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76 強敵

艾輝心中暗呼糟糕。
  腳下的荷葉,突然變成一張張綠色的森然大口,里面漆黑虛空,好似通往幽冥。哪怕頭頂烈陽高照,艾輝背上的汗毛根根直立。
  驚人的吸力從荷葉張開的森然大口傳來,艾輝身形一晃,他感覺體力的元力不受控制,荷葉巨口涌去。
  他大吃一驚。在他踏入外元之境之后,對元力的控制力極強,周圍區域的元力還有可能無法控制,但是體內的元力從來沒有出現過類似失控的情況。
  周圍迅速暗下來。
  連光線都被荷葉巨口吞噬。
  這是什么詭異的招式?
  艾輝心中發毛,必須馬上離開地面!他背上的寶石星劍翼猛地一展,就朝天空沖去。
  然而讓他更加心驚肉跳的一幕出現了。
  他周圍的黑暗,以更快的速度上升,仿佛幽冥般的黑暗,以驚人的速度在吞噬周圍的光芒。黑暗上升的速度,比艾輝飛天的速度更快,瞬間超過他的身形,出現在他頭頂,朝更高處飛去。
  艾輝置身黑暗的虛空之中,一束陽光從頭頂照射下來。
  他半邊身體被照亮,腳下卻沒有半點影子,光束投入腳下無邊無際的虛空。更讓他感覺到恐慌的是,光束在迅速縮小。
  艾輝感覺自己就像掉進了一個巨大的袋子里,頭頂正在不斷縮小的光芒,就是正在不斷收緊的袋口。
  無論他如何用力,他和頭頂袋口的距離沒有任何拉近,而頭頂的袋口越來越小。
  當最后一縷陽光消失,頭頂天空已經消失不見,周圍徹底陷入黑暗。只有腳下的荷葉巨口還散發著微微光芒,但是很快,荷葉大口紛紛閉攏,像靈活的碧蛇,縮回虛無黑暗之中。
  最后一點微光消失,除了虛無和黑暗,什么都沒有。
  死寂,絕對的死寂,艾輝只能夠聽到自己心臟的跳動,元力流逝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得讓人恐慌。
  不知道過了多久。
  時間的流逝好像失去了標尺,艾輝察覺到不妙。對于一位戰斗經驗豐富的老手來說,對時間的敏銳,早就是他的本能。
  可是此時,本能竟然失效!
  來不及想清楚是什么情況,艾輝忽然聽到什么聲音。
  咚,咚,咚!
  就像有人在重重敲鼓,每一聲都越來越大,震得艾輝的腦袋嗡嗡作響。
  等等,這不是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嗎?
  他驚駭莫名,這里發生的一切,都充滿詭異的氣息。
  心臟跳動的聲音越來越響亮,響亮得好似要把他淹沒。他突然發現,手指好像不聽使喚。等他反應過來,麻痹迅速在他身體蔓延。
  他全身都僵住。
  死寂的虛空之中,艾輝就像一尊雕塑一動不動。
  麻痹就像劇毒的蛇,朝艾輝的腦子深處鉆,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思維,在逐漸變得遲鈍、麻痹。
  無力感涌上心頭,雙方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自己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岱綱煉制的草藕傀儡如此之強!
  艾輝一動不動,他的腦袋,像銹死的齒輪,轉動異常的緩慢和艱難。如此簡單的一句感慨,卻仿佛經歷了極為漫長的歲月。
  一動不動的眼睛,空洞看著眼前的虛空。
  佘妤沒有想到今天會如此被動。
  凌族家老的實力并不足以把她逼到這么狼狽的地步,雖然對方是大師。她的注意力大半都在場內那個青色光球上,每一片荷葉投射出一道青色的光束,光束在空中匯集,形成一個青色光球。
  青色光球之中,楚朝陽就像一座雕塑,一動不動,目光空洞,生機全無。
  若不是自己還活著,她都懷疑青色的光球中的艾輝,是不是還活著。
  這是什么傳承?
  她心中凜然,和岱綱扯上關系的,就沒有什么簡單的。連岱綱煉制的一具草藕傀儡實力都如此恐怖……
  難怪岱綱是帝圣最忌憚的人。
  在神國的高層,這不是什么秘密。
  安木達被帝圣稱作家中枯骨,但凡提及,每次都是嗤之以鼻。身為宗師,卻讓五行天四分五裂,在帝圣看來這就是無能。
  但是對岱綱,帝圣卻是非常欣賞和忌憚,視其為大敵。
  在今天之前,佘妤心中對岱綱的評價并不高,覺得岱綱沒有資格成為帝圣的對手。她有幸接受過帝圣的指點,知道帝圣的實力,是何等的深不可測。但是今天,清風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讓她大吃一驚。
  她很清楚艾輝是多么難對付。
  從絕對實力上,艾輝要比她差得多,但是每一次和艾輝交手,她都感到頭痛無比。
  艾輝非常警覺,狡詐多變,滑不留手。遇到困難和絕境,又極為果敢狠辣,以命搏命,稍有不慎就會被其反咬一口。三年前的艾輝,就已經很難對付,如今的艾輝,更是難對付。
  看到艾輝像雕塑一樣,在青色光球中一動不動,佘妤心神受到極大的沖擊。
  好在艾輝沒死。
  她臉上不動聲色,就像一縷變幻不定的輕煙和陰影,在凌族老的攻擊中忽退忽進。
  凌族老臉色有些難看,旁邊的清風,已經得手,而自己還沒有拿下對手,他覺得面上無光。再怎么說他也是一位大師,連一名草藕傀儡都比不過?
