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379 幽冥荷光

銀城,高空之上,一男一女漂浮在云端。p蒼青和白色的道袍獵獵作響,臉上的面紗在風中飄動。昆侖真人單手持劍,背上的銀色云翼,輕盈雪亮,布滿精致羽毛狀的花紋,美不勝收。
  在她身旁,一名魁梧壯實的大漢,臉上戴著一張銀白面具。面具打磨得很光滑,在額頭位置,雕刻著兩個古樸的字,兵人。
  面具露出來的眼睛,深沉內斂。
  最吸引人的,是他的雙臂,那是一雙粗壯的金屬手臂。手臂從肩膀的位置開始,通體由金屬打造而成,關節精巧,到處雕刻著玄奧繁復的紋路。
  他背后的云翼,同樣是銀白,但是和昆侖真人的輕盈不同,他的云翼骨架粗大,強壯有力。
  “師兄,我們下去吧。”
  昆侖真人聲音很輕,輕得仿佛隨風而去。面紗露出的美眸,微微泛著光,就想帶著某種難以明言的希冀。
  輕如蚊吶的聲音,大漢聽得很清楚,點頭道:“我在前面,你注意安全。”
  “嗯。”昆侖真人嗯了一聲。
  大漢背上的云翼一展,他就像一頭強健有力的翼龍,朝下俯沖。
  粗壯的云翼呼呼扇動,風聲沉重。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銀色面具露出的那雙眼睛,依然沉著,沒有絲毫波瀾。
  地面急速拉近,背部的云翼收起,他就像一道利箭,以驚人的速度朝地面俯沖。他的周身亮起耀眼的火光,火光明滅不定,倒映在面具露出那雙眼睛之中。
  尖銳的風聲迅速變得低沉,帶著顫音,隨著和空氣摩擦產生的火焰愈發強烈,低沉顫抖的嘯音中還夾雜著流火的呼呼聲。
  地面眾人,立即察覺到異常,紛紛抬頭。
  一道身影,在流火的包裹之中若隱若現,就仿佛隕石從天而降,聲勢驚人。
  所有人的臉色大變,此人的速度不僅沒有半點減弱的勢頭,反而繼續在增加。
  每個人腦海都浮現同一個念頭,這人瘋了?
  如此快的速度,當他降落的時候,根本無法減速。強大的沖擊力會在第一時間,把他的身體撕裂成碎片。
  流火環繞中的身影沒有半點變化,面具露出的眼睛,波瀾不興。
  他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強烈的金屬光澤,在他的身體上迅速蔓延。轉眼間,他渾身泛著強烈的黃銅光澤。
  銅皮!
  淬體最初級的階段,但是在他身上,卻明顯不同。黃銅光澤逐漸變的明亮起來,從赤黃轉為銀白。身上的衣服,也泛著強烈的銀色光澤,就像薄薄的銀片打造而成。在火光的倒映下,明晃晃得刺眼。
  所有人的眼神再度發生變化,毫不猶豫抽身急退。
  這家伙竟然要直接降落!
  一道火光挾著萬鈞之勢從天而降。
  轟!
  震天巨響從身后爆發,恐怖的氣浪夾雜著流火和泥土碎磚,混亂的元力充斥其中,就像一道呼嘯而至的鐵墻,朝眾人碾壓而至。
  佘妤身形如同一團煙霧,在空中留下幾道殘影,倏地出現在數十丈開外。
  凌族老怪叫一聲,猛地沖天而起,身形連續在空中幾個拔高,堪堪躲過呼嘯狂暴的氣浪。
  艾輝的反應也奇快無比,當天空出現其他人的時候,他就有所察覺。當對方剛剛開始俯沖,他就意識到對方接下來的意圖。
  因為他曾經用過類似的招式,兩者唯一的區別,他用的是劍招來化解這一招對自己的沖擊力,而對方居然硬生生用身體來承受沖擊。
  之前桂虎的淬體艾輝已經覺得非常厲害,但是在這個怪物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這是太變態了!
  艾輝第一時間,拖著蕭淑人就往后暴退。
  蕭淑人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當她看到那道從天而降的火光,臉色就變了。而在倒退的時候,眼睜睜看著院落的圍墻就像松脆的餅干,被氣浪摧毀、崩潰,最后被挾裹,猶如一個灰色的怪物張牙舞爪朝她碾壓而來。
  她不由花容失色,臉上血色瞬間褪得干干凈凈。
  最后關頭,她眼前一暗,卻是被楚朝陽拖著跳進一條排水溝里。氣浪呼嘯從她頭頂碾壓而過,地面顫動,蕭淑人大腦一片空白,身體不受控制地瑟瑟發抖。
  最慘的是清風,他剛剛遭受楚朝陽重創,損失慘重。突然又遭受這樣的打擊,一時反應慢了半拍。狂暴的氣浪席卷而至,他感覺就像被一頭狂奔的野獸迎面撞上。
  悶哼一聲,他腳趾的草筋突然鉆進地面,就像大樹生根,死死抓住地面。
  噼里啪啦,碎石雨點般打在他身上,火花四濺。他的身體劇烈地搖晃,但是他雙腳生根,硬生生穩住身體。
  他感覺自己被卷入颶風內部。
  咔咔咔!
