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68 三陰三陽大劍環

葉府寶庫,沒有鎏金的地磚,沒有復雜精美的水晶燈,沒有高貴華美的天鵝絨,樸素簡潔大方,青磚木架,高低參差。柔和明亮的燈光,讓參觀者可以從任何一個角度欣賞藏品的絕世容顏。
  置身寶庫內的艾輝,滿臉震撼。
  到此時,艾輝才明白“千年家族”這四個字所代表的意義。寶庫并不算大,更像一個小倉庫,粗算下來木架大概有五六百個。如果它是倉庫,那應該是這世上最值錢的倉庫吧。
  每一件寶物,都散發著純凈柔和的光芒,整個寶庫,不同顏色的光芒交相輝映,滿室生輝。
  看上去普通的木架子,實際上是用來封存和禁錮寶物。如果沒有這些木架,寶物釋放的元力波動混雜在一起,整個葉府都會被炸成粉碎。
  艾輝的目光恢復清明,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內心的激動。
  管家沒有想到楚朝陽這么快就從失神狀態恢復過來,有些吃驚。在葉府,管家的地位非同尋常,嚴格按照父傳子子傳孫的傳統。管家的兒子,從十多歲開始,就會按部就班開始跟隨父親處理府內的事物。等當老管家老去的時候,他們正值壯年,接替父親的職責,成為新管家。從小的培養和灌輸,他們對葉府是絕對的忠誠。
  管家是家主最值得信賴的心腹之一,也知道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
  在歷代管家的記錄之中,每一次帶領客人參觀,都有記載。在先祖的記載中,那些身份尊貴的客人,進入葉府寶庫時,無不失神,呆若木雞,甚至有的足足超過五分鐘。要知道這些客人每一位都是當世最頂尖的強者,掌握大權,能夠讓他們為之失神,足見葉府寶庫是何等驚人。
  歷代管家,最喜歡看到這些當世強者失神的模樣,這讓他們與有榮焉,深感驕傲。
  楚朝陽只不過二十多秒,就回過神來。
  這讓管家有些驚訝,也有些不滿。好不容易在他這一代迎來了參觀者,他必然會留下記載供后人傳閱,一想到自己的客人竟然只震撼了二十二秒,他有些不爽啊。二十二秒,在歷代參觀者之中,不是最短的,但是也能排進前三。
  他不動聲色恭敬地問:“朝陽先生,可需要在下介紹一二?”
  如今楚朝陽在府中的地位直線上升,救了夫人和小主人的命,就算楚朝陽是臭名昭著的惡徒,葉府也絕對會視其為上賓。
  對楚朝陽的稱呼,也從“楚夫子”,變成“朝陽先生”。
  艾輝絕對想不到,管家竟然會在意自己失神的時間,他搖頭:“不用了,我自己看看。”
  很快,他注意到不少木架子空無一物,不由好奇地問:“為什么這些木架子是空的?”
  管家解釋道:“有些是送人,有些是前代家主取用。初代家主曾言,再好的寶物,不用也是一件死物。喜愛而珍藏是好事,如果家族因需要而動用,那是福澤后人。敝府自初代家主之后,便未再出現過宗師。然因為歷代家主都喜愛廣交朋友,待人熱忱,豪爽公義,方能綿延至今。”
  艾輝由衷贊道:“惠堂先生真了不起,貴府也了不起。”
  葉府初代家主正是葉惠堂,最后一位劍修。沒想到其實力強悍,為人亦是深諳處世之道,而后人也沒有掉鏈子。
  祖上顯赫,后代低調、不張揚,歷代家主擅長經營人脈,豪爽公義,出手大方,樂善好施。
  能夠延續千年的家族,果然有其獨到之處。
  葉府能夠動用的力量,絕非表面上能看到的那些。
  管家微微一笑:“夫人有言,朝陽先生可以在寶庫中,隨意選擇一件。如有不解或疑難之處,可盡管問老仆。寶庫都是老仆打理,每一件都非常熟悉。不過出去之后還請朝陽先生不要向外泄露,以免招來貪婪之輩。”
  艾輝點頭:“在下省得。”
  木頭架子上的寶物散發不同的光芒,雖然隔著封禁,但是艾輝依然能夠感受到那隱隱的元力波動是多么恐怖。能夠稱得上寶物的,要么取自荒獸,要么是特殊元力形成之物,它們往往有著濃郁澎湃的元力。這也是它們能夠稱之為寶物的原因,就像修真時代的寶物,往往是那些靈力充沛的東西。
  反倒是那些沒有多少元力波動的寶物,在寶庫中相對較少。這些寶物往往本身就有著特殊之處,有的是性質特殊,比如艾輝看到一縷藍色的火焰,火焰中有一個清晰的人影在閃動。這縷藍色火焰沒有半點元力波動,但是看得艾輝心中發毛。
  他不由問:“那是什么火?”
