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今日無更明日雙更

艾輝以前沒有見過草藕傀儡,但是在他看來,應該和沙偶差不多。土修的沙偶如何,一般和土修的性格、戰斗方式有直接的關系。p他對岱綱的了解很少,只知道是傍晚的老師,但是好像對傍晚不怎么樣。
  不過艾輝和沙偶交手的經驗豐富,樓蘭可是他頭號的陪練。
  既然草藕傀儡和沙偶很像,那么也一定會有相似的地方。
  艾輝的腦子轉得飛快。
  比如沙偶的身體,一般都很強大,總會有特異之處。有的能夠變幻形狀,有的很堅固,有的有諸多武器等等。
  清風的身體是由草筋和蓮藕構成。
  艾輝的目光首先瞄準清風渾身裸露在外面的草筋,草筋會不會是弱點?一般來說,草類的材料,都不會太堅硬。
  心中一動的艾輝,手中銀折梅劍勢一變,飛舞的六道月,倏地在空中劃出詭異的弧線。
  清風見狀,手掌伸開,五根手指瘋狂生長,變成五根長長的粗藤,撲向空中的劍芒。
  這類攻擊艾輝很熟悉,這不有一點像傍晚的【青花】嗎?
  手腕一翻,銀折梅帶起一道曼妙的弧線,朝清風****而去的劍芒,倏地在空中翻滾變向,從五根草藤的間隙中切入。
  清風沒有想到艾輝竟然能夠控制飛行中的劍芒。
  六道劍芒就像六只靈巧的飛燕,斬在清風的裸露在外的草筋關節。
  鐺鐺鐺!
  火花四濺。
  草筋比艾輝想象得更加堅硬,劍芒砍在上面,只留下一道細小的痕跡。不過艾輝沒有太氣餒,既然這些草筋裸露在外面,一定會經過一些處理,具備不錯的防護力。
  更何況這還是出自岱綱之手的草藕傀儡,艾輝不覺得一位宗師會犯這么幼稚的錯誤。
  艾輝身形一折,在距離清風三丈遠的地方,斜斜掠過,手中的銀折梅卻是再生變化。
  六道月再次散開,盤旋游弋,重新朝清風撲去。
  清風再次嘗試阻擋,依然失敗,這些巴掌大小的劍芒,比他想得更加靈活。
  鐺!
  一聲比剛才更加響亮清脆的撞擊聲,實際上由六道撞擊聲同時匯集形成,只不過它們之間間隔的時間太過于短暫,聽上去有如一聲。
  六道劍芒斬在同一根草筋的同一位置!
  艾輝對劍芒出色的控制能力,在這次斬擊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草筋被斬斷!
  艾輝露出一絲喜色,但是等他看清斷成兩截的草筋,不斷蠕動,重新連在一起,傷口處開始愈合,剛剛得手的歡喜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就是劍術?很有意思!”
  清風搖頭晃腦,對剛才自己的草筋被斬斷,完全不在意。
  艾輝頭腦轉動飛快,草筋有自愈能力,好吧,也不奇怪。很多木修都會有此類的傳承,持久戰是木修比較擅長的方式。
  好消息是,自己的劍芒,能夠對草筋構成傷害。
  蓮藕呢?
  艾輝嘗試對清風身上的蓮藕部位進攻,但是很快發現,蓮藕比草筋更加堅硬,自己的劍芒都無法在上面留下痕跡。
  那就草筋吧!
  艾輝手中的銀折梅不斷揮動,每一次都有六道劍芒****而出,朝清風撲去。
  清風身邊的劍芒越來越多,遠遠看上去,就像一個龐大的魚群,它們不斷地圍繞著清風的周圍盤旋飛舞。
  清風嘗試用草藤抽飛劍芒,但是這些劍芒異常靈活。
  清風很快發現不對勁,這些劍芒越飛越快,他感覺自己陷入一個風暴漩渦之中。呼,一縷火焰忽然在風暴漩渦中亮起,
  很快,風暴漩渦越來越亮,劍芒飛掠越來越快。
  風火劍陣!
  嗤嗤嗤的劍芒破空風聲和呼呼呼的火焰吹起的聲音,混在一起,聽上去震懾人心。一道沖天而起的風火柱,完全把清風包裹。
  呼,艾輝松一口氣,這個劍陣應該可以給清風一點傷害吧。
  就在此時,忽然砰地,風火劍陣炸開,露出里面的身形。
  “很有意思。”
  異常難聽的聲音從蓮藕中傳出來。
  艾輝目瞪口呆,清風的腦袋和渾身的草筋,全都縮進蓮藕之中。剛才的風火劍陣除了在白色的蓮藕上留下一道道焦黑的痕跡,沒有帶來其他任何傷害。
  看著清風就像一個皮筋人,從蓮藕中伸出腦袋和草筋,場面無比的怪異。
  還……可以這樣?
  清風舒展了一下身體,搖頭晃腦嘎嘎道:“不過如果你只有這點本事,今天是沒辦法活下去了。”
  說罷他的身體微微蹲下,粗壯的草筋就像一根根被彎曲的彈簧。
  艾輝猛地瞪大眼睛。
  刷,眼前一花,清風就沖到他面前,十根草藤就像毒蛇般,從不同的方向刺向艾輝。
  艾輝反應極快,不退反進,身形微微伏低,就像獵豹猛地前沖,體內的元力鼓蕩到極致,手中的銀折梅悍然朝清風的腦袋刺去!