  凌族老的攻勢愈發凌厲,佘妤的處境也變得艱難起來。
  清風臉上露出笑容,嘎嘎地笑道:“這么好的身手?看來只有神國的種子,還是個女人,那就只能是紅衣佘妤了。”
  佘妤心中駭然,猜出她的身份并無奇怪,但是神國種子的事情極為隱秘,連神國內部知道的人都寥寥無幾,清風怎么知道?
  難道……是岱綱?
  岱綱竟然對神國的了解如此之深!
  佘妤的第一反應就是神國內部出現了叛徒。但是她很快按捺下心中的猜忌,任何背叛神國的舉動,都不可能逃過帝圣的感知。
  “聽說佘妤是個大美女,難怪身段這么好。可惜我不想做女人,白白浪費這么好一具身體。”
  清風的聲音嘎嘎,異常難聽,現在還帶著漏風和含糊不清。
  佘妤聽得毛骨悚然,難道岱綱能夠給清風更換人類的身體?
  清風現在只剩下一個腦袋,那豈不是換頭?
  這樣的秘術,就連神國獸蠱宮,到現在都沒有實現。
  分心之下,她差點被凌族老的攻擊傷到。
  清風的眼睛從佘妤的身上挪開,轉而落在青色光球中的楚朝陽身上,仔細端詳片刻,忍不住輕咦一聲:“這副身體好像不錯。”
  越看清風眼中的光芒更加明亮,簡直是一副完美的身體。
  看看多么勻稱的骨架,肌肉蘊含驚人的力量,連血肉在他眼中都是好似琉璃一般晶瑩剔透。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的身體。
  清風心中狂喜,放聲長笑:“哈哈哈!沒想到!太沒想到了!居然在這里遇到我需要的身體。有了這具身體,我要重新做人!我要重新做人!哈哈哈!”
  清風笑聲陡然止住,轉過臉來,看著佘妤,似笑非笑道:“說起重新做人,不是經常被你們血修用來拷問俘虜嗎?”
  他的聲音本來就難聽,這句話更是讓人瘆得慌。
  佘妤心中一顫,被凌族老趁機抓住破綻,在她的左臂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就在此時,她眼角的余光,忽然發現什么,身體微微一怔。
  青色的光團中,艾輝就像一尊雕像,空洞的瞳孔深處,針尖般的光芒,正在悄然浮現。
  她眼前一亮。
  不知道在時間的長河中漂浮了多久,艾輝的意識一點點恢復。雖然它還是非常的遲鈍緩慢,但是卻并沒有失去思考能力。
  會不會是幻境?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天宮內的天心火蓮燈,緩緩轉動。
  它轉得非常緩慢,一縷微弱的火苗,緩緩從蓮花之中升起。
  天心火蓮燈轉動的速度開始一點點加快,燈光緩緩掃過艾輝的身體。
  呼。
  艾輝周身忽然浮現一層淡淡的火焰,火焰很微弱,近乎無色。但是當它從艾輝身體冒出來的時候,艾輝只覺得渾身陡然一輕,遲緩混沌的腦子好像一下子清明許多。
  艾輝的心神立即安定下來。
  天心火蓮燈既然有效,那就說明是幻境。天心火蓮燈專破幻境,對這一類心神攻擊有奇效。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也印證了艾輝的猜測。
  滋滋滋。
  艾輝周身升起一縷縷黑煙,艾輝渾身冒出的微弱火焰,好像能夠灼燒這些虛無黑暗。
  清風看了一會,便對凌族老和佘妤之間的戰斗失去興趣。今天能夠捕獲如此絕佳的身體,他無比心滿意足,只要把蕭淑人帶回到岱宗那,那一切就完美了!
  自己立下如此大的功勞,岱宗一定會給自己換上這副完美的身軀。
  不,在岱宗眼中,從來沒有“完美”這兩個字。但是沒有關系,岱宗能夠讓這副他看來已經完美的身體,變得更加完美。
  自己也會變得更加強大!
  想到澎湃的力量,和活生生的身體,清風心中一陣激動。
  他的目光落在蕭淑人在的小院,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
  忽然他察覺到有異,猛地轉身,朝身后荷葉上方的那個青色光球望去。
  兩人目光對視。
  ***************************************************************************************
  ps:剛剛從清邁到曼谷,下飛機上車,花費了兩個半小時,安全抵達距離酒店一百米處。
  終于找到比北京上海更堵車的城市。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址wa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