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有些地方沒想清楚請假一天明天雙更

銀城真不是好地方。p艾輝已經不是第一次生出這樣的感覺,他好像天生對這里有著本能的排斥。p就像大堂此時燈火通明人聲鼎沸,一張張帶著醉意的臉龐,入口皆是美食美酒,入目皆是美女。在這里,你除了和大家一樣同醉同歌同鬧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每個人臉上堆著笑容,就連戒備和警惕都那么默契。每個人都知道什么樣的距離,既可以讓自己安全,也讓對方不覺得反感。
  精致的謊言和微笑,就像流水般的美酒美食到處都是,彰顯著能力和風度。
  劍修道場的徹夜狂歡與此地相比,簡陋原始得就像野人的狂歡。
  大家勾肩搭背,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胡言亂語,全然沒有半點風度可言。無所顧忌吹著牛,喝醉了講著自己的心事,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就像個白癡一樣。
  艾輝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般懷念那時的狂歡。
  此地的狂歡就一群帶著面具的人,賣力地表演著,精美華麗的水晶燈高懸在頭頂,璀璨輝煌,明明身邊到處都是人,可是孤獨感無處不在。
  銀城就像一座看上去風景絕美的大湖,湖面如鏡,映天地一色。然而平靜的湖泊里,卻隱藏著一個個看不見的漩渦暗流,那就是世家大族。
  世家大族的影響力在銀城無處不在,他們的觸角伸進銀城的街頭巷尾,每個角落。
  只要你踏入銀城,你就卷入這些漩渦之中,無人能夠幸免。身不由己,才是這里的常態,哪怕就是高高在上的葉夫人傅家主,同樣如此。
  銀城所見,華麗精致如畫,卻也空洞蒼白如畫。就像剛剛葉夫人激動人心的豪言壯語,此刻已經被人忘卻,人們瞪著通紅的眼睛,看著場內較量的兩人。
  除了能夠埋頭狂吃,艾輝還能做什么?
  他現在恨不得馬上離開。
  遇到問題也好,危險也罷,他從來不會退縮。但是不知道為何,反倒是在這燈火通明高朋滿座,氣氛熱烈如火的大堂,他心中去意反而更加濃烈。
  可惜,筆記還沒有找到。
  他狠狠地繼續埋頭苦吃,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去除心中不好的感覺。
  就在此時,忽然一縷極度危險的感覺從他心中升起,他的身體頓時僵住。一秒后,他的身體放松下來。他裝作要喝水,抬起頭,目光假意散漫地掃過人群。
  危險的直覺如此強烈,艾輝心中警兆沒有半點消失,反而愈發強烈。
  艾輝看上去和其他人沒有什么區別,但是注意力高度集中,全身蓄勢待發,一有什么動靜,他就會立即發動。
  危險的感覺若有若無,經驗豐富的艾輝知道危險肯定不是針對自己,更讓他覺得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么他隱約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不是針對自己,那會是針對誰?
  艾輝的大腦飛速轉動,他的目光也在不斷掃過全場。忽然,他一個激靈,在場之人誰被刺死的可能性最高?
  艾輝猛地轉過臉,看向上首的葉夫人。
  如果有危險發生,在場最有可能的……一定是葉夫人!
  葉夫人正在和傅懷恩聊著天,實力深不可測的老婦守在她身后兩步,警惕的目光不時掃過周圍。
  艾輝的目光銳利無比,立即注意到一名正在靠近葉夫人的仆人,仆人手上托著托盤,托盤是熱騰騰的菜肴,看上去沒有任何異樣。
  難道是自己多疑了?
  就在此時,身形在陰影中穿行的仆人恰好轉過身體,面朝艾輝這個方向。
  艾輝的瞳孔驟然收縮,仆人的眼中赫然有一抹妖異的血光。
  神之血!
  心神劇震的艾輝猛地站起來:“小心!”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他會感受到危險的氣息,他對血靈力極為敏感,這種本能的仇恨早就刻進他的骨髓之中。
  老婦的反應最快,幾乎是艾輝剛剛站起來,就護住葉夫人。
  仆人一看行跡敗露,臉上露出決絕之色。
  他的身體就像吹起的氣球一樣迅速膨脹,面容詭異地扭曲,看上去異常可怖。
  “那是什么?”
  “天啊!”
  老婦的臉色大變。
  距離她不到五步,身體徹底鼓脹成圓球的仆人,轟然爆炸。
  耀眼的紅光讓全場眾人頓時失明,可怖的氣息籠罩整個大堂,慘叫聲和驚呼瞬間刺破耳膜。
  艾輝的反應最快,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是一個矮身,腳尖一勾,通體由鐵木打造的案桌飛起,就像一面大盾牌,擋在他面前。
  咄咄咄!
