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9 舞劍

兵鋒道場,艾輝把藤椅拖到院子里,愜意地躺著。安靜的道場,柔和的葫蘆光,天空皎潔的明月,都讓他覺得異常的舒服寧靜。沒有喧囂,沒有戰斗,沒有神經緊繃,身心的放松,讓他有點懶洋洋的。
  以前在劍修道場的時候,晚上他就喜歡這樣度過,悠閑自在,放空自己。
  藤椅搖啊搖,月光灑滿身,正對的大門是開著的,遠處喧鬧的聲音穿過幽深巷子,變得微不可聞卻又多了一分人間煙火氣。
  艾輝手上把玩著今天得到的珠子,珠子沁涼,拿在手中非常舒服。不知道是珠子的緣故,還是夜色沉靜的緣故,艾輝的心非常寧靜。
  “定心緋藍?”從門口走進來的樓蘭注意到艾輝手上把玩的珠子,他的眼睛黃光一閃而逝,隨之給出客觀的評價:“品質很高的定心緋藍。”
  “很值錢么?”艾輝對于晃了晃:“一個小姑娘的抵押物,一百五十塊呢!”
  “很值錢。”樓蘭點頭,眼中的黃光黯淡下來,他在艾輝身旁坐了下來:“艾輝的進步很大哦,啊,身體也變得壯實了,這樣的速度,很快就可以沖府門了。”
  “再過陣子吧。”艾輝搖頭:“我想先淬煉身體,金風對身體的淬煉效果很好。多積累一點,再沖府門,這樣也有把握一點。”
  樓蘭歪頭想了一下道:“那樣的話,樓蘭幫艾輝做一些強血壯骨糕,效果很好的。”
  “謝謝樓蘭。”艾輝想了想問:“貴不貴?”
  “不貴,十萬的強血壯骨糕夠可以吃一個月。”樓蘭盤算著。
  十萬塊……不貴……
  艾輝怎么也沒辦法把“十萬塊”和“不貴”聯系起來,但是樓蘭說的效果不錯,還是讓他很是心動。他知道樓蘭不會信口開河,樓蘭說不錯,那效果肯定就是真不錯。不管之前的補元湯,還是益骨湯,都是效果非凡。
  熬湯寶出品,必定精品。
  “好!”艾輝一咬牙,十萬塊,出了!
  艾輝目光敏銳,注意到樓蘭身上的沙子似乎有點變化,不由好奇地問:“樓蘭你的顏色好像有點變化。”
  “是的。樓蘭有學習戰斗的功能。”樓蘭解釋道:“邵師說,樓蘭不是為了戰斗而制造的沙偶,所有沒有專門的戰斗技能,但是樓蘭在戰斗方面并沒有弱化。”
  艾輝滿臉茫然:“沒聽懂。”
  “也就是說,樓蘭可以通過學習獲得戰斗技能。”樓蘭繼續解釋:“但是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樓蘭最近有學習一些基礎的戰斗技能,戰斗技能帶來元力性質的變化,所以身上沙子的顏色也會發生變化。”
  艾輝聽明白了,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但是樓蘭遇到一個問題,艾輝能幫助樓蘭嗎?”樓蘭問。
  “當然!”艾輝異常肯定:“你說!”
  “樓蘭看到許多的戰斗典籍上,都有講到兵器,樓蘭不知道自己應該選擇什么兵器呢?”樓蘭問道。
  “兵器?”艾輝沉吟片刻方道:“我覺得你不需要兵器,因為你的身體就是最好的兵器。”
  “身體?”樓蘭有些疑惑。
  “是的。”艾輝坐直身體,表情變得認真:“樓蘭的身體,可以隨心所欲變幻形狀,可軟可硬,不就是最好的兵器嗎?戰斗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就像上次,樓蘭的身體,變成沙云,遮擋對方的視線,隔絕對方和【地火蛛網】之間的聯系,這就很厲害啊,這才是我們能夠取勝的關鍵。”
  “是嗎?”聽到表揚,樓蘭的語氣透著開心。
  “是的,樓蘭很厲害。只要樓蘭能夠巧妙運用自己身體的優勢,就能立于不敗之地。”艾輝的表情認真:“所謂戰斗,就是用自己的優勢,去打擊對方的弱點。”
  “艾輝真厲害,懂得這么多。”樓蘭有佩服,他好奇地問:“那艾輝用什么兵器呢?”
  “我用劍。”艾輝道。
  樓蘭想起在房間里的那把草劍,恍然大悟:“想起來,艾輝有把草劍,但是沒有見過艾輝用過。”
  “等我一下。”艾輝也覺得自己很久沒有摸劍了,頓時有點手癢,便興沖沖跑到房間,取出自己的草劍。
  草劍一入手,眉心的劍胎種子頓時萌動,久違的感覺讓艾輝有些激動。
  當樓蘭看到艾輝提著草劍走進來,歪著頭自言自語:“艾輝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月光如水,久違的“劍胎狀態”讓艾輝生出一股舞劍的沖動,想也沒想,手中的草劍刷地擺了一個朝天起手式。
  深邃微光的眼眸,便得幽深而不可測,淡淡卻清冷如月光的氣勢從艾輝身體彌漫開來。
  平靜如水的心中,仿佛有無數劍典,忽然被風吹開,翻飛的書頁中,那一張張劍招仿佛活過來,從紙面緩緩浮起,變成一個個鮮活的小人。
  艾輝開始舞動手中的草劍。
  草劍,劍茅所制,四指寬,重三斤二兩六錢,鋒刃天生。
  艾輝的動作緩慢,就像老太太一樣,然而他周圍的空氣,卻仿佛變得凝固粘稠起來。
  在蠻荒的時候,艾輝的元力修煉沒有什么成果,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那縷元力,也是壓箱底救命所用,輕易不會動用。
  他用得最多的,還是劍招。
  自從折騰出劍胎,他就發現劍胎的妙處,也讓他意識劍修典籍中還是有一些殘留能用的東西。而且那個時候,他也沒有別的選擇。
  他所有看過的劍典都被他試了好幾遍,后來發現一些能用的劍招。
  都是一些很簡單、膚淺的劍招。
  他想想也正常,越是高明的劍招對靈力的需要就越高,現在早就失去作用。反倒是那些簡單、膚淺的劍招,涉及大量的肌肉運用技巧,反而是現在還有效的。
  艾輝的劍越舞越快,他的神情無比專注。
  草劍的劍鋒是沒有光澤的,但是艾輝的周圍,劍光浮動,此生彼滅,如同銀魚追逐,煞是好看。
  他沒有注意到,門口有個身影。
  師雪漫無比震驚,她沒有想到竟然在這里看到如此驚艷的劍術。感應場也有教劍術的,但是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劍術。
  松間城真的藏龍臥虎么?
  忽然,師雪漫的目光落在艾輝手腕上的珠子,腦袋嗡地一下,臉色一下子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