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77 憤怒的清風

獸蠱宮。
  血池底部的陰影一動不動,就像遠古荒獸在沉睡。
  一位中年人,站在血池旁,注視著血池底部。中年人大約四十多歲,身材瘦弱,臉色蒼白,眼眶深陷,身上的文士服看上去皺皺巴巴。
  就是這個看上有些潦倒邋遢的中年人,一手創建獸蠱宮,策劃感應場血災之變,而如今神國的許多的決策,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他就是獸蠱宮宮主,南宮無憐。
  南宮無憐目光緊緊盯著血池中的身影,頭也不回地問:“更換了幾次血水?”
  身后的下屬連忙回答:“六次。我們不斷提高血水濃度,到目前為止,血水的濃度已經打破了之前所有的紀錄,甚至超過絕大部分血獸,這樣會不會有點危險?”
  池子內的血水,里面最重要的配制材料,就是血核。血核是比血晶更高級的產物,需要更高階的血獸才能出產,價格在神國也一點都不便宜。而這么一池血水,需要用到的血核,數量極為驚人,也只有在獸蠱宮,才能夠如此不惜血本。
  南宮無憐眼中閃動妖異的光芒,就像在欣賞絕世寶物,頭也不回道:“繼續提高濃度,不要低估他的極限,他會成為我們獸蠱宮的傳奇。”
  他的語氣透著莫名的亢奮和期待。
  下屬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他似乎不想醒過來……”
  南宮無憐哈哈大笑,眼中帶著狂熱和得意:“放心,他會醒來的,本座已經找到喚醒他的鑰匙,可是費了不少力氣。”
  屬下們面面相覷,都滿臉茫然。
  “人都會有弱點。喜歡錢的,你就給錢他。重情重義的,你就用情義打動他。”
  一座水棺被抬進來,里面隱約可見一名女子的身影。
  水棺被放在血池邊。
  “雖然我不會草藕傀儡,但是比起對人體的了解,岱綱還差得遠。”南宮無憐自言自語,他的目光從水棺上挪開,轉向血池,咧嘴笑道:“這是本座送你的禮物,只要你睜開眼睛,重新做人,她就是你的。”
  血池平靜得就像鏡子,池底的陰影沒有半點反應。
  南宮無憐咧嘴笑了笑,他轉身離開。
  幾分鐘后,平靜的血池突然瘋狂蠕動。
  激烈的戰斗,對古老的葉府來說,無異于一場災難。歷史悠久的建筑,受到無法恢復的傷害,長滿青苔的老墻磚,粉碎斷裂得到處都是。
  佘妤察覺到艾輝并非沒有還手之力,精神一振,專心對付凌族老,逐漸扳回劣勢。
  清風難聽至極的怪叫聲不絕于耳,聽得人腦袋都快爆炸。
  滿院荷葉投射的青光變得更加粗壯凝實,一道道青色的光柱,匯集在艾輝身上。
  艾輝身體冒出淡淡的火焰,青光碰撞在火焰上,立即化作一縷縷黑煙。
  這是什么火焰?
  清風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草藕傀儡,自然沒有五府八宮,但是他的主人,卻是天縱奇才,借鑒荒獸元丹之法,給他煉制了一顆人造元丹。擁有元丹的清風,就能夠像荒獸那樣修煉。而且,經過主人改良之后的法門,遠超一般荒獸的修煉效率。
  元修的戰斗方式豐富多彩,五府八宮之是一個框架,框架之下如何運用,每個人都不一樣。荒獸的修煉方式更加簡單直接,戰斗方式也同樣更加直接。荒獸往往只有數種殺招,這些殺招暗合它們天賦本能,日復一日的修煉,往往簡單卻威力驚人。
  草藕傀儡的清風,擁有人類的頭腦,他的殺招更加厲害。正是憑借三大殺招,和草藕傀儡獨一無二的身體,他擁有元修大師的實力。
  而【幽冥荷光】,便是他的三大殺招之一。
  這些蓮子并非普通的蓮子,而是極為罕見的幽冥蓮的蓮子。傳言它只生長在幽冥黃泉之地,極為珍貴。幽冥黃泉自然沒有人知道在哪里,事實上,幽冥蓮生長在生機全無的十絕死地,比如萬人埋葬的墓群。
  清風身上的幽冥蓮子,是當年岱綱闖蕩蠻荒的時候偶然所得。
  幽冥蓮子得自主人,【幽冥荷光】卻是清風自己所悟,連岱綱都對這一招,贊嘆不已。而這么多年來,死在這一招上的強者,不計其數。
  在清風看來,楚朝陽不過是二元之境,雖然劍術不錯,但是修為境界擺在這,【幽冥荷光】一出,楚朝陽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所以當清風看到自己屢試不爽的殺招,被對方擋住,心中大吃一驚。
  【天心火蓮燈】是一種非常偏僻冷門的傳承,很少有人會修煉。清風看到楚朝陽身上淡淡的火焰,沒有認出來。
  好在他加大了【幽冥荷光】的強度,楚朝陽身上的火焰,明顯黯淡了許多。
  清風松一口氣,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清風看上去給人頭腦不清頗為糊涂的假象,其實卻極為狡詐多疑,他最不喜歡和未知的敵人交手。他是草藕傀儡,修煉法門借鑒的荒獸,有諸多神妙之處,但是也有缺陷。
  他的身體卻遠不如荒獸那么強橫,一旦遭遇猛烈的攻擊,很容易損傷。
  一旦身體出現損傷,他必須回到主人的荷塘內修養很長時間才能恢復。
  他一點都不喜歡荷塘,身體全都沒入淤泥之中,只有腦袋露在外面,那是非常糟糕的體驗。
  平時只要稍有不對勁,他就會撤退,重新等待機會。
  清風雖然放松許多,但是目光沒有離開光球中的楚朝陽。
  他沒有馬上去抓住蕭淑人,只要局勢在他們控制之下,蕭淑人怎么可能跑得了?
