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58 葉府來歷

凌霄的護衛沒有想到楚朝陽會主動動手,他們的注意力也被剛才的問題岔開,突如其來的劍光,就像一團絢爛的煙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炸開。
  沒一點點防備,眼前一片雪亮。
  驚呼和咒罵聲混雜在一起,護衛們紛紛施展他們最強的防護招式,有的面前亮起光幕,有的用武器護在身前。
  無人后退,身后就是公子。
  凌府規矩森嚴,保護公子不力,回去等待他們的是極其嚴厲的懲罰。
  絢爛耀眼的劍光中,一雙眸子漠然沒有波動,握著銀折梅的手穩定精準。順著劍勢,收腹弓背,就像光華的陰影下潛行的黑貓,沒有半點聲息。
  絢爛繁華迷離人眼亂人心的大多虛幻假空,樸實無華不聲不響不惹眼的多半有真意。
  劍光是虛招。
  沖到近處的艾輝,就像虎入羊群,伸出利爪,露出獠牙。【摘星】手套不僅能夠提高他十指的靈活度,還大大提高了他對元力的調動。
  他的出手比平時要快了兩成,到了他這般境界,快了兩成意味著質的飛躍。
  銀折梅一抖,猶如閃電蜿蜒,【六道月】!
  六道巴掌大小的弧線劍芒,倏地從劍尖噴涌而出。
  艾輝手腕倒轉,劍柄轉動。
  銀折梅就像指針一樣倒轉,六道弧形劍芒就像有一根無形的細線,牽著它們轉動。
  艾輝新領悟的【北斗】!
  護衛們脖子后面一涼,鋒銳劍意透體而入,他們身體一僵。
  每人脖子后面都抵著一道巴掌大小的劍芒。
  他們面色如土,一動不敢動,鋒銳的劍意刺激的他們渾身汗毛直樹。他們毫不懷疑,稍有動作劍芒就會把他們的頭顱從脖子上切下來。
  沒有人看清楚剛才發生了什么。
  轉眼間形勢顛倒。
  凌霄呆若木雞,還沒回過神來。
  同樣沒有回過神來的,還有傅思思,她的嘴巴微張,臉上滿是不能置信。
  這……
  楚朝陽的實力她覺得還是不錯的,否則的話怎么能夠得到葉夫人的青睞?能戰勝桂虎和蘇懷君她也不是很奇怪,連學生都打不贏,怎么當夫子?
  實力不強,是沒有在世家豪門做夫子的資格。
  但是她沒想到沖突結束得如此之快,凌霄身邊的護衛,不是無名之輩。凌霄從小就囂張跋扈,惹事不斷,凌夫人擔心他的安全,給他配置的護衛雖然沒有大師,但是實力都非常強悍。
  回過神來的凌霄臉色大變,眼前的楚朝陽看上去就像換了一個人。
  楚朝陽的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容,但是那絲笑容之中,沒有半點溫度。更讓凌霄感到心悸的是,對方渾身散發的危險氣息。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家伙。
  凌霄定了定神,開口道:“你到底是誰?”
  “楚朝陽啊。”艾輝神情還和剛才一樣。
  但是放在此刻凌霄的眼中,卻是異常的諷刺和扎眼,但是他城府頗深,此時冷靜下來,神情恢復自若:“這么好的身手,可不像一位夫子。”
  艾輝收起銀折梅,抵在護衛后頸的弧線劍芒崩散在空中,他笑瞇瞇道:“在下是葉府的劍術夫子。”
  葉府!
  凌霄的瞳孔一縮,許多事情立即聯系起來。他看了一眼傅思思,道:“難怪思思會去葉府,原來因為閣下在葉府。不過,一個夫子和我爭,葉府也庇護不了你。”
  艾輝也不生氣,信口開河道:“說不定我哪天就成了劍術大師了呢?哎,你要想想,我總是得有點優點,要不然思思怎么這么死心塌地跟著我?”
  凌霄的臉色微微一變,楚朝陽所言,卻恰恰說中了他最擔憂的地方。
  按照他對傅思思的了解,這個女人絕對不會喜歡一個無能之輩。倘若對方真的極有天賦,那一切就會不同。
  一個年輕、天賦異稟,又對她死心塌地的男人,只要入贅傅家,對當下日薄西山的傅家來說,意味著新的希望。
  而且此人是葉府的夫子,身后是葉夫人,是大長老。凌霄雖然素來對自家家世自傲,但是在大長老面前,卻沒有什么值得驕傲的地方。
  換一個時候,哪怕一個大師,在凌府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這到底是不是大長老的意思!
