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65 重逢

噴涌的青光,沿著傅懷恩的身體流淌,他的生機在迅速的流失,仿佛一具軀殼站在原地。一片片青色的龍鱗,在他的身體上生長,他的瞳孔變得冰冷,沒有半點情感。
  當龍鱗覆蓋他全身,森然氣勢籠罩全場,空氣近乎凝固。
  傅懷恩就像一個全身長滿鱗片的怪物,他的額頭裝長出兩個突出的短角。
  陰冷男子臉色大變,急聲怒吼:“小心!”
  這是什么?【青龍藏】里面怎么還有這一招?陰冷男子心中有些驚慌,沒有人知道,凌府想盡辦法,想把傅家吞并,就是看上了【青龍藏】!
  【青龍藏】威力驚人,除了元力,對血氣耗非常大。凌府有一部絕學,名為【吞月】,卻恰恰是頂級滋養血氣的法門,恰好與【青龍藏】互補,若是能夠把兩部絕學融合,【吞月青龍藏】有很大的可能成為越絕學的無上法門!
  絕學和子嗣是家族延續的核心。只要兩者能夠延續下去,家族就一定能夠延續下去。哪怕沒有其他的資源,也依然能夠等待天才的出世。
  一部越絕學的無上法門,對凌府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沒想到,中間生出這么多的變故。
  凌府對上大長老,肯定沒好果子吃。但是如今事情演變到這地步,大家已經沒有和解的可能,除了你死我火活,再無其他的可能。
  如今再看到傅懷恩燃燒自己的生命,他知道傅家從此也是死仇,得到【青龍藏】的希望徹底破滅。
  傅懷恩身形一閃,青色的光影在空中一閃而逝,慘叫聲同時響起。
  兩名舍身衛的身體赫然多了兩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兩人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仰面而倒。傅懷恩的身影快到肉眼難以捕捉。就像一條詭異的青蛇,在人群中游走。
  慘叫聲不絕于耳,傅懷恩大殺四方。
  艾輝看得咂舌,這些世家大族一旦拼起命,更加恐怖。和傅懷恩奇快無比的身形相反,他的呼吸卻是始終未變,平穩得就像巨龍酣睡。呼吸聲并不是很大,但是在大家耳中卻如同巨雷一般,每一聲,周圍空間的元力都會被其鯨吸一空。
  銀城有許多人被驚動,紛紛飛上天空,目光投向傅家方向。
  夜色燈火中的傅家,就像盤踞著一頭可怖的怪獸,吞食天地元力。每一次呼吸,都是數量驚人的天地元力,仿佛海水倒灌般涌入傅家。
  圍觀者無不動容色變。
  大師!
  唯有大師,才能夠產生如此驚人的異象。
  那個方向……不是傅家嗎?
  想起今天白天的傳聞,眾人恍然大悟,但是反應截然不同。有人急匆匆朝傅家的方向飛去,但是更多的家族,都選擇了冷眼旁觀。
  凌府和大長老之間的碰撞,絕對是兩個龐然大物之間的戰斗。如此量級的兩大勢力的直接對抗沖突,在五行天的歷史上,都非常罕見。身子板稍弱者卷入其中,會被瞬間撕成碎片。
  有許多人憂心忡忡,五行天還能不能經得起兩個大家族之間的戰斗?這場戰斗之后,五行天會變成什么模樣?
  沒有人知道,就像沒有人能夠攔下這兩個大家伙。
  周圍的元力驟然被抽空,對在場的元修,都是極大的折磨。而對于舍身衛來說,不僅僅是折磨,還是一場噩夢。
  充滿節奏感的呼吸,每一次都會有身影倒下。
  快到令人絕望的度,對元力的掠奪和壓制,傅懷恩此刻占據絕對上風。舍身衛經歷極其嚴苛的修煉,戰斗意志極為堅韌,但是在人形兇獸傅懷恩的不斷沖擊之下,舍身衛的防線搖搖欲墜,暴露出崩潰的跡象。
  凌云神情變幻。
  傅懷恩此刻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無法持久,凌云本來希望能夠撐到傅懷恩龍身崩潰。但是現在不能再等了,舍身衛的防線一旦崩潰,那自己今天就要灰頭土臉回去。
  凌府出動舍身衛會引起諸多非議,但如果凌府出動了舍身衛,卻還沒能找回場子,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凌府的威望會一落千丈,那些附庸的家族和盟友們,會認為凌府外強中干,連反擊的力量都沒有。沒有人愿意投靠一個孱弱的家族,就像沒有哪個家族會選擇孱弱的家族做自己的盟友。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孱弱者只能成為掠食者裹腹的食物。
  凌云目露決絕之色,身為凌府的一份子,凌府的強弱興衰不僅僅和他息息相關,還和他的親人他的子孫息息相關。
  此地的動靜如此之大,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自己必須戰決。如果等葉琳的援軍來了,這次的任務就意味著徹底的失敗。
  可不是只有傅家才有“化龍”這樣的拼命戰法。
  凌云的頭以肉眼可見的度變成雪白,根根直立如針,直指天空。他的皮膚迅變白,眉心卻有一道殷紅的豎紋,鮮艷欲滴。
  身形一晃,眾人眼前閃過一道白光,和場內肆虐的青光狠狠撞上。
  轟!
