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78 荷葉巨口

艾輝之所以修煉混沌元力,只不過是為了進入草堂,找到那本筆記。p在他看來,創造混沌元力的人是個天才。五行同修的混沌元力,打破了現有的單一元力修煉模式,許多設計和理念,都令人嘖嘖稱奇,大開眼界。
  贊賞歸贊賞,但是對于混沌元力的精細之處,艾輝卻沒有花什么心思。
  過于駁雜對于元修來說并非好事。
  艾輝的心思都在劍術的修煉上,劍術浩瀚如海,他不過剛剛入門。如今的劍術沒有曾經的繁榮興盛,許多地方都要他自己摸索,所花費的精力遠比照葫蘆畫瓢學習要多得多。
  還有師傅的【以城為布】,師傅的傳承自己怎可丟掉?【以城為布】能夠衍生出鎮神峰如此重器,同樣博大精深,他還有著許多未明白的地方。
  艾輝深知人的精力有限,自己又不是什么天才橫溢之輩,并不想在混沌元力上浪費太多的時間。混沌元力雖好,卻非自己的道路。
  所以當一縷混沌元力突如鉆出來,撲向毒素的時候,艾輝心中大吃一驚。
  混沌元力纏上毒素,剛剛無形無影的毒素,陡然散發出強烈的腐朽和死亡氣息。
  他仿佛看到無數白骨從腐爛的淤泥中鉆出來,附近的血肉迅速灰敗黯淡,失去生機。
  這是什么毒素?
  見多識廣的艾輝臉色大變,他立即感受到這種不知名的毒素是何等的危險和可怕。
  被毒素氣機一激,纏上毒素的混沌元力,倏地化作一團斑斕鮮艷的霧氣,把毒素團團包裹。
  斑斕的霧氣就像變色龍一樣,顏色不斷流轉,煞是好看。
  灰敗死亡的氣息,陡然大減。
  五彩斑斕的霧氣就像是毒素的天敵。
  艾輝全神貫注,瞪大眼睛,片刻后方有所悟。
  混沌元力五行皆備,恰好構成一個個的五行環,生生不息。
  神秘的毒素毒性霸道,但是依然在五行之內。只要在五行之內,就會受到混沌元力五行循環的影響,被融入到五行循環之中,元力屬性就會自然發揮誰能變化。
  再厲害的毒素,一旦它的元力屬性發生變化,其原有的性質就會發生變化,原有的毒性就會消解。
  那混沌元力豈不是所有毒素的克星?
  從理論上是的,一旦原有元力屬性發生變化,其本身的性質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艾輝腦子轉得飛快,動作也一點都不慢,立即按照混沌元力的方式運轉。
  體內混沌元力的數量猛然激增,艾輝只覺得渾身一輕,之前無法動彈的身體,恢復了知覺。
  艾輝精神一振,這個辦法有效!
  荷光中的變故,逃不出清風的感知。只見楚朝陽渾身突然亮起五彩斑斕的光芒,比起剛才的微弱平和的火焰,這種五彩斑斕的光芒卻讓清風感到極度不舒服。
  那是什么?
  清風心中驚疑不定,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直覺告訴他,這種五彩斑斕的光芒,可能會對他產生傷害。
  叮叮叮!
  就像有很多的針,撞擊在冰塊,聽上去有些讓人心里發毛。清風眼角一跳,定睛看去,只見青色光球表面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點。
  那是……
  針尖般大小的光點,開始膨脹變大,變成一個個五彩斑斕銅錢大小的圓斑,說不出的詭異。
  圓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彼此融合,青色轉眼間就變成一個五彩斑斕的光球,就像一個陽光下的巨大肥皂泡。
  噗。
  氣泡破裂,露出毫發未傷的楚朝陽。
  四目相對。
  清風的臉色大變,他忽然發現自己距離楚朝陽……太近!
  該死!
  剛才楚朝陽的劍術,給他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如此短的距離是多么危險,清風毫不猶豫抽身急退。
  一道劍光倏地亮起。
  后退的清風看到劍芒只有巴掌大小,頓時松一口氣。
  嗯?又多了一塊,不對,是兩塊……
  清風很快就發現不對勁,劍芒的數量在迅速增加,轉眼間,一大片的劍芒就像密密麻麻的魚群,朝他****而來。
  更讓他膽戰心驚的是,這些細碎劍芒拼湊在一起,一股沛莫能御的強大威勢,瞬間鎖定他!
  清風的臉色大變,該死,這是什么鬼東西?
  劍芒離他越來越近,他心中愈發驚駭。這些劍芒明明碎裂不堪,然而它們的氣息卻渾然一體,凝實、凜冽而鋒銳,森然直指他的腦門。
  情急之下,他顧不得其他,身形一矮,猛地扎入荷葉下的淤泥之中。
  所有的荷葉同時光芒大漲,青光流動,一層青色光罩浮現在荷葉上方。
  好似碎瓷片拼成的劍芒狠狠撞上青色光罩。
  咚!
  撞擊聲如同雷霆。
  前半部分的劍芒,化作無數碎片,暴雨般朝四周****。青色光罩激蕩不定,劇烈顫動,終于抵擋不住,寸寸崩碎。
  剩下半截碎瓷劍芒,狠狠沒入淤泥之中。
  轟!
