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53 見鬼

蘇懷君手上拿著一根拇指粗細的翠竹,青翠碧玉般的竹身,幾片青翠欲滴的竹葉微微晃動,就仿佛剛剛折下。
  三木蘇家。
  艾輝對三木蘇家并無了解,只知道是當年翡翠森的一個老牌家族,并沒有留在翡翠森,而是留在五行天。
  當時沙無遠對蘇懷君的忌憚,能夠看得出來三木蘇家的實力不弱。
  五行天的家族眾多,除非像端木黃昏、師雪漫這樣從小接觸,否則一定會是一頭霧水。
  三年的相處,艾輝對于蘇清夜的性情十分了解。在艾輝心中,人是最重要的,家世如何,他不是太在意。
  艾輝聽清夜說過,他小姨的實力很強。
  艾輝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對上蘇懷君。
  對面的蘇懷君神情肅穆,剛才楚朝陽的表現,讓她不敢有半點小瞧。
  蘇懷君沉聲道:“楚先生,請指教。”
  艾輝揮了揮手中的雪流櫻,腦子飛快轉動,面前的蘇懷君,還有場外的付家大姐,都見過他出手。想要不被她們認出來,那就不能用以前用過的劍招。
  他有些慶幸,還好自己剛剛看過盟主的劍典,心中也有不少收獲。
  艾輝有點興奮,他還沒有正式梳理自己的那些靈感,很多靈感都相當零碎。現在有這么好的對手陪練,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該用什么呢?
  還沒想好的艾輝下意識道:“你等一下。”
  蘇懷君愣住,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在比試的時候讓對手等一下?
  觀戰的諸人更是一片嘩然。
  “哈,還能等一下?”
  “不會是想去上廁所吧哈哈哈哈,好糟糕的借口!”
  “怕了就直接認輸,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說不定是有什么陰謀詭計!”
  ……
  場內的蘇懷君有些尷尬,自己跑上來和這么一個家伙比試,是不是有點丟人?從小到大,她經歷過那么多場比試,但是從來沒有這么尷尬過。
  沉浸在思考中的艾輝忽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抬起頭對蘇懷君道:“好了。”
  好了……
  蘇懷君木然點頭:“楚先生請指教。”
  “那我來了。”艾輝大言不慚,并不上前攻擊,而是站在原地,手中雪流櫻一抖。
  粉紅的雪流櫻劍尖周圍陡然變得模糊,就像蕩起一層層漣漪,劍尖周圍的空間仿佛扭曲,六道巴掌大小的弦月從漣漪中噴涌而出。
  【六道月】!
  艾輝剛剛領悟的新招。
  蘇懷君的瞳孔一縮,所有的雜念消失不見,
  場外諸人的雜音全都消失,大家睜大眼睛,看著六道飛舞的劍芒。雖然劍芒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鋒銳的氣息,卻是籠罩全場。它們靈活得就像六只蝙蝠,快得在空中只能看到殘影。
  這是什么劍術?
  眾人心頭的疑惑還未解開,場內的蘇懷君卻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她動了。
  蘇懷君雙目光芒一閃,手中的翠竹向艾輝一指,翠竹吐出一道綠芒,綠芒在空中炸開,化作一張綠色光網,突然出現在艾輝頭頂。
  綠幽幽的光芒看上去輕飄飄,籠罩范圍極廣。
  所有人精神一振,他們沒想到蘇懷君一出手就是大招。三木蘇家的【天羅地網】,是蘇家的招牌殺招之一。綠網的線細若發絲,好似隨時都會斷裂,實際上它們刀劍難傷,而且無論對方如何躲避,它都會像跗骨之蛆。
  場內的楚朝陽仰著臉,看著頭頂緩緩飄落的光網,好像被天空突然出現的光網嚇得呆住,一動不動。
  綠色光網的緩慢只是一種錯覺。
  眼尖的人已經發現,光網幾縷綠色細芒,已經沒入地下。
  楚朝陽完了。
  眾人心中同時響起這個想法,天羅地網,一旦落地生根,此網便再也難以掙脫。
  細弱發絲的光網倏地膨脹,變得粗壯,轉眼間,就像一根根粗壯的老藤,詭異的是,光網生長出一片片碧綠的竹葉。
  楚朝陽呆呆地仰臉看著頭頂天空。
  場外的諸人紛紛露出不屑和失望,這場比試已經結束了,楚朝陽已經輸了。
  每一片竹葉,就是一片刀片,當竹葉紛紛灑灑而下,殺機降臨。在真正的戰斗中,無處可逃的楚朝陽,會被絞得粉碎。
  竹葉無窮無盡,殺機亦無窮無盡。
  蘇懷君也露出失望之色,剛才她看到楚朝陽打敗桂虎,覺得此人實力不錯,才動了比試的念頭。沒想到竟然一動不動,沒有反抗之力,這樣的比試實在索然無味。
  忽然,楚朝陽的自言自言傳入她的耳中,她頓時一愣。
  “從哪一座開始?”
  “算了,就從第一座開始,免得費腦子。”
  哪一座?座什么?她滿腦子疑惑,瞪大眼睛,看著網中的楚朝陽,難道……他還有什么手段嗎?
  可惜,什么手段都晚了!
