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75 遺囑

?艾輝從藤椅上坐起來,他察覺到有人靠近。
  一個如煙似霧,帶著些許魅惑的聲音幽幽響起:“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呢,上次離開得太匆忙,今天可以好好親熱親熱哩。”
  艾輝滿臉人畜無害,咧嘴一笑:“好久不見啊。”
  銀色的劍光毫無征兆炸開,快得像閃電。
  “早就防著你這一手。知道你有多么無情,連自己的師傅都能下得了手,又怎么會在乎人家呢?”
  吐氣如蘭,身如鬼魅,佘妤在艾輝的劍光中進退自如。
  艾輝充耳不聞,神情沒有一絲變化,劍芒卻變得愈發凌厲起來。剛剛突破的他,此刻的精氣神,正處在巔峰狀態。一千塊想用言語擾亂他的心神,反而讓他的氣勢暴漲,他從來沒有為當年刺向師傅的那一劍后悔過。
  會難過,會悲傷,卻不后悔。
  六道月在空中翻飛,帶起一道道飄忽詭異的劍光,銀折梅的嗡顫之聲不絕于耳,不算響亮卻震顫人心。
  一道紅色的身影就像一縷紅色的煙霧,在劍光之中忽進忽退,忽隱忽現。
  叮叮叮!
  短促而密集的碰撞聲不絕于耳,飛濺的火花更讓朦朧如煙的身影,看上去更加充滿妖異的美感和森然的殺機。
  比起三年前,自己的實力有巨大的進步,佘妤同樣變得更加強大。三年前的佘妤深不可測,三年后的佘妤依然深不可測。
  不過,三年前自己對上一千塊,只有深深的無力感。而如今的自己,終有一戰之力!
  艾輝心中豪情頓生,劍勢更是如同滔滔大河,揮灑開來。
  看上去媚笑嫣然的佘妤,心中震驚。
  在松間城的時候,她就看好艾輝的未來,縱然艾輝的天賦并不出色。但是在她看來,艾輝的頭腦出眾,冷靜果決,加之勤奮刻苦,必然會有一個好前途。
  但是此刻的她,依然被艾輝的進步震驚。
  劍芒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是數量眾多,而且彼此之間交叉往返,另有玄機。佘妤嘗試擋下幾道劍芒,發現自己的手掌有些發麻,心中不由凜然。
  佘妤身為神之血的種子,又是罕見的神祭,神殿對她的培養不遺余力,她接觸到的都是神之血最高深的法訣。
  【星神惑】被成為神殿最深奧最晦澀的法訣,迄今為止,她是修煉成功的第二人。第一位修煉成功的那個人,是帝圣。
  【魅影】和【煙行】兩種截然不同的法訣,在她手上融合,如煙如魅,虛實之間,變幻不定,敵人防不勝防。
  不僅如此,她還修煉了一般只有神巫才會修煉的【天魔九舞】,融入自己的身法之中,從而形成獨有的【煙魅舞】,使之不僅僅只是一種身法。她舉手投足間,周身空間扭曲變幻,無所不能。
  她和元修交手非常多,見識過許多絕學,但是艾輝的劍芒,和其他的絕學完全不同。
  一般的絕學攻擊,進入她周圍扭曲的空間,幾乎都會產生偏移。可是佘妤發現艾輝的劍芒,受到自己【煙魅舞】的影響微乎其微。讓人眼花繚亂的劍芒之間,有著玄妙的呼應,正是這種奇特的呼應,讓它們無視煙魅舞的干擾。
  而劍芒的另一個特點,也讓佘妤感到頭痛。
  那就是鋒銳凝實。
  這是佘妤萬萬沒想到的。血靈力到底是靈力,雖然無法和修真時代純粹的靈力相比,但是卻要比元力更高階,威力更大。血靈力和元力碰撞,有著極大的優勢,這也是為何血修總是能在戰斗中占據優勢的根本原因。
  只有當元修踏入大師的境界之后,元力的結構才會發生質的飛躍,比起血靈力不落下風。
  然而佘妤發現,艾輝的劍芒在和血靈力的碰撞中,竟然堅固異常。
  這就是劍術?
  佘妤可是很清楚,艾輝絕對不是大師,她立即意識到,劍修極有可能成為未來神之血的大敵。神之血在低端戰力上的優勢,極有可能因此喪失殆盡。
  她現在有點后悔自己在艾輝身上種下【生滅花祭術】,否則的話,現在她會不惜一切代價把艾輝干掉。
  讓沒落了那么多年的劍術,繼續沒落下去,才符合神之血的利益。
  然而【生滅花祭術】……
  她感到有些頭痛,這次不管用什么辦法,都要把艾輝生擒,帶回到神之血。艾輝已經成為她最大的破綻,還好這件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如果佘妤知道,艾輝早就摸清楚【生滅花祭術】的底細,一定會悔得腸子都青了。
  “你們去找蕭淑人。”
  佘妤的話音剛落,幾道身影出現在四周的圍墻上。
  艾輝的臉色不由一變,這些人渾身流露的氣勢剽悍,實力比酒柜、王子毫不遜色。王子和酒柜都跟隨葉夫人出門,此刻葉府防護力量幾乎為零。
  他們朝蕭淑人所在的小院撲去。
  忽然,一個極為難聽的聲音響起:“嘎嘎,都滾回去。”
  一道藤墻突然擋住他們的去路,藤墻激射出無數綠色的箭矢,赫然是一條條尖細筆直的藤條,微微的香甜,證明上面有劇毒。
  正撲向蕭淑人小院的元修臉色大變,紛紛閃避。
  從艾輝的劍芒中掙脫的佘妤看清來者,目光一凝:“草傀儡!”
