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69 大哥可以先開門嗎

朝陽先生忽然停下來,吸引了管家的目光。p管家很好奇,朝陽先生會選擇哪一件寶物。雖說寶庫內每一件都是奇珍,但是同樣有高低優劣之分。每一代家主的財力和運氣都不一樣,收藏品也大不相同。
  負責管理寶庫的管家,對每一件寶物都了如指掌,但是既然朝陽先生沒有問他,他也不會主動提醒。
  他很清楚,像朝陽先生這類人,都非常有主見,若非對方開口詢問,最好不好隨意指手畫腳。
  夫人開出這么大的價碼,只怕還有些其他的想法,自己多多暗中觀察,總是沒錯的。
  人在面對諸多選擇時,做出的最后選擇,往往能夠看出此人的某些性格。尤其面對價值如此驚人的選擇,性格的特征往往會被放大。
  他會選擇什么?
  管家瞇起眼睛,探詢而深沉的目光,落在那個突然停下來的背影。
  看上去朝陽先生似乎找到了目標,或者有什么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嗯?
  管家很快現,好像并非如他所想。因為停下來的朝陽先生,目光四下張望,像是在尋找什么。
  停下來的艾輝確實是在尋找。
  因為剛才,都快被艾輝遺忘的繃帶,突然有所反應。繃帶是師娘所贈,它的來歷一直是個謎團。到現在為止,已經救過艾輝好幾次。之前的時候展露出噬血的特性,隨著繃帶上浮現血眼的圖案,繃帶開始對血液不感興趣。
  它仿佛陷入沉睡,沒有半點動靜。
  質地依然刀劍難傷,艾輝曾經嘗試破壞繃帶,但是無論他用什么辦法,都無法傷到其分毫。艾輝都不知道當年師娘是如何把它拆成兩份的。因為防護力出色,艾輝把它系在身上,充當最后一層防護,非常實用。
  萬年不動的繃帶,突然動了,艾輝大吃一驚。
  臉上保持不動聲色,但是已經四下張望,尋找引起血繃帶反應的寶物。艾輝心中充滿好奇,有什么東西能夠引起繃帶的反應,難道是什么血煉之物?
  繃帶在艾輝心中,絕對是高冷無比,連喝血都講究品質,一般的血半點興趣都沒有。
  四下張望,一團團閃耀的光芒,晃得艾輝眼花。
  繃帶一動不動。
  難道剛才是自己錯覺?
  艾輝嘗試著往前走了兩步,繃帶又動了一下。
  艾輝精神一振,第一下還有可能是偶然,但是動了第二次,就絕非偶然。葉府寶庫之中,一定有繃帶感興趣之物。
  察覺到身后管家的目光,艾輝放緩腳步,裝作一件件瀏覽面前寶物的模樣。
  管家有些疑惑,他剛才還以為朝陽先生已經找到感興趣的東西,沒想到只是張望了兩眼。
  他耐心地跟在朝陽先生的身后,葉府寶庫藏品豐富,能夠欣賞一遍都是難得的享受。以前就有客人,從頭到尾,把當時寶庫里的每一件藏品都細細品味了一番。
  艾輝裝模作樣,走兩步就停下來慢慢欣賞。遇到不認識的東西,還會詢問身后的管家,管家果然對每一件藏品都了如指掌,有問必答,非常詳細。
  雖然繃帶的反應越來越強烈,但是看到這些寶物,艾輝依然忍不住流口水。每一件寶物都是珍貴無比,最頂級的材料、某個時代最頂尖的大師之作、罕見珍稀的植物。隨便一件,拿到外面都會引轟動。
  管家看著朝陽先生眼中熾熱的目光,心中驕傲得意。他早就猜到這次挑選寶物,不會那么快。如此珍貴的機會,換作自己,也會極其慎重。萬一要是挑選錯了,那可是悔得腸子都青了,這樣的機會絕無可能有第二次。
  嗯,繃帶的反應在減弱,方向不對。
  艾輝裝作被另一件寶物吸引,換了一個方向。連續試了幾個方向,終于再次找到正確的方向。
  此時,纏在艾輝身上的繃帶,就像蛇一樣在緩緩摩挲游動。
  繃帶的反應越來越強烈。
  艾輝并沒有因此而顯得很急迫,他還是看上去不急不緩,不斷被沿途的寶物吸引,不斷向管家詢問種種相關,眼中流露出來的渴望,毫不作假。
  就這么磨磨蹭蹭,艾輝和管家,穿過一個個木架,來到寶庫最深處。
  看到朝陽先生的目光,落在最深處的幾個木架上,他主動道:“這是初代先祖的藏品,大多以劍為主,不過這些劍如今基本都不能用了。”
  他以為朝陽先生看中這些劍,朝陽先生是一名劍修,對劍感興趣是再正常不過。不過就如他剛才所言,這些銹跡斑斑的寶劍如今唯一的價值就是擺放在此地,以供后人瞻仰。
  朝陽先生的目光從那些劍身上挪開,看上去頗為遺憾。
  不得不說,初代家主畢竟是最后一名純正的劍修,挑選劍的眼光非常挑剔。這些古劍雖然都已經不堪使用,但是依稀能夠看到它們當年的風華絕代。有些劍透著難以形容的肅殺之意,管家給它們擦拭的時候,簡直是一種煎熬。
  朝陽先生忽然指著古劍擺放處旁邊的一尊石像:“這尊石像可有什么來歷?”
