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71 挑選

銀城風云激蕩。p葉夫人母子差點遇害,讓素來喜怒不形于色的大長老大為震怒。與血修勾結的證據,也讓凌府大為被動。凌府矢口否認,但是事態的發展還是向著不利于凌府的方向發展。
  “你們就準備這樣坐以待斃?”
  說話的人全身籠罩在黑色的斗篷之中,他的聲音生硬平板,聽上去非常別扭。
  凌勝狠狠瞪著對方,剛剛醒轉的他,臉色蒼白,沒什么血色。他雖然斷了一只手臂,血氣大虧,但是元力卻沒有受到影響。凌霄的傷勢,卻要嚴重得多,他體內的五府八宮遭到嚴重的破壞,今后再也無法修煉。
  哪怕他是凌霄,凌府家主的兒子,無法修煉,也是廢物。
  凌夫人神情平靜,但是鬢角的白發,暴露她憔悴焦慮的內心。
  “犬子的傷勢,岱宗可有辦法?”
  “只要不死,岱宗都會有辦法。”斗篷中的人嘎嘎地笑著,異常難聽:“就算他全身都損壞,腦袋還在,他就死不了。”
  斗篷中的人掀開斗篷,露出真身。
  凌勝夫婦眼睛陡然圓睜,驚駭地看著對方。
  對方朝他們咧嘴一笑,但是在凌勝夫婦眼中卻是異常可怖。站在他們面前的,不能用人類來形容。一個粗壯的草筋和白色蓮藕構成的身體,只有腦袋是人類的腦袋。
  “我也沒有想到我能活到現在,雖然這樣算不算活著,但是我感覺還不錯。忘了告訴你們我的名字,我叫清風。聽上去是不是像仆人的名字?哈哈,其實就是仆人。”
  清風笑得很開懷,但是他死板干澀的嗓音,讓他的笑聲非常難聽,讓人毛骨悚然。
  過了一會,凌夫人才緩緩開口:“聽聞岱宗開創【草筋】和【蓮藕接骨術】兩大流派,果然是匪夷所思,神乎其技。”
  清風嘎嘎一笑:“想要岱宗出手,兩位沒有點什么表示?”
  凌夫人肅容道:“岱宗的事我們自然不會忘。蕭淑人現在在葉府,暫時還不是動手的時候。”
  清風很直接地問:“那你們有什么計劃?最近的風聲對你們很不利。”
  “放心,我們已經動手了。”凌夫人的美眸冰冷:“大長老已經忘了,他需要世家的支持,世家才是五行天的支柱。當局面越來越混亂,誰才能讓秩序重新恢復?”
  清風嘎嘎地笑:“看來你們也有所準備。”
  凌夫人淡淡道:“活得久的大樹,樹根總是能伸到更深的地方。”
  銀城的局勢很快變得異常混亂,每天清晨都能在街頭發現橫死的尸體和滿地的鮮血,情況愈演愈烈,襲擊從夜晚的街頭,迅速波及到整個銀城。當夜幕降落,廝殺聲和火光,會出現在銀城的各個角落。
  天鋒部小隊長在巡邏時遭遇襲擊,重傷不治身亡。
  在銀城小有名氣的霍家,家主忽然中毒身亡,現場的證據矛頭指向宮府。宮府態度強硬,幾個小家族聯手把宮府告上長老會。
  連續不斷有小家族出現意外,遭遇襲擊,中毒事件層出不窮。并沒有證據表明是宮府所為,但是更多的小家族聯合起來,向長老會施壓,徹查此事。
  混亂在不斷的蔓延,銀城人心惶惶。
  事態在曾府和鐘府大打出手的時候,到達頂峰。雙方以前便積怨頗深,此次由于下人的一個摩擦,引發的沖突不斷升級,等雙方回過味來,已經騎虎難下。
  涉及的家族越來越多,天鋒部也不敢出頭,連續出現幾次天鋒部小隊巡邏遭到伏擊。
  銀城完全失控,人人自危,各種流言層出不窮。
  關于葉夫人的流言最多。葉夫人展現出來的強勢,早就被傳得淋漓盡致。更有消息說,大長老默許葉夫人主持大師之光的計劃,就是讓其培養黨羽,為將來葉夫人的掌權作準備。
  最勁爆的流言,卻是葉夫人的兒子,根本不是和其丈夫所生,而是另有其人。
  這則流言不知道最初是從哪里傳出來的,但是很快,便傳得有板有眼。大長老一家無一不是天才橫溢之輩,從來沒有癡傻的前科,而葉府家族往上排,也未有癡傻之人。葉夫人之子,卻天生癡傻,其中疑點重重。
  更有流言稱,葉夫人在結婚之前,曾經閉關一年有余。然而那只是掩人耳目,曾有人在翡翠森見其與一名男子同游。更有影像傳出來,影像十分模糊,里面的女子身形依稀和葉夫人又幾分神似,但是其身邊的男子偉岸霸氣,絕非她那儒雅清秀的丈夫。
  大長老最近焦頭爛額,但是沒有一次,比今天更生氣。
  他盯著影像,拳頭不自主握緊。
  本來他對流言嗤之以鼻,但是當他看到影像,卻不由生出疑心。影像中女子的氣質,和葉琳真確實極為酷似,連他都不能確定。
  想起自己逝去的兒子,大長老心如刀絞。
  片刻后,他緩緩松開手掌,眼神凌厲。
  沒有人可以騙他,沒有人!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他抬起頭,凌厲的目光消失,看上去和平時沒有什么區別。
  他的語氣和往常一樣威嚴:“進來。”
  屬下打開門,恭聲道:“葉夫人帶著小寶求見。”
  大長老心臟一縮,臉上卻沒有半點變化:“讓他們進來。”
  片刻后,葉夫人帶著小寶走進來,小寶看到大長老,開心喊了聲:“爺爺!”
