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67 終于噴薄的靈感

大家剛剛松一口氣,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艾輝就像一頭敏捷的獵豹,突然竄出去。p艾輝的動作非常突然,劍光更突然。p艾輝身在半空中,銀折梅的劍光就像耀眼的銀色閃電,把小寶茫然的臉龐照得雪亮。
  楚朝陽的目標是小寶!
  葉夫人臉上的血色瞬間慘白如紙。
  天空中前來救援的中年人臉色大變,他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會生這樣的變故。劍光太快,他猝不及防,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暴綻熾亮的劍光,讓傅家殘余的燈火黯然失色,照亮夜空,逼人的鋒芒和刺骨的寒意讓大家的思維出現短暫的停頓。
  小寶嚇傻了,呆住原地,一動不動。
  劍光擦著小寶的臉頰,幾縷頭碰上劍芒周圍激蕩的氣流,被絞得粉碎。
  這是……落空了?
  所有人瞪大眼睛,搞不清楚狀況。楚朝陽的劍術如何,已經不需要證明什么,這么近的距離,絕無落空的可能。
  小寶腦后約一尺的距離,毫無征兆,一個斑斕的小漩渦憑空出現。
  擦著小寶臉頰的劍光,和色彩斑斕的小漩渦,狠狠撞上。
  啪!
  清脆的爆音,就像氣球破裂,炸開的氣浪轟然四溢,小寶慘叫一聲,身體就像沙包一樣飛起來。
  半空中的中年人身形一閃,一把抓住身形拋飛的小寶,降落在葉夫人身邊。他飛快地檢查小寶的身體,現只是受到氣浪的沖擊,便放下心來。
  中年人心中暗怒,暗中偷襲之人實在太可惡,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鬼!
  佘妤沒有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擊,竟然遭遇失敗!
  而且出手的還是艾輝。
  幽怨的嘆息,仿佛煙霧在空中裊裊。
  “冤家啊冤家。”
  聲音未從耳邊消散,人影已經杳無蹤跡,就好像從來沒有來過一般。
  眾人只覺得遍體生寒,對方神出鬼沒,手段詭異莫測,防不勝防。到現在為止,他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她走了。”
  站在葉夫人身邊的中年人沉聲道,他轉身向葉夫人點頭示意:“夫人可有受傷?尉遲慶山來遲!”
  男子神態威嚴,鬢角霜白,他便是長老會長老尉遲霸之弟,尉遲慶山。
  尉遲慶山年輕時曾在天鋒部擔任過副部之職。
  如今的天鋒部副部銅鬼是尉遲霸的義子,而魚今則是尉遲慶山的義女。&#
  “多謝慶山先生援手!否則妾身這孤兒寡母,今天就要去和亡夫團聚了。”葉夫人向尉遲慶山拜謝,滿臉悲戚。
  尉遲慶山有些頭痛,凌府和葉府之爭,他可不想摻和。倘若不是因為天鋒部駐扎銀城,維持銀城的治安是其職責之內,他壓根不想出頭。葉夫人在銀城出了什么事,天鋒部脫不了干系,銅鬼和魚今也要遭受處分。
  “平安就好。”尉遲慶山岔開話題:“我看剛才偷襲之人,身法詭異,沒有元力波動,像是血修。”
  “生得太快,妾身沒有看清楚!”葉夫人更加悲傷,哽咽道:“余婆婆從小看著妾身長大,今天慘遭毒手。倘若是血修,必回留下血毒。煩請慶山先生檢查,余婆婆身上可是血毒?”
  尉遲慶山心中一驚,葉夫人身邊的那位婆婆深不可測,實力絲毫不遜色與他,竟然都遇害了。他面色嚴肅走到余婆婆的尸體旁,蹲下來檢查,點頭道:“確是血毒!”
  “葉府和凌府之爭,說到底不過是意氣之爭。家里兄弟多了,偶爾起爭執在所難免,但畢竟是一家人,關上門過些時日,自然會前嫌盡釋。可是為何,凌府的舍身衛之中,會有血修?”
  葉夫人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臉上還殘留著眼淚。
  尉遲慶山立即知道凌府麻煩了。
  “妾身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慶山先生救命之恩,妾身不敢相忘。此事妾身會提交長老會,交由長老會決斷,只是屆時長老會可能向慶山先生相詢,給慶山先生增添麻煩了。”
  葉夫人再次朝尉遲慶山盈盈一拜。
  尉遲慶山連忙回禮:“夫人不必多禮,長老會但有問詢,在下一定會如實回答。”
  這場交鋒,凌府已經輸了。舍身衛內有血修,這是長老會絕對無法接受的事情。長老會可以容忍凌府和岱綱曖昧不清,但是絕對無法容忍凌府和神之血暗中勾結。
  可以預料,接下來的銀城必然是一場大動蕩,長老會的席位只怕都會出現很大的變動。他心中尋思著,此等大事,必須馬上和自己的兄長討論,說不定是個機會。
  無論在其他方面大家有很大的分歧,但是在對抗神之血上,所有的長老意見都非常一致。
  絕對不會姑息!
  尉遲慶山目光轉型艾輝,好奇地問:“這位先生劍術驚人,不知高姓大名?”