  “我不喜歡這個名字。”清風搖頭晃腦,粗壯的草筋和白藕色蓮藕構成的軀干,頂著一顆活生生的頭顱,看上去異常詭異。
  他咧嘴一笑,嘎嘎道:“我是清風。”
  艾輝看得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怪物。他忽然想到石友光,眼前的草藕傀儡,其實和改造土修沒什么區別,只是一個是土修,一個是木修。
  這么一想,他頓時釋然不少。
  不過身體改造被視作禁忌之術,涉及到許多更多深層次的原因,艾輝本人也不喜歡這樣的力量改造。
  “真是有趣的東西。”佘妤目光閃動。
  如果把這個東西抓回去給,獸蠱宮一定會非常喜歡,獸蠱宮最喜歡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而且……看來岱綱對上古遺寶勢在必得啊!
  她心中愈發好奇,上古遺寶到底是什么?能讓一位宗師,如此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得到。
  “有趣的東西?”清風搖頭晃腦:“你今天要死在這里了。”
  就在此時,一聲冷哼全場可聞。
  只不過一聲冷哼,但是,附近的元力仿佛被一只無形之手攪動。
  佘妤臉色一變,大師!
  她的目光死死鎖定清風身邊的那位老者,此人竟然是一位大師!
  這下麻煩了!
  她很快就想通其中關鍵。自己把凌府逼到絕境,凌府現在除了抱緊岱綱的大腿,沒有太多選擇。既然要抱緊岱綱的大腿,那蕭淑人就是投名狀。
  她身邊幾位招募而來的元修見狀,無不心生退意。他們沒有想到,這次的任務竟然會遭遇大師。
  其中一人開口對佘妤道:“此次任務出入太大,請恕我等無能為力。告辭!”
  其他幾人也毫不猶豫抽身而退。
  老者對這些人的離開視若不見,他深知這次最重要的就是蕭淑人,只要能夠得到蕭淑人,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情。
  只要得到蕭淑人,就算和長老會鬧翻都沒有關系。有岱綱出面邀請凌府,長老會又能如何?
  安木達垂垂老矣,岱綱卻處在人生最巔峰的狀態,長老會又怎么會蠢到因為凌府和岱綱鬧翻?
  長老會和岱綱不過是權力之爭,雙方都是元修,沒有什么化解不開的矛盾。
  起碼在世家眼中如此,世家們可以供奉安木達,為什么不能向岱綱稱臣?
  如果安木達駕鶴西去,除了岱綱,還有誰能阻擋神國帝圣?長老會他們不為自己考慮一下,難道不會為自己的后代考慮一下?
  艾輝同樣臉色大變,金元大師產生的波動,對他的影響更大。周圍的金元力完全不受控制,他感覺自己就像在狂風怒濤的大海上。
  這就是大師么……
  佘妤忽然揚聲道:“楚兄,你我聯手,上古遺寶一人一半。”
  該死的妖女!
  艾輝心中對佘妤破口大罵,然而清風和老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就知道不妙,連忙道:“你們繼續,我對什么上古遺寶,一定興趣都沒有!”
  說罷他抽身欲走。
  “你就是楚朝陽?”老者的目光瞇起來,語氣殺機凜冽:“就是你和霄兒搶傅思思?”
  艾輝打著哈哈:“誤會!絕對是誤會!在下早就覺得凌兄和傅小姐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傳言你們情深義重,原來是茍且鼠輩。”老者面露鄙夷之色,但是眼中殺機卻絲毫不減:“老夫可憐的霄兒現在還昏迷未醒,你們這對狗男女還有臉活在世上?今天老夫就替霄兒收拾你!”
  艾輝心中嘆口氣,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真是人間至理名言。
  如果早知道當時的那點錢,會惹來這么多狗皮倒灶的事,他絕對會離傅思思遠一點。
  佘妤笑吟吟道:“看來你我要同生共死了!”
  艾輝知道妖女這句話里別有深意,但是他裝作聽不懂,【生滅花祭術】可是有許多可以利用的地方。
  跑不掉,那就只有戰了。
  面對金元大師,艾輝絕對自己沒有半點勝算,于是飛快道:“草藕傀儡歸我,老頭歸你!”
  “成交!”
  佘妤話音未落,兩人同時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