  碰撞的沖擊波橫掃,高大結實的圍墻和半個院子就像紙糊一般化作齏粉。
  大家都被兩人碰撞的威力嚇到,連滾帶爬遠離兩人。
  兩人針尖對麥芒,硬碰硬,沒有一人退縮。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傅懷恩和凌云之間的戰斗吸引。
  誰也沒有注意到,角落中深陷泥潭的楚朝陽,開始一點點扳回局面。
  除了蕭淑人。
  蕭淑人一直在暗中觀察楚朝陽。
  艾輝以前從未和如此擅長合擊的敵人交過手,經驗不足,一開始就陷入苦戰之中。
  三人聯手壓制,給艾輝非常大的壓力,讓他一直處在被動的處境。但是這種壓制,也激艾輝的斗志,他性格堅毅,不畏挑戰壓力。強大的壓力,迫使他不得不更專注,不得不用更快的度去思考,迫使他使用更激進更冒險的招式。
  他的劍勢在悄然變化。
  上次于蘇懷君一戰,當時正在興頭上,許多靈感正要噴的前一刻,硬生生給憋住。后來幾天,艾輝一直想找到之前的感覺,但是始終不得要領,在腦海中徘徊,就差捅破一層窗戶紙。
  直到今天,確切地說,是剛才。
  三人之間的合擊非常默契,他們攻擊之間的間隔非常短暫,短暫到艾輝難以招架。想要破解這樣的困境,艾輝必須讓自己的劍勢更快,比對方更快!
  銀折梅在他手上,輕靈迅捷,快若閃電。【六道月】在他手上變化無窮,他周圍被一道道銀色的光芒環繞,這些光芒一閃而逝。
  他的劍術沒有什么復雜的變化,簡潔明了,但是卻往往極難抵擋。
  圍攻艾輝的三人,叫苦不迭,飛舞的劍芒,角度異常刁鉆,而且度奇快無比,稍有不慎就會被其所傷。
  艾輝以前就能夠控制小劍,然而小劍畢竟是實體,【六道月】的劍芒卻是元力凝聚而成,輕如羽毛,度更要快上數倍。
  控制的難度也隨之激增。
  隨著艾輝的控制力上升,六道月的殺傷力急增多,敵眾我寡之勢立即扭轉。三名舍身衛,仿佛面對七名劍客。
  然而艾輝的突破不僅僅于此,銀折梅統率六道月,恰好構成北斗之數。控制劍芒的水平在提升,他在劍陣上的領悟頓時爆炸。
  除了北斗劍陣,一把銀折梅和六道劍芒可以生出多少變化?
  他想到了碎瓷劍陣,一個簡略版的碎瓷劍陣,威力會變成怎么樣?
  陰陽劍陣,銀折梅做中軸,六道劍芒豈不是正好構成三個陰陽環?或者組建一個三陰三陽大劍環?
  不算銀折梅,六道劍芒豈不是可以嘗試梅花易數?
  ……
  一個個靈感就這么在他腦海中噴薄而出,久違的酣暢淋漓感,讓艾輝渾然忘我。他手中的銀折梅變得愈難以琢磨,飄忽詭異,有的時候風火之勢暴起,有的時候六劍翻飛鋒銳劍意如雨。
  無數靈感噴薄而,渾然忘我的艾輝根本停不下來,銀折梅在他手上宛如活過來,變幻莫測。
  可憐的三名舍身衛,就這樣被艾輝層出不窮的花招給蹂躪得********。好幾次他們準備要求援,但是沒想到劍勢要么變弱要么混亂,讓他們得到喘息之機。反復出現幾次,以至于他們都懷疑,難道楚朝陽是故意的?
  他們就感覺套在脖子上的絞索,一會收緊一會放松。
  艾輝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時在做什么,他完全被自己腦海中的那些靈感所占據。
  慢慢,三名舍身衛也回過味來,這楚朝陽的劍勢很不穩定啊。難道用他們試新劍術?三人又覺得有些屈辱,又松一口氣。楚朝陽的劍術,實在太厲害,太變幻莫測,如果他是穩定狀態,三人肯定早就一命嗚呼。
  劍勢再次森嚴,絞索再一次收緊。
  三名舍身衛咬牙堅持,按照他們的經驗,只要再堅持一會,楚朝陽的劍勢就會重新變得渙散。
  叮叮叮!
  劍芒和他們兵器的撞擊聲密集得令人窒息,然而讓三人魂飛魄散的是,楚朝陽的劍勢不僅沒有放松,反而愈凌厲。
  刷刷刷!
  三顆頭顱同時飛上天空,他們臉上還殘留著驚愕。空中幾道白光交織,凌厲的劍芒似乎連空間都要破開。
  艾輝的眼睛逐漸恢復清明。
  就在此時,轟然巨響,讓整個地面一顫。
  凌云的右臂齊肘而斷,鮮血淋漓,他死死盯著對面的傅懷恩。
  滿身鱗片的傅懷恩,身體開始崩散。他的雙腿正在崩潰,粉碎成無數青色的,沿著他的雙腿向上蔓延。
  青光籠罩的眼眸,恢復人間溫暖,卻已是離別時。
  他朝地面淚流滿面的女兒欣慰一笑,他張了張嘴,離別前總要叮囑兩句,然而飛散的碎芒蔓延到面頰。
  只言未來得及語,便消失在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