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56 心誠

銀城東南方向三百里,一處無名山谷。因為偏離主道甚遠,人跡罕至,植物長得十分繁茂,山谷頗為隱蔽。p肖老三的三角眼全然沒有平日里的生氣,不光是他,周圍東倒西歪的諸人,都是無精打采士氣低落。
  自打赤尊死后,黃沙賊真的成了一盤散沙。
  他們連夜從小夜鎮逃出來,躲到這處無名山谷。然而大家對于接下來何去何從,發生了巨大的分歧。
  有的人希望給赤老大報仇,有的人希望大家重振旗鼓,有的人希望就此別過,大家還是早點逃得遠遠。
  誰也說服不了誰。
  黃沙賊從默默無聞的盜匪,成為兇名赫赫的悍匪,全都是赤尊一人之力。
  赤老大在黃沙賊中的威望無人能出其右,大家無不心服口服。赤老大一死,主心骨沒了,其他人沒人都能讓大家服氣,場面亂成一團,好幾個脾氣火爆的家伙差點就動手。
  大家心中充滿對未來的迷茫和恐懼。
  “真是散沙啊。”
  一個魅惑慵懶的聲音,毫無征兆在谷口響起。
  “誰?”
  肖老三猛地起身,厲聲喝道,其他人也不約而同起身,兇狠的目光望向谷口。
  一道綽約嫵媚的身影俏立在谷口,女子的相貌平平,但是身段卻是極為惹火,飛舞的紅紗引無數遐想。
  女子嫣然一笑百媚生:“你們的新老大。”
  頓時谷內好幾個壯漢就哈哈大笑,不懷好意地圍上去,目光盡是淫邪之意。
  “小妞好好陪你大爺,相當老大沒問題。”
  “床上的老大可是要靠本事啊。”
  ……
  肖老三的瞳孔微縮,心中暗罵了一句白癡,不僅沒有上前,反而不動聲色往后退。
  女子孤身一人追來,面對滿山谷虎狼之輩神情自若,不見半點畏懼之色,定然不是好惹的角色。
  女子笑吟吟迎上去。
  片刻之后,山谷內東倒西歪,哀嚎不斷,唯有一道紅色身影俏立其中。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的新老大,赤仙子。”
  艾輝在葉府的日子過得非常滋潤,大長老的出現,讓這些年輕人更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瘋狂地修煉,完全不需要艾輝去督促。
  艾輝最喜歡別人向他請教,好學的學生夫子都喜歡。
  傳道收費,授兵收費,解惑沒道理不收費啊。
  他的天勛點在緩慢而堅定地上升,不知不覺已經一千六百點。對于他收費,葉夫人就像不知道一樣。要不是和大家約好了一起去蠻荒,他覺得這樣的生活挺不錯,從來沒賺過這么多的天勛。
  艾輝從竹園削了幾根竹子做了把大傘插在演武場外,又從房間里拉出一張木榻,旁邊擱了一座矮茶幾。閑著無聊的時候,他就會躺在木榻上,喝著冰飲甜點看著烈日曝曬下揮灑汗水的年輕人,感慨著青春的朝氣和驕陽如火。
  每天蕭淑人都會出現,站在傘下觀看大家修煉,就像等候吩咐的丫鬟。艾輝開始有點不習慣,但是后來看她不出聲打擾,也就直接無視了。
  一道魁梧的身影朝這邊走來,艾輝有點意外,居然是花魁。
  蕭淑人見有陌生人,便自發離去。
  花魁看了一眼離開的蕭淑人,轉過臉看到艾輝這般逍遙自在的模樣,表情變得古怪:“你這有點爽啊!”
  艾輝把這視作嫉妒,遞上冰飲甜點:“同爽同爽,來干嘛了?”
  “送藥材。”花魁接過冰飲,直接一口倒進嘴里,品味了片刻,方開口:“還好,看來你沒有惹惱葉夫人。”
  艾輝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關心,故意笑道:“看你說得,葉夫人能吃人一樣。”
  花魁冷笑一聲,眼神飛快掃了一眼周圍,見沒有人,壓低聲音道:“你以后就知道了,葉府的來頭有多大。她平時深居簡出,不太露面說話,但是只要她說話,沒人敢不聽。就連我們草堂也不例外,夫人是草堂的貴客,她的委托,都是會長親自吩咐下來。”
  艾輝一副我了然的模樣:“大長老的兒媳婦嘛。”
  花魁搖頭:“不光是,葉府本身的來頭就了不得。夫人之所以對你另眼相看,想必是你劍修的身份。”
  艾輝好奇地問:“難道夫人也是劍修?”
  “感應場大門口那道深溝記得吧?”花魁的眼中閃過一絲敬意:“最后一位劍修葉惠堂,便是她的祖先。”
  艾輝結結巴巴道:“最……最終防線?”
