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81 命運

激戰聲不絕于耳,但是艾輝的注意力全都被蕭淑人的話吸引。p“葉夫人的手段厲害,妾身佩服。”蕭淑人語氣中充滿贊嘆:“先是葉夫人帶小寶出門,葉府空虛。妾身身懷重寶,是誘餌,吸引窺伺者前來,尤其是凌府之人。昆侖真人和這位兵人,就是葉夫人的后手。他們的任務,想必是纏住敵人。”
  艾輝聽到蕭淑人的話,忍不住朝戰場看了一眼。
  之前還沒有感覺,得到蕭淑人的提醒,艾輝不由發現了一些端倪,忍不住道:“為什么?”
  蕭淑人語氣透著佩服之意:“因為葉夫人想用這個機會,把凌府徹底滅掉。之前關于小寶的流言洶洶,葉夫人示之以弱。只要真相大白,葉夫人之前受的委屈越多,大家就會越同情她。如果這個時候,別人看到葉府被欺負成這樣,會怎么想?”
  “大家只會覺得凌府太過份,孤兒寡母何等可憐。若是葉府真的孱弱,未必有人敢替她出頭。但是葉夫人身后,還有大長老。流言涉及小寶,大長老心中何等激憤,必然出手。大長老此時收拾凌府,還會有人替凌府出頭嗎?不會,這是大勢。”
  蕭淑人語氣笑吟吟:“葉夫人一定會讓大家親眼目睹。你看,堂堂葉府,凡元修葉姓之下的葉府,孤兒寡母的葉府,都快被凌府夷為平地,慘不慘?可不可憐?凌府該不該死?”
  艾輝心底直冒寒氣,這些人的城府心機,真是太可怕。
  “凌府完了。”蕭淑人幽幽嘆息:“誘餌呢?當然要送給長老會。葉府多么懂事,對重寶一點都不覬覦。又可以堵住大家的嘴,連岱宗都垂涎的重寶,長老們怎么會不心動?”
  艾輝默然,他對陰謀詭計不精通,但是不傻,蕭淑人一說透其中的利害關系,他便明白過來。
  蕭淑人只怕說對了。
  “其實這些天,妾身一直在想一些問題。為什么妾身會出現在葉府?因為妾身落在昆侖劍盟手上,而昆侖劍盟和葉夫人關系匪淺。為什么妾身落在昆侖劍盟手上?因為流言說上古遺寶和劍修相關。那流言從哪來?”
  “楚先生是不是覺得有點太巧了?”蕭淑人依然笑吟吟。
  艾輝覺得不可思議:“難道是葉夫人?”
  “妾身沒有證據。”蕭淑人幽幽道:“但是如果是,那我們這位葉夫人,就太不簡單了。”
  她接下來的一句,更是石破天驚:“大魏商會,知道上古遺寶的,只有兩個人。一個已經死了,一個是妾身。除此之外,只有岱宗。如果之前的猜測成立的話,岱宗身邊,只怕有葉夫人的人。”
  艾輝被蕭淑人的這個猜測震得目瞪口呆,理智告訴他蕭淑人的這個猜測實在有點異想天開,但是不知為何,直覺他又覺得好像有可能。
  “我們的葉夫人,是不是很厲害?”
  蕭淑人帶著贊嘆和感慨,雖然這些猜測都是這些天她梳理出來的蛛絲馬跡,但是她也很難把這些和一位獨自撫養天生殘疾兒子十多年的母親聯系起來。
  “妾身不想落入長老會之手,亦有放不下的事,愿奉上遺寶,只求楚先生哀憐。”
  蕭淑人語氣哀切。
  艾輝搖頭:“我對上古遺寶不感興趣。”
  上古遺寶就是一個大麻煩,誰沾到誰倒霉。因為上古遺寶而死的人多得數不清,大魏商會滿門被屠殺,都還只是其中之一。
  艾輝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想沾上這樣的麻煩。這樣的麻煩沾上,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蕭淑人有些吃驚,也非常意外,她能分辨得出,楚朝陽說的是真話。
  她凄然苦笑:“聽聞上古遺寶,世人無不趨之若鶩,如同飛蛾撲火,沒想楚先生竟然視之若棄履。”
  艾輝沒有搭腔。
  寶物沒有人不喜歡,他自然也喜歡,但是人生在世,總是有一些事情比金錢財富要重要一點。
  蕭淑人語氣忽然一轉:“自古寶物有德者得之,妾身送給楚先生。”
  艾輝還沒來得及開口,他被蕭淑人接下來的動作驚得呆住。
  蕭淑人的手掌赫然插進她自己的胸膛!
  蕭淑人這是要自殺嗎?
  艾輝嚇一大跳,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蕭淑人的手臂沒入胸膛,但是胸膛沒有半點血跡。
  他立即反應過來,失聲驚呼:“改造元修?”
