝彩。大家看得分明,剛才桂虎那一跳,沒有動用元力,完全憑借**的力量,由此可見其**是何等的強橫。
  桂虎滿臉兇狠,銅鈴般的眼睛瞪著艾輝,嘴角露出獰笑剛想開口,對面的艾輝忽然問:“準備好了嗎?”
  桂虎節奏被打亂,氣勢一滯,艾輝動了。
  一道緋紅劍光,突然出現桂虎面前。
  桂虎顯然低估了艾輝的卑鄙程度,當下只能雙臂交叉,護住面部。
  哪知道刺向他面門的劍光突然彎曲,刺向桂虎的胸前。
  桂虎反應極快,一只手護住咽喉要害,另一只手掌張開,閃電般轉向劍光。
  他的手掌元力充盈,刀劍難傷。
  抓住了!
  桂虎心中狂喜,他的手掌力量極其驚人,他曾徒手折斷敵人的武器,只要他抓住敵人的武器,戰斗就進入他的節奏。
  然而他感覺抓到一條泥鰍,滑不留手。
  鋒銳冰冷的氣息陡然大盛,桂虎的心臟一緊,仿佛寒氣入體被凍僵。
  對方的劍光赫然直指他的心臟。
  桂虎又驚又怒,手掌倏地張開,猛地朝對方劍身拍去。
  仿佛預料到桂虎手掌的這一拍,緋紅的劍身突然像彈簧弓起。
  啪!
  一聲脆響。
  艾輝連人帶劍,被這一掌拍得身形一矮,雪流櫻刺入地面,看上去狼狽不堪。
  “也不怎么樣嘛!”
  “是啊,就這水平還想當我們的夫子?”
  許多人臉上露出不以為然之色。
  桂虎的身形被這股反震之力震得直接騰空而起,桂虎松一口氣,剛才楚朝陽那一劍鋒銳冰冷,他甚至生出身體要被刺穿的錯覺,此刻還有些心有余悸。
  不過剛才自己那一下,那家伙也不好消受吧。
  桂虎心中有些得意,低頭看地面,尤其看到楚朝陽從地面把劍抽出來在活動肩膀,更是得意。
  地面的艾輝一邊活動肩膀,一邊抬頭看著天空的桂虎。
  力氣真不小!
  他半邊肩膀都酸麻不堪,這家伙的力氣,真是可怕,估計只有胖子才能有得一拼吧。
  目光注視著對方墜落的方向,艾輝腳尖發力,猛地沖過去,半途中劍交左手。
  桂虎看著對方沖向他墜落的地點,也不慌張,屈膝縮腹。
  一道劍光從下方沖天而起。
  果然,桂虎冷笑,全身元力鼓蕩,收起的雙腿猛地向下一蹬。
  預想之中的碰撞沒有出現,他感覺自己好像踩進了一張充滿彈性的網,越陷越深,然后……
  周圍的景色急速倒掠,他再次被高高彈起!
  這次他比剛才飛得還高,起碼離地面有七八十米,地面的楚朝陽就像一個小人。
  桂虎滿臉茫然,周圍空蕩蕩,莫名的驚慌在他心中蔓延,他沒有云翼!
  沒有云翼的他,沒有半點飛行能力。
  其實有云翼也沒有什么用,飛行能力一直是他的短板,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投入到淬體上,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能夠粉碎一切。
  但是,空蕩蕩的天空,空得沒有一個支點。
  沒有支點,他就像一個大號的秤砣,再堅硬也是秤砣。
  桂虎并不蠢,他立即明白楚朝陽的策略,臉色大變之余,卻沒有什么辦法可想。
  地面的楚朝陽又一次在活動肩膀,可見剛才那詭異的一劍,對他的負荷也不小。這給桂虎一些希望,自己一次比一次彈得高,沖擊力也會一次比一次大,那楚朝陽還能接得住幾次?
  艾輝活動左臂,把劍交給右手。
  仰臉看著天空,看到對方從慌亂很快變得冷靜,又和剛才一模一樣的姿勢向下沖擊,艾輝的嘴角閃過一絲冷笑。
  來吧,把天空送給你。
  身形卻沒有半點遲疑,出現在桂虎的下方。
  和剛才一模一樣的劍光再次出現,桂虎全身元力鼓蕩到極致,卯足了勁猛地蹬踏。
  和剛才一模一樣的感覺再次出現,柔韌結實卻又充滿彈性的劍網,再次把桂虎送上天空,這次比上次更高。
  桂虎繼續如法炮制。
  艾輝繼續如法炮制。
  連續幾個來個來回,再次被彈飛的桂虎還想繼續,忽然下方傳來楚朝陽高聲呼喊:“喂,這次我不接了。”
  終于堅持不住了么?桂虎心中冷笑,那你輸定了。
  他的身體終于止住上升,他重新看向地面,地面的楚朝陽已經變成一個小黑點。
  楚朝陽遠遠地站開。
  咦,為什么地面離自己這么遠?
  超過兩百米……
  他猛地反應過來,臉色刷地慘白,超過兩百米!
  哪怕他淬體已經銀髓大圓滿,身體已經可以媲美荒獸,但是從兩百米的高空直接墜落地面,也絕對要摔成一灘爛泥。
  讓他更驚恐的是,他的身體開始下墜,然后……地面的景物在他視野中急速變大。
  死亡從來沒有離他如此之近。
  “啊啊啊啊……”
  凄厲慘叫聲在空中劃過。
  一道身影斜里殺出,接住高速下墜的桂虎,赫然是給艾輝引路的仆人。
  實力不錯啊。
  艾輝看了一眼仆人,葉府在他心中愈發高深莫測,隨便一個仆人就有如此實力,這才是真正的世家嗎?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很多人還沒有明白過來。
  但是絕大多數人看向場內楚朝陽的目光,變得謹慎和凝重。他們每個人面對桂虎,都絕對無法如此輕松取勝。
  仆人降落地面,桂虎臉色灰敗慘白,他還沒有從剛才死亡的恐懼中緩過來。
  啪啪啪!
  掌聲響起,卻是葉夫人站起來鼓掌,滿臉贊賞:“精彩絕倫!楚先生不光劍術驚人,思路更是別出心裁,太巧妙了!”
  小寶滿臉茫然,但是看到媽媽鼓掌,也跟著熱烈鼓掌。
  蕭淑人見識過楚朝陽的戰斗手段,但是此刻再次目睹,也是滿臉震驚。
  葉夫人接著轉過臉,對神色慘白的桂虎鼓勵道:“阿虎你也不要灰心,今日敗在楚先生之手,對你是好事,比你在戰場遇到豈不是好萬倍?你年紀輕輕,能把淬體修煉到如此精深的境界,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桂虎臉色恢復幾分神采,對葉夫人感激道:“多謝夫人指點!”
  葉夫人柔聲道:“喝杯茶,休息一下,看看其他人的表現。還有誰想試試?”
  “我來!”
  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一道姣好矯健的身形出現在場內,赫然是懷君!
  艾輝有點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