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80 生機所在

艾輝拖著蕭淑人,躲在圍墻后面,他的心神被激烈的戰斗牢牢吸引。p盟主和銀色兵人聯手,居然擋住凌族老、清風和佘妤三人的圍攻。p昆侖真人道袍飄飄,面紗舞動,美眸清冷,有史以來第一位劍術大師的風采,展現得淋漓盡致。手中的長劍散著凜冽的寒意,揮灑間劍意縱橫。
  艾輝心中不得不承認,昆侖真人的劍術比他更強,對劍術的理解更深刻。
  譬如劍陣,艾輝的劍招中就經常使用,這也是他認為將來劍術的一個方向。但是在昆侖真人的劍招中,信手揮灑就能看到劍陣的痕跡。
  和艾輝不同,她使用得更加零碎,更加隨意,也能看得出來,她對劍陣的理解顯然比艾輝更加深刻。
  而且她的戰斗方式,也讓艾輝眼前一亮。
  身隨劍走。
  她的身體就像沒有重量,像纏在劍柄上的水草。劍招的光芒亮起,呼嘯朝目標****而去,她的身形就隱藏在劍芒后。
  艾輝立即明白這種奇特戰斗方式的妙處。
  劍芒的飛行距離,比不上弓箭。但是在短距離的爆力,比弓箭更強。這種可怕的爆力,配合劍芒鋒銳無匹的特性,在短距離內,殺傷力十足。
  而把自己的身體隱藏在劍芒之后,縮小自己的破綻,讓對方無處下手。對方只有先破壞劍芒,才能夠傷害到昆侖真人。
  當然,這種攻擊方式并非沒有弊端。
  攻擊方式凌厲迅捷,但是也變得比較簡單,缺乏變化。只要避開劍芒的鋒芒,耐心迂回,一定能夠找到機會。
  但是有銀色兵人在一旁,這種簡單直接的攻擊方式,立即變得威力驚人。
  昆侖真人仿佛變成一把環繞銀色兵人飛行的寶劍,左沖右突,劍光繚繞。
  銀色兵人強悍的身體,就像一頭蠻不講理的怪物,一般的攻擊在他銀光閃閃的身體上,甚至無法留下半點痕跡。那雙金屬鍛造的手臂,變幻莫測,忽而化刀,忽而化拳,錘、椎、斧、棍……
  各種招式,層出不窮。
  如果僅僅如此,還不至于讓人頭痛。但是配合他爆烈如火的橫沖直撞,大開大闔,霸道剛猛。
  沒有人敢和他硬碰硬,同樣是金系元修的凌族老,在連續和他碰撞了幾招,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清風被他壓制得完全沒有脾氣,只有閃躲的份。他的幽冥蓮子,被艾輝重創,失去殺手锏之后實力大打折扣,非常狼狽。
  飛掠的昆侖真人揚起一道道凜冽的劍芒,環繞在銀色兵人的四周。佘妤幾次想偷襲,但是都沒辦法找到切入的空隙,反而差點被昆侖真人的劍芒所傷。
  佘妤之前被凌族老留下的傷口,此時也讓她的身形出現一絲滯礙。
  昆侖真人和銀色兵人之間的聯手,面對三位強者,絲毫不落下風,看得艾輝目不轉睛。
  如此激烈的強者之戰,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到。能夠在一旁觀摩,對艾輝大有裨益。
  昆侖真人的劍術精深,艾輝并不奇怪,但是銀色兵人如此強橫,卻讓他有點吃驚。在他的印象中,兵人部一直不太受歡迎。
  兵人部雖然是五行天十三部之一,也是金元兩大戰部之一。但是它的地位,和同為金元戰部的天鋒部,卻有著云壤之別。
  天鋒部的戰斗力更加出色,傳承更加帥氣,待遇各方面都比兵人要強得多。兵人部儼然就是一個苦力戰部,做的也是一些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兵人部不受歡迎的原因有很多種,但是最根本的,是兵人部的修煉道路所決定。兵人部走的是淬體這條路,淬體的在諸多修煉方式之中,最為艱難,最為辛苦。
  初上手的難度比較低,但是進一步修煉非常困難。而且由于戰斗的時候,經常需要在最前方充當肉盾,死傷率非常之高,干的都是苦活累活,不受人歡迎也就不奇怪了。
  正式因為這些原因,導致兵人部在五行十三部中墊底的地位。
  艾輝對兵人部的印象很少,唯一有接觸過的,只有當年還在松間城的時候,遇到的李維大哥。
  想到這里,艾輝忽然愣住。
  他猛地抬頭,目光緊緊盯著那個銀色兵人的背影。
  無數記憶的碎片在腦海中浮現,遠處的銀色身影,和許多模糊的記憶一點點重疊。
  艾輝的呆呆地看著銀色剛猛的身影,越來越熟悉。
  李維大哥……他沒有死!
  他腦袋一片空白,李維大哥沒有死。
  當年血災爆,松間城只有兩個十三部的精銳,李維和周小希。周小希護送艾輝他們去萬生園,遭遇血災爆,感染血毒的情況下只身求援,遭遇不測。李維大哥在參加后來行動,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李維大哥的死,明秀師姐傷心了許久。
  沒想到李維大哥還活著……
  艾輝的目光落在李維的金屬雙臂,明白過來,肯定是當年雙臂受傷。艾輝心中的激動漸漸平復下來,冷靜下來,銀色的身影熟悉依舊,但是更多的是陌生。
  如此剛猛霸道的氣勢,所向披靡,李維大哥已經脫胎換骨。
  脫胎換骨的又哪里僅僅只有李維大哥一個人?倘若李維大哥看到現在的自己,只怕也大吃一驚吧?
