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89 冷場

趙柏安慌不擇路,他的大腦一片空白。p他剛剛親眼目睹自己的商隊,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清理干凈。沒錯,就是清理,就好像自己花費重金請來的護衛,是一堆不值錢的垃圾,被一個大掃帚一下子就清掃干凈。
  對方只有一個人。
  趙柏安心灰若死。
  他所有的積蓄砸出去,還借了巨款,在翡翠森上下打點,湊出這么一支商隊。商隊裝載的全都是木元材料,如果他能運到蠻荒,起碼有數十倍的利潤。
  成功了,他就一戰成名,失敗了,他就萬劫不復。
  欠下巨額的債務,會瞬間要了他的性命。上門的債主,會奪走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小命。
  他不想死。
  他嘗試著和劫掠者談判,苦苦哀求,只希望對方能給他一條生路。然而對方充耳不聞,所有的護衛全都化作鳥散,這個時候保命才最重要。
  趙柏安沒法逃,沒了貨物,逃也是死路一條。
  他兩股戰戰面無人色,磕磕巴巴繼續向劫掠者哀求,但是接下的一幕,讓他徹底絕望。
  對方掀開斗篷,赫然是一個草藕傀儡,它打開三葉藤車,然后把滿車的材料全都倒進口中。草筋和藕節構成的身體并不強壯,卻像個無底洞。
  一車車的木元材料,倒進草藕傀儡的口中。
  每倒一口,趙柏安心中絕望就增加一分。當半個商隊藤車的貨物,都被草藕傀儡吞掉之后,趙柏安明白自己完蛋了。
  自知必死之后,心中的恐懼反而消失,趙柏安突然朝草藕傀儡破口大罵。
  他一點都不擅長罵人,但是他絞盡腦汁,把自己知道的、聽過的所有罵人詞匯,全都一股腦砸在草藕傀儡身上。
  草藕傀儡被他罵得愣住了,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不由勃然大怒,猛地朝趙柏安撲過來。
  以為自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趙柏安,面對張牙舞爪殺氣騰騰的草藕傀儡,大腦一下子一片空白,所有的勇氣在瞬間被抽得干干凈凈,干嚎一聲,掉頭轉身就跑。
  求生的本能,完全沒有給他半點思考的余地。
  趙柏安絕對想不到,自己能夠跑得那么快,能夠跑得像條瘋狗一樣。就連吃掉半個商隊的草藕傀儡,都被他拉在身后。
  趙柏安忽然現前方有人,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哪怕一根稻草,也絕對不愿意放手。
  他扯著喉嚨干嚎:“救命!救命!”
  清風看到前方有人,但是他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心中憋著一肚子的火。
  這次的任務他徹底失敗了,凌府崩塌,上古遺寶不知所蹤,蕭淑人自盡,他自己身受重傷,幽冥蓮子損失慘重。
  清風在岱宗門下奔走,經歷的大大小小任務不計其數,第一次如此狼狽。對于他這樣心高氣傲之輩,一次次失敗,就像一記記耳光打在他臉上。
  他心里憋著火,一股邪火。
  如果是被昆侖真人逼到那般境地,他一點都不生氣。有史以來第一位劍術大師,這樣的身份地位,輸了也沒什么。
  但是楚朝陽是誰?
  無名小卒!
  他被一個無名小卒一劍所傷!
  不僅他的身體遭受重創,心神也受到損傷,這些天來夜夜噩夢中驚醒。心神不完整,是元修的大忌,心理上的修復遠比**的修復更加艱難。
  天宮自古便是神秘之所。
  清風的處境更糟糕,他是草藕傀儡,身體用草藕改造,但畢竟不是自己的身體,和他的腦袋存在許多沖突之處。他的許多怪癖,都是源于這些生命本源的沖突。
  平時的時候,清風需要吃藥,才能夠平抑這些不良反應。
  藥是主人配置的,主人也曾直言,他現在還無法解決這些不良反應。
  清風心神受創嚴重,平抑下來的不良反應,立即浮出水面。于是清風便現,他的身體就像損壞的機械,經常不受控制。突然手腳散成一團打結的草繩,突然身體失去平衡等等,各種狀況層出不窮,要不然這個該死的小爬蟲,怎么到現在還沒有捏爆?
  吞噬了半車隊的木元材料,清風感覺自己的元氣恢復不少。雖然比不上主人的泥塘,但是抽取煉化的木元力,還是在滋潤他的身體。
  此地遠離危機四伏的銀城,清風肆無忌憚。
  銀城真是可怕的地方,看上去就像四處漏風的破房子,隨時可能倒塌。但是一旦你闖進去,就會現危機處處,陷阱到處都是。
  看到前方有人,清風渾不在意,一起殺了就是。
  可惜吃人不能修復元氣,清風有些遺憾舔了舔嘴唇。
  木元材料不好找,但是元修到處都是。
  小爬蟲哭天喊地干嚎救命,躲到路人身后,清風滿臉不以為然。要是隨便冒出來一個人,就能和他為敵,真是天真!
