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7 面館

艾輝本來是不打算和端木黃昏打招呼的,大家又不熟,裝作沒看見也就過去了。
  哪知道端木黃昏的火浮云停在城門正中央,把路給堵住。而且半天都不走,下個火浮云慢得像烏龜,艾輝等了半天實在等得不耐煩,這家伙還在那里慢吞吞,只好出聲打個招呼。意思是提醒傍晚同學你后面有人,動作快一點。
  結果……
  看著把臉砸進泥土的端木黃昏,艾輝內心大為鄙視。這心理素質真是夠嗆,自己的聲音這么小,都栽個跟頭,倘若在蠻荒遇到那些咆哮如雷的荒獸,豈不是肝膽欲裂?
  好吧,也許小朋友都是這樣?艾輝一直覺得端木黃昏很幼稚。
  對于除修煉之外的事情,艾輝從來不會多想。至于為什么城門口會有那么多的人,和自己有什么關系?
  道場依然是纖塵不染,樓蘭的打掃水平依然一如既往保持高水平。不過樓蘭不在,艾輝痛痛快快洗了個澡。
  樓蘭還沒來,看樣子今天沒湯可以喝了,艾輝的美夢破碎了。
  艾輝看了看天色還早,決定去吃面!
  沒錯,吃面!一百五一碗的面!好歹自己也是身懷三十五萬巨款的有錢人,今天吃面要吃個痛快。想到那家的面條,啃了一個月烙餅的艾輝口水留下來。
  他二話不說便直接出門。
  師雪漫漫無目的走在松間城的街道上,今天端木黃昏的壯大場面她聽說了,可惜沒有親眼見到。聽永正叔叔說,端木黃昏因為體力透支,在跳下火浮云的時候摔了一跤。大家都在感慨,端木黃昏此番戰績得來是何等不易。
  師雪漫有些佩服,一周之內連續挑戰三位前五十的高手,這樣的壯舉以前沒有聽說過,體力透支不足為奇。
  她在入學第一年,才堪堪進入百名的行列,難怪端木黃昏被譽為百年一遇的天才。
  不過她對端木黃昏不感興趣,她只對那位打敗她的神秘高手感興趣。她也曾懷疑過那位神秘高手是不是端木黃昏,但是她很快就否決這個猜測。
  端木黃昏身上世家子弟的氣質實在太明顯,那位神秘高手的氣質卻截然不同。
  為了不被人認出來,師雪漫臉上戴著元力假面,此時的她看上去就是一個相貌普通的女學員。
  自從盲戰事件之后,她只要一有空,就會來松間城。來的次數多了,對松間城也漸漸熟悉起來。今天的修煉已經結束,就這么漫無目的在街道上閑逛的感覺,其實挺不錯。
  空中飄來一陣香味,師雪漫頓時覺得肚子有點餓。
  她轉過來臉,循著香味望去,卻發現是一家面店。她很少在外面吃東西,確切地說,她很少吃元食之外的食物。
  因為修煉的緣故,她對飲食有著嚴格的控制,平時吃的東西都是經過專門制定的元食,能夠提升她的修煉效果。
  她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忍不住傳來的香味。
  這個時候并非餐點,飯店里沒什么人,老板正忙著鹵牛肉,香氣四溢。
  走進店門隨便坐了下來,點了碗面。就在此時,一個身影闖進來,在她正對面的另一張桌子坐下來:“老板,來五碗面!”
  師雪漫瞥了一眼,是個男生,覺得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想了一下,才想起來上次自己來松間城,看到滿城寫著“盲戰”長幡的時候,正在氣頭上,街對面有個可惡的家伙在幸災樂禍。
  不就是這個家伙么?
  師雪漫想到上次自己自信滿滿,卻鬧了個大烏龍,頓時有點不好意思。對于對面的男生,她到沒有太多的遷怒,對方并不認識自己,當時自己的心情糟糕,好像還瞪了對方一眼。
  她暗自失笑,恰在此時面端上來,她低頭吃面。
  面的味道鮮美濃郁,和她平時吃的元食完全不同,她吃得停不下來。
  不過比自己,對面的家伙,吃起來更是夸張,簡直是狂風掃落葉。尤其是五大碗面一字排開的場面,實在太具有視覺沖擊性。而且吃面的吃相實在太粗暴太狂野,一筷子下去大半碗面就不見了,看得師雪漫目瞪口呆。
  她哪里見過這樣吃飯的?她周圍的人,吃飯的時候,各個都是慢條斯理文質彬彬。
  艾輝一開始還注意到對面的女生,因為對方盯著他看了兩眼。好在艾輝現在已經開始適應感應場的生活,沒有把這判斷為危險行為。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眼前的面吸引,渾然忘我。
  端起面碗,灌下大半碗面湯,艾輝終于心滿意足地放下面碗,剛放下面碗他就注意到對面目瞪口呆的女生。
  四目相對,師雪漫頓時意識到自己太不禮貌,連忙低下頭,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她連忙喊:“老板,結賬。”
  “承惠一百五十元。”老板拿來賬單。
  “好的。”師雪漫嘴里應道,她連忙摸向錢包,她的動作忽然僵住,她發現一件可怕的事情
  ——她沒帶錢!
  她想起來剛剛自己修煉完洗澡換過衣服,錢包在換下的衣服里。
  怎么辦?她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一時間竟然呆在那里。
  “客人?”老板看她發呆,不由出聲提醒。
  “老……老板,我我忘記帶錢了……”
  她結結巴巴地說完這句話,臉上幾乎要燒起來,這一刻她恨不得地上有條地縫能鉆進去。
  老板的臉立即黑了下來。
  艾輝恰好看到這一幕,他看到小姑娘的臉都快埋在臂彎里,不由暗自搖頭,索性開口:“喂,我借你,你找個東西壓在我這,還錢東西給你。”
  算在我賬上?這種冤大頭的話艾輝可不會說!
  一百五十塊,很多錢好嗎!
  要是沒東西抵押,他才不借,他的同情心從來不泛濫。在他看來,自己愿意借就是幫忙了。
  說完掏出錢,又對老板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碗:“連我的一起算賬。”
  付完錢,艾輝咬了根牙簽走出面館,手里多了一串師雪漫取下來的珠子。
  師雪漫認真對艾輝感謝:“謝謝你,我一定還你!請把地址留給我!”
  “我住在兵鋒道場。”艾輝道:“把錢送來,珠子還給你。我走了,快回家取錢吧。”
  艾輝看了看漸暗的天色,隨即改口:“明天送來也行。走了。”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