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64 名師高徒

傅家一片哀嚎。p大堂內東倒西歪,到處都是受傷的人。仆人自爆的威力并不大,但是事發太突然,沒有防備之下死傷慘重。p從狂歡跌落到哀傷,只不過數個呼吸之間。
  損失最大的是葉夫人。
  她臉色蒼白哀傷,半跪在老婦身邊,顫抖的手指輕輕撫過老婦怒目圓睜的眼睛。她第一次距離死亡如此之近,只有幾步之遙。如果不是忠心老仆用身體擋住襲擊,她現在一定倒在血泊之中。
  她凝視著老婦的尸體,眼中是深深的悲怮。老婦跟隨她多年,深得她信任,親如家人。
  一位大師的陣亡,對葉夫人的實力打擊巨大。
  她低聲對涌過來的仆人道:“厚葬她。”
  葉夫人站起來,她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傅家剛剛投靠自己,就遭遇如此打擊,傅家的信心只怕會得到很大的動搖。
  雖然襲擊發生在傅家,但是葉夫人卻知道傅家絕對不知情,因為地上倒下的大半都是傅家子弟。就連傅懷恩,因為距離葉夫人很近,也受到波及,受傷不輕。
  傅家傷亡慘重,很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她不能讓傅家就這么倒下去。
  自古都有千金買骨,倘若第一個投靠她的家族,就這么倒下,那其他家族又有誰還敢替她效力?
  葉夫人在傷員之間穿梭,指揮救治,安排得井井有條。很快,雖然傷員人數并沒有減少,但是士氣卻大大提升,恐懼倉皇的人心安定下來。
  王子走過來,拍拍艾輝的肩膀:“干得好!”
  艾輝反應過來,明白王子說的是剛才自己出手擋下偷襲,道:“沒什么,這是我該做的。”
  酒柜也朝艾輝贊許頷首示意。
  如果葉夫人出了意外,他們兩個回去一定會受到非常嚴厲的懲罰。葉夫人和草堂關系匪淺,他們在草堂的時間比艾輝要長很多,有些事情知道更多。
  艾輝環顧四周,心中充滿了疑惑。
  一千塊為什么會在銀城?一千塊到底想干嘛?
  刺殺葉夫人?艾輝覺得不是。
  這次的刺殺短暫卻異常凌厲,看上去無論從哪個方面都無可挑剔。不僅讓葉夫人折損了一名高手,還差點得手。
  但是不知為何,艾輝總覺得哪里不對。
  他沉下心,一點點理順自己的思路。葉夫人決定到傅家來,是白天的事情。晚上刺殺就發生了,也就是說,給一千塊準備的時間只有半天左右。
  除非一千塊本來就潛伏在傅家,刺殺只是適逢其會,但是艾輝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低,太巧合。
  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意味著一千塊身后一定有本地家族的支持,而且還是大家族的支持。只有本地的大族,才能夠這么快得到消息,也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混入傅家。
  難道是凌府?
  按理說,凌府的嫌疑最大,剛剛遭受重創的凌府,報復性的反擊,一點都不奇怪。可是,艾輝總覺得這個推論,有什么地方不太對。
  艾輝突然想到凌霄遭遇襲擊,愣了一下,他仿佛隱約抓到什么線索。
  凌霄的遇刺,正是導致凌府和葉府之間矛盾激化的導火索。
  凌霄遇刺……凌霄遇刺……
  艾輝猛地抓住重點,凌霄遇刺會不會也是一千塊出手的呢?這個想法一冒出來,艾輝立即精神一振,如此一來,就有很多東西能夠解釋得通。
  凌府是世家派的代表,葉夫人身后是大長老,兩者的斗爭對五行天來說,可謂元氣大傷。
  削弱五行天是神之血求之不得的事情。
  可是,這次刺殺葉夫人,除了讓葉夫人折損了一名高手之外,戰果其實不多啊。而且還暴露了神之血的身份,血毒這樣特征明顯的事情,誰也不會搞錯。
  這個時候,暴露銀城有神之血內應潛伏,對一千塊來說,完全是弊大于利。
  除非……
  就在此時,猛地聽到酒柜暴喝:“小心!敵人沒有離開!”
  包括艾輝在內,所有人都精神一緊!
  好狡詐!
  假裝離去,卻又暗藏在一旁,等待再次出手。
  酒柜猛地噴出一團酒氣,酒氣中沖出一名騎士,轟然沖向圍墻角落。原本空無一人的角落,突然冒出來幾名身影。
  潛伏者發現行跡暴露,兩人迎向酒氣騎士,另外一群人分成兩翼,悶不吭聲沖過來。
  場面立即變得危險。
  大部分傷員都躺在地上,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救治傷員身上,突然的戰斗讓大家立即慌亂起來。
  傅家的護衛紛紛迎上去,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大家嚇一跳,只見傅家的護衛像割麥子一樣倒下。
  傅思思的臉色此時已經沒有一點血色,傅家今天遭受的重創,讓她慌張起來。她本來是想給家族找到一條新路,以免落得被凌府吞并的下場。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新的道路更加殘酷。
  “擋住他們!保護夫人!”