  葉夫人恭聲道:“父親。”
  大長老呵呵笑道:“你們怎么來了?小寶,來讓爺爺看看,最近有沒有瘦了。”
  “沒有,小寶最近變強壯了!”小寶鼓起胳膊,一臉炫耀。
  大長老笑得很爽朗。
  葉夫人站在一旁,含笑看爺孫兩的對話。
  詢問了小寶最近的生活,大長老喊來下屬,讓其帶小寶去吃點東西。小寶很聽話地跟著離開,下屬臨走前,把門小心關上。
  房間內一片安靜。
  大長老在觀察自己的兒媳婦,她神態祥和從容,看不出半點異常。
  葉夫人緩緩開口,嘴角帶著微笑:“最近市面上有很多關于兒媳的流言,兒媳一笑置之。但是有流言說小寶不是沛彥親生,兒媳不能坐視。”
  大長老一揮手:“市井流言,不足為信,你不要多心。”
  “如果是兒媳的流言,兒媳自然不所畏懼。但是小寶年幼,天生磨難,此事早澄清比晚澄清更好,對他也更好。”葉夫人躬身,肅聲道:“請父親邀請各長老,親自驗證小寶身懷顧家血脈,顧家【曲水之體】,獨一無二。”
  大長老沉聲道:“不需如此。”
  葉夫人繼續躬身,頭也不抬:“請父親成全。小寶將來的路很長,有此非議,將來哪怕靈智開竅,也會留下污點。我們做那么多,又有何用?身為母親,絕不愿意小寶身負非議。是非曲直,一驗便知。真相大白天下,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大長老沉吟良久,才緩緩開口:“好!你既然決意如此,那就這么辦。不過你放心,任何污蔑小寶之人,我絕不會放過!”
  凌府很快得到消息。
  凌勝有些吃驚:“葉寡婦要公開驗證?”
  他看了一眼妻子,有些不確定:“你的消息是不是真的?葉寡婦敢公開驗證,肯定有幾分底氣。”
  凌夫人也有些動搖,但是很快她就鎮定下來:“她不過是虛張聲勢,真的假不了,且看她要玩什么花招。不過既然日子已經定了,對我們是個機會。”
  清風怪異的聲音響起:“什么機會?”
  “奪取蕭淑人的機會。”凌夫人沉聲道:“葉琳要帶小寶去驗證,勢必要帶走葉府的高手。葉府正空虛的時候,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根據得到內部消息,葉琳對蕭淑人并不重視,她對上古遺寶不感興趣。”
  清風嘿然:“早點到手,我們就能早點治療貴公子。”
  凌勝夫婦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堅決。
  鐘府,密室。
  佘妤在聽鐘侯軍的稟報。
  “最近按照您的吩咐,和曾府發生了幾次摩擦,雙方各有死傷。現在銀城的局勢非常混亂,一開始是凌府動的手。后來動手的成分很復雜,難以分辨。各家如今都非常警惕,有的懷疑是凌府在暗中搞鬼,也有人為凌府暗中串聯,還有人懷疑是新民派在挑撥離間,尉遲慶山出現得太巧合。聽從您的吩咐,我們后來沒有動手,沒有人懷疑到咱們身上。”
  鐘侯軍對這位神之血的特使佩服得五體投地,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令人嘆為觀止。
  幾乎沒費什么力氣,就讓凌府和大長老,成為死敵,還讓銀城一片混亂。
  誰也想不到,這場前所未有的動蕩,竟然只是眼前這位女子的手筆。
  佘妤很滿意,贊賞道:“很好。你和鐘府的功勞,北先生不會忘記,也不會虧待你們。看看如今五行天的局勢,相信你也能看得出來,誰才會笑到最后。”
  鐘侯軍毫不猶豫道:“是!鐘府誓死為北先生效忠!為神國效忠!”
  五行天的亂象,讓他大為失望,也更加堅定了他跟隨神之血的決心。
  佘妤露出滿意之色,接著問:“找人的事情可辦好?”
  鐘侯軍連忙道:“已經找好,都是好手,沒有通過鐘府。”
  “放心。不讓你們去,是不想暴露你們,絕非對你們不放心。”佘妤接著道:“這次只怕會遇到岱綱的人,有點期待。岱綱都勢在必得之物,真讓人期待。”
  “岱綱的人!”鐘侯軍微微一驚,接著有些疑惑道:“葉琳為何對此事不太上心?”
  “她所謀太大,野心太大。”佘妤冷笑:“只怕蕭淑人還在昆侖的時候,她就已經摸過底細了。不過,葉府可不僅僅只有蕭淑人,故人重逢什么的,最讓人期待了。”
  她的眼睛閃動光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