  短短的一瞬間,卻仿佛過了許久。
  呼呼呼,他喘著粗氣,死死抓住地面。他此時看上去異常狼狽,光潔如新的蓮藕表面,布滿龜裂紋。
  當他重新抬起頭,身上蓮藕表面的裂紋消失,恢復如新。但是清風知道這只是表面上看上去恢復,自己的身體已經受到創傷,回去之后需要在荷塘里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徹底恢復。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他的目光緊緊鎖定場內正中央的那名半蹲的銀色大漢。
  渾身散發的強烈金屬光澤,宛如一名用白銀澆鑄的金屬人偶,強健的肌肉仿佛是古典雕塑家最完美的杰作。
  他任何姿勢,都充滿了力量的美感。
  最吸引人,卻是那雙真正的銀色金屬手臂,精美繁復的花紋,透著莫名的玄奧,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當銀色大漢站直,面具額頭上兩個古樸的刻字,映入清風的視野。
  清風瞳孔一縮:“兵人!”
  兵人部是十三部之一,對方面具上刻著這兩個,難道意有所指?還是有什么特殊的含意?
  忽然一道虛影出現在銀色大漢身后,赫然是佘妤,她眼中殺機閃現。
  她同樣看到面具上“兵人”兩個字,心中當時就咯噔一下,腦海浮現一些秘聞,殺機頓起。
  佘妤突然心中一寒,暗呼不好。
  頭頂上方,一股鋒銳凜冽的氣機牢牢鎖定她。
  對方還有幫手!
  她當機立斷,身體就像扶風弱柳,曼妙搖晃,她身形突然分作幾道虛影,朝不同方向周圍沖去。
  一道凜冽耀眼的劍芒從天而降,清脆的劍鳴殺機四溢。
  三道虛影來不及逃竄,瞬間被劍芒洞穿,化作三蓬黑色的霧氣,消失不見。
  十多丈開外,佘妤心有余悸地看著場內那個持劍而立戴著面紗的女子。
  昆侖真人!
  五行天第一位劍術大師。
  看到昆侖真人,所有人腦海中立即浮現一個名字,葉夫人!
  昆侖真人和葉府關系匪淺,昆侖真人帶著一位如此厲害的幫手突然出現,是偶然還是早有安排?
  莫非葉夫人早就料到他們會來劫掠蕭淑人,故意布下的陷阱?
  大家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凌族老的目光,卻死死盯著銀色大漢,他想到什么,臉色微變,目露殺機,他忽然道:“大家聯手?”
  清風此時臉色看不到半點驕狂之色,嘎嘎道:“先宰了兩人!”
  佘妤聞言,嬌笑道:“人家也同意。”
  三人立即散開,把兩人圍在中間。
  銀色大漢夷然不懼,安之若泰。昆侖真人持劍而立,目光清冷。
  艾輝拉著蕭淑人躲在半截殘留的圍墻后面,他覺得世事真是變幻無常。剛才佘妤還和對方打得你死我活,轉眼間又聯手。
  看到盟主和銀色大漢,艾輝提起的心也放松下來許多,兩人的實力實在太強橫!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銀色大漢的背影,總給艾輝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獸蠱宮,血池所在的大廳空曠無人。
  鮮紅粘稠的血色池水,如今澄清透明,沒有一絲雜質。
  池底平躺著一名男子,他赤身**,雙目緊閉。黑色的長發散開,就像優雅的水草。
  他緩緩睜開眼睛,世界在眼中漸漸清晰,透過清澈的池水,高聳穹頂是精美的壁畫,描繪人類戰勝怪獸、豢養怪獸的故事。紅色的鮮血,沾滿鮮血的武器,一根根流淌鮮血的空心樹管,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命運。
  他的心中響起一聲嘆息,身體緩緩從池底浮起。
  當他的臉龐浮出水面,清冷的空氣進入他的肺部,體內熟悉的水元力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陌生無比的力量。
  一種比以前更加強大、澎湃如海、熱烈如火的力量。
  沒有半點驚喜,只有空蕩蕩的失落。
  既然已經接受,就不要婆婆媽媽,他對自己說。
  他的目光落在池邊的水棺,水棺內隱約卻又熟悉的身影,讓他的心臟驟然一縮。
  他站起來,踩著水面,柔軟的水面在他腳下宛如坦途。
  走到水棺面前,他凝視著水棺中的女子,美麗而熟悉的容顏,讓他宛如回到昨日。
  如果……一切都還如同昨日,該多好。
  “很抱歉,找到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殘缺不齊。幸運的是,還沒有死。”
  背后傳來一個聲音。
  一個落魄的文士,赫然是獸蠱宮宮主南宮無憐。
  男子沒有回頭,問:“能治好她嗎?”
  南宮無憐露出笑容:“很難,我只能盡力。”
  男子淡淡道:“需要我做什么?”
  南宮無憐拋過來一個黑紅相交的面具,他接住。
  黑色的面具深沉如夜,妖異的紅色熾烈如火。
  “從今天起,你就是紅魔鬼!”
  南宮無憐充滿狂熱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內回蕩。
  頭上穹頂壁畫英雄和怪物的注視之下,他一語不發,把黑紅面具扣在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