  如果是,那一切都要重新衡量。如果不是,那只需要解決掉楚朝陽,問題便迎刃而解。弄清楚凌府真正要面對的是誰,快刀斬亂麻。不能讓此事再拖下去,免得再生變數。
  “如此說來,我們要公平競爭了。”凌霄展顏一笑,氣度不凡:“我凌霄對思思一片真心,豈是半途而廢之人?我相信思思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說罷,他面帶微笑,朝兩人微微躬身致意,帶著護衛轉身離去。
  走出店鋪二十多米,凌霄臉上的笑意消失,寒霜密布:“去查一下,這個楚朝陽到底是什么來頭?”
  “是!”
  回葉府的路上,艾輝喜滋滋地清點了天勛,嘿然:“貨款兩訖!”
  如今他身上總共兩千六百點天勛,這是一筆真正的巨款。元力池的圖紙需要一千點天勛,而像剛才那把玄鐵墨劍,艾輝現在已經有能力買下來。
  艾輝沒舍得。
  馬上就要去蠻荒了,需要用到天勛的地方很多。
  艾輝沉浸在身懷巨款的喜悅之中,走路都輕快了許多。身邊的傅思思低著頭,一路默不作聲。
  葉府的大門遙遙在望,傅思思冷不丁問:“有沒有興趣做傅家的姑爺?”
  艾輝愣了一下,接著轉過臉,一副看白癡的神情看著傅思思:“難道你覺得我傻?”
  傅思思接著道:“一萬點天勛。”
  艾輝滿臉鄙視:“嚇唬誰呢?把你賣了都不夠一萬點天勛。”
  傅思思神色沉靜:“傅家雖然比不上凌府,但也不是一般的家族,老底子總是有一些。沒有天勛,總是有適合你用的寶物。如果你不喜歡我,婚后你大可自己在外面尋歡作樂。我需要的只是一個名義。”
  剛才楚朝陽的出手,讓她大為震驚,她意識到所有人都低估了他。如今的傅家,缺乏一個能夠支撐起傅家的頂梁柱。
  她在楚朝陽身上看到巨大的潛力。
  楚朝陽的劍術天賦極高,比她想的更高,如果加上傅家的財力物力,極有可能在段時間內突破大師的境界。
  最重要的是,她能用這樣的理由,說服家族。
  “今天這件事到此為止,咱倆這是一樁生意。我呢,對你這種沒胸沒屁股的女人沒興趣。再說我吃多了?去招惹凌府?欺負我剛來銀城不懂行情?幫你擋一次,那是看在天勛的份上。回去咱們就宣布分手,我可不想半夜被凌府的刺客干掉。”
  看到面前的傅思思被說得啞口無言,他心中大爽,眼角的余光瞥一眼身后。他早就發現后面有人遠遠跟蹤。
  艾輝深吸一口氣,忽然滿臉悲傷,手指著傅思思,帶著顫抖,音量陡然拔高:“入贅?早就說過此話休提,我楚朝陽頂天立地男子漢,豈可入贅?好好好!我楚朝陽有眼無珠!錯看了你!從今天起,你我別過,恩斷義絕,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傅思思先是一呆,但是轉眼間,就反應過來,滿臉冷笑看著他。
  艾輝眼角余光瞥見街道遠處的人影騷動,顯然他們十分非常興奮,頓時心中松一口氣。那凌霄臨走之前,絕對沒有半點善罷甘休的意思。凌府可是這里的地頭蛇,得罪了他們,自己就休想安生。
  賺錢歸賺錢,但是他可不想為了賺錢惹下大麻煩。
  他的時間很緊張,每天除了修煉,就是在典籍院尋找筆記,哪有時間陪這些公子小姐們玩過家家?
  演技有進步啊!
  艾輝得意地朝傅思思眨了眨眼睛,終于扳回一局。這個女人心機深沉,今天差點被她擺了一道。這要是不趕緊撇清關系,今天晚上估計凌府的刺客就要摸過來。
  傅思思陰沉著臉,冷冷盯著艾輝。
  就在此時,忽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在不遠處想起:“你們這是……”
  只見不遠處的十字路口,正欲回府的一行人之中,葉夫人滿臉疑惑地看著兩人。
  艾輝心里咯噔一下,暗呼不妙。
  傅思思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緊接著眼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眼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流,她帶著哭音朝葉夫人沖去,撲進葉夫人的懷里泣不成聲。
  “怎么了?怎么了這是?思思不要哭,說給葉姨聽,葉姨給你做主!”
  葉夫人拍著傅思思的背柔聲勸道。
  “嗚嗚嗚……”
  “嗚嗚嗚……我和他認識很多年,感情本來挺好嗚嗚嗚……”
  “他一直沒個正經出路,嗚嗚,我也沒嫌棄他,給他買劍典,幫他修煉。好不容易他劍術有些出頭,就喊他來銀城,想著以后能和他在一起嗚嗚嗚……”
  “他……他要和我恩斷義絕,要……要和我陽關道獨木橋……嗚嗚嗚……”
  無數充滿殺氣的目光齊刷刷刺向艾輝。
  艾輝目瞪口呆,身體僵住,就像一座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