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383 上古遺寶

艾輝注視著鐵兵人,看著他站在昆侖真人身邊,看著他從容不迫地和長老們交談,天生是個大人物。【無彈窗..】
  淡淡的傷感就那么一點點消失,開心一點點泛起來。
  不管命運之線如何交織錯過,不知道李維大哥三年來經歷了什么,在朝不保夕的亂世,還活著就是讓人開心的好消息。
  嗯,找個時間去看看明秀師姐。
  艾輝在心里對自己說。
  兩人和長老們說完話,便回到葉夫人身邊。
  昆侖真人道:“葉姨。”
  鐵兵人躬身行禮:“夫人。”
  艾輝注意到兩人對葉夫人稱呼的不同,心中若有所思。橫兵鋒和葉府的關系,看上去似乎非同一般。橫兵鋒應該和囚徒老人一樣,曾經是牧首會的骨干,難怪葉夫人和牧首會的關系也不一般。
  葉夫人笑著向兩人介紹:“這位是朝陽先生,他的劍術也非常不錯,還救過我和小寶的命。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你們多親近親近。”
  昆侖真人對鐵兵人道:“朝陽的劍術非常出色,希望朝陽助我一臂之力,編纂劍典。”
  艾輝謙虛道:“比起盟主的劍術,在下還差得遠。幸虧盟主和兵人兄及時趕到,我的小命才保住。”
  鐵兵人開口道:“楚兄太謙虛了。若非楚兄給予草藕傀儡重創,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葉夫人笑道:“好了好了,你們這么客氣,我看得都累。你們先稍等一會,待會我們再慢慢聊。”
  她轉過臉,對蕭淑人道:“蕭夫人受驚了。此次事故,還需要勞煩夫人,配合長老會調查。真是抱歉。”
  艾輝聽到葉夫人的話,便不由看了一眼蕭淑人,蕭淑人的預料完全正確。
  蕭淑人沒有看艾輝一眼,她的目光緊緊盯著葉夫人,嘴角露出嘲諷之色:“夫人這是過河拆橋?妾身把埋藏遺寶之處告訴夫人,夫人不是說保證妾身的安全?難道夫人想賴賬?”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葉夫人身上,露出幾分疑色。
  艾輝心中暗呼厲害!
  蕭淑人這一手,真是太厲害。
  葉夫人收起臉上的笑容,鄭重道:“蕭夫人想混淆視聽?你的主意打錯了。別忘了,還有裁決部。裁決部的審判,無人能說謊。蕭夫人莫要自誤。”
  其他人聞言,目光中懷疑之色消失。
  聽風、裁決、神畏,便是神秘的中央三部,聽風部擅長情報,裁決部審判無雙,神畏部被稱作戰部之王。
  只要裁決部參與調查,沒有人能夠弄虛作假。聽聞裁決部有著諸多匪夷所思的手段,每一位進入裁決部的犯人,都難逃裁決。
  蕭淑人臉上譏諷之色更重:“也是,像你們這樣的大人物,何須在意對妾身這樣小人物的承諾?你把妾身當作誘餌,就連他遇到危險,也用妾身當擋箭牌。不過,朝陽先生,你雖然救過葉夫人和小寶的命,但是人家可沒有把你當自己人。否則的話,又豈會只留你一個人在葉府?”
  葉夫人皺起眉頭:“胡言亂語!”
  她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眼前這個女人看上去瘋瘋癲癲,但是目光卻是異常清明。
  如此胡言亂語,難道蕭淑人就不怕自己收拾她嗎?
  除非……
  葉夫人心臟猛地一跳。
  艾輝靜靜地看著蕭淑人,他知道蕭淑人接下來要干什么。自始至終,蕭淑人都沒有看自己一眼,但是艾輝知道,蕭淑人的這些舉動,都是為了洗脫他得到上古遺寶的嫌疑。
  哪怕早就知道,蕭淑人命不長矣,哪怕知道蕭淑人是為了她的兒子,但是知道蕭淑人接下來的舉動,艾輝心中依然難免有些哀傷。
  “上古遺寶,連岱宗都垂涎的上古遺寶。先是被傳言和劍修有關。于是妾身就落入昆侖之手。然后妾身被送到葉府。葉夫人,是不是太巧了?葉夫人你費盡心機,終于得到了它,希望它能在你手上發揚光大,莫要辜負了它。”
  一番話,說得大家剛剛消除的懷疑,又滋生出來。
  蕭淑人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葉夫人猛地大喊:“攔住她,她要自盡!”
  話音未落,蕭淑人的身體,忽然就像流沙一樣,崩散垮塌,灑落一地。她的半截身體,殘留在沙堆之中,美麗精致的臉龐半掩在沙中,就像失去生機的人偶。
  “改造元修!”
