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61 給他一劍

如果讓人們評選五行天最獨特的建筑,毫無爭議,梨云亭居必須位列第一。
  比深空座頭鯨溯洄之地還要高曠虛冷的深空,一朵十多畝的云甸安靜懸浮。云甸之上,一座青瓦白墻的小院,遺世獨立。木板鋪成的小徑,彎彎曲曲,從小院的柴門延伸至云甸邊緣的一座八角涼亭。
  梨云亭居是宗師安木達的起居之所。
  安木達喜歡幽靜,便在深空虛冷之所,建造了梨云亭居又見籃球高手。
  此刻的梨云亭,對坐兩人,一位發須皆白的垂垂老者,一位正襟端坐的颯爽女子。
  老者便是五行天碩果僅存的宗師安木達,對面的女子是他的學生師雪漫。
  安木達看到自己的學生很高興,一直樂呵呵。
  他臉上皺紋很深,就像人生的荒原被歲月河水不斷沖刷形成的溝壑。厚厚的眼皮,小的時候總會讓師雪漫想起海龜厚實布滿斑駁痕跡的龜殼。眼珠子渾濁黯淡,在師雪漫的記憶中,只有幾次它才會亮起令人心悸的光芒。滿頭雪白的長發,就像天空傾泄而下的白云。
  從師雪漫第一次見到老師的時候,老師就是這般模樣,從來沒有改變過。
  但是今天見到老師,她卻感受到一縷衰敗的氣息。這縷氣息如此之弱,但是在纖塵不染的梨云亭居,卻是如此醒目。
  她忽然明白老師為何會喊自己來,心中難抑傷感。連老師這樣宗師,在時間面前都是同樣脆弱嗎?
  安木達樂呵呵笑道:“你的事情,為師都聽說了。為師那師弟,可是對你們父女倆很不滿意啊。哈哈。”
  他想到自己師弟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樣,便忍不住哈哈大笑。
  師雪漫知道老師的師弟,就是大長老。她看到老師開懷大笑,只是抿嘴一笑,給老師小心添茶。
  安木達雪眉聳動,看上去頗為滑稽:“為師卻覺得甚好,無須理會他們。你喜歡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你心性好,又有一個好父親,老師不能被比下去,總要做個好老師才行哈哈。”
  對自己的這位學生,安木達非常滿意。
  他呵呵道:“你的未來,我一點都不擔心。你的道路和所有人都不一樣,這是一條堂皇大道,照現在這樣修煉下來,遲早能成為宗師。老師的這一套,不適合你,所以也一直沒有對你有什么指點。”
  若是外界聽到安木達對師雪漫的評價如此之高,一定會非常吃驚。安木達在外面,談起自己的學生,總是會說“小姑娘人很好”之類。
  師雪漫有些吃驚,她也是第一次聽到老師這樣評價自己。
  她很快恢復平靜,微微躬身:“學生省得。”
  “沒能教你什么,也不能讓你這聲老師白叫。我去世之后,這座梨云亭居就送給你,算是老師給你的禮物。”
  師雪漫的眼睛立即紅了,鼻子發酸:“老師……”
  安木達擺擺手:“不要做這樣的兒女姿態。為師此生,晉升宗師,傲視群雄,甚是快活,沒有白活。而且也不是馬上就死,這次喊你來,是為師有幾件事情囑咐你。”
  師雪漫聲音哽咽,但馬上抬頭,正襟端坐,神色莊重:“老師您說!”
  安木達呵呵一笑:“為師大概還有大約兩到三年的時間,你不要過于擔心。第一件事,就是你的修煉問題。我知道你這次因為辭職,失去大師之光的機會。為師要囑咐你的是,以后就算有機會,也不要參加大師之光,和你的道路有沖突。”
  師雪漫肅容應道:“學生謹記!”
  安木達哈哈擺擺手:“不要這么嚴肅。第二件事,這段時間,長老會會做兩件事,全力煉制鎮神峰和推行大師之光。這樣我死了,長老會不至于連自保之力都沒有。你既然已經脫離了北海,就不要再理會長老會。”
  “是三國小兵之霸途。”
  “還有,如果有一天,五行天真的事不可為,你們就回舊土。”
  師雪漫心神劇震,呆呆地看著老師。
  “不要那樣看著我。”安木達爽朗笑道:“我只是說如果。局勢還沒有到那么糟糕的時候。”
  師雪漫默然,片刻后方問:“為何是舊土?”
  “那里是故鄉。”安木達有些出神,看著遠方虛空,就像在眺望什么。
  師雪漫在咀嚼老師這句話,目光也投向亭外。隔著浩瀚的虛空,下方廣袤的云海都模糊不清。一道道無形的波紋在下方的虛空緩慢擴散,那是深空座云鯨經過的痕跡。
  舊土,對她而言,是一個陌生無比的地方。
  老師為什么會讓她去舊土呢?難道舊土就能夠保全自己嗎?故鄉?