  “妾身當年身受重傷,險些喪命,為了求生,只能把身體沙化改造。”蕭淑人輕聲解釋,纖細雪白的手掌,從雪白高聳的胸膛中取出來的畫面,透著難以言述的妖異美感。
  蕭淑人的語氣透著一絲得意和狡黠:“他們沒有想到妾身會把上古遺寶放在體內。”
  艾輝也沒有想到。
  雪白的手掌攤開,兩顆透明無暇的水晶出現在她的掌心。
  每一顆水晶大約指頭大小,它們的正中央,赫然有一滴金色的液滴。
  艾輝的目光立即被吸引,水晶中的金色液滴,仿佛有無數精細復雜的花紋在變幻轉動。他能感覺到,金色液滴絕非凡物。
  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倏地一道白色匹練,從他的手掌****而出,就像靈巧的白蛇,卷住兩顆水晶。
  艾輝愣住。
  蕭淑人也有些意外,但是她臉上露出得逞笑意:“反正也是送給先生。”
  回過神來的艾輝立馬感到頭痛,他一直不想沾染這個大麻煩,沒想到到最后,這個麻煩還是沾染在他身上,甩都甩不掉。
  繃帶竟然感興趣,莫非水晶中的金色液滴,也是某種東西的血液?
  金色的血液,倒是少見得很。
  繃帶出手,艾輝也無可奈何,繃帶口中奪食,比虎口奪食難度大得多,便只好道:“夫人有什么沒有未完成的心愿?”
  蕭淑人露出雀躍之色:“楚先生果然是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
  艾輝啞然失笑,搖頭道:“我不是正人君子,正人君子死得早,我還想活長一點。別啰嗦,快說吧。”
  蕭淑人也明白時間緊急,飛快道:“當年妾身擔心出事,在兒子很小的時候,就讓幼時乳娘帶出商會,隱姓埋名在其他城市生活。如今大魏商會滿門被屠,什么也沒留下,妾身只求楚先生能夠收其為徒。”
  艾輝沒有馬上答應,而是沉吟道:“我顛沛流離,所做亦是危險之事,他跟著我,不僅吃苦還會有可能丟命。”
  蕭淑人神色堅定:“亂世之中哪有永安之地?這銀城錦繡繁華,不過是干透的茅草,一把火便付諸灰燼。妾身只能幫他到這,以后不管好壞,都是他的命。”
  艾輝聞言,鄭重點頭:“既然如此,我答應了。”
  蕭淑人松一口氣,便把她兒子的地址、乳娘的姓名都交待清楚,還交給他一件信物。
  艾輝牢牢記下之后,有些好奇:“為何會選我?”
  蕭淑人道:“小寶遇險,先生奮不顧身相救,先生有惻隱之心。”
  艾輝這才明白過來,心中也不由生出佩服,蕭淑人不管是心智、權謀還是手段,都不簡單。
  遠處天邊出現一群小黑點,艾輝四下打量,發現其他方向,也有人在朝這邊逼近。
  葉府被包圍了。
  到此時,蕭淑人剛才的猜測正在被驗證,艾輝心中更加佩服,不由問:“接下來你有什么計劃?”
  蕭淑人既然能夠猜到葉夫人的布局,一定會有所準備。
  蕭淑人攏了攏額前的劉海:“待會把妾身交給葉夫人就行。”
  艾輝有些疑惑,剛才蕭淑人還說不想落入長老會之手。
  蕭淑人微笑:“當年的傷勢,傷到心臟。每隔兩個月,需要更換沙料。妾身已經四個月沒有更換沙料,時日無多,無藥可治。”
  艾輝立即聽得明白,不由默然。
  “先生不必傷感,能夠得到先生的承諾,妾身已經是意外之喜。”蕭淑人神情坦然,沒有半點哀戚:“葉夫人這邊只知道上古遺寶,但是對遺寶到底是何物,并不清楚。雖然岱宗從未言明,妾身卻感覺,岱宗知道這兩顆水晶內是何物。此物對岱宗極為重要,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岱綱身為宗師,只怕會有些特殊的手段,先生千萬小心。”
  艾輝點頭:“我會的。”
  人群越來越近,葉夫人、大長老等人的身影,在人群中清晰可見。
  “塵埃落定。”蕭淑人像是在嘆息,又像是在感慨,忽然輕笑一聲:“就不和先生道別了。改造元修就這點不好,死的時候很丑。”
  艾輝沒來得及說話,空中想起葉夫人的聲音:“朝陽先生,請放了蕭夫人!”
  艾輝拿開蕭淑人脖子上的劍。
  許多人都松了一口氣。
  緊接著無數熾烈貪婪的目光匯集在蕭淑人身上,上古遺寶的傳聞,令無數人怦然心動。能夠讓岱綱花費如此大力氣的東西,豈是凡物?
  獲得自由的蕭淑人看到凌勝夫婦,突然露出狂喜之色,急聲道:“凌家主救我!岱宗說您……”
  她忽然意識到說漏嘴了,馬上閉嘴不言。
  在場諸人聞言,目光立即發生變化,他們看向場內被纏住凌族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凌家這是來幫岱綱搶蕭淑人!
  凌家諸人臉色無不為之大變,暗通岱綱可以做,但是絕對不能放在臺面上。
  凌勝死死瞪著蕭淑人,他看到蕭淑人眼中的仇恨和快意。恍然間他才回想起,大魏商會滅門出自他手。
  這個女人終于找到報仇的機會。
  他臉色慘然,知道今天完了。
  “凌長老就沒有什么話要說?”
  大長老的語氣平淡,聽不出喜怒,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大長老這是動了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