  她暗自可惜,一旦天羅地網落地生根,網內之人便是籠中鳥網中魚,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
  楚朝陽嘴里嘀咕著什么,沒有看她一眼,自顧自地揮劍。
  “三十六梅花易數,沒有三十六,只有六,只能湊個簡單版。”
  楚朝陽身邊飛舞的六道劍芒忽然開始加快運轉,嗤嗤嗤,空中的破空聲不絕于耳,六道光芒在空中交織,呼,撲向楚朝陽的竹葉,紛紛被六道光芒絞碎。
  蘇懷君眼前一亮,她能感受到六道劍芒交織之間,變幻莫測的殺機。
  有點意思啊!
  場外的諸人也議論紛紛。
  “這是什么招術?”
  “不認識。”
  “可惜晚了。”
  “是啊!”
  ……
  果然,天羅地網內的楚朝陽周身的六道劍芒,逐漸被紛紛灑灑的竹葉壓制。
  就在此時,蘇懷君聽到楚朝陽又在嘀咕。
  “威力不夠啊,看來得上第二座了。”
  第二座?
  蘇懷君心中疑惑更重,她這次更是確定,她沒有聽錯。第二座什么東西?
  六道劍芒陡然一變,呼,楚朝陽身邊,風火交織,威勢赫赫。每一道劍芒都帶著風火之勢,奇快無比,又霸道熾烈。
  無數竹葉轟然被點然。
  天羅地網被激發,這次老藤上不僅生長出竹葉,還生長出竹枝。
  竹枝如箭,尖銳的破空聲不絕于耳,風火屏障頓時被洞穿。
  “咦,還能變啊,第三座!”
  蘇懷君感覺自己快瘋了,第三座……到底是第三座什么啊?
  場外已經沒有人說話了,他們聽不到楚朝陽的自言自語,但是層出不窮的變化,卻是看在眼里。再遲鈍的人,都發現局面好像和他們想的不一樣。
  楚朝陽好像……不是沒有反抗之力。
  垂死掙扎罷了。
  他們很快做出這樣的判斷,這可是天羅地網,哪怕是剛才的桂虎,倘若困在天羅地網中,也沒有半點辦法。
  等楚朝陽的元力消耗殆盡,就會像體力消耗殆盡的野獸,成為天羅地網的俘虜。
  艾輝卻沉浸在模擬劍陣的快感之中。
  那些被他摧毀的劍陣,都頗為精妙。模擬劍陣和摧毀劍陣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摧毀劍陣只需要找到劍陣的破綻和弱點,但是模擬劍陣,卻需要對劍陣更深刻的理解。
  “嗯,這個地方有點不對,好了,威力要強一點。”
  “明白了,此處原來另有奧妙啊。”
  ……
  渾然忘我的艾輝自言自語,六道月的數量,遠不如劍陣的草劍數量,想要模擬也不是簡單的事,如果不是盟主的劍典中對幾座劍陣有著詳細的介紹和解釋,艾輝也很難理解得如此深刻。
  因為數量的關系,六道月模擬劍陣有諸多局限之處,但是六道月是劍芒,本身要比草劍厲害得多,許多新的變化,讓艾輝兩眼放光。
  威力強大、變化多端的天羅地網,也迫使艾輝不斷加快思考,絞盡腦汁提高劍陣的威力。
  場外一片死寂,大家滿臉震驚地看著場內,已經沒有人認為楚朝陽必敗了。
  剛才的劍陣,楚朝陽上演了軍中劍術。
  眾人如同置身沙場,遍地尸首鮮血,千軍萬馬在廝殺,碰撞。
  慘烈得令人窒息,他們大多都是家世優越的公子小姐,何曾見過如此慘烈搏命的劍術,頓時心神遭受巨大的沖擊。
  天羅地網中的楚朝陽,恍如沙場猛將,勇猛難擋。
  楚朝陽忽然停下來。
  “還是不行啊,那只能上第四座了!”
  蘇懷君此刻已經有些麻木。
  第四座……到底是座什么?
  第四座是北斗劍陣,也是艾輝理解最深的劍陣。不過六道月只有六道,北斗卻是要湊齊七之數。
  艾輝靈機一動,自己可以算一個,這就七道了。
  北斗劍陣無聲流轉,艾輝坐鎮中樞,目光閃動。
  北斗劍陣給他的感覺截然不同,之前的三座劍陣,他能明顯感受到生澀之處和難以補足的破綻。他能夠把其中的一些玄妙之處融合進自己的劍法,但是很難真的把劍陣復原。
  但是北斗劍陣,卻讓艾輝感覺到,這不是劍陣,這就是劍招!
  沒錯!
  六道劍芒急速飛掠,坐鎮中樞的艾輝,目光亮起一樣的光芒。
  無論劍芒怎么飛舞,北斗之勢不散。
  他很快便感覺到其中的妙處。
  仿佛從夜空星海虛空深處,北斗七星投射而來的一縷星光,淡淡殺機凝而不散,隨著星光流轉,森然漸冷。
  蘇懷君心神劇顫,滿臉駭然,抽身急退!
  天羅地網轟然崩碎,森然劍芒就像潰堤的洪水,席卷全場。
  艾輝周身十丈,盡皆齏粉!
  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