  艾輝發現天心火蓮燈開始變得暗淡,周圍的虛無黑暗,仿佛無窮無盡。天心火蓮燈逐漸變得暗淡,轉動的速度,也變得緩慢之至極。
  剛剛看到的希望,迅速被澆滅,但是艾輝心神并沒有因此大幅度波動。他此時的神智,已經恢復如常。
  怎么辦?
  艾輝的頭腦冷靜異常,轉動得飛快,思考如何才能沖出青光。
  天心火蓮燈克制幻境、心神攻擊,既然它能夠對虛無黑暗有作用,也就是說其實周圍的虛無和黑暗,實際上是某種幻境。
  幻境如此真實,艾輝嘗試著動彈身體,但是卻無法做到。
  天心火蓮燈轉動減慢,說明對方的心神沖擊太強,天心火蓮燈受到壓制。
  身體被禁錮,心神如常,自己還能做什么?
  咦,艾輝忽然發現自己體內的元力,依然可以運轉。之前感覺自己的元力被吞噬,那顯然是幻境。
  如此真實的幻境,讓人難以置信。
  元力能夠運轉,艾輝眼前一亮,然而每次元力運轉到臨近體表時,再也無法寸進。手掌也是,艾輝的元力流轉到手掌,卻無法進入銀折梅。
  元力只能在體內流動……
  艾輝有些失望,元力無法進入銀折梅,他的劍術就無法激發。
  他的一身戰力,幾乎全都在劍術上,劍術現在不能用,就等于廢了大半的實力。再加上天心火蓮燈被壓制,剩下一小半的實力也廢了。
  局勢變得越來越糟糕,艾輝卻不打算就這么放棄。
  體內的元力拼命地運轉,元力流動越來越快,艾輝想試著能不能沖破幻境的禁錮。能夠禁錮元力的幻境,已經超出一般幻境的境界。
  艾輝的動作,立即引起外面清風的注意。
  當清風看清楚艾輝的動作,不由咧嘴怪笑,滿臉得意。
  他踩在荷葉上,走到近處,瞪著眼珠子欣賞自己的杰作。
  能夠運轉元力,是清風故意留下的陷阱。就如艾輝所料,他遇到的不是一般的幻境,但是他一定想不到,他遇到的實際上是一種幻毒。
  幽冥蓮子生長在死氣最濃重之地,被視作直通幽冥,它生長出的荷葉,投射的青光,實際是一種光和煙的奇異混合體。
  光能禁錮艾輝,產生幻覺,但是卻并不致命。致命的是煙,在青光中無形無影的毒煙,它能滲入元修的身體。
  元修的元力運轉越快,毒煙的滲透就會越快,毒性也會變得越強烈,元修距離死亡也越近。
  清風故意控制青光,使之只禁錮元修的身軀,而并不禁錮元修體內的元力。如此一來,遇到危險的元修只會認為這是唯一的機會,拼命運轉元力,反而恰好給毒煙可乘之機。
  所以清風看到艾輝拼命運轉元力,頓時笑了,可惜他的笑容奇丑無比。
  毒煙入體產生的麻痹感非常細微,普通人很難察覺,但是艾輝卻立即察覺到異樣。
  在蠻荒的時候,毒是除了劍胎之外,對艾輝幫助最大的手段,他在這方面下的功夫也最多,對毒素極為敏感。
  當第一絲毒煙進入,艾輝就察覺到。
  有毒!
  他第一反應就停止體內的元力運轉,他知道不少以元力為媒介的可怕毒素。
  就在此是,忽然一縷奇異的元力,從他體內鉆出來。
  艾輝愣了一下,這不是混沌元力嗎?
  為了能夠在典籍院呆的時間更長,艾輝對混沌元力的修煉,十分刻苦。他在混沌元力的修煉方面,進步非常之快。
  這一縷混沌元力,就像聞到腥味的魚,朝進入體內的那一絲毒素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