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72 石像

和外面的紛擾比起來,葉府要安靜平和得多。p最近的局勢很亂,學員們也被葉夫人吩咐回到自己的家中,葉府一下子空蕩蕩起來。p艾輝能夠感受到最近府內的氛圍并不是太好,仆人們之間隱隱有些暗流涌動的味道。艾輝的聽覺敏銳,沒費什么力氣就聽出了大概,原來是關于夫人和小寶的流言。
  小寶不是其父親生的?
  艾輝不由暗自搖頭,覺得真是無聊,這些人為了斗爭真是不擇手段。
  他可沒有心情浪費在這些鬼扯的流言上面。石像自打恢復原樣之后,沒有半點反應,就連最初的神韻都沒有了。
  難道費了這么大的勁,你就讓我看一場影像?
  艾輝瞪著繃帶和石像,神色不善。如果它們是活物,他二話不說抄著板磚就砸上去。
  繃帶離開石像就會重新變成兩塊,像靈蛇一樣纏上艾輝的身體,還會自己打結。艾輝很多時候都覺得繃帶靈性十足,總給他一種活物的錯覺。
  石像固然更加精美,奈何沒有什么卵用。
  對艾輝這種現實勢利的家伙來說,不能發揮作用,那待遇自然降低。于是曾經也威勢赫赫的魔神像,被艾輝扔進一旁。
  艾輝的注意力放在金丹上,他總共從葉夫人那里得到三顆金元丹。
  金元丹只有高階荒獸才會出產,能夠凝結出元丹的荒獸,無不是一方之霸。此類荒獸,一般的狩獵團根本不敢碰,大老遠就會望風而逃。只有大師級的元修,才有能力去獵殺。許多大師在踏入大師之后,會去蠻荒獵殺高階荒獸。一方面磨礪自己的傳承,一方面為今后的修煉打下基礎。
  步入大師意味從此進入高階戰力的行列,加入戰部待遇福利會大幅度提高,投靠世家供奉也相當驚人,但是修煉的成本同樣大幅度增加。一般的元食和材料,對他們而言,已經沒有作用。換句話說,他們體內的元力,比絕大多數材料內的元力更加精純。
  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元修大師同樣也是高階荒獸的狩獵目標。
  三顆金元丹大小不一,最大的有如拳頭般大小,最小的只有雞蛋般,形狀并不規則。每一顆元丹表面都布滿亮銀色的絲線,絲線像頭發一樣細,但是密密麻麻,構成極為復雜精細的圖案花紋,這就是俗稱的丹紋。
  很多元修大師認為,丹紋代表著元力的某些規則,有一些世家和長老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但是到目前為止,并沒有成熟的理論形成。
  金元丹需要用專門的吞光沙盒放置,不能長時間裸露在空氣中,它會產生強烈的元力波動,從而改變附近區域的元力構成。
  艾輝第一次服用元丹,心中充滿期待,也有點忐忑。
  元丹是好東西,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元丹的吸收,對元修來說也是一場考驗。元丹蘊含澎湃的元力,這些元力都是荒獸歷經漫長歲月凝結而成,異常精純。
  精純就意味著難以吸收。
  除此之外,元丹還有另一個麻煩,那就是殘留的兇厲之氣。能夠凝結元丹的兇獸,必然異常兇狠,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其他的荒獸和元修。元丹除了澎湃精純的元力,還混雜大量荒獸殘留的兇厲之氣。
  這些殘留的兇厲之氣,對元修來說是大敵,也是吸收元力的障礙。
  元丹是提升元力境界最快的辦法,它所蘊含的元力,比起荒獸其他部位蘊含的元力,不知道要精純多少。
  元力境界一直是艾輝的短板,他的身體資質太過于糟糕。之前如果不是樓蘭不斷地提供元食湯,艾輝想要踏入到外元之境都沒有那么容易。好在天心火蓮燈小成之后的琉璃體,讓他的體質有明顯的改善。
  可惜樓蘭不在,否則的話,艾輝覺得樓蘭一定有辦法消除元丹的兇厲之氣。
  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等不到樓蘭,艾輝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預感,抓緊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在他修煉了天心火蓮燈,希望能夠對消除元丹的兇厲之氣有幫助。
  天宮的天心火蓮燈光明大放,全力運轉,艾輝把最小的那顆元丹,吞進嘴里。
  轟!