  葉夫人滿臉感激介紹道:“楚朝陽先生是敝府的劍術夫子,聲名雖然不顯,但是劍術高。今日若非有朝陽在,妾身和小寶,就……”
  “原來是銀輪劍客楚朝陽先生!”尉遲慶山頷致意:“銅鬼和魚今兩個小家伙說他們在寧城的時候,曾見過雷霆劍輝的劍術,非常了得。今日老夫見到楚先生的劍術,只怕更勝雷霆劍輝一籌。”
  艾輝一開始聽到尉遲慶山說到自己的時候,心中還咯噔一下,但是聽到后面,就有點哭笑不得,但還是放下心來,拱手回禮:“慶山先生謬贊,我昆侖劍盟的盟主,劍術才是真正凡入圣。”
  尉遲慶山也肅然起敬:“昆侖真人的劍術,開一代之先河,當世無雙!”
  大師足以令人敬佩,但是在某個領域誕生的第一位大師,含金量那就不知道高出多少。昆侖真人雖然剛剛踏入大師境界,卻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其名氣遠遠出一般的大師。
  先行者承受的苦難和痛楚,讓他們有資格享受這樣的膜拜。
  隨著天鋒部的精銳抵達,眾人的心終于放下來,他們將在天鋒精銳的護衛下重返葉府。銅鬼和魚今聯袂而至,他們沒有認出艾輝,讓艾輝放心下來。
  傅思思拒絕了跟隨葉夫人返回葉府。
  “父親已身故,臨終遺言,思思是傅家家主。老家主遇難,家毀近半,傅家上下,人心惶惶,家主是一家象征,當于全族共度危難,思思豈能此時舍棄全族獨安?無傅家,無思思,養育之恩,家主之責,思思不敢忘!”
  艾輝有些意外地看著眼眶通紅,卻又滿臉倔強的傅思思,覺得這個女人固然現實精明,卻也是個有擔當之人。
  葉夫人摸了摸傅思思的頭,點頭道:“你有此志,不枉老家主一片苦心。你放心,老家主的付出,葉姨看在眼里。傅家不會亡,也不會敗,只會更加興旺,這是葉姨對傅家的承諾。”
  傅思思再也無法克制情緒,撲入葉夫人懷里嚎啕大哭。
  葉夫人又懇請尉遲慶山撥一隊天鋒精銳幫助守衛傅家兩天,這個順水人情尉遲慶山自然一口答應下來。
  在天鋒部精銳的護送之下,葉夫人一行連夜返回葉府,而此時,大長老專門派來的高手也抵達葉府,所有人的心終于放下來。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悲戚之色,他們經歷了一生中最驚心動魄的一天。
  兩個最頂級家族的碰撞,如此猛烈而殘酷。
  蘇懷君他們的同伴,死傷過半。
  好消息是,葉夫人宣布他們都獲得加入大師之光的資格,各有獎勵賞賜。在混戰中表現出色的蘇懷君所獲最豐,獲得一顆木元丹,一部絕學,讓其他人大為眼紅。
  翡翠森自立之后,木元材料的價格直線飆漲,如今像木元丹這樣的木元珍寶,在市面上根本看不到,只有那些底蘊深厚的世家才有可能擁有。
  對救了自己和小寶的艾輝,葉夫人更加大方。
  三顆金元丹,一萬點天勛,葉府寶庫大開,供艾輝任選一件。葉府所有收藏的劍典,艾輝可以隨意瀏覽。
  天降橫財!
  艾輝被這闊綽的出手直接砸暈了。
  他現在才知道他小看了這些世家,當初看到樸素老舊的葉府,還在想是不是比較清貧的家族。
  清貧?
  當艾輝在管家的引領下,走到葉府的寶庫門口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
  “敝府的寶庫,是五行天建立后的第五年,開始建造。歷時三年,方建造成功。第一代家主身為劍修,收藏品以劍典和飛劍居多。之后的家主,喜好大不一樣,收藏的珍品開始變得豐富多樣。每一代家主都遵守初代家主的傳統,一生入庫寶物不過十件。要知道,家主身份尊貴,一生所遇珍寶何其之多,要從中選出十件,那是何等艱難!”
  管家搖頭晃腦,說得痛心疾,好像因為這個規定,不知道錯失多少珍寶。
  艾輝只聽出一個意思,炫富!**裸的炫富!
  “但是規矩就是規矩,怎么辦?那就只能優中選優,珍中選珍,貴中選最貴!歷代家主,也把十件收藏名額,視作一生的終極目標,不甘落后前人。能夠入選葉府寶庫,就是對一件寶貝,最好的肯定。”
  你行!你繼續炫!
  “歷時千年,傳統始終延續,整個葉府的歷史上,除了有七位家主突遭橫禍,未能完成十件珍藏的目標,其他家主,全都完成。他們的寶物,陳列寶庫之內,少有人知。在寶庫的千年歷史上,您是第十三位客人。”
  花樣炫富!
  有本事再炫!看你還能炫出什么花樣!
  “前十二客人,有五位是曾經在長老會擔任過大長老之職,宗師四人。另外三人,未得宗師之位,卻聲名顯赫,要么受盡天下敬仰,門徒無數。要么兇名無人能出其右,憑借一己之力抗衡長老會數十年。要么奇謀百出,玩弄天下于鼓掌,憑口舌縱橫五行天,鬼謀神斷,暗中操作長老會卻無人能夠制衡。”
  樓蘭問我眼睛為什么亮晶晶,我告訴他有人在炫富。
  “您是第十三位進入寶庫的客人,您注定是一位不平凡的人。”
  站在寶庫門口的管家滿臉虔誠,神態肅然。
  艾輝恍然生出一種錯覺,自己背負天下蒼生眾望,從天而降,睥睨天下,就要開始拯救世界!
  炫出如此境界,連艾輝這等厚顏無恥之人,都心服口服。
  “大哥,可以先開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