  在感應場鐵門前的石板,有一條寬約半米,長兩百米的深溝,是人類在蠻荒入侵最黑暗的時代的最后防線。
  在五行天開啟前最緊要關頭,敵人如潮,危如累卵。
  情況危急之際,歷史上最后一名有名有姓的劍修,燃燒生命揮出的最璀璨一劍,擊殺敵酋,士氣大振的防線堅持到五行天的開啟。
  艾輝當時報到的時候,專門去那條“最終防線”前去瞻仰過。
  “對,就是那個。”花魁沉聲道:“葉氏一族是令人尊敬的家族。葉夫人的丈夫,在她懷孕的時候,在前線遇難身亡。葉夫人聞訊悲痛傷神,動了胎氣,嬰兒早產先天不足。葉夫人不僅沒有改嫁,反而全心全意照顧小寶,沒有放棄治療小寶。葉夫人在草堂的委托,基本都是尋找各種藥物,已有十多年之久。草堂因此受夫人照拂頗多,否則也沒有今天規模。”
  艾輝不由肅然起敬,不管是傳奇劍修葉惠堂,還是葉夫人,都是令人尊敬的人。
  他也恍然大悟,難怪葉夫人對劍術如此感興趣,到底是劍修世家。
  “我這次要去趟蠻荒,這段時間,你自己要多小心。”花魁提醒道:“最近銀城的感覺好像不太對勁,這里面水很深,不要摻和進去。”
  “放心,我不喜歡多管閑事。”艾輝道,他接著好奇問:“蠻荒現在什么情況?”
  “死傷無數。”花魁神情冷峻:“據說已經發生好幾波獸潮,很多狩獵團傷亡過半,全團覆滅的也不少。要不是幾位大師關鍵時候趕到,穩定局面,很有可能發生潰敗。”
  花魁不忘叮囑艾輝:“不要在這個時候去蠻荒。”
  兩人又閑扯兩句,花魁便和艾輝告別,轉身離去。
  艾輝覺得今天受到的沖擊真大,隨便聊個天,都有大量的信息要消化。葉府的來歷讓他驚嘆莫名,蠻荒的慘狀他早有預料,但是此刻聽聞,心中還是有些惻然。
  數目眾多被熱潮鼓動的平民們,是拓荒的一團團烈火,燒掉雜木毒草,也燒掉自己。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這樣的事情在五行天的歷史上不是第一次,也絕對不會是最后一次。
  雖然反復告訴自己,這和自己沒什么關系,但是不知為何,艾輝感覺就像一股氣堵在胸口,悶得慌。
  他從木榻上起身,大步流星走入演武場,不懷好意的目光掃過全場,滿臉正氣凜然。
  “大家最近的修煉非常刻苦,為了鼓勵大家,夫子我決定獎勵大家每人一次免費夫子實戰指導,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十分鐘后,所有人都被打趴下。
  艾輝覺得渾身舒暢,神清氣爽,正準備離開。
  “夫子。”
  身后傳來傅思思的聲音。
  艾輝停下腳步,有些疑惑地看向傅思思。
  傅思思咬牙從地上爬起來:“學生想挑選一把趁手的好劍,卻不知道該如何,不知夫子能不能抽空幫學生挑選?”
  艾輝有些可惜,雪流櫻只有一把,要不然再賣給傅思思多好。
  傅家身為銀城聞名的大家族,有錢有勢。
  艾輝搖頭,滿臉矜持:“夫子很忙。”
  “兩百點天勛!”
  傅思思一咬牙。
  艾輝二話不說扶起傅思思,笑容滿面:“現在就去?”
  就喜歡這種一言不合就砸錢的爽利性格!
  走出葉府,傅思思就陷入沉默。
  艾輝也不著急,反正天勛已經給了,自己把事辦了就行。他饒有興趣地觀賞著沿街的景色,他來過銀城幾次,但是從來沒有在銀城閑逛過。
  沿街的店鋪之多,讓艾輝大開眼界,每一座店鋪都布置的富麗堂皇,伙計著裝整齊,一絲不茍。街道上看到的行人,也大多是衣著華貴。
  果然不愧是銀霧城最大的城市。
  跟著傅思思走進一家兵器鋪,倘若不是盛放的兵器琳瑯滿目,艾輝一定不會想到這家看上去精美異常的店鋪,居然是一家兵器鋪。
  每一把兵器都擺放在精美的水晶盒之中,恰到好處的燈光,把兵器的每一個細節都照得纖毫畢現,流光溢彩。
  看得艾輝不停流口水,他也算是見過好東西的人,但是看到這些好兵器,依然讓他腦門發熱。
  但是看到價格,艾輝感覺有人往他的腦袋里塞了一大坨冰塊,冷靜徹底。
  最便宜的一把兵器,價格都需要兩千點天勛。
  此時此刻,他終于明白什么叫做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想到自己居然為了賺到一千六百點天勛沾沾自喜,艾輝羞愧莫名,回去之后就漲價!
  “這把劍怎么樣?”
  傅思思指著大堂正中央一把黑色長劍問艾輝。
  艾輝順著傅思思手指望去,剛想開口,忽然察覺有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