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57 葉夫人的背景

腳步聲響起,一群人從店鋪大門走進來。p艾輝正準備回頭,傅思思繼續問:“你還沒說這把劍怎么樣?”p拿人錢財,替人辦事,艾輝聞言便沒有回頭,而是仔細看了一下這把黑劍,一兩秒之后毫不猶豫點頭:“不錯的劍。”
  能錯嗎?
  天勛點兩千五的劍,能錯嗎!
  艾輝本來覺得自己手上的銀折梅已經算是非常好的劍,但是在這把劍面前完全不夠看。銀折梅能夠賣出一千五百點天勛就不錯了,比起眼前這把價值高達兩千五百點的劍,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
  “客人真是好眼力!”掌柜連忙恭維道:“這把劍是兵器大師何士則所制,最初成形是一把天兵。何大師不是很滿意,使用大量的血晶和果玉融化,加入三十六種珍貴藥物,制成劍之墨血。劍之墨血澆淋整整三十日,花費無數,終于煉制成這把玄鐵墨劍。此劍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對于各種元力都沒有任何排斥。天生鋒芒,無堅不摧。它的價格能夠高達兩千五百點天勛,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它擁有一項極為罕見的屬性,通靈!”
  “通靈?”艾輝大吃一驚。
  在劍典中他經常能夠看到有很多的名劍通靈之說。劍有靈,在修真時代是常識,而且據說飛劍修煉漸久,會生出非常特殊的存在,劍靈。甚至一些門派的劍典,都有溫養劍靈的法門。還有些劍典,能夠讓劍靈顯現,呈現實體,比如當年神王左莫的師兄羅離,其所創的我離便是如此。
  然而到了元力時代,連劍修都沒落了,劍通靈之說也早就湮滅。
  突然聽到有人說某把劍通靈,艾輝如何能不吃驚?
  “是的,此劍煉成之日,劍氣縱橫,長鳴三日而不絕。普通之人根本無法靠近,為了不傷到客人,敝店不得不花費巨金打造這座水晶封禁盒,鎖住劍氣。何大師有言,寶劍擇主,有緣者得之。我們把它擺出來,也是想試試。”
  掌柜深諳如何推銷貨品,經他這么一說,就連艾輝這樣囊中羞澀的人,都有些蠢蠢欲動。
  傅思思忽然道:“你不如試試,如果寶劍擇主,我送你。”
  艾輝一臉狐疑地看著她,有問題!兩千五百點天勛,絕對是一筆巨款,無緣無故送自己這么多天勛?
  “思思,他是誰?”
  一個憤怒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艾輝立即明白過來。
  什么幫忙買劍,都是借口,拿自己當擋箭牌是真的。
  真是俗套的劇情啊,難道世家都喜歡這樣的橋段?
  艾輝悠哉悠哉地轉身。
  一個長相俊逸的男子此刻滿臉憤怒,目光不善地盯著艾輝,在他身邊,幾名神情陰冷的家伙盯著艾輝。
  “思思,他是誰?”
  根據這幾天的傳聞,不用想艾輝都猜得到對面是誰。
  凌霄,凌府公子,據說兩家都希望他們倆能夠在一起。如果僅僅是這樣,事情還是比較簡單。然而傅思思表現出強烈的反抗,而其他家族,也不想看到凌傅聯姻。
  傅家年輕一代,最為杰出的,就是傅思思,其他幾個兒子都不是很成器。
  凌府已經足夠強勢,倘若再加上傅家,對許多人來說,威脅就太大了。
  雖然被卷入這樣的漩渦之中,不是艾輝的本意,但是現在看來,有點不能善了的意思。腦子轉得飛快的艾輝,瞬間便想透其中的關鍵。
  葉夫人代表大長老,傅思思用這樣的方式對抗。而傅家面對傅思思的對抗,只怕也舉棋不定,否則的話,傅思思一個女孩子,怎么可能違逆家族的意志?
  傅家的猶豫并非沒有道理,能與凌府聯姻固然是好事,但是大長老豈是好得罪?
  而自己,現在是葉府的夫子,在他們眼中,自然是葉府的人。讓自己和凌霄產生沖突,讓矛盾激化并非良策,艾輝若有所思。凌府豈能坐視傅家這么大補之物從嘴邊溜走?十有**步步緊逼,打著先造成事實再說。
  小姑娘用這樣的方式,來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果然比她弟弟,自己那個便宜學生要聰明得多。
  “思思,他是誰?”
  艾輝滿臉驚詫,出聲反問,模仿凌霄的語氣。
  他的右手背在身后,指著一旁的玄鐵墨劍。
  卷都被卷入了,怎么攫取最大利益,才是最現實的問題。他可是做好準備,倘若小姑娘不上道,那自己馬上往后縮。什么為了面子、沖冠一怒為紅顏之類,反正他是不會做。
  傅思思沒有想到楚朝陽如此配合,微微有些失神。當她眼角余光瞥見楚朝陽身后指著玄鐵墨劍的手指,眼角一跳。
  兩千五百點天勛!
  這家伙瘋了嗎?
  兩千五百點都可以請動一位大師出手了!