  他這一刺來不及用上復雜的技巧,就一個簡單的點刺!
  但是保命時候,全力施展,沒有半點保留,這一刺凌厲兇悍至極。
  清風只覺得一點寒光陡然在他眼中亮起,強烈的危險感陡然升起,他沒想到艾輝會選擇如此搏命的打法,猝不及防之下,頓時陷入險境。
  眼看避無可避,清風突然張嘴,露出兩排雪亮鋸齒,閃爍著懾人的寒光。
  鐺!
  兩排雪亮的鋸齒,死死咬住銀折梅。
  巨大的沖擊力,讓他的身體失去控制,就像布偶一樣蕩起。
  艾輝也沒有想到,清風竟然連牙齒都被改造了,那兩排雪亮鋒利的鋸齒,赫然是用珍貴材料打磨煉制成的利器。
  咔咔咔!
  兩排鋸齒出現裂紋,但是艾輝此時沖勢已盡,心中警兆忽生,猛地抽劍急退。
  錚錚錚!
  幾根草藤就像繃直的刺矛,扎在剛才他的位置。
  隨著艾輝抽劍,啪啦啪啦,無數鋸齒的碎片離開清風的嘴巴,飛散在空中。
  艾輝重新和清風拉開距離,他喘著粗氣,剛才的戰斗短暫,卻異常兇險,絲毫遲疑他現在都已經一命嗚呼。這種短暫劇烈的戰斗,心神和體力消耗非常巨大,他此時只覺得手腳發軟。
  清風這個草傀儡,就是一個變態。
  防護力異常強悍,能夠自愈,粗壯的草筋就像是彈簧,而蓮藕構成的軀干非常輕盈,他快得就像一陣風。就連嘴巴里的牙齒,都是武器。
  該死!這可是名副其實的武裝到牙齒啊!
  在元力上,艾輝的打算也落空。
  金克木,這是先天的優勢。他之所以主動選擇清風,就是打的這個主意。五行生克的關系,在大師境界之前,還是非常有作用的。
  艾輝以為自己多少能有點優勢。但是交手之后,艾輝發現情況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清風的木元力非常古怪,絲毫不受金元力克制。
  難道這個草傀儡是大師草傀儡?
  沒有那么變態吧……
  艾輝心中哀嚎,目光卻是緊緊盯著對方,不敢有絲毫分心。剛才那一擊雖然粉碎了對方的牙齒,但實際上并沒有對清風有實質性的傷害。
  真是太可惜了……
  那樣的機會再也不可能出現。
  而且,剛才那一劍,似乎激怒了對方。
  沒錯,清風確實被激怒了。他的目光陰冷,吐掉嘴里的鋸齒碎末,能夠金屬碎末中混雜這絲絲血跡。剛才的兇險,他此時還有心有余悸,但是更多的是憤怒。
  他本來是以一種貓玩老鼠的心態,結果自己差點被老鼠干掉,如何不惱怒?
  “我要把擬睡師萬轉……”
  如臨大敵神經緊繃的艾輝忍不住哈地笑出聲,但是看到清風要殺人的目光,連忙澄清道:“我不是故意笑話你啊,真的不是故意啊,沒有牙也不是你的錯!來,跟我念,碎尸萬段!”
  清風的臉倏地漲得通紅,發出野獸般的咆哮:“去屎!”
  艾輝沒繃住來,差點笑岔氣。
  能夠激怒對方,倒是意外之喜。
  但是當艾輝眼角余光看到清風的動作,嚇得連忙狂奔。
  清風的手掌草筋縮回去,露出兩截蓮藕手臂的橫面,蓮藕上的孔洞,此時亮起明亮的綠色光芒,強烈的危險感籠罩艾輝心神。
  啪啪啪!
  爆豆般的爆音突然響起。
  兩截蓮藕手臂瘋狂地轉動,一個個蓮子就像雨點般朝艾輝****而去。
  艾輝拼命舞動手中的銀折梅,六道月在他身邊形成一道屏障。這些蓮子的沖擊力極為驚人,六道越支撐幾個呼吸就崩碎。
  艾輝反應極快,再次施展六道月。
  猛烈的攻擊,壓制得艾輝喘不過氣,只能本能施展六道月,抵擋攻擊。
  但是他沒有注意到,那些被他擋下的蓮子彈到地面,立即鉆入地面。還有那些他閃躲的蓮子,更是直接沒入地面。
  一片片荷葉幼苗,從地面鉆出來。它們平鋪在地面,就像躺在水面上的睡蓮。而地面還是迅速變軟,變成泥沼。
  等艾輝察覺到腳下感覺不對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竟然是踩在一片荷葉上。
  荷葉?
  此刻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也消失,心中暗道不妙的艾輝抬頭,入目所及,赫然是無邊無際的荷葉。
  十多丈開外,清風站在一片荷葉上,嗬嗬得意地笑,收起自己的蓮藕手臂。
  不好!
  艾輝的臉色陡然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