  動蕩的亂世,每一天的一切都在變化,人命如草芥,不想死的只有拼命變強大。
  不知道李維大哥還記得明秀師姐嗎?
  心中的激動消失,艾輝心中升起一縷淡淡的莫名傷感。
  他一點都不想知道答案。
  他懷里的蕭淑人忽然動了一下:“你抱得太緊了。”
  艾輝回過神來,警惕地緊了緊架在她脖子上的劍。剛才為了閃躲李維降落時的沖擊,情急之下,他拉著蕭淑人就往后跑。
  此時兩人的姿勢有點曖昧,為了控制住蕭淑人,也為了避免蕭淑人被沖擊波所傷,艾輝幾乎是把蕭淑人硬壓在懷里,手中的銀折梅還架在對方脖子上。
  “別亂動!”
  艾輝警告冷哼,手上還是松了點勁,他聽出來蕭淑人的呼吸有點困難。
  蕭淑人大口喘氣,她看上去很狼狽,灰頭土臉,劉海凌亂,依然難掩美麗嬌艷的容貌。
  艾輝十分警惕,蕭淑人稍有異動,他就會動手。管她什么上古遺寶,反正自己一點都不想要。這個女人蛇蝎心腸,狡詐多智,稍有不慎,就會中了她的陰招。
  “我們做筆生意吧。”
  蕭淑人平復呼吸,十分平靜道。
  艾輝絲毫不信,冷聲道:“你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將死之人,其言也善。”蕭淑人凄然一笑,接著道:“難道楚先生認為妾身還能活下去?”
  艾輝愣了一下。
  血池中的小寶,神色茫然,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身體,隱約浮現一道道彎彎曲曲的明亮光帶。這些半透明微微光的光帶,就像盤山公路,纏繞盤旋在他身上。
  【曲水之體】!
  這就是顧家獨有的體質。
  大長老驀地睜大眼睛,眼中狂喜和激動。
  血池旁其他人也紛紛睜大目光,露出驚容。竟然還是【九曲】!【曲水之體】中,最出色最優秀的體質!
  很快,他們臉上神情變得精彩萬分。
  許多人露出惋惜之色,這么好的天賦體質,卻出現在一個智障兒童身上,上天對顧家實在有點太殘忍。哪怕沒有那么聰明,只要智商健全,憑借如此出色的天賦,再加上大長老給他鋪路,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再不濟,顧家也不至于后繼無人。
  凌長老等人眼中失望之色一閃而逝。
  大長老激動莫名,他雖然強自抑制,但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他有多么的激動。這些天的流言,陰魂不散,吞噬著他的心。雖然他一遍遍告訴自己,這是敵人的陰謀,但是心底的某個角落,依然生了動搖。
  唯一的兒子英年早逝,孫子還是天生殘疾,他心中悲苦。但是無論再大的缺陷,也是他唯一的孫子,是他精神的支柱。
  歹毒的流言,就這么輕松找到他的弱點。
  此時大長老看向小寶的目光,愈地寵溺,還混雜著自責和內疚。
  他的目光轉向葉夫人,更是內疚,兒媳這些年都是獨自撫養小寶,還要蒙受如此不白之冤。但是他也知道,這件事上他也需要負很大的責任,萬千語言在嘴邊,卻說不出去。
  葉夫人理解他的心情,溫柔地微笑,還是那么端莊賢淑。
  凌長老看了一眼宋長老,宋長老微微搖頭,示意無法作假。凌長老心中失望至極,他本來是這次為絕佳的機會。如果此時大長老家爆出什么丑聞,那大長老絕對無法在這個位置上坐下去。
  心中失望,凌長老臉上卻堆起笑容,大聲贊賞:“早就說了嘛,琳兒我們看著長大,為人怎么樣我們還能不清楚?”
  尉遲霸亦笑道:“是啊,葉府的家教還需要質疑,那其他家還怎么活?這么荒謬的流言,居然也有人信。不過也好,這次大家都在場,小寶以后也不會被這流言所擾。”
  說者無意,聽著有心,大長老心中更加愧疚。愧疚之余,更多的卻是憤怒,他寒聲道:“還請大家做個見證,若是讓我知道流言是何人所傳,老夫少不了下狠手。”
  “確實要好好收拾!此等流言,太下作了!”
  “實在用心太險惡!該殺!”
  其他人紛紛附和。
  凌夫人臉色蒼白如紙,她呆呆看著小寶,幾乎不敢相信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絕對不會搞錯!
  葉夫人微笑如故,溫柔端莊得令人心折。
  就在此時,一名天鋒部探哨走到銅鬼身邊,低聲匯報。銅鬼的身體一僵,悄然走到尉遲霸身邊。
  在場的都是大人物,眼睛老辣,第一時間注意到異常。
  大長老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收起笑容,淡淡道:“生了什么事?”
  尉遲霸點點頭,對銅鬼道:“如實向大長老匯報。”
  銅鬼躬身道:“是,葉府遇襲。”
  滿室皆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