  淤泥就像雨點沖天而起,飛上高空。四下飛濺的劍芒,把滿院子的荷葉絞入其中。失去青光保護的荷葉脆弱無比,頓時千瘡百孔,殘葉斷枝。
  正在激戰的佘妤和凌族老,都被這邊的動靜驚動。
  漫天的淤泥就像****的箭雨,轟然朝四周無差別覆蓋。
  他們極為默契地同時停手,揮手擋下力道十足的淤泥,迅速拉開彼此距離。雨點般的淤泥打在四周的圍墻上,發出咄咄咄密集的聲音,留下蜂窩般的密密麻麻孔洞。
  佘妤和凌族老齊齊轉向剛才爆炸的地方。
  滿院的碧綠消失不見,只剩下到處的殘葉斷枝,淤泥裸露在地表,巨大的泥坑在院子的正中心,清風立在泥坑中間,渾身看上去十分狼狽。
  他此刻臉上殘留著驚駭和無法置信,如此凌厲恐怖的攻擊,竟然出自一個只不過二元之境的家伙之手。
  但是隨即驚駭和無法置信,便化作肉痛。
  入目滿目瘡痍的院落,只剩下半截的荷葉莖,散落到處的葉片,清風的腦子里只有四個字。
  損失慘重!
  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幽冥蓮子被徹底毀壞,無法滋養修復。完好無損的幽冥蓮子,只有三粒!剩下的蓮子,都需要丟入幽冥井中滋養修復。
  蝕骨鉆心的肉痛遍及全身,一抹憤怒的紅色,從清風的脖子處,升騰而上。
  幽冥蓮子來之不易。
  岱宗年輕時從蠻荒深處得到第一批種子之后,費盡心血打造出一口幽冥井,幽冥蓮子的數量才開始緩慢增加。
  每一顆幽冥蓮子如果折算成金錢,是個天文數字。
  任何一顆幽冥蓮子的折損,都會讓清風感覺心在滴血。而如此慘重的損失,就已經不是滴血,而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在洶涌地噴血!
  “屎!該屎!你要去屎!”
  漏風的咆哮含糊不清,卻是殺氣沖天。
  清風晃著腦袋,四下尋找楚朝陽的身影,他要把那個該死的家伙撕成碎片。
  然而他找了一圈,四周空蕩蕩,根本沒有楚朝陽的身影。
  滿目血色的清風,氣勢洶洶飛上天空,四下掃視,依然沒有看到楚朝陽的影子。
  清風稍稍冷靜下來一點,這么短的時間,楚朝陽絕對不可能逃離。
  就在此時,凌族老焦急大喊:“蕭淑人!他要劫持蕭淑人!”
  清風臉色微微一變,充斥著憤怒的腦袋,驟然冷靜下來。
  他來之前,主人特意叮囑過,無論如何,都要把上古遺寶帶回去,或者把蕭淑人帶回去。
  清風拎得很清楚,他的一切都是主人給予的,主人的意志至高無上。
  他到現在還記得撕裂的劇痛和滿目血色中,耳畔那個仿佛從云端飄來的聲音。
  “想活下來嗎?”
  于是,他成為現在這樣的怪物,一個草藕傀儡。
  他并不喜歡做一具草藕傀儡,很多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個怪物。主人和他說,只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身體,他就能夠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這對他充滿無盡的誘惑。
  但是首先,他需要貫徹主人的意志,不管是重新做人,還是草藕傀儡,都絕對不能違逆主人的意志。
  主人很少如此鄭重叮囑他,一旦如此叮囑,清風就知道這個任務是他必須完成,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
  幽冥蓮子沒了,主人可以再賜下。
  任務沒有完成,自己在主人心中的地位會直線下降。
  一個沒用的草藕傀儡,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所有的怒火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個狡猾的草藕傀儡重新回來。
  不過這次,他遇到了一個難纏的對手。
  艾輝揮出碎刺劍之際,體內的元力就見底。所以他毫不猶豫掉頭就跑,連戰果都沒來得及看。
  碎瓷劍的威力如何,他心里沒底得很,這是他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碎瓷劍。他知道留給他的機會非常短暫,稍有猶豫,他連做出任何動作的機會都會失去。
  草藕傀儡的實力,絕對是元修大師的水平。
  艾輝給出精準的評估。
  他沒有直接逃跑,雙方實力相差這么大,絕無可能跑得掉。
  頭腦冷靜的艾輝,立即抓到唯一一線生機。
  蕭淑人!
  只要把蕭淑人抓在手上,對方一定會投鼠忌器。艾輝看得出來,對方對蕭淑人是勢在必得。
  他就像一道利箭,沖進蕭淑人的院子。
  蕭淑人看到他似乎一點都不吃驚,反而對他微微一笑。
  艾輝心中一突,但是此刻不容他有半點遲疑,外面傳來清風的咆哮,他就像一只靈活的蝙蝠,飄落在蕭淑人身后,手中的銀折梅架在蕭淑人脖子上。
  蕭淑人沒有任何反抗,反而笑吟吟地看著艾輝。
  艾輝被她看得心里有點發毛。
  清風一步步朝院落逼近,寒聲道:“放開她,我饒你一命……”
  艾輝正欲開口,忽然有所察覺,猛地抬頭看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