  澎湃至極的元力陡然炸開,一聲兇戾至極的獸吼,直沖腦門,艾輝嗡地大腦一片空白。他孱弱的元力,在更加強悍的元力面前,就像紙糊的一樣。
  艾輝低估了元丹的勁道。
  事實上,一般的世家子弟在服用元丹的時候,一定會有長輩在一旁護法,就是怕出現眼前的情況。再怎么有天賦的天才,在荒獸歷經百年殺戮形成的兇念面前,都不值一提。
  艾輝只知道元丹的好處,但是具體如何服用,卻一無所知。像元丹這么珍貴的寶物,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見到,更遑論什么服用需要注意的細節,這些只會在世家之間流傳。
  如果艾輝此刻能看到體內的情況,就會發現,絲絲縷縷的黑霧從元丹內的元力中滲透出來。
  天心火蓮燈不斷流轉,化去一些黑霧,但是涌現的黑霧越來越多。
  黑霧聚而不散,宛如獸首,模糊不清,卻依然散發著強烈的睥睨天下和不可一世的霸氣,以及森然冰冷的殺意。
  獸首忽然張開嘴,朝天心火蓮燈無聲怒吼。
  天心火蓮燈燈焰一顫,驟然黯淡許多。
  失控的金元力在艾輝體內亂竄,黑霧從艾輝的皮膚滲出,絲絲縷縷,凝而不散,看上去十分可怖。
  就在此時,角落里魔神石像空洞的眼眸忽然亮起一道幽幽的微光。
  黑霧幻化的獸首突然露出恐懼之色,就像遇到最害怕的天敵。它瘋狂地掙扎,但是仿佛有一層無形的枷鎖,無論它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
  艾輝體表凝而不散的黑霧忽然就像水草一樣,不約而同指向魔神石像所在的方向。魔神石像仿佛對黑霧有著極大的吸引力,黑霧不斷拉長,就像水草瘋狂朝魔神石像生長。
  最前端匯集成一縷的黑霧,沒入魔神石像微張的嘴唇中。
  魔神石像的眼眸幽幽光芒更亮了一絲。
  茫然中的艾輝,突然聽到到一聲荒獸的哀嚎。
  充滿絕望和恐懼的哀嚎。
  艾輝一個激靈,猛然清醒過來,于是他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千絲萬縷的黑煙從他全身皮膚的毛孔中滲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細若發絲的黑線,最終匯集在魔神石像的口中。
  魔神石像……
  就這么眼睜睜看著魔神石像源源不斷吞噬黑霧。
  當最后一縷黑霧離開艾輝的身體,他全身一震,緊接著難以言喻的輕松和如釋重負從身體深處泛起。
  這是……
  震撼莫名的艾輝心中有無數疑惑,但是很快他就沒有心情去思考魔神石像。沒有了兇厲之氣,精純的金元力的威力,也立即釋放,它們此刻就像一把把小刀,在艾輝體內流竄,渾身有如刀割。
  元丹釋放的金元力,比艾輝體內的元力要精純很多。
  不過艾輝對這種情況,倒是相當有經驗。從最早在懸金塔內金風淬體開始,他就需要煉化更精純的金元力。
  堅持和忍耐,是艾輝最擅長的事情之一。
  他掙扎站起來,手持銀折梅,也不拘于招式,擺出自己最舒服的姿勢。忍著劇痛,運轉起就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周天運轉。
  一般人做周天運轉往往需要靜室,需要十分放松的狀態,在這么糟糕的處境下運轉周天是難以想象的。
  艾輝就是這么一路走過來。
  雖然這次的劇痛超過以往任何一次,但是他還是逐漸找到感覺。
  之前被黑霧壓制的天心火蓮燈,此刻恢復生機,燈光流轉,把艾輝全身血肉照得宛如琉璃。
  天色一點點變暗,艾輝渾身光芒流轉,如同琉璃所鑄。
  艾輝胸口的血梅花,蠢蠢欲動,它感受到充沛的元力,那是它最喜歡的養分。就在此時,纏在胸口的繃帶貼上血梅花,剛剛還有點蠢蠢欲動的血梅花,立即安靜下來,一動不敢動。
  絲絲縷縷的銀色霧氣,從艾輝皮膚的毛孔滲出,它們就像柔軟的牛毛細針,像針又像霧。在吸收的過程中,必然有一部分元力的損耗。損耗元力的多少就和身體資質有光,身體資質越好,損耗就越少,吸收的效率就越多。
  艾輝如今雖然已經修煉成琉璃體,但是損失還是多達四分之一。濃郁的金元力,在艾輝周身凝轉,就像籠罩一團銀色的霧氣。
  這次魔神石像無動于衷,這些銀色的霧氣,好像引不起它半點興趣。它雙目的幽光消失,重新變成那座沒有半點神韻,最普通不過的花崗巖石像。
  時間一點點流逝,一個周天接一個周天。
  第二天的黎明,窗外遠處的天邊泛著微微的光芒,房間依然昏暗。一尊如同剛剛從火窯內取出的琉璃人形雕塑,火光未散,周身繚繞的銀霧,被照得明滅不定,就像厚厚的云層里電閃雷鳴。
  他忽然渾身一震,緩緩睜開眼睛。
  那雙眼睛,寧靜而深邃,就像天邊還未遠去的星空。
  他踏入了二元之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