  密集的撞擊聲不絕于耳,刀劍難傷的案桌上面坑坑洼洼,飛濺的碎肉勁道恍如強弩射出的箭矢。
  艾輝身邊,頓時倒下一片。
  大堂彌漫著血毒所特有的甜香,艾輝的眼睛倏地紅了,刻骨的仇恨頓時讓他全身戰栗。整個大堂幾乎都被紅色的血霧籠罩。
  而就在此時,艾輝胸口血梅花一顫,他的身體一僵。
  這是……
  艾輝睜大眼睛,他陡然反應過來,一千塊就在附近!
  仆人身體爆炸,對老婦的傷害最大,一大半沖擊幾乎全都被她承受。她披頭散發,嘴角溢出鮮血,看上去極為狼狽。
  “保護夫人!”
  老婦的怒吼和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紅色的血霧之中,兩道身影一觸即分。
  不好!
  艾輝臉色大變,自己真蠢,一千塊的目標除了是葉夫人,還能有誰?
  老婦擋在葉夫人身前,怒目圓睜,一動不動。
  忽然,一縷鮮血從她的脖子冒出來,血水就如同泉水般汩汩而出,老婦轟然倒下。
  就……這樣死了?
  艾輝呆住,老婦的實力深不可測,他懷疑最少也是一位大師。但是一位大師,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隕落。強如大師,在精心構設的刺殺面前,如此脆弱。
  葉夫人的臉上第一次露出驚惶的神色,當老婦轟然倒地,驚惶變成恐懼。
  艾輝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見一道詭異的身影,悄然沖向葉夫人。
  一千塊!
  她想殺葉夫人!
  “住手!”
  “小心!”
  酒柜和王子齊聲驚呼。他們的座位靠近大門,距離葉夫人太遠,此時目睹險情,臉色大變卻又鞭長莫及,只有出聲示警。
  該死!
  艾輝來不及多想,猛地沖出去,他就像貼著地面猛地撲出去的猛虎,人在半空中,一道雪亮的匹練橫貫半個大堂。
  傅勇昊的運氣不錯,因為位置角度的緣故,身邊的大哥傅仁軒擋住所有的攻擊。但是突然的變故,讓他立即懵了。
  恰在此時,一道耀眼凜冽的劍芒,從他眼前橫掠而過。
  他一個激靈,陡然清醒過來,恰好看到楚朝陽兇猛如虎的背影和那道凜冽雪亮的劍芒。
  葉夫人只覺得一點銀光,在她的視野中急劇放大,恐怖的殺意籠罩,她的腦子和身體如墜冰窟。楚朝陽那張陰冷帶著刀疤的臉,在她眼中急劇放大。那雙眼睛充滿刻骨仇恨和掠食者的兇狠殘酷,熾亮閃耀的劍芒卻是冰冷得沒有一絲溫熱。
  他……要殺自己?
  葉夫人臉上的驚駭,就像石頭投進湖面泛起的漣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擴大。
  悄然撲向葉夫人的身影,手臂微不可察的一顫。
  叮!
  相交的瞬間,艾輝手中的銀折梅,仿佛刺進了一道通向虛空的漩渦,強大的吸力仿佛要把他拉近漩渦,艾輝的眼睛琉璃般的光芒一閃而逝,那股詭異的力量消失不見。
  此時艾輝已經百分百肯定,面前這個穿著傅家丫鬟衣服的女人,就是佘妤!
  神國妖女!
  佘妤臉上戴著元力面具,她看上去就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小丫鬟,但是隨著眼睛陡然明亮起來,那張姿色普通的臉,陡然多了一抹生動的色彩。
  丫鬟嘴角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神秘笑容,舌頭情不自禁微微舔了舔鮮艷的嘴唇,就像捕食者發現了獵物的蹤跡。
  原來你在這里!
  激蕩的勁氣帶得葉夫人不由后退幾步,等她重新站定,發現一個身影擋在自己面前。葉夫人此時反應過來,剛才是楚朝陽救了自己,目光中多了一絲感激。
  酒柜噴出一團酒霧,酒霧中沖出一道騎士身影,呼嘯著朝楚朝陽對峙的那個丫鬟斬去。
  王子騰空而起,人在空中,大劍高舉頭頂,氣機牢牢鎖定目標。這一斬,聚集他全部力量!
  反應第三快的竟然是蘇懷君,揚手射出手中青翠的竹枝。
  竹枝落在葉夫人腳邊,倏地生長,灑下青色的光幕,把葉夫人護在其中。
  佘妤朝艾輝眨了眨眼睛,身形原地詭異一顫,就像擺脫什么束縛一般。無論是酒氣所化的騎士,還是王子空中蓄勢待發的斬擊,突然失去了目標。
  明明目標還在原地,但是他們竟然無法鎖定對方。
  突如起來空蕩蕩的感覺,讓王子難受得幾乎要吐血。
  酒氣騎士更是直接在空中散作一團霧氣。
  丫鬟的身影,就像水中的倒影一般,漸漸變淡,就這么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的人,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寒氣。
  只有艾輝看到佘妤消失前無聲變幻的口型,他心底的寒意更盛。
  “我會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