  眾人被這樣的變故驚得呆住。
  葉夫人呆呆看著沙堆,片刻后,才回過神來,神情有些復雜。
  她的計劃堪稱完美,凌府徹底完了。就在她要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候,一直以來沒有存在感的蕭淑人,卻給了她迎頭一擊。
  葉夫人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個大麻煩。
  她很難洗脫自己的清白,證明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上古遺寶。她和楚朝陽的關系也被挑撥,偏偏她同樣難以解釋。
  蕭淑人最后這一擊,真是太狠辣了。
  人都死了,葉夫人很難生氣,反而有些佩服。
  全場一片安靜。
  蕭淑人最后的決絕,震撼全場。
  片刻后,大長老身邊一名不起眼的護衛,走到流沙和殘軀前,蹲下來仔細查看。手掌抓起一把流沙,搓動幾下,露出恍然之色。
  “她體內的沙太長時間沒有更換,時限不多,必死無疑。”
  眾人恍然大悟,難怪蕭淑人會自盡,原來自知大限將至。
  雖然早就猜到原因,但是驗明真正的原因,葉夫人心中還是懊惱,為什么她就沒有想到檢查她的身體?如果仔細檢查蕭淑人的身體,一定可以發現蕭淑人是改造元修。
  臨死亂咬,這個理由能夠讓一些人相信,卻無法讓所有人相信。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沒有那么容易消除。
  死無對證,才是最厲害的絕殺。
  葉夫人神情如常,對她而言,這是個麻煩,但也僅僅只是個麻煩。
  她可不是無權無勢的平民,沒有確實的證據,誰敢公然對她質疑?
  流言和懷疑是弱者的催命符,但只要你足夠強大,它們只不過是一些小麻雀躲在你看不見的陰暗角落里的嘰嘰喳喳,你也許會聽到一點噪音,但是毫發無傷。
  除了她和大長老,其他人都是小麻雀。
  今天這場大戲,給在場每個人都帶來極大的沖擊。他們親眼目睹一個千年世家是如何轟然倒塌,親眼目睹銷聲匿跡多年的橫氏一脈的傳人橫空出世,親眼目睹天下第一道場總場主為了救凌夫人而放棄所有一切,親眼目睹蕭淑人最后剛烈決絕又狠辣多智的反殺。
  大家的心神都有些恍惚,而長老們的神情肅穆,他們知道這場風波才剛剛開始。
  五行天的勢力格局將因此發生劇烈的改變。
  不過和艾輝沒什么關系,他正好趁此機會脫離葉府。
  最近一系列的明爭暗斗可謂驚心動魄,沒有見過世面的艾輝,始終提心吊膽。之前還覺得銀城賺錢容易,后來才明白這些錢多么燙手。麻煩一個接一個,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葉府損毀嚴重,最近也是多事之秋,出于安全的考慮,葉夫人帶著小寶前往大長老的別院住一段時間。
  葉夫人邀請艾輝同行,被艾輝婉言拒絕,聲稱自己最近境界突破,需要好好鞏固所悟。
  葉夫人以為艾輝對剛才蕭淑人臨死前的話耿耿于懷,微微一笑,并沒有太熱切地挽留。多日的接觸,她已經深知朝陽先生是一個重利之人。
  誰能比自己給出的價碼更高?誰又敢比自己給出的價碼更高?
  他很快就會意識到這一點。
  葉夫人溫柔叮囑楚朝陽好好修煉,以后還有借重之處。
  昆侖真人邀請艾輝去昆侖劍盟小住一段時間,好好切磋研究劍術,編纂劍典。
  艾輝有些怦然心動,但他還是拒絕,他現在只想早點離開銀城,他不喜歡這個地方。他之前還在猶豫要不要和李維大哥敘舊,仔細思量下來,這次不是敘舊的好時機。
  楚朝陽的身份有著諸多的牽扯。
  不過考慮到昆侖劍盟和牧首會的關系,艾輝也沒有把話說死,只是說最近自己體悟頗多,需要好好安靜思索沉淀。等沉淀完了,自己再來切磋。
  艾輝可不想在沒有找到札記前,進不了草堂的典籍院。
  昆侖真人雖然有些惋惜,但還是非常理解,只是叮囑他一定要回來幫她編纂劍典。
  艾輝告別眾人,孤身只劍,朝城外飛去。
  昆侖真人察覺到師兄望著天空遠去的楚朝陽有些出神,不由低聲問:“怎么了?”
  鐵兵人回過神來,搖頭:“沒什么,想起當年的故人。”
  “朋友嗎?”
  “嗯。”
  銀城被艾輝遠遠拋在身后,他仿佛從牢籠之中逃離,難以言述的如釋重負,只覺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繁華似錦金錢遍地的銀城是別人的,他一點都不稀罕。
  他人天堂,吾之地獄。
  寶石星劍翼有力扇動,在云層中風馳電掣,連陽光都那么明媚。
  艾輝心中激蕩,這些天他一直有莫名的情緒憋在胸口,現在這些情緒就像火山一樣噴薄而發。
  狂風中,艾輝扯著嗓子鬼哭狼嚎,歌聲難聽?暢快就好!屈指彈劍叮咚作響,完全沒有拍子?高興就好!
  就這么引吭高歌,就這么仗劍天涯。
  就這么和大家一起,一起復仇,一起戰斗,一起闖蕩。
  在老去之前,在死亡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