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66 抽絲剝繭

親眼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像煙一樣消散在空中,艾輝莫名震撼,還有淡淡的傷感。他見過很多的死亡,有的壯烈,有的悲慘。生命的凋零就像花兒凋謝,第二年溫暖的春風吹臨大地,花兒會再次綻放,凋零的生命卻再也無法盛開。
  人生有四季,稚子之春,青少之夏,不惑之秋,遲暮之冬,卻沒有來年。
  該因何而亡?
  目光注視著消散殆盡、已然空無一物的天空,艾輝忽然自嘲一笑,什么時候,自己變得如此多愁善感?
  不知道是不是傅懷恩如煙消散,艾輝此刻的心情異常平靜。
  他有所察覺地轉過臉,注意到蕭淑人正盯著自己。蕭淑人朝他笑了笑,艾輝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在蕭淑人手上被坑過,他對這個女人充滿警惕。
  蕭淑人在他眼中早就被無視,他不想和對方扯上關系,什么上古遺寶,他現在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只想快點找到那本該死的筆記,然后離開銀城這個可怕的地方。
  隨便一個家族,一拼命就蹦出來個大師,自己這樣的小屁屁壓力太大了。
  今天一天,他親眼目睹一名大師兼一家家主被斬斷手臂,一名大師死于刺殺,一族族長自燃氣血灰飛煙滅,舍身衛首領手臂折斷。至于死的小羅嘍,更是不計其數。
  太可怕了!
  所謂的前線,比起銀城,簡直是小兒科。
  在前線,大師是高端戰力的代表,每一位大師都擁有數目可觀的護衛,臟活累活都是護衛們干的。戰死一位大師,絕對是極其慘重的傷亡。
  可是在銀城,大師就像不要錢一樣。
  如果世家大族的大師,舍得投入到前線,戰局只怕早就不相同吧。
  艾輝覺得有點憋悶。神之血欣欣向榮,生機勃勃,上下氣象一新。而五行天卻還在忙于內斗,寶貴的高端戰力,消耗在內斗之中。
  兩者高下立分。
  視神之血為死仇的艾輝,心中如何不憋悶?
  他強自冷靜下來,長長吐出一口氣,目光恢復清明。這次來銀城所見所聞,讓他對長老會大失所望,愈發堅定了靠自己的想法。
  他現在更加渴望離開銀城,到那個偏僻安靜的邊陲小城,和大家一起去闖蕩、去戰斗。
  沒有人知道在短短的時間內,艾輝心中閃過這么多的念頭。好吧,就算知道,又有誰在意?或許在他們看來,這樣的感慨不過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罷了。
  傅懷恩灰飛煙滅,那對方下一步
  艾輝毫不猶豫拔腿朝葉夫人撲去。
  筆記還沒找到,葉夫人不能死,起碼不能現在死!
  凌云看到傅懷恩消散在空中,心中升起一絲敬意,但更多的是松一口氣。他來之前,沒有想到阻力會來自傅懷恩。
  他的目光掃過全場,沒有看到葉夫人的那位貼身老婦,有些疑惑。葉夫人身邊的貼身老婦是一位大師,在銀城世家之中不是什么秘密。
  嗯?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地上的一具尸體,赫然正是那位神秘的老婦,顯然已經氣絕身亡。
  凌云心中狂喜,沒想到最大的障礙已經被人干掉!
  “何方兇徒!膽敢在銀城行兇?”
  一道身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朝這邊,滾滾如雷的怒喝之中激蕩的元力,讓凌云心中一凜。如果陷入纏斗,情況就會變得對他非常不利。他動用的秘法馬上就要到時間,他就會陷入虛弱之中,這樣的虛弱狀態會持續整整七天,這就是動用秘法需要付出的代價。
  此時來者一定是葉琳的援軍。
  凌云已經來不及細思,出手干掉葉琳貼身高手的到底是何方高人。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現在是葉琳防護最虛弱的時候,像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
  他眼中殺機一閃而逝,身形陡然消失在空中。
  至于朝葉琳撲去的那個小家伙,他毫不在意,他的眼中只有葉琳!
  蒼白的手掌并掌如刀,在空中劃出一道玄奧莫測的弧線,朝下方葉琳所在的位置虛劈。
  手掌亮起耀眼的光芒,一道森然刀芒,脫掌呼嘯朝下方掠去。剔透的刀芒就像是薄薄的水晶云母片,驚人的美麗之中,蘊含致命的危險。
  剛剛撲到葉夫人面前的艾輝,瞬間感受到從天而降的刺骨殺意。殺意如此濃烈,他如墜冰窟,渾身幾乎凍僵。
  前所未有強烈的危險,陡然在艾輝心中炸開,他立即明白,如果自己不能擋住這一招,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
  停頓、轉身,一氣呵成,動作有如行云流水,手中的銀折梅橫在身前,銀色蒼勁枯瘦的劍身上,一個六道劍芒構成的三陰三陽大劍環緩緩轉動,晦澀深奧的波動,從陰陽交替的劍環上散逸開來。
  在眾人的眼中,楚朝陽的眸子陡然變得異常明亮,就像夜空中的星辰,那張帶著刀疤的陰冷臉龐,此刻卻散發飄逸清明的味道。
  從天而降的刀芒,撞上三陰三陽大劍環。
  鐺!