  石像非常古樸,由一整塊花崗巖雕刻而成。刀工簡陋,到處是棱角,到處都是宛如大斧劈斫而成的痕跡。石像面部模糊不清,像未完工的半成品。
  但是明明如此簡陋粗糙的石像,卻有一股難以形容的韻味,讓人不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它。
  艾輝看第一眼就覺得有古怪,他心志如此堅定,還修煉了天心火蓮燈,心神魅惑對他沒什么作用,但是他的目光和心神依然被這尊石像吸引。
  管家看了一眼,便飛快收回目光:“這座石像是初代家主早年偶然所得,也不知道是何人所雕刻,是修真時代的古物。這尊石像沒有名字,但是初代家主說其神韻天成,想必不凡,還是把它存放在寶庫。”
  繃帶的反應異常強烈,恨不得撲上去一般。
  看上去沒有半點血煉的氣息,艾輝有些疑惑,不知道繃帶為何反應如此強烈。
  但是石像一定有古怪!
  轉念一想,倘若石像沒有一些神異之處,葉惠堂豈會把它放入寶庫之中?
  艾輝毫不猶豫指著石像道:“我就挑它了。”
  管家看了朝陽先生一眼,欲言又止。
  艾輝見狀,便道:“莫非不能選這個?”
  “那倒不是,夫人既然吩咐您可以隨意挑選一件,那任何一件都可以。”管家搖頭:“這尊石像神韻天成,在寶庫呆的年頭最長,是最早入庫的寶物之一。初代家主就曾經常沉溺觀摩石像,后來歷代家主也想破解其中之謎,不惜花費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是至今依然無人有所收獲。”
  “感謝指點。”艾輝先是向管家拱手致謝,接著道:“就選它吧,這么多寶貝,這件最有眼緣。如今有夫人賜下的元丹,境界無憂。寶庫奇珍無數,卻沒有合用的好劍。想來想去,這件寶貝,也是不錯,說不定運氣好,就悟出其中的奧妙了呢?”
  管家一聽朝陽先生的解釋,也覺得有幾分道理,除了破解石像的奧妙讓他相當不以為然。歷代家主哪一個不是智慧過人?歷代家住千年未破解的秘密,豈是那么容易被破解的?
  當然嘴上還是說著好聽順耳的話:“想來以朝陽先生的才智,一定能夠破解其中的秘密,到時候還請朝陽先生務必告訴老仆一聲,石像的秘密可是不知道折磨了多少代人。”
  艾輝笑道:“哈哈,承您吉言!”
  管家的手掌放在木架上,元力涌動,光芒一閃而逝,封禁的光芒消失不見。
  艾輝看得分明,這些封禁的手段非常精巧,外人即使闖入其中,想要破解封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艾輝早就注意到,寶庫建造的材質非常特殊,對元力有隔絕和壓制作用。
  葉府位于銀城,本身高手眾多,還有大師坐鎮,可謂固若燙金。即使來者實力高,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潛入盜寶,絕無可能。如果動靜稍大,還會引來銀城的守衛和坐鎮的強者,甚至銀霧海深處修煉的長老。
  石像一入手,身上的繃帶就安靜下來,但是艾輝能夠感受到繃帶安靜之下那股蠢蠢欲動。
  石像大約兩尺多高,因為材質是普通的花崗巖,這點重量對艾輝來說,完全輕若無物。觸手冰涼如玉,不像是巖石,但是無論艾輝怎么看,都是最普通的花崗巖,不由嘖嘖稱奇。
  管家看到朝陽先生把石像翻來覆去,不由笑了。
  “朝陽先生還要繼續看看?”
  “不用了!既然選好了,那就別看了,免得心里難受!”
  “哈哈,說得也是!”
  書房。
  葉夫人饒有興趣地問:“他選了什么?”
  管家恭敬道:“初代主人留下的那座無名石像。”
  “石像?”葉夫人愣了一下,她想過很多楚朝陽會選擇的寶物,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挑選那座無名石像。
  管家把朝陽先生的解釋復述了一遍,一字未差。
  葉夫人表情放松許多,但還是叮囑一句:“多留意一些。”
  管家會意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