  她不是太明白,剛想開口,安木達忽然轉過臉。
  “是我們所有人的故鄉。”
  傅家燈火通明,仆人們就像流水般穿梭,熱鬧非凡。
  對于今天到來的葉夫人一行,傅家給予最高規格的接待。盛大的接風晚宴,把傅家裝點得像過年一樣。
  晚宴現場更是熱鬧,葉夫人毫無疑問坐在最上首,一旁陪伴她的是傅家家主傅懷恩。艾輝看到自己的便宜學生傅勇昊,還有傅仁軒。
  有一個醉醺醺的家伙,叫酒柜。還有一個騷包的家伙,叫王子。
  艾輝沒想到的是,他們居然都認識自己,一頭霧水了半天。當他們提到花魁,艾輝才知道他們居然是草堂的人。也更加印證了葉夫人和草堂的交情深厚,好幾位草堂的高手隨行在列。
  傅家也沒有舉行過這么多人的晚餐,長案沿著大殿上方向下擺,直接擺到大門口。
  晚餐極為豐盛,菜色誘人,但是艾輝也沒有什么心思吃飯。心不在焉地夾了幾筷子,腦子在尋思著怎么才能脫身。
  凌霄遭遇襲擊,傳遍整個銀城,每一家如今都是神經緊繃。
  傅家的護衛們也如臨大敵,還有葉夫人身邊的老婦,實力更是深不可測。艾輝不止一次發現她的目光從自己身上掃過,目光中淡淡的警告之意,讓他如芒在背。
  大堂內看上去十分熱鬧,但實際上,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上首的葉夫人和傅懷恩身上,耳朵各個都豎得老高。
  葉夫人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風,短短聊了一會,傅懷恩就被葉夫人折服。他年輕的時候聽過葉夫人的芳名,但是隨著她嫁人,就銷聲匿跡。后來深居簡出,少有在外面露面。
  最有權勢的大長老作背景,本身的手段智慧,又是上上之選,那還有什么可猶豫的?
  傅懷恩端起斟滿的酒杯,向葉夫人致敬,慨然道:“夫人見地非凡,懷恩心悅誠服,甘拜下風。從今天起,傅家執鞭墜蹬,跟隨夫人左右,聽候夫人差遣!”
  說罷,一飲而盡。
  “什么差遣不差遣,太見外了。從今天起,大家就是一家人。”
  葉夫人巾幗不讓須眉,豪爽給自己滿上,同樣一飲而盡。
  葉夫人對他的尊重,讓傅懷恩大為激動,連干三杯才作罷神奇的武俠戒指。
  傅家加入大長老的陣營,從此一錘定音。
  氣氛頓時融洽起來,推杯舉盞,好不熱鬧。
  就在此時,一個略顯囂張的聲音響起。
  “今天這樣的好日子,光喝酒怎么行?不如來個切磋,給大家助助興!請夫人準許!”
  只見一個少年,揚身而起,步入大堂中間,赫然是付勇昊。
  他先向恭恭敬敬向上首的葉夫人行禮,再向傅懷恩行禮。
  葉夫人贊道:“早就聽聞勇昊天資過人,今日一見,果然英姿勃發,人中之龍。”
  傅懷恩老懷大慰,連言謬贊。
  葉夫人也不矯情,舉起酒杯站起來,大聲道:“勇昊此言甚是!當今五行天,先有血修之災,后有翡翠之變,實則千年未有之危局。危如累卵,大廈將傾,我輩何為?當血勇,當尚武,當奮起,當人人當先,方能力挽狂瀾,方能無愧于心!飲勝!”
  她仰頭一飲而盡。
  在場諸人無不熱血沸騰,心中激蕩難抑,不約而同站起來,轟然應諾:“飲勝!”
  就連艾輝也升起一絲敬意,心中暗贊葉夫人真是厲害。光是寥寥幾句,便一掃腐朽頹敗之氣,氣象嶄新。看到周圍人崇拜和狂熱的目光,艾輝更加佩服,但是也更加警惕。
  現場氣氛熱烈,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望向葉夫人。
  眾目環顧之下,葉夫人面帶微笑,略帶俏皮道:“當然,五行天靠我們這些老家伙自然是不成的,得靠你們,你們才是五行天的中流砥柱,才是五行天的未來和希望。既然是助興嘛,那當然得要有獎勵。上次的比試,獎勵了摘星手套。這次的獎勵,那就一顆元丹吧。”
  整個大堂轟然炸開。
  艾輝也露出呆滯之色,他被葉夫人的大手筆給震撼到了。
  元丹!竟然是元丹!
  所謂元丹,是高階荒獸才有的內丹,蘊含荒獸修煉的精華。經過元食元修的炮制、煉化之后,元丹內的元力就能夠被元修直接吸收。
  這也是元丹唯一的作用。
  老婦拖著一個圓盤走入場內,圓盤內五顆顏色截然不同的元丹,散發著五種不同的光澤。
  喧鬧的大堂,驟然安靜下來,每個人都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金木水火土,五顆元丹!
  “最后的勝出者,可以挑選其中任何一顆元丹。”
  葉夫人這句話就像往滾燙的熱油中滴了一滴水,大堂再次炸開,每個眼中都是瘋狂拼命的神情。
  要不要呢……
  艾輝一邊吞著口水,一邊在內心掙扎。
  “在下挑戰楚朝陽!”
  艾輝愣了一下,下意識抬頭。
  場內的便宜徒弟一臉囂張,用劍指著自己。
  他頓時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