  清風滿臉獰笑,操著含糊不清帶著漏風的聲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清風手掌張開,草筋倏地暴漲,就像五根鞭子朝艾輝罩去。
  他身上的傷勢,拜楚朝陽所賜,這也讓他對劍修極為仇恨。此刻看到艾輝手中拿著一把骨劍,殺意頓時大起。
  艾輝一看就知道清風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心中更樂。他這些天吸收了兩顆元丹,元力境界大漲,而且一心整理自己心得體悟,劍術更是突飛猛進。
  當下模仿清風語氣,暴喝一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手中的龍椎劍迎著飛來的草筋刺去。
  清風被艾輝突然一嗓子嚇一跳,反應過來,頓時勃然大怒。
  雙方交手度極快,清風的五根草筋舞得密不透風,狂風暴雨一般。但是讓清風沒想到的是,對方出手度比他毫不遜色。
  密集的撞擊聲,就像雨打芭蕉。
  一圈圈元力的波紋,在兩人之間不斷浮現、擴散、絞碎。
  清風這個時候就意識不對了,對方的劍術很強!
  他想不通,怎么一下子憑空冒出來那么多厲害修煉劍術的元修?雙方看上去勢均力敵,但是清風此時已經心生去意,他畢竟沒有痊愈,對厲害的劍修也有心理陰影。
  此時遇到硬手,便想逃跑。
  然而他驚駭地現,對方的劍隱隱傳來一股詭異的吸力,自己的草筋竟然被吸住,難以掙脫。
  這……是什么劍術?
  他心中愈驚駭。
  艾輝感覺卻非常舒服,清風底子在那,實力還是相當強悍。尤其是他手掌伸出來的草筋,就像章魚的爪子,靈活無比。
  艾輝現自己的刺擊,竟然差點跟不上清風五根草筋。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快的攻擊頻率。在如此高的攻擊頻率之下,所有的招式都幾乎無法使用,只能用上最基本的刺擊。
  啪啪啪!
  爆音在空中綻放,每一次撞擊都形成一道亮光,兩人之間光芒閃爍不定。
  清風一看情勢不妙,另一只手也加入戰團,十根草筋頓時讓艾輝灰頭土臉,身上挨了好幾記鞭子。
  清風大喜過望,十根草筋快如閃電,奇快無比連續刺向艾輝。
  艾輝左支右擋,極為狼狽,好幾次都差一點被刺中。
  一看勝利在望,清風士氣大振,只要自己的草筋刺入對方的身體,就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抽空對方體內的血液。
  十根草筋的度更快,化作一團虛影。
  啪啪啪!
  更加響亮的爆音,更加耀眼的光芒,幾乎把艾輝的身形籠罩。
  一秒、兩秒……五秒……十秒……
  清風愕然現,每次看上去對方都是搖搖欲墜,但是每次就是不墜!
  該死!怎么會這樣?
  清風心中開始變得不安,他體內的元力正在以驚人的度消耗,這可是他剛剛吞噬了半車隊的木元材料積累的元力。
  一旦元力見底,那自己想走都走不了。
  清風突然加快攻擊頻率,對方再次被壓制,狼狽不堪。但是這次,清風沒有半點戀戰,突然抽身掉頭狂奔。
  呼,呼,呼……
  艾輝渾身汗水浸透,他第一次遭遇如此高頻的攻擊,要不是他最近的劍術暴漲,這次就要糟。
  但是好在他抵擋住,當攻擊最密集的瞬間,他的身體完全交給了本能,出劍的度要比他思維的度更快。
  強大的壓力之下,艾輝察覺到自己手上刺擊的變化,他出劍的度更快,力和姿勢更合理,出手的角度更好。
  渾身大汗淋漓的艾輝喘著粗氣,兩眼放光看著逃之夭夭的清風,就像在看一個無價之寶。
  想跑?
  艾輝滿臉獰笑,值錢的東西,就從來沒有從他手上跑掉過!
  寶石星劍翼猛地一扇,他就像一道閃電向前沖。
  在空中他手中的龍椎劍刺向前方空處,關節靈活的龍椎劍,就像一條靈活的蛇,不斷鑿穿前方的空氣屏障,艾輝的度再度暴增!
  瘋狂逃竄的清風聽到身后的轟鳴,扭頭回望,頓時魂飛魄散。
  身后的趙柏安目瞪口呆看著剛才追殺他的草藕傀儡,此刻落荒而逃,慌不擇路。
  然后他看到那位劍術元修也沖出去,度很快,然后他眼睜睜看著劍術元修的度以完全違背常理的方式,加、再加、再再加。忽然,一聲震天轟鳴,對方周身的空氣突然炸開,形成一個圓形的氣浪環。
  清晰的氣浪環仿佛定格在中,然而環中突進的身影,卻突然憑空消失,