  管家看了一眼:“是藍魂火。據說里面禁錮了一個人的靈魂,這是第七代家主的藏品,他年輕的時候在外面闖蕩,在一處遺址發現的。后來的家主很多人都對它很感興趣,但是一直沒有人能夠破解它的秘密。”
  艾輝覺得火焰里面的人影在注視自己,饒是他如此膽大之人,心里都寒意徹骨。
  忽然,艾輝停下腳步,在一棵大樹面前停下里,他非常驚訝:“這是消息樹?”
  管家似乎很滿意朝陽先生臉上的驚訝,云淡風輕道:“是的,這是一棵消息樹。確切地說,它是第一棵消息樹。”
  艾輝睜大眼睛:“第一棵?”
  “是的!”管家語氣雖然想保持淡然,但還是能夠聽得出來他的自豪和驕傲:“消息樹的出現,對五行天的改變巨大,對我們的生活方式改變很大。當時的家主,在那時就認為消息樹的出現,會改變世界。所以不惜花費重金,買下第一棵消息樹。雖然它的實際使用價值,比不上其他的寶物,但是見證了一個時代,異常珍貴。”
  艾輝呆呆看著眼前這一棵消息樹,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因為他發現,這棵消息樹,和他從兵鋒道場帶走的消息樹一模一樣。
  但是很快,他就釋然,葉夫人和牧首會關系匪淺。按照葉府的行事風格,和牧首會這樣有實力的組織交好,一點都不奇怪。這棵消息樹,說不定就是從牧首會手上買來的。
  難道當年發明消息樹的那名元修,其實是牧首會的人?
  牧首會的實力,好像比自己預想得更強啊。
  管家不知道艾輝心中閃過這么多的念頭,但是看朝陽先生一臉呆滯震驚的模樣,他心里暗自得意。
  像第一棵消息樹這樣獨一無二的珍藏,可不是有錢就行,這才是家族影響力的最好體現。
  “貴府實在太了不起。”
  朝陽先生的贊許和驚嘆,讓管家心中的得意更盛。
  艾輝繼續往前走,他很快發現了許多劍,不過這些劍大多都是銹跡斑斑,難以使用。
  看到朝陽先生的目光落在那些銹蝕的劍上,便道:“這些劍大多都是初代家主的珍藏。初代家主的十件珍藏,有七件都是劍。有些劍是靈性未消,有些是歷史上曾經赫赫有名。當時元力初創,這些劍都是蘊含靈氣。但是年代久遠,最后一點靈氣都消散殆盡,這些寶劍也被銹蝕,沒有什么實用價值。不過因為是初代家主喜愛之物,依然保存至今。”
  艾輝聽得悠然神往。
  管家非常懂得察言觀色,便道:“老仆不建議朝陽先生挑選劍。修真時代的劍,大多都已經不堪使用。劍術流行是這兩年的事,當代的大匠這才試著打造寶劍。之前的寶劍,要么是有歷史,要么精美華貴,難用于實戰。“
  艾輝有些失望,但還是感謝道:“謝謝管家!”
  管家所言,非常有道理。
  劍術式微這么多年,用劍之人少得可憐,也沒有聽說過那位名匠,打造過什么名劍。
  管家便不再出聲打擾艾輝挑選。
  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在琳瑯滿目的寶庫中挑選一件寶物,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每一件寶物都是如此誘人,其中好幾件蘊含著強烈的金元力波動。隔著封禁,艾輝都能夠感受到金元力的鋒銳之意,仿佛要刺穿封禁一般。
  好幾次艾輝都怦然心動,有些材料更是極為珍貴,倘若能找個巧匠,打造成劍,一定是一把絕世好劍。
  但是艾輝還是強自忍住,他決定不管怎么樣,先把整個寶庫看一遍再說。
  一旁的管家看得暗自點頭,朝陽先生的意志力非常驚人。每一件寶物的誘惑力都非常驚人,有些甚至能夠直接提高元修的境界。很多人根本堅持不到看完,就迫不及待地挑選。
  夫人主動讓管家帶朝陽先生來寶庫挑選寶物,除了報母子救命之恩,另一個想法則是交好朝陽先生,這也是葉府最擅長的生存方式。
  只有夫人非常看好楚朝陽,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遇到值得投資的天才,不要小氣,是歷代家主的經驗之談。當天才聲名還不顯的時候投資,收益遠遠超過等其出名之后再投資。
  楚朝陽以后是不是前途無量,管家不知道,但是楚朝陽表現出來的定力,讓管家大為欣賞。
  艾輝忽然停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