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38 心魔

師雪漫回到自家道場,見到永正叔叔,問:“永正叔叔,您知道兵鋒道場在哪嗎?”“兵鋒道場?”永正仔細想了想,搖頭:“沒有,松間城沒有兵鋒道場。小姐是從哪里聽到有這家道場的?”
  他擔任松間城道場的負責人有相當長的時間,對松間城各方面的事情都非常熟悉,尤其道場方面的事情,更是熟悉無比,他敢百分百肯定松間城沒有這家道場。
  小姐居然問起這什么兵鋒道場,他有不好的預感。小姐的實力那是沒話說,他絲毫不擔心小姐的安全,但是小姐從小處在非常簡單的環境,有一心癡迷修煉,不懂人情世故,心思單純,很容易被騙。
  師雪漫便把今天遭遇的事情說了一遍。
  永正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他連忙問:“小姐的珠子是平時戴在手上的那串定心緋藍嗎?”
  “嗯,身上只有那串珠子能作抵押了,那是奶奶的遺物,我平時都不離身。”師雪漫注意到永正臉上的表情,不由問:“永正叔叔覺得那人有什么問題嗎?”
  永正一聽說是師雪漫奶奶的遺物,冷汗刷地流下來。
  定心緋藍是由荒獸比翼緋藍鳥所產之物,產量稀少,極為珍貴,它能夠使人心神安寧,對修煉大有裨益。哪怕在以前的修真時代,這樣的寶物,也同樣珍貴無比。
  更何況,這是師雪漫的奶奶遺物!
  師雪漫的奶奶,身份何等尊貴,她的遺物倘若遺失,而且還是在松間城遺失,這責任他絕對擔不起。
  “我這就去查!”永正顧不得其他,轉身飛奔而去。
  師雪漫雖然涉世未深,但是冰雪聰明,看到永正叔叔緊張的模樣,便明白了幾分。不過她倒沒有太擔心,雖然對方要抵押,但是用珠子抵押,是自己主動的行為,她覺得騙局的可能性不打。
  過了一會,滿頭大汗的永正跑回來:“小姐,查到了,是有一家兵鋒道場,關閉了很久,最近有一個學生住進去了,負責給打掃維護道場。”
  “永正叔叔辛苦了,把地址給我,我自己過去吧。”
  師雪漫心中高興了不少,她并不是太擔心受騙,不要說松間城,就是整個感應場有人騙她的東西,她也有辦法讓對方吐出來。她只是不希望原本她覺得是一個善良的行為,變成一個騙局,那會讓她很不開心。
  永正也同樣松一口氣,不是騙局最好。他連忙把查到的地址交給小姐,對于小姐的安全,他一點都不擔心。
  他見識過小姐強悍的戰斗力。
  拿好地址帶好錢,師雪漫便出門了。
  慶功會結束的端木黃昏,回到住處。鑒于他出色的貢獻,院方給他重新安排的住處,元力濃度最高的獨院,室內的布置堪稱豪奢。
  端木黃昏松一口氣,終于可以休息一下。
  這些天他的身體已經疲倦到極點,之前是憋著一股氣強撐著,如今回到住處,胸中的那口氣一下子泄了,疲倦如同潮水般涌來。
  但是,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著。
  他的腦海中不斷浮現今天在城門口自己摔了個狗啃泥的場面,從小到大,他沒有做過這么丟人的事情。在萬眾矚目下,在自己最風光的時候,自己卻把臉丟盡了。
  越想他越覺得生氣,該死的艾輝!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當時是怎么了,為什么自己聽到艾輝的聲音會摔倒。
  想了一會,端木黃昏不自主坐起來,表情變得嚴肅,因為他想到一個可怕的詞——心魔!
  越想他越覺得有道理,沒錯,艾輝的聲音,自己都覺得像夢魘一樣,這不是心魔是什么?端木黃昏在修煉方面絕對是天才,有著敏銳的直覺。回想自己每次遇到艾輝的各種不正常,他愈發覺得自己的這個判斷有道理。
  修煉中遭遇心魔并不少見,端木黃昏在很多的典籍中都有見到。越是天才,越是容易遇到心魔。所謂心魔,一般是指某種已經影響到修煉的執念,或者某種心理障礙。
  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對心境的要求會越來越高。不同的功法,對心境的要求也不相同。有的功法需要修煉者銳意進取,忘我唯勇,倘若心中有半點畏怯,便難以精進。而有的功法需要修煉者心如止水,淡泊無我,那心中有所牽掛,便難以大成。
  心魔對修煉的影響非常大,輕則難以精進,重則走火入魔,有性命之虞。
  想到上次自己睜開眼睛,渾身涼颼颼,身上一連串的掌印,他的臉立即火辣辣要燒起來一般。還有自己浮腫的臉,胸中的怒火蹭地一下冒起來。在想到今天的狼狽,胸中的怒火嗤啦澆了一瓢滾燙的熱油。
  舊恨新仇!
  端木黃昏雙目充血,沒錯,到這個時候他腦海完全百分之百肯定,艾輝就是他的心魔。
  修煉上對待心魔,有一個專門的說法,叫做斬心魔!
  意思是斬去心魔,才能夠讓自己的修煉更加順暢,不會走火入魔。斬心魔并非是把心魔相關的人物給殺了,而是像解開索結一樣,使自己念頭通達。
  端木黃昏決定斬心魔!
  之前自己還是忽視了這個問題啊,今天要把這全都解決,所有的怒火全都發泄。對于能不能成功,端木黃昏有十足的把握,艾輝連本命元府都沒有開啟,實力低微得可以忽略不計。
  連排名前五十的高手自己都打敗了三個,區區一個艾輝,還不是手到擒來?之前自己沒有動手,只不過限于許夫子給自己的任務罷了。
  信心十足的端木黃昏,想的是如何才能讓自己徹底釋懷。
  要不,照著自己受過的屈辱,給艾輝也來一次?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端木黃昏就興奮了,沒錯,就是這樣!他甚至連步驟都想好了,先讓艾輝感染風寒,再給艾輝治風寒,方法嘛,就用艾輝用過的,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還有臉腫,還有摔跤!
  端木黃昏臉上露出邪魅冷酷的笑容,艾輝,我會讓你好好體會其中滋味,好好享受吧。
  想到興奮處,端木黃昏按耐不住,仰天長笑,邪氣森森。
  “哈哈哈哈哈哈……”
  亢奮的精神,讓他感受不到半點身體的疲倦。他取出一張元力面具戴在臉上,他已經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