  傅懷恩挺身而出,厲聲高喝。
  他的天資在歷代家主之中,非常平庸,但是比起稚嫩的傅思思,此刻的他無愧于傅家家主。看到護衛們紛紛倒下,他目眥欲裂,怒吼一聲,撲上去。
  傅家絕學【青龍藏】全力施展。
  看到全身都是血的父親沖入人群,傅思思的眼淚奪眶而出。
  激蕩的元力燃燒傅懷恩的肌膚,肌膚寸寸龜裂,青色的光芒透體而出,就仿佛身上長出青色的龍鱗。傅懷恩的眼睛,化作一片青色,看不到瞳孔。
  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
  傅懷恩一加入戰斗,岌岌可危的防線立即穩住。一口氣殺死六名敵人,整個過程就像切瓜砍菜,立即震懾全場。
  傅懷恩……難道是大師?
  艾輝驚疑不定地看著傅懷恩。他和敵人交手,能夠很直觀地感受到敵人的實力,是何等的兇悍。對方只用了三個人就纏住自己,讓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一千塊從哪里找來這些實力如此兇悍的高手?
  而傅懷恩此時卻恍如入無人之境,前后變化,天差地別。
  酒柜和王子更加驚駭,他們確定,此刻的傅懷恩是真正的大師境界。
  有個冷漠的聲音,在敵人之中響起:“防守!他的化龍,堅持不了多久。”
  這群人陰沉著臉,不動神色,但是很顯然他們聽到“化龍”堅持不了多少時間,松一口氣。短短的時間內,傅懷恩手上已經倒下七八人。
  傅懷恩對這些家伙痛恨至極,這些家伙差點讓傅家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他下手尤其狠。
  酒柜和王子兩人也是陷入苦戰,對方非常擅長三五人的合擊,兩人就像深陷泥潭之中。
  “很好,很好!”
  臺階之上,葉夫人目光陰沉如水,連說兩個“很好”,顯然已經是怒極。
  “凌府真是處心積慮,竟然用舍身衛來對付妾身!”
  葉夫人一語道破這些人的來歷。
  眾人聽到“舍身衛”三個字,無不臉色大變。舍身衛是凌府豢養的死士,每一個都是層層篩選的精銳,他們從小就一起修煉,極為默契。
  酒柜王子此時恍然大悟,明明對方的實力并不算強,但是卻能死纏爛打,讓他們根本脫身不得。
  為首一名神情陰冷的男子漠然道:“葉府的臉是臉,我凌府的臉,莫非就不是臉?今天就是要取你一臂,替我兄長報仇!”
  艾輝不知道“舍身衛”的來歷,但是他聽懂了凌府,同樣心神劇震。
  他終于知道一千塊打的什么主意。
  栽贓!
  把與神之血勾結的名頭,栽贓在凌府身上,并且加深葉府和凌府之間的仇恨。根基深厚代表世家利益的凌府,背后站著大長老的葉府,兩者的你死我活,會讓五行天內部徹底陷入內亂和混戰。勾結神之血刺殺葉夫人,也會讓雙方沒有任何妥協的可能。
  好狠毒!
  艾輝冷汗涔涔,心底直冒寒氣。只不過區區手段,五行天這座外表還很華麗雄偉的大廈,已經開始出現轟然崩塌的跡象。
  妖女!
  對方的心智和手段,遠在他之上。
  再想起剛才妖女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艾輝就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是不是早點離開銀城?
  銀城這地方實在太兇險了,一不小心,就死無葬身之地。
  艾輝已經做好逃命的準備,舍身衛占據的優勢越來越大。如果葉夫人身邊的老婦還活著……艾輝猛地一個激靈,莫非一千塊的目標根本不是葉夫人,而是她身邊的那位實力深不可測的老婦?
  越想艾輝越覺得有可能,葉夫人死在凌府手上,才能讓雙方的沖突,變得更加激烈,才能夠讓大長老失去理智。
  為了能夠讓凌府有能力傷害到葉夫人,貼身保護而又實力深不可測的老婦,就是繞不過去的坎。
  妖女的心思,太可怕!
  “只要我傅家還有一個人活著,你就休想傷害到夫人!”
  傅懷恩的怒吼就如同雷霆一樣。
  “這么快就迫不及待向自己的新主子效忠?”陰冷男子冷笑:“傅家就是一條狗,也配在我面前犬吠?殺了他!”
  傅懷恩忽然道:“從今天起,傅家家主就是傅思思。夫人,思思年幼,還請夫人多多指點她。”
  他猛地一拍后腦,后腦青光噴涌而出。
  陰冷男子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