  艾輝手臂一震,差點握不住劍,咚咚咚后退三步才止住腳步。銀折梅劍身的三陰三陽大劍環,變得暗淡無光,隨時可能崩潰。
  他的手掌發麻,全身的氣血仿佛被震散,耳朵轟鳴,什么都聽不見。
  這就是大師級強者的一招之威嗎?
  剛剛頓悟的喜悅和得意,如同一盆冰水從頭澆下去,他立即清醒過來。艾輝的戰斗經驗很豐富,他立即對雙方實力的差距,有著清醒的判斷。
  自己無法擋住對方。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體內的元力,悄然活動自己發麻的手掌,摘星手套傳來一陣陣暖意,他的手掌迅速恢復靈活。臉上戴著元力面具的好處是,他看上去神色如常,鎮定自若。
  眼角的余光瞥見酒柜和王子,正在瘋狂地向這邊撲來,讓艾輝心中稍安。
  天空中的凌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勢在必得的一擊,竟然被人擋下來!自己用秘法提高實力之后的全力一擊,竟然被一個他不認識的無名小輩,擋下來!
  境界那么低,元力孱弱,連普通的舍身衛都不如,怎么可能
  他呆呆看著下面嚴陣以待的艾輝。
  剛剛就是這個看上去很弱的家伙,擋下來了自己的攻擊?那黑白的劍環,是什么劍招?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此刻的凌云被深深的失落包圍,他雙目無光,腦袋中亂成一片,他甚至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自己竟然會錯過如此絕佳的機會?
  那個家伙
  凌云的瞳孔迅速恢復色彩,能夠成為舍身衛,他絕對不會是意志薄弱之人。錯失良機讓他非常懊惱,但是此刻卻不是后悔的時候。
  事不可為,那就盡量全身而退。無法全身而退,那就盡量保存實力。
  約定好的命令傳達下去。
  三名舍身衛越眾而出,滿臉決然,三人渾身陡然變得銀白,就像金屬人一般。他們沖天而起,成掎角之勢,迎向急沖而來的高手。
  “滾開!”
  怒吼如雷,來者身形如電,一道剛猛絕倫的拳芒轟然碾壓而至。
  三名舍身衛沒有退縮,主動迎上前。一人全身銀色光澤匯集指尖,朝前方一點。另一人全身銀白之色匯集右掌,并掌如刀,一刀斬去。剩下一人卻是握拳,拳如銀鑄,一拳轟去。
  半空中呼嘯如龍的拳芒轟然崩碎。
  空中傳來一聲驚呼:“舍身一擊!”
  三人的身體化作無數銀屑,紛灑而下,就像下了一場銀色的雪。
  舍身一擊,舍身衛最著名的殺招,也是舍身衛名字的由來。每一位舍身衛都必須修煉的秘技,以生命為代價,換來的一擊,威力驚人。
  很多凌府的敵人,都栽在這一招上。
  來者是一位神態威嚴的中年人,但是此刻他的臉上殘留幾分心有余悸。他的袖子上,赫然留下一個孔洞。若不是剛才一拳,自己含怒出手,沒有半點留手,今天說不定有可能陰溝里翻船。
  凌府的舍身衛,是真正的死士,他們可以毫不皺眉地付出自己的生命。幾乎每個家族,都對凌府的舍身衛忌憚無比。
  就這么會功夫,其他舍身衛的身影,如同潮水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一幕,也同樣給地面眾人帶來極大的震撼。之前的時候,他們覺得抱上大長老的大腿,哪怕面對凌府,也不用擔心。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凌府是何等危險可怕,令人恐懼。
  如果給他們再來的機會,他們未必有勇氣再次選擇加入這個級別的斗爭之中。兩個龐然大物之間,每一次交手,腳下必然躺下無數尸體。
  然而現在已經上船的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下船了。
  援軍的到來,敵人的退卻,讓所有人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就在此時,艾輝嗅到一縷若有若無的甜香。
  他的瞳孔驟然收縮,一千塊沒有走!
  她潛伏在暗處!
  強烈的緊張讓艾輝大腦思考速度陡增,她的目標是誰?葉夫人?不!如果是葉夫人,她有很多機會動手,那她的目標是誰?
  她想挑動五行天內斗,想讓葉府和凌府的仇恨更深
  艾輝一個激靈,猛地撲出去!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小說,百度搜索云來閣,里面小說更新速度快、廣告少、章節完整、破防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