  這家伙難道以為自己能值兩千五百點天勛?
  “這位公子是凌霄。”傅思思對艾輝道,接著轉過臉對凌霄道:“他叫楚朝陽。”
  她的一只手身后擺了擺,接著伸出五根手指。
  艾輝心中冷笑,五百點天勛就想我惹下這么大的麻煩?真當豆包不是干糧!
  “原來是凌公子,幸會幸會!”
  凌霄滿臉陰沉,雙目火焰跳動,他心中極為憤怒。
  公子他
  兩個稱呼,立即把傅思思對兩人的親疏表現出來。
  這對狗男女!
  凌霄心中怒火滔天。
  母親要求他無論用什么辦法,都要把傅思思搞到手。
  傅思思固然美貌,但是他凌霄什么女人沒有見過?在他眼中,傅思思是他的獵物,追逐是一場有趣的狩獵罷了。他對傅思思所謂的愛慕之意,只是這場狩獵中的道具而已。
  現在,自己的獵物,竟然落在別人手上。
  他一言不發,心中的殺機四溢。
  艾輝的注意力全都在和傅思思討價還價上。
  最終,兩人達成一致,一千點天勛。
  艾輝也心滿意足,這些天他已經摸清楚了,這些世家子弟們身上的天勛,低的大概兩三百,多的也就六七百。
  加上已經付過的兩百點,等于這次出來,就賺到一千兩百點天勛。
  一千兩百點什么概念?艾輝之前出售雪流櫻,絞盡腦汁各種巧立名目,從那些學生身上才搜刮到一千四百點天勛。一千兩百點,再加個三百點,都可以買銀折梅了。
  忽然,仿佛烏云散盡,陽光普照,凌霄滿面春風:“楚先生的名字在下好像在哪聽過,不知楚先生現在在何處高就?”
  艾輝有些意外,這樣的情況還沒有動手?比自己預想的要更有城府啊,不過也是,能把傅思思逼到如此狼狽的境地,凌霄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
  但是人生演技,自打艾輝頂著楚朝陽的身份之后,功力日益深厚。
  艾輝滿臉羞愧:“在下一事無成,這些年都是思思救濟,思思對我情深意重,我豈能視思思于不顧?為了能和思思夜夜廝守,在下就來了銀城。運氣不錯,如今是一位夫子。”
  傅思思呆呆地看著楚朝陽,她感覺自己雞皮疙瘩起一身。
  一聽是夫子,凌霄頓時放松下來,冷笑:“原來是個吃軟飯的。”
  “你此話實在太”楚朝陽臉色一變,怒目而視,五秒之后,頹然道:“說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如此沒用,思思你還對我不離不棄,此心此情,天地可表,日月可鑒。何以相報,唯有生死相依,思思,你能感受到么?”
  說罷,楚朝陽一臉深情看著傅思思。
  自己被傅思思陰了一把,雖然從天勛上沒吃虧,但是并不意味著艾輝喜歡被人陰的感覺。他怎么會讓傅思思那么好過?
  傅思思恨不得一頭撞死,她全身汗毛一根根豎起來,又像吞了一顆蒼蠅一樣難受。現在她后悔了,為什么自己找楚朝陽?她被膈應得整個人都不是太好了。
  一向氣焰囂張的凌霄為什么今天沒有第一時間動手?為什么廢話這么久?
  她氣得臉通紅,但是強自忍住,低下頭:“這個時候說這些干嘛?”
  在凌霄護衛等人的眼中,傅思思滿臉紅暈,不勝嬌羞低頭,臉色不由大變。他們對自家公子的性格脾氣再了解不過。
  凌霄徹底炸了!
  自己的獵物落入別人的手中已經讓他覺得很難堪,如今這對狗男女居然還在自己面前秀恩愛,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樣。想著自己的獵物被別人玩弄了不知道多少回,還在自己面前擺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他胸中的怒火一下子把他所有的克制全都燒得干干凈凈。
  凌霄面容扭曲,滿臉獰笑:“給我宰了這個軟蛋!”
  凌霄身邊的幾名護衛呼地一哄而上。
  傅思思臉色微變,正準備對楚朝陽喊“快跑”的時候,楚朝陽出現在她身前,裝模作樣滿含深情大喊:“思思快跑!”
  護衛把兩人圍在中間,步步緊逼。
  “跑?一個都跑不了!”
  凌霄心中快意無比,眼中浮現貓抓老鼠的戲謔之色。
  傅思思臉色有些發白,但是她強自鎮定,寒聲道:“凌霄,你敢向我動手?”
  凌霄滿臉溫柔之色:“思思,放心,我不會傷你一根毫毛。我還等著把你娶過門呢。你的好情郎,我也不會殺他,我會把他泡在鹽水壇子里,親眼看著我們成親。”
  傅思思臉色大變,眼中露出恐懼之色。
  “你竟然如此喪盡天良,滅絕人性!凌霄,我問你!”
  楚朝陽聲音中充滿驚恐,微微顫抖,語氣猛地一轉。
  “為什么不是糖水壇子?”
  眾人一愣。
  